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2章 不要怂
    37 om

    “所以凤玺是一定会帮助沐锦得到引魂草的,到时候我们坐收渔利就好,何必亲自动手,这个拥有引魂草的人绝对不简单?”

    到底是一种怎么样的耐力,最后才会修炼成功,凌弑天简史就是不敢想象的。

    “那就拭目以待,相信凤玺不会让我们失望的!”

    但是唐宁还是有一些担心,因为凤玺确实就是一个特别难得纠缠的人,这样的人一旦对上,是真的不死不休的。

    因为凤玺的性格是真的非常的偏执,但是就是这样偏执的人对于沐锦确实非常的好的,并且好的很过分。

    “我总不会让凤玺一直这样幸福的?”

    凌弑天眼里有着恨意,对于凤玺他一直都是厌恶的。

    但是奈何凤玺的力量是真的很强大,如果正面对上,是真的不一定就是对手,所以凌弑天一直都在寻找机会。

    “凤玺确实不应该存在?”

    唐宁也是这样觉得的,这样的人守护者沐锦。

    即使最后沐锦活到古武界,自己也是只能让位的。

    根本不用竞争,因为凤玺不会给别人机会伤害沐锦的。

    再者,只要是沐锦想要的,凤玺千方百计不着手段都要给她。

    “不急,这一次我们慢慢的筹划?”

    上一次就是因为很多地方欠缺考虑了,最后才会那样的失败的,这一次坚决不能在犯同样的错误。

    “好的。”唐宁点点头。

    另外一边。

    “主人,那是什么,阴气很重啊,还聚集着大量的死起?”

    小凤凰看着那变化的天空有些好奇,感受得到那强大的怨气。

    这样的东西如果不控制,后面是真的很难说的,因为不知道这个人的目的。

    “没事的,我相信凤玺那里会处理的?”

    引魂草现身了,凤玺不可能就这样放置在一边不管的。

    估计会寻找机会伺机而动,自己何必亲自动手。

    只要不危害人,自己就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没必要一直紧紧的追着不放。

    “这和凤玺有什么关系啊?”

    小凤凰不明白为什么北冥一定会笃定凤玺就是会对付这个人。

    “凤玺得到了并蒂莲,但是想要彻底的解开沐锦身上的凤吟,引魂草也是不可或缺的,并且还需要和双生并蒂莲一起服用,这两者的药性相生相克,一来是沐锦可以少受罪,第二嘛,这样效果才是最好的,我觉得凤玺应该不是傻子,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

    北冥对于那个神经病还是有一些理解的。

    因为凤玺以前没目标,现在想目标很明确,那就是帮助沐锦解开封印,这样两个人才能长久的在一起了。

    也许这就是没个情侣的愿望吧,希望和自己喜欢的人一直在一起,时间无限的延长。

    凤玺这样有着疯狂占有欲的更是想的更多,想要和沐锦一直在一起,自然需要付出一些别人做不到的。

    “凤玺出手是真的没问题嘛?”凤玺太极端了。

    小凤凰很多时候都是我不敢直视人的,因为凤玺是真的很有杀伤力。

    小凤凰不敢和人放肆,只能努力的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不会啊,我相信沐锦应该会有分寸的,毕竟那里也有她舍不得的人,所以我们完全没必要担心,虽然凤玺有些时候是不太好控制,但是也不是没有把办法的哪一种,不要把事情想的太复杂,其实也就是那个样子?”

    作为天地灵兽,只要不是出了什么大事情。

    有些东西是可以无视的,但是有些时候踪迹还是必须出售的。

    “好的,主人!”既然北冥有自己的想法,小凤凰也不在多说。

    因为北冥一直都是一个很有看法的人,她说的基本上都是不会有错的。

    “嗯,不要担心,先任其发展,以后再说?”北冥闭上眼睛开始休息。

    “主人,你是不是又要开始沉睡了?”

