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9章 不懂得安分守己
    希望抽出时间和凤玺一起好好的准备一下。

    “好的,公司那里的事情完全就是可以放一放的,好友什么是比结婚更加重要的事情呢,是不是,趁着机会你也好好的休息一下?”沐老夫人是真的非常的心疼人。

    “奶奶,我没事的,你不要这样的担心。”沐锦知道沐老夫人心疼自己。

    “奶奶说的没错啊,你是真的需要好好的休息了?”

    凤玺现在非常的支持沐老夫人,因为这人是真的在为沐锦着想。

    “别跟着瞎起哄,你们两个就是太担心了,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不要担心?”

    自己已经是一个成年人了,有能力照顾好自己的。

    “你就是太过于死脑筋?”凤玺忍不住嘀咕。

    “你说什么,我没有听清楚,你再继续给我说一遍?”

    沐锦看着人,眼里有着威胁,涨胆子了是不是,敢找自己的不是。

    “呵呵呵,老婆,我错了,我也心疼你。”

    凤玺的出发点一直都是希望沐锦好好的。

    “嗯,我知道了?”沐锦有些无奈,凤玺凤玺总是有这无数的理由。

    “阿锦,你看看,这个怎么样?”

    沐老夫人的脸上都是笑意,拿出请帖让沐锦看看,最近看了很多,但是一直都没有决定用什么。

    “奶奶决定就好,我是相信奶奶的?”

    看着那写的非常的精致漂亮的请帖,沐锦觉得自己有着选择困难症了。

    “那奶奶自己就决定了,到时候你自己看看,如果还有其他的想法,记得和奶奶说清楚?”

    沐老夫人是征求沐锦的意见的,毕竟结婚的是沐锦本人,沐老夫人也希望能够做到让沐锦满意。

    “奶奶的眼光一直都是很好的,我很相信奶奶的眼光?”

    老一辈的想事情总是比这得人都要仔细,如果是沐锦自己。

    不一定想的比沐老夫人周到,因为完全没有经历过这些事情,所以找不到任何的方向感。

    “哈哈哈,好的,那奶奶一定为你仔细操办,只不过你需要看一下,你们的婚礼到底需要邀请那些人?”

    因为沐老夫人是真的不知道这两个人有什么朋友。

    “好的,奶奶,晚一点我会吧名单整理好的?”

    沐锦点点头,这一点却黑需要自己亲自操作。

    “先吃饭,先吃饭。”沐老夫人这也是兴致来了,有些忍不住而已。

    “奶奶,你多吃一点,可能最近是真的好麻烦你了?”

    看着沐老夫人,沐锦的眼里有着笑意,其实自己是真的很幸运,有这样一些人爱着自己,是真的很幸福了。

    “傻孩子,只要你幸福,奶奶付出一些是真的不算什么,只要你好好的?”

    沐老夫人唯一的心愿就是希望沐锦好好的,沐锦好了比什么都好。

    “谢谢奶奶?”沐锦有些动容。

    “傻孩子,我们都是一家人,你这样就有些太客气了,我可是你的奶奶?你这样是不是和奶奶太见外了。”

    沐老夫人假装又得生气。

    “我一定不会和奶奶客气的?”那是自己唯一的亲人了,沐锦当然不会客气的。

    “那就好,就是怕你这个傻孩子和我客气,都是一家人呢?”

    沐老夫人是说完又给沐锦夹菜,沐锦也不乖巧的听着。

    一边的沐璇和顾莹莹脸色都不是太好。

    “莹莹那里也不用担心,你母亲拜托我的事情,我已经办到差不多了,什么时候有时间你就说一声,到时候去看看,合适不合适到时候看了在说?”

    老夫人也不是哪一种偏心的无以复加的人。

    虽然很喜欢沐锦,但是也不会对于这个外孙女不闻不问的,再怎么样也是沐家的人。

    做不到一视同仁,但是也不要让人受委屈。

    “真的嘛,母亲?”

