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4章 暖暖,你一定要幸福
    37 om

    “其实凤玺很不错的?”沐锦的嘴角勾起笑意。

    凤玺真的对自己很好,这一点沐锦很受用,其余的人自己管不了了。

    但是凤玺对于自己是真的很好,所以,那样的人是值得自己喜欢的。

    “大家说好才是真的好,不过日子是你自己过的,好不好你说了算?”

    白云暖可不敢编排凤玺的不是,凤玺那个人一直就是最记仇的。

    一旦被他知道了,可能想方设法都不会让自己好过的。

    凤玺就是这样的小心眼,这些都是自己亲眼见是活的。

    如果不是亲眼看见,我是白云暖还真的不会相信会有这样小气的一个人,就是自己老婆的朋友都要吃醋。

    “凤玺是真的很好,我觉得能够遇见这样一个人,未尝不是一种运气?”

    这样的运气以后都不会再有了,因为凤玺就只有一个人。

    “我也觉得不错,如果对你很好,其他的事情都是可以忽略不计的,人这一生,最重要的就是活的开心了,其余的事情都是不重要的,还有什么是比幸福更加重要的?”

    白凤璃很理解那种噶感受的,也许在凤玺的心里。

    沐锦就是所有的世界,当然需要小心翼翼的去守护。

    因为失去沐锦的后果他承担不去,所以才会这样战战兢兢。

    凡事遇见和沐锦有关的事情都是很仔细的。

    “对呀,我总感觉是不是我没有给了他太多的安全感,要不然也不会这样患得患失?”

    这样的凤玺让沐锦看着非常的心疼,自然想要对人好一点再好一点了。

    但是无论自己怎么样选择,凤玺以后还是这样,对于自己的态度始终还是不会变。

    “对呀,有些时候,感情是真的太沉重了,有时候也会变成一种负担,不过即使是负担,那也是最甜蜜的负担?”

    白云暖笑笑,感情这种东西,每个人最想要的都不一样。

    自然现在最后的结果都不一样,要是太过于奢望了,最后后悔的还是自己。

    “好了,结束这个话题了,我会努力和凤玺走到最后的,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沐锦知道这些人有些担心自己驾驭不住凤玺那样的人。

    但是感情双方不一定就是必须有人臣服啊,相互尊重和理解以及包容,才会走到最后。

    “好了,话不多说,祝福你,早生贵子?”

    沐锦再一次敬了白云暖一杯。

    “谢谢,你也是,咋一点走进婚姻的殿堂,还有你们大家早一点早到自己的心有所属,那样我才更加的放心?”

    白云暖看着自己枪林弹雨里走出来的人,很高兴这些人一直陪着自己。

    “祝你幸福?”白凤璃也跟着说。

    “必须幸福啊,要不然我就看不起你了,幸福一辈子给我看看?”

    白凤吟看着白云暖,眼里有着感概,原来大家都要结婚了啊。

    “好的,我一定会幸福的走到最后的,不会让你们失望的?”白云暖自己也有一些不可思议,想不到自己就这样结婚了。

    这一次的聚会几个人倒是很晚带回家的,凤玺扶着已经有雪神志不清的人眼里有着心疼。

    “喝不了就不要勉强啊,又不是第一天认识,喝成这样最难受的还不是自己?”

    凤玺看着眉头皱起的沐锦,轻轻的给人拍了一下后背。

    一直以来都是没有让沐锦喝酒的,始终对于身体还是不要,凤玺一直都很注重沐锦的身体。

    所以那些危害到沐锦身体的东西,凤玺都是绝对不允许的。

    这一次如果不是因为想着这是几个人的聚会,凤玺是真的不会放手让沐锦这样放纵的。

    “就是大家聚在一起很高兴,所以就忍不住都喝几杯?”沐锦看着人眼神有些迷离,嘴角勾起笑意。

    “以后少喝一点,你看看你自己,是多么的难受啊,心疼的还是我自己啊?”凤玺就是看不得沐锦难受你,哪怕只是一点。

    “放心吧,我以后会有分存的。”

    喝了酒的时候格外的好说话,脸蛋红红的,看起来有一些娇憨,这是平时看不到的风景。

    “分寸,你的分寸对于那几个人就是不存在的?”

