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0章 生无可恋
    “没有啊,总裁,只是很意外,没想到你就这样出现了,一点预兆都没有?”

    青云看着沐锦,要说不想见其实也不尽然。

    这些年一直都跟在沐锦身边,沐锦也属于很少请假的哪一种,所以两个人也算形影不离了。

    这一次是和沐锦分开最长的时间了,现在看着人感觉更加的亲切了。

    青云是看着沐锦一路走过来的,真的经历很多。

    所以现在看着人这样幸福,自己也很高兴。

    “就你最会说话了,最近怎么样,有没有那里不能处理的问题,或者说项目的进展怎么样?”

    沐锦走到自己的办公桌那里坐下,看自己手里的文件,一段时间没有没接触了,确实堆积的有一些多。

    “总裁放心,最近项目的进程都是非常的稳定的,没有什么特别需要费心的?”

    青云处理事情一直很干练,所以只要不是太难缠的对手她都是游刃有余的。

    “不错,不错,青云处理事情更加让人觉得有说服力了?”

    看着自己手里的文件,沐锦点点头,青云是自己一手培养出来的,各方面是真的很优秀。

    “那里,比起总裁,那还真的就是拿不出手?”

    自己还是没有木婚那种霸气凌然的气势。

    属于那种第一时间就可以把人震慑住的。

    青云其实更加的适合走攻心路线,因为青云在掌握人心方面是真的很不错,揣测人心很到位。

    往往第一眼就会知道自己的对手需要的是什么,自己能不能做到。

    然后再继续谈合作的问题,如果自己达不到那个条件,青云也不会再继续和人浪费时间。

    “青云姐姐确实很厉害?”

    薛青衣点点头,自己比起这个人真的就是小巫见大巫,自己的能力还是需要大幅度的提升。

    “你猜刚刚开始着手工作不久,能够做到现在这样的程度已经是不错的了,慢慢的来,要求不要太高?”

    看着薛青衣鼓着那张包子脸,青云感觉有些好笑。

    “对呀,凡事都有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想的,我们当初也是哪样过来的?”

    甚至那个时候自己还没有这样的运气,一直都是自己打拼,没有任何人人呢帮助自己。

    “好的,总裁,我会努力的?”薛青衣觉得自己也是可以的。

    “加油,都会成功的?”

    成功都捷径一直都是需要自己努力,其他的都是思路。

    “对了,总裁,你和凤总的婚礼是什么时候啊,不是订好日子么?”

    薛青衣有些八卦,问老夫人,老夫人也只是神秘的笑笑,所以只能问这个当事人了。

    “不远了,这几天可以就要去拍婚纱照了,到时候邀请你们?”

    沐锦笑笑,现在这的人最关心的就是自己的人生大事了。

    “拍婚纱照?”看着沐锦,想象着人穿上婚纱的模样。

    “总裁穿上婚纱已经一定很美?”沐锦其实不爱笑。

    一般的时候都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如果沐锦变得亲和一点那张脸的亲和力还是很大的。

    “谢谢?”沐锦笑笑。

    “真多的很希望看见总裁穿上婚纱,带时候亮瞎那些人的眼睛。”

    上一次沐锦穿女装的时候就很惊艳,沐锦的美,那是一种突破性的,很让人震惊的哪一种。

    “你穿上婚纱也很美啊,要不要考虑一下嫁给我啊,我婚纱都准备好了,想不想穿,就是一句话的事情?”

    身后传来夜无肆的声音,薛青衣的脸蛋直接黑了,哪里都有这个人,简直对于自己就是形影不离的。

    自己走到那里他都有本事找到。

    “小青衣,怎么样,要不要考虑一下,我什么都准备好了,就差一个新娘了?”

    夜无肆拿着文件走进来,笑眯眯的,一脸的无赖。

    “你是不是脑子又不正常了,麻烦你正常一点,我很害怕?”