    沐璇比顾莹莹反应更加的迅速,作为一个母亲是真的希望看见自己女儿能够幸福。

    “我什么时候骗过人,对方家世还不错,家里人也都是很好相处的,你如果真的可以成功,那也是不错的。”

    沐老夫人和那些老一辈的关系都是不错的,想要给顾莹莹找一个合适的,是真的不难。

    “这都害怕自己嫁不出去了,现在都开始着急了,有时候你会发现,其实着急给真的没有什么用处的?”

    凤玺是真的非常的记仇的,对于那些对于沐锦不好的人他都是记得非常清楚的。

    沐璇能够走到今天,全部都是他一手操作的。

    自然不可能让顾莹莹也还过,伤害沐锦的都不可能好过。

    “你什么意思,凤玺,我们已经知道错误了,你还这样缠着不放,是几个意思,现在这里是沐家,不是你凤家,麻烦你说话客气一点?”

    沐璇自然受不了了,本来一直对于凤玺的印象就不是很好。

    因为凤玺的缘故,对于沐锦的打击一直都是没什么作用的,就是因为有这个从中作梗。

    如果不是因为凤玺,沐锦根本不会和现在这样安然无恙的,就是因为凤玺这个搅屎棍。

    “你说这话就有一些难听了,什么叫这里是沐家,难道我不是沐家人,我和沐锦很快就要结婚了,我觉得作为沐家的一份子,很对事情我都是有这话语权的,你觉得呢,比起你,我觉得我做的一切事情那就是大巫见小巫,大家彼此彼此而已,不要说谁?”

    凤玺端起银耳汤吹了一下,等着觉得不怎么烫了。

    才放在沐锦的面前,行为举止非常的体贴,和口里说话简直就是行为了反比。

    “你……。”沐璇看着人,有些生气,因为对于凤玺这个人是真的很无奈,但是还是没有办法应对。

    “抱歉,凤玺先生,是我们不对,但是如果以前哪里做的不对的你也不要往心里去,以前都是我们鬼迷心窍,现在我们已经改过自新了,以后大家都是一家人了,希望能够好好相处?”

    顾莹莹说这句话眼里都是真诚,但是凤玺这种老江湖是不会相信的。

    因为有些人是真的本性如此,并且最喜欢的那就是装模作样,这些人恨沐锦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现在就这样肆怀了,那是不可能的。

    因为那两个人是不存在那样宽阔的胸怀的,所以做不到原谅。

    “很多人都是还说的很好听,但是其实心里是真的很虚伪,是不是真的想要和我们和平共处那一点都不重要”,因为我就没打算和你相处?”

    凤玺说这话那是一点都不客气了,看着顾莹莹眼里都是讥讽。

    这样的女人他看的多了,真的以为说两句以前的你些恩怨就不存在了嘛,不可能的,自己也不可能回就这样放手。

    “凤玺,你什么意思,我们莹莹都认错了,你还想要怎么样?”

    沐璇看着人这样不给自己女儿面子直接暴怒了。

    “那和我有什么关系,她可以认错,我也可以选择不原谅啊,我觉得这两者应该没有什么冲突才对,你们觉得呢?”

    凤玺看着人似笑非笑的,这些人一直都是说着和解,说不定心里还在计划着怎么算计自己呢。

    “你?”沐璇看着凤玺,这个人是真的好嚣张了。

    “好了,凤玺,你就不要再继续说了?”

    看着气氛冷下来了,沐锦终于开口,其实不管怎么样。

    这些人无论说什么自己都是不会相信的,因为对于这些人没有最基本的信任了。

    沐锦自己也知道沐璇不会就这样善罢甘休的,但是因为自己到奶奶,有些事情确实就是不能做的太过于明目张胆。

    “老婆,你说好那就好,我只是希望有些人还是熄灭那些不该有的心思,下一次我可不会就这样心慈手软,到时候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并且我也不会领情,谁求都没有用?”

    凤玺一直都是一个随心所欲的人,并且对于自己喜欢的东西那都是特别的在乎的人,更何况是自己放在心尖上的人。

    “凤玺,你这是威胁我,你到底想要怎么样?”沐璇觉得凤玺就是阴魂不散的。

    “那和你有什么关系,我想要什么你们不是很清楚,但是即使很清楚那又怎么样,你们依旧还是回一意孤行啊?”伤害自己心爱的人都必须付出代价。

    “更何况,我觉得你现在不是着急给顾莹莹找一个婆家,而是好好的教导一下她礼仪教养的问题,要不然不管对方家世再好,顾莹莹也是没办法享受的。”

    “你看看你,不就是最好的例子么,即使奶奶给你准备了一切那又怎么样,你还不是自己毁的差不多了,现在搞得自己无家可归的,还想要保持哪一种高高在上,其实真的没不要了?”