    看着人生无可恋的模样小凤凰又得心疼,很心疼这个人在以后不能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淑那是真的一件很遗憾的事情啊。

    小凤凰不要明白,为什么北冥这样好的人为什么得不到一个好的结果呢,就是自己的爱情都受不住。

    还要承受哪一种千千万万年的痛苦不能解脱。

    因为爱的那个人已经死了,留下的都是无尽的寂寞了。

    “主人,当初的事情你有没有后悔过?”

    那时候的北冥封印自己的记忆,作了一个平凡人。

    并且经历了一段爱恨情仇,不知道如果再来一次,这个人还会不会就这样傻,就爱上那个薄情的男人。

    “傻凤凰,你是不会明白的,其实一开始我就知道不可能,但是有些东西还是不能割舍,所以才会这样泥足深陷,在最后的不可自拔,我的爱情经历了一个世纪,但是我真的不后悔?”

    “我一个人承受了上万年的孤独,就是因为那个人的出现我才知道什么是感情,什么是幸福,什么又是痛苦,我经历了所有的酸甜苦辣,即使现在不能在一起也不会很遗憾了,因为我曾经是真的深深地爱过?”

    北冥的眼神有些飘渺,好像在回忆着什么。

    “主人,你就是一个大傻瓜,你付出了那么多,最后什么都没有不到,那个人说好的爱你,最后还不是什么都留给你了?”

    小凤凰对于那个人还是有车不待见,因为当初那个人伤害北冥确实很严重的。

    所以后来的北冥才会经受不住打击一直沉睡,不在过问任何的事情。

    直到凤玺的出现,让北冥不得不醒过来,因为作为一方的守护神兽,自己也有责任,也有自己的身不由己。

    “那些我都不怕,凤凰,我很怕那一天我醒过来,我就忘记了那个人的容貌了,我是真的很害怕?”

    即使那一段经历让自己很痛苦,但是不否认的。

    那才是让北冥真确的体会到了自己还活着,并不是一具行尸走肉。

    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个人渐渐的不在存在自己的脑海里了,北冥想要抓住,也有些无能为力。

    “主人,忘记吧,有些人注定回不来了?”小凤凰叹了一口气。

    以前总觉得北冥就是一个冷心冷清的人,因为从来没有看见他因为什么波动过。

    但是自从遇上那个男人,或许一切都好命中注定吧。

    注定即使不能和那个那人在一起也会伤心伤神,那个人已经死了很多年了,北冥还是不能忘记。

    小凤凰没有经历过感情,所以不明白着一些到底有什么值得人留恋的,一直这样活在痛苦里出不来不是黑痣回不去嘛。

    既然知道自己得不到了,那就努力放手吧,不打扰才是最后的温柔。

    “凤凰,你是不会理解哪一种感觉的,有时候只有痛苦你了你才会真切的感受到自己还活着,而不是一具行尸走肉?”

    北冥何尝不理解那些,只是无论怎么样,自己都是不能忘记的。

    有些东西已经是生命的一种本能了,你好像爱着一个人。

    并且神兽时间真的很衷心,旦真的喜欢上一个人,还真的不会忘记了,忠于伴侣那似乎就是一种本能。

    就好像她,就好像凤玺,都是属于哪一种没心没肺的。

    但是又是非常的重情重义的,只不过自己没有凤玺的哪一种运气,自己喜欢的人也喜欢自己而已。

    从始至终,自己不过就是一个多棋子。

    那个人只不过就是想要榨干自己,利用自己而已,一旦自己没有用了,似乎对于那个人就是可有可无得了。

    即使身为神兽,也都是由着自己的无奈和身不由己的。

    其实当初如果不是因为自己,那个人确实不会死。

    但是那时候北冥早就做好了心如死灰的准备。

    因为是真的不能让那些人伤害白露,但是自己终究还是没有制止,因为来不及。

    “主人,每个人都是由着自己的身不由己的,你的身上还有其他的责任呢,你一直都不是一个人?”

    身为神兽其实有时候也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

    因为有着千万年的生命,但是也是千万年的痛苦和折磨其实有时候小凤凰也是非常的心疼人的。

    “小凤凰,不要再继续说了,我自己心里有事,没事的?”