    薛青衣有些不好意思,毕竟现在有沐锦在,自己不能肆意妄为。

    夜无肆就很好奇了,因为薛青衣的性格她也算了解的。

    断然不太可能就这样刚过自己的,抬起头。

    看着那坐在自己对面似笑非笑盯着自己的人有些意外。

    “沐总这是度蜜月回来了?”看着沐锦,还是第一次面对人。

    以前即使两家人有合作都不会凑合在一起的,都是下面的人直接处理了。

    所以夜无肆和沐锦的相处真的不多,可能还没有见过都是很正常的。

    “你是夜家那一个负责人?”夜家是兄弟有些多。

    但是据说就是这样一个家庭非常的团结,完全没有任何的勾心斗角。

    这样的家庭一直都让沐锦很好奇的,但是怎么都不会想到会在这样的情况下遇见。

    看着薛青玉再看看夜无肆其实这两天还是很配的。

    再者,夜家和其他的家族不一样,夜家没有那么多的门楣观念,所以薛青衣和人走到一起。

    “久闻大名,今天一见,果然名不虚传,请坐?”沐锦点点头,看着人眼里都是笑意。

    “谢谢沐总了,真是受宠若惊啊,今天我就是来谈项目的,不知道小青衣用空没有?”

    看着薛青衣,夜无肆的目的很明显并且很直接。

    “没有空?”薛青衣白了人一眼,有些无语,这样都场面最近一直都在上演。

    “我是不是错过了什么?”沐锦看着薛青衣气鼓鼓的模样老口。

    “春天来了,所以很正常?”青云就是感觉两个人可以走到一起的?

    “确实到了,都开始躁动了?”沐锦了然的笑笑。

    “如果觉得可以那还是可以试一试的,别总是拒人于千里之外,要不然错过最后后悔的还是自己啊,小青衣,有些人真的需要你好好把握,不要天以后,现在不是很好吧?”

    看得出来薛青衣不是对人没有感觉,就是太别扭了,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处理。

    “沐总一直都是这样简单直接的话那我们应该早一点认识的?”

    夜无肆这一分钟感觉沐锦非常的顺眼,看着都觉得亲切很多了。

    “我一直都是这样耿直的?”沐锦看着自己手里的文件。

    “那么我们可以投入更多的合作?”这样的人合作比较有意思。

    “看你怎么想了?”

    沐锦看着人,合作是可以的,但是有些人确实不太合适合作,因为人品不太好。

    “那就这样说定了?”沐锦夜无肆看着薛青玉,这个人他志在必得,是绝对不会放弃的。

    “希望你不是玩玩而已,如果以后我发现你那里对不起薛青衣的地方,相信我,你不会想要知道我的手段的?”

    沐锦的眼里有着警告,没有任何人在伤害了自己朋友以后可以全身而退。

    “不会的,沐总放心吧,媳妇都是用来疼的,我懂得?”夜无肆笑笑。

    “知道那就好,我一直最喜欢的就是明白人了,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沐锦点点头。

    “不会的?”夜无肆一直都没有打算和沐锦恶交。

    并且对于薛青衣是真的很喜欢,从一开始的感兴趣到现在的非他不可。

    如果能够得到人,夜无肆怎么都不可能委屈薛青衣。

    “小青衣,有时候勇敢一点跨出第一笔,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先过好现在才是最重要的?”

    沐锦知道薛青衣的顾虑,无非就是担心自己不能和人走到最后而已。

    “好的,总裁?”薛青玉点点头,沐锦说的她都愿意去尝试。

    “好的,别辜负自己,要不然以后后悔?”

    沐锦看着人是真的希望薛青衣能够得到告诉属于自己的幸福。

    因为夜无肆真的还一个不错的人,虽然不看起来有一点吊儿郎当的。

    但是有时候那就是一张面具,习惯了变再也改不了了。

    “好的,总裁。”其实薛青衣真的不是不喜欢人。

    而是怕夜无肆以后知道自己的真是身份之后嫌弃自己。

    因为自己本来就不是人类,薛青衣不想要那个时候那么痛苦。

    既然都会痛苦的,还不如一开始就不要给机会。

    那样即使现在会有一些难受,但是也不至于会有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苦。

    薛青衣很害怕自己不能承受那样的痛苦最终崩溃。

    “小青衣,我对你是真的,你不要总是不相信我,我真的就只是喜欢你这个,和其他的没关系?”

    走到今天,基本上都是想要有的都是拥有了,唯一没有的那就是一个和自己走到之后的终身伴侣了。

    夜无肆是真的很喜欢的,喜欢的恨不得时时刻刻腻在一起。

    薛青衣是真的很可爱啊,可爱到自己不舍得放手。

    “好好在一起,还有你呢,青云,一直一个人,你真的好意思?”