    凤玺说话是真的太扎心了,沐璇气的胸口不停的起伏,但是对于这个人就是没办法。

    “好了,凤玺,适可而止?”沐老夫人最终还是说话了。

    不开口再继续下去,到时候会更加的难收拾的,因为凤玺就是不依不饶,但是沐璇也是哪一种非常记仇的。

    本来就不和睦,以后会更害的激烈的,所以还是开口制止了。

    “奶奶说什么当然就是什么了?”凤玺也不是不识抬举的。

    因为现在自己和沐锦的婚事都是沐老夫人在处理的,自己也不可能不给面子。

    “凤玺,都是一家人,看在奶奶的面子上就不要在计较了好不好?”

    沐老夫人是真的一点都不愿意看见这几个人斗来斗去的,因为都是一家人,很容易让其他的笑话的。

    “奶奶,你放心,只要有些人不闹事情,那么大家都是平安无事的,一旦一些人不能安分守己,那就不要怪我学不会手下留情,我的性格你们也是清楚的,我最在乎什么,最不能触碰的是什么大家心里都是有数的?”

    “只要不是为难我,我也不会为难大家,希望大家能够守得住自己,不要放任自己胡作非为了,最后的结果你不一定承受得起?”

    凤玺这句话有着很明显的针对性,意思很明显。

    “马上就要结婚了,我也不想要搞事情,希望大家适可而止?”不然到时候自己一定不会饶恕的。

    “好了好了,都吃饭,不要再继续这个话题了,没意思的?”老夫人知道凤玺的性格,那就不是一个人会按照常理出牌的。

    “好的,奶奶。”沐锦连忙给沐老夫人夹菜,眼里有着抱歉。

    因为凤玺都是因为自己,并且自己也不能说凤玺什么,那个人一直对于自己是真的很好呢。

    “没事的,傻孩子,快吃饭了,不要胡思乱想,奶奶心里有事?”

    都是因为以前沐璇给人厌恶的感觉太过于根深蒂固了,以至于现在凤玺压根就是不相信人。

    “老婆,快吃饭吧,我不说了,今天早一点休息?”凤玺继续给人夹菜,看着沐锦,就是希望沐锦能够多吃一点。

    “我会吃的,你也不要一直顾及我,你自己也是需要多吃一点?感觉无论什么时候凤玺的注意力都是在自己的身上的?”沐锦伸出手也开始给凤玺夹菜。

    “好的,老婆,快吃吧,吃完我们就回家了?”凤玺一点都不喜欢和沐璇一起吃东西,因为是真的很影响心情。

    “好,吃东西吧?”沐锦点点头,吃完东西可以在陪沐老夫人聊一会儿。

    顾莹莹看着甜蜜的两个人,眼里有着阴沉。

    自己现在都快要成为丧家之犬了,这些人凭什么还是这样的幸福。

    自己是绝对不会允许的,沐锦自己一定不会让她快活太久的。

    容家,此时夜深人静,容轻墨的房间依旧亮着微弱的灯光。

    “轻安,你和哥哥说,你是不是又为哥哥做了什么?”

    自己的身体自己很清楚,如果这样一直持续下去,可能也就没有多少的日子好过了。

    但是最近越发诡异的就是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好了,除了容轻安,容轻墨找不到其他的原因。

    身子有一些微微的颤抖,当初的容轻安为了自己是真的牺牲很多。

    即使现在做了鬼魂却依旧还是在为自己牺牲,这一点让容轻墨的心里非常的不安。

    自己从来没有为这个傻瓜做过什么,但是傻瓜到死都早为自己付出。

    “哥哥,你的身体好了不是很好么?”

    自己一直以来的心愿就是希望容轻墨的身体好好的,其他的付出什么自己不在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