    沐锦的脾气凤玺和理解,就不是那一种有分寸的。

    如果是别人的话,凤玺觉得还有一点可能,但如果是那几个儿,是真的不存在的。

    “你要,相信我,我是真的今天太高兴了?”很久都没有今天这样的感觉了。

    “我什么时候不相信你了,傻瓜,就是你疼你,你看看你现在的模样,我看着很你难受啊?”想要吐有吐不出来,脸上的表情都是纠结。

    “那就好,你知道么,白云暖要结婚了?洗洗碗,很高兴,大家都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了,再也不会孤孤单单一个人了,以前的时候总是担心自己什么时候就死了,现在大家都各自有了自己的归属和幸福,以后也会有孩子,这样的生活很美满呢?”

    沐锦开在凤玺的身上,这个人就是自己以后的归属了,自己不会再是孤单的孤单的一个人了。

    “凤玺,你知道不知道我很幸福,真的很幸福,谢谢你那样爱着我,无论怎么样都不会离开我?”

    那些人都说凤玺是一个很粘人的人,但是其实自才是最粘人的那一个。

    因为凤玺比自己的感情外漏的还要明显,自己比较内敛和含蓄。

    “我当然不会里离开你了?”凤玺觉得主要自己不死。

    你会一直在沐锦的身边,因为就只有在沐锦的身边才有安全感,因为沐锦就是自己的归属。

    “哪句一直在一起?”沐锦的声音渐渐的小了下去,凤玺看沉睡的人,脸上都是花不开的宠溺。

    “小傻瓜?”就只有凤玺才会明白,那种想要一样属于自己的东西是多么的困难。

    现在沐锦终于属于自己了,凤玺当然我回更加的还好珍惜了。

    一把抱着人,直接拆着车子哪里走去。

    第二天就是白云暖的婚礼,当事人紧张的一个晚上都没有睡着。

    沐锦今天请假,毕竟是自己好姐妹的婚礼,自己可不能缺席啊。

    “今天的事情你们两个处理一下,我还有一些事情!”沐锦先去公司转了一趟,吩咐两个人。

    “是,总裁?”两个人也知道今天是白云暖的婚礼。

    “嗯?”沐锦出去的时候凤玺已经在哪里等着了。

    看着今天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的男人沐锦有些意外。

    因为平时的时候可能因为凤玺比较张扬的性格,所以非常的偏爱比较艳丽的颜色。

    “很不错啊,今天穿的?”

    凤玺的容貌本来就是特别艳丽的哪一种,平时穿的紫色衬衫,给人一种妖媚的感觉。

    现在的黑色,更是多了一层禁欲的美感,不得不说,自家男人是真的很帅气啊。

    并且还有身上那种得天独厚的优雅的气质,实在是很让人沉迷啊。

    “老婆,怎么样,是不是觉得你老公也别帅气!”

    凤玺就不是哪一种会客气的人,看着沐锦眼里都是求夸奖的意味。

    “很不错呢,很有那种让人眼前一亮的感觉?”

    沐锦点点头,不否认这样的凤玺身上更多了一些成熟男人的魅力。

    “走吧,美丽的小姐,在晚可能我们去的话会很不嗨意思的?”毕竟是沐锦的闺密。

    “好?”沐锦坐上车子,绝尘而去。

    现在的婚宴还没有开始,白云暖还在化妆间化妆,脸上全都是紧张。

    “你放松一点,你的脸部肌肉这样僵硬,让化妆师怎么给你上妆,一会儿不好看可是会很遗憾的?”

    白凤吟看着坐立难安的人有些好笑,这个人现在才刚刚开始紧张,是不是有些太迟了。

    “我不知道唉,我就是忍不住紧张?”