    看着青云,沐锦有些怀疑是不是自己的假期给的太少了,所以这人一直没有什么艳遇。

    “我不急得!”青云摇摇头,自己是真的一点都不着急。

    “总裁,青云姐姐最近在和风云国际的副总闹矛盾呢?”

    薛青衣忍不住笑出来,其实就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

    但是两个人就是不依不饶了,所以这些天一直都在冷战。

    其实哪一件事情是真的和妖月没关系,但是青云就是钻牛角尖出不来了。

    “什么事情啊,看来我不在的这一段时间真的错过很多啊?”

    就是青云和妖月都有一腿了,不过妖月是自己人,完全可以放心的!

    “总裁,不要听小青衣胡说八道,我和妖月什么都没有?”

    青云急急忙忙的解释,倒是有一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了。

    “是因为那个绯闻的事情?”

    这件事情沐锦知道一点,当该还拿着报纸和凤玺讨论了。

    一直都以为妖月属于哪一种狡诈腹黑的,想不到也有被人算计的一天。

    但是那种照片属于比较高级的,合成的一般人还看不出来,所以非常的逼真。

    也难怪青云不愿意理睬人,这两个人还没有开始,就发生这样的事情,确实有一些火大。

    但是妖月那里似乎出来澄清了,看着青云的模样,还是不解气啊。

    “那个结果你不满意么?”

    妖月其实处理的还不错,第一时间就开始发声明证明自己的清白?

    “不是因为那一个?”青云最气的还是其他的。

    “那是什么?”妖月到底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

    “没什么,总裁你就不要问了,我是不会说的?”

    那样的事情简直就是太丢脸了,自己给真的说不出口。

    “嗯?”看着青云脸红心跳一副做贼心虚的模样。

    沐锦总感觉自己发现了什么事情。

    风云国际这一边,对突然出现的人妖月表示很激动。

    “总裁,你终于回来了?”

    只要凤玺回来自己就可以抽身离开了。

    因为青云那里最近都不肯见自己,现在凤玺回来,自己就有机会了。

    “你似乎看见我很激动,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看着妖月,以前自己出现的时候妖月可不是这样的。

    妖月对于自己还是很惧怕的,所以大多数的时候都是希望自己不要来公司。

    “总裁,我还有事情啊。”

    从来没有这样殷切的希望看见凤玺。

    青云那里自己不能一直再拖下去了,要不然黄花菜都凉了。

    “你是不是谈恋爱,看你似乎很着急,发生误会了?”

    第一次看见妖月这样有些着急的神色感觉很有意思。

    妖月一直都是属于哪一种笑面虎类型的。

    从来只有他算计别人,何时会这样没有自信了。

    让人没有自信的一直都是感情,在这里妖月可没有什么亲人。

    既然不是那就是遇见了自己喜欢的人。

    “对方是干什么的,不会是我老婆的那个小助理吧,妖月,如果是的话你最好该是注意一下,我老婆身边的人最好不要碰,因为我老婆非常的护犊子,要是因为你,我老婆和我闹矛盾了,你最好还是掂量一下自己?”

    和妖月有接触的应该就是那个小助理了,但是怎么都没有想到两个人发展的速度会是这样的快。

    “总裁,我一直都跟着你,我难道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你心里不清楚么?”

    妖月嘴角抽搐,一直都知道凤玺除了沐锦眼里看不到其他的。

    但是自己好歹也是跟着他很多年了。

    有必要这样厚此薄彼嘛,这个区别对待实在是太明显了。

    “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难道自己不清楚么,你问我,我怎么知道?”凤玺直接就是反问人。

    “总裁,你这样真的好吧?”

    自己还不容易遇见一个喜欢的,自己当然需要好好的把握了,错过了最后悔的还是自己。

    “为什么不好,又不是我的问题,一个男人,如果让自己喜欢的女人伤心了,那真的就是很失败的,你自己看看不自己多么的失败,看着真是不忍直视?”

    凤玺一点都瞧不起妖月这个对待爱情的态度。

    如果是自己,绝对不会出现这种问题。

    如果真的出现这种问题,自己一定会当机立断马上解决了。

    因为感情这种东西是真的很脆弱,一点都经受不起伤害,不好好维护,可能最后自己都不能全身而退。

    “总裁不是每个人都是沐锦那样善解人意的,我家哪一位不一样?”