    北冥笑笑,无所谓,反正这些年自己都这样过来了,没理由坚持不下去啊。

    “主人,你呀就是和自己过不去?”

    小凤凰摇摇头,以后一定不能沾染感情这种东西,是真的太伤人了。

    “小东西,记住啊,以后不要轻易地沾染感情,因为一单不确定,最后是真的很伤人?”

    其实如果问北冥会不会后悔自己当初的做法,北冥肯定会摇摇头。

    因为那样才是人生,要不然一直那样平淡无奇的活着,那才是真的没意思。

    痛苦也是一种体验啊,关键看你受得了不。

    “好的,主人?”小凤凰可不敢,因为看着北冥这样痛苦,自己没能力承担。

    沐锦这一边,连续几天一直都在处理事情,因为马上就要拍婚纱照了,心里还是很激动的。

    “青云,最近案子处理的怎么样了。”

    沐锦就是想要把自己手上的事情处理一下。

    然后好好的准备结婚的事情,因为如果这些都让凤玺一个去做的话自己会很不好意思的。

    “哎呦,要结婚的人就是不一样,满面春光,总裁,有没有想过结婚之后去那路度蜜月啊,巴厘岛还是三亚,或者说去国外也行,据说现在法国的薰衣草不错,看着海报就很美丽?”

    青云有一些向往,因为对于美好的事物谁都是喜欢的。

    “找一个男的,可以满足你所有的想象?”沐锦停下自己的动作,看着那个眼里有着向往的人。

    “但是那是不存在的,男的都是靠不住的?”

    青云觉得自己没办法全心全意的相信一个人,所以只能去羡慕了。

    “别羡慕别人,有时候自己还是需要努力的,爱情这种东西不需要适可而止的,也不需要太多的理智,觉得喜欢你就试一下,反正你总不可能就这样一直单身,反正都要找人,不提找一个自己喜欢又喜欢自己的,何乐而不为呢?”

    沐锦感觉青云就是太过于畏首畏尾了,有些事情感情一旦退缩。

    那就没有了,谁也没有任何的责任和义务去等一个不确定的人和不确定的未来。

    “总裁,你说的很不错,但是青云姐姐就是属于哪一种语言上的牛人,行动上的怂人?”薛青衣笑嘻嘻的,看着青云笑得有些猥琐。

    “看来你最近被爱情滋润的不错啊,都有时间老调侃我了,厉害了,夜无肆做了什么让你就这样心甘情愿沉沦的事情啊?”之前薛青衣还是一副打死不从的模样。

    现在的转变简史就是一百八十度的,直接你似乎跨入另外一个阶段了,估计好事情也是不远了。

    这真的就是一个忧伤的故事。

    “我见过他家长了,是非常的热情的!”

    薛青衣说的有一些不好意思,之前也觉得听困难的。

    但是这些转变都是看自己的,一旦自己想通了,那些都不是问题了,自然也不用担心其他的问题。

    “青云姐,有时候你就是太固执了,不要相信别人,要自己感受啊?”

    薛青衣现在看的开了,也愿意去赌那一个自己不确定的未来。

    因为总是需要尝试才会知道,什么样的生活适合自己?

    薛青衣自然也希望青云能够想通,而不是一直这样固执,而错过那些本来不应该错过的人。

    “好好好,就你的嘴巴最甜了,我会好好考虑的,就是需要时间而已。”

    转变是真的需要一个过程,不薛青衣相信,青云不会纠太久的,因为青云就是一个很是简单粗暴的人。

    “就是,不要和自己过不去了?”希望身边的人都是很幸福的,不要去估计什么,努力的去追求那些感情,不要退缩。

    “总裁,谢谢你?”青云是真的很感谢这个人,因为沐锦是真的给了自己所有想要的一切。

    “我以为我们是朋友?”

    看着两个人,沐锦露出一个微笑,对于青云不止是伙伴,更是很好的朋友。

    “一直都是?”沐锦真的是一个很好相处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