    白云暖也想要努力的放松自己,但是怎么样都是没有效果的,自己还是忍不住会紧张。

    “暖暖?”温润如玉的声音响起来,白云暖身子不敢倾斜,就怕因为自己的不注意而让之前的努力功亏一篑。

    “大叔!”白云暖双手放在身侧,捏着自己洁白的婚纱,从镜子里面看着那个人。

    “暖暖?”乔墨白现在的穿着一身新郎的礼服。

    让那张温润如玉的脸庞更加的斯文了,看起来更加的儒雅。

    “不要紧张,和平时一样就好了。”看着有些惊慌失措不知道应该怎么办的人。

    乔墨白的声音里面有着笑意,很难的看见白云暖会有这样的事情。

    白云暖虽然有时候又学孩子气,但是大多数时候都是属于哪一种比较理智的,不会说有什么能够真正想为难到她。

    “就是因为和平时不一样我才会紧张啊?”

    白云暖其实也不知道自己在紧张什么,但是就是不能平静下来。

    “哟,你这是变相的撒娇呢,你家老公都在这里给你坐镇了,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白凤璃看着人,磕着自己手里的瓜子,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真是让人恨得牙痒痒的。

    “结婚的女人都是这样的,以后不会理解的,不过,你似乎还需要很长的时间呢,毕竟你家这一位不但年龄没有达到并且还没有毕业?”

    白云暖的眼都都是幸灾乐祸,反正两人这一时半节课是不太可能结婚的。

    白凤璃的脸色有些漆黑,看着那个笑得沾沾自喜的人。

    “比不得你,我累着他毕业,从校服到婚纱,多么美妙的事情,你这样的人是不会懂得其中的滋味的?”

    可以看着沈长安一步一步慢慢的成长其实也不错,没必要在遇见人的时候就已经错过很多的过程了。

    “就你话最多?”

    白云暖翻了一个白眼,有些无奈,白凤璃和沈长安的事情还有的磨。

    毕竟两个人的身份差距在哪里,沈长安的家里也不是什么好说话的。

    特别就是那个妈,对于沈长安的期待太高。

    现在沈长安无异议背道而驰,蓝梦云会就这样善罢甘休才怪。

    可能正在想办法给两个人制造麻烦呢,有些人就是这样闲。

    自己过的安逸了,总想要看看别人鸡飞狗跳的日子。

    “不会的,我会一直站阿璃姐姐的身边的?”沈长安摇摇头,他一定不会让那些人伤害白凤璃的。

    “嘴上说的,永远都是不算数的,因为那样的诺言真的很是虚无飘渺,没有任何的说服力,唯一的就是赶紧排除万难,把这个女人娶回家,那样大家就一了百了了。”白云暖笑嘻嘻的看着两个人。

    “我”沈长安害羞的低下头,不敢直视身边的人,看着就好像一个温和无害的小白兔一般。

    但是只有这些人才知道,这就是一个心狠手辣残忍嗜血的,并且完全不用估计任何的场合。

    “小伙子,以后好好读书对待我家的阿璃,要不然没你好果子吃?”

    白凤吟看着周围这些人,似乎就是自己一个人没有家属了。

    “你也是,什么时候把姐夫拉出来溜一圈啊,我们很想要看看庐山真面目?”

    白凤璃对于洛少卿并不是很了解,因为那个人这些年做事情一直都很低调,所以这些人也都没有怎么关注。

    “快了,等有合适的机会,一定带给你们看看?”

    主要是今天洛少卿的公司有一个紧急会议,要不他一定把人带来了。

    “今天不就是宇哥好机会么,为什么不把人带来?”沐锦的声音从几个人的身后响起来。

    “阿锦,你来了?”白云暖脸上的笑意更加的浓郁了。

    “你结婚我能不来么,今天你很漂亮啊!”

    看着白云暖那个略显稚嫩的五官,在化妆师的修饰下,变得更加有味道了,很是甜美,看着就觉得很有亲和力。

    “真的么!”白云暖看着镜子里年的自己。

    确实就是和平时不一样,现在的自己看起来更加的娇媚动人了,和平时都是清纯简直就是两个极端。

    “我们暖暖长大了,要嫁人了?”沐锦看着白云暖有些舍不得。

    毕竟从小一起长大的,有些感情是真的没办法割舍的,真的很舍不得这个傻丫头呢。

    “对呀,要嫁人了?”白云暖觉得狠很幸福,能够和自己喜欢的男人组合一个家庭。

    以后会有自己的孩子,在和自己心爱的男人慢慢变老,真的是一件让人觉得非常期待的事情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