    妖月满脸黑线,这就是变相的秀恩爱,男女朋友之间闹矛盾不是很正常么。

    不是比谁都会和凤玺这样,对于感情针对性的办法很多。

    或者说,凤玺是一个非常狠心的人,有的是办法让沐锦原谅自己。

    但是自己家的哪一位就不一样了,因为哪一位软硬不吃的。

    而沐锦虽然看起来属于很冰冷的哪一种,但是就是这样的人往往才是最心软的。

    “也对,我家老婆一直都是不一样的,别人自然比不了,我是说,如果你是认真的,那么我会祝福你,但是如果你只是玩一玩,我劝你最好想清楚能不能承担后果,妖月,你是一直跟着我的,我的脾气怎么样,想必你也是非常的清楚的,我特别不喜欢那些横空出世的东西,特别是还阻隔在我的面前,那样的东西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摧毁,我是一中什么样的性格你应该最了解?”

    凤玺看着人,眼里是前所未有的认真,任何伤害沐锦的事情他都是拒绝的。

    青云的死活和自己没关系,唯一不好的就是青云是跟在沐锦这边最久的,感情相对而言也是最好的。

    青云那里一旦受到伤害,自己这里也会波及的。

    因为沐锦一直就是宇哥重情重义的人,自然不允许别人欺负自己的朋友。

    “总裁,着一些我都是理解的,我真的对于人是真心的?”

    要不然也不会一直花费那些心思去哄人了。

    只不过自己的套路似乎还不够,至少达不到自己的预计的效果。

    青云一点都不入戏,就是自一个人唱独角戏。

    “这是需要办法的,自己琢磨吧?”

    自己当初追求沐锦也是花费了很大的力气的。

    现在妖月这个不过就是才刚刚开始,后面还有的磨,爱情就是一个磨人的小妖精啊。

    “是?”妖月有气无力的,对于青云是真的没办法或者说还找不到适合自己的契合点。

    “慢慢来,什么事情都不是一蹴而就的,还是需要温水煮青蛙,那样才会更加有机会?”

    凤玺现在就是以过来人的身份说的,因为自追到了自己喜欢的而。

    “总裁,你就不要再继续挖苦我了?”

    自己当初就不应该嘲笑凤玺都,因为总感觉凤玺为了爱情哪样低三下四的一点都不值得。

    关键的就是沐锦还总是不领情。

    现在看看,其实陷入爱情世界里的人都是一样的。

    总是想要将对方据为己有,那样才会有安全感,也不会担心有人和自己争夺。

    “总裁其实你很幸运了,我现在才知道你是多么的幸运?”妖月有些欲哭无泪啊。

    “多相处你就知道窍门了,其实女人都是特别的心软的,关键看你会不会利用?”

    就好像那个沈长安,总是一副天真无害的模样。

    那些都是骗人的,自己也是生活在黑暗里无数年的人。

    沈长安身上的哪一种暗黑气质,自己看的清清楚楚的。

    但是人家有手段啊,那个白凤璃不就是特别的疼爱他。

    男人,有时候还是需要放下自己的尊严和骄傲,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只要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别人都不会问你用的是什么办法。

    “总裁,我到现在才这是原来你是套路这样高深的一个人?”

    一直以为凤玺就是心狠手辣,现在看看那些都是次要的。

    套路深那才是真的牛掰,现在妖月对于凤玺有了更深一层的了解。

    “去吧,别说我不给你机会?”

    凤玺看着人,适当的给人放假也是很有必要的。

    毕竟即使现在妖月工作,心里想着那么多的事情。

    估计也是心不在焉的,还不如做一个顺水人情直接让人走了。

    “谢谢总裁的理解?”

    妖月的脸上都是笑意,感觉自家总裁的自从谈恋爱之后更更加的有人情味了。

    “记住我说的话,不然别怪我不可取?”凤玺再一次提醒。

    “总裁,我真的就是对于青云是认真的,你就不能不要每一次都用哪一种负心汉的眼神看我么?”

    妖月觉得自己也是一个有尊严的人,自然不会做什么出格的事情了。

    “我这是善意的提醒,免得你做了什么不应该做的,到时候我可能会很为难?”

    凤玺说话一直这样简单直接。

    “好的,总裁,一定不会让你难做的?”

    沐锦就是凤玺的心肝,自己当然不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不然是难受的还是自己,凤玺的手段自己一点都不想要领教,因为即使不死也会脱下一层皮。

    “去吧,我就不再继续打扰你了?”

    凤玺点点头,坐在自己的办公桌上,开始处理文件。

    凤玺这里是很轻松的,因为这些年一直都是妖月在处理事情。

    无论事情的大小,凤玺基本上都还不出面的,所以很少有妖月不能处理的问题。

    “谢谢总裁?”这一次妖月对于凤玺是真的很感谢。

    “不要再继续客气了,如果你一直这样,那就回来处理事情?”凤玺看着人似笑非笑的。

    “不不不,总裁,我走了?”

    妖月直接抬起脚步闪人,要是留下来。

    自己就是怎的没机会去见青云了,更加没有你会去和人解释,这样误会只会越来越深。

    “活该你被冷落,不冷落你,冷落谁啊?”

    看着一边的报纸,还有报纸上面清晰的两个人影凤玺的嘴角忍不住勾起。

    还没有确定恋爱关系就开始闹绯闻是真的不是什么好事情。

    这样只会让自己的感情之路越来越难走。

    凤玺觉得自己就没有那个胆子,因为还害怕失去了。

    所以做什么事情都是小心翼翼战战兢兢的。

    就怕自己那里做的不好,最后功亏一篑,那样自己一定会疯狂的。

    “所以呢,你还是必须要吃一点苦头才会知道这条路到底有多难走?”

    凤玺眼里有着看好戏,妖月一直何人没什么往来,现在谈恋爱也是很有意思的。

    沐锦这边,很意外的接到了容轻墨的电话,想起似乎很就没有见过人了有些不放心。

    “喂,轻墨,有什么事情,最近身体怎么样了,有没有还一点?”

    容轻墨的身体能够想象的出来支持不了多久了。

    因为那颗心脏你还不是自己的,这些年自己一直都在努力,但是还是没有一点办法。

    看着人这样一天比一天更加的虚弱,自己也只能这样看着而无能为力。

    “好的,你在哪里等我,我马上就来?”

    沐锦答应道,反正中午也没有什么事情,所以就答应了。

    然后给凤玺发了一个短信,就说两个人不在一起吃饭了。

    对于沐锦的事情凤玺现在也是很放心的,所以自然不会去追问沐锦到底去干什么。

    现在的凤玺逐渐的明白,只有给人一点空间。

    两个人才会更加和谐的相处,虽然自己的非常的舍不得,但是还是必须忍耐。

    “那就好,你好好的吃饭,不要一直工作?”沐锦忍不住叮嘱。

    “老婆,你就放心吧,我一定会照顾好自己的,你不要担心?”

    对于沐锦的关心,凤玺非常的受用,心里暖洋洋的,被一个叫沐锦的人充实着。

    “那就这样,晚一点我联系你?”沐锦打算挂断电话。

    “唉,老婆,先不要挂断电话,就是我们什么时候去把婚纱照看一下啊?”

    最近为了这个事情凤玺一直都很烦恼,不知道应该怎么开口。

    “当然可以,你安排一下,到时候我们两个人去,你觉得怎么样?”沐锦询问凤玺的意见。

    “我当然感觉非常好,那就这样愉快的决定了,我来安排,老婆,你负责等我的消息?”

    凤玺安排的,当然会越快越好,因为这一直就是凤玺的行为作风。

    “好的,我很相信你的眼光?”

    凤玺过自己的都是最好的,所以沐锦非常的相信凤玺的眼光。

    “我家老婆最乖了,来,亲一个?”听着那个对着电话**的人有些无奈。

    “好,那就这样了?”沐锦点点头,站起来。

    “对了,你们快一点去吃饭,我今天还有一个客人需要去看一下?”

    想要看看容轻墨现在怎么样了,那样美好的一个人。

    最终还是被自己的家人残忍的夺走了那些鲜活。

    让容轻墨一直活的这样生不吐死的,有时候沐锦是真的很心疼人,但是就是无能为力啊。

    如果自己有能力想方设法,沐锦都会救人的。

    走进两个人预订好的地方,看着那个坐在玻璃窗那里安静的人。

    沐锦的眉头皱起,比起以前,现在的容轻墨似乎更加的没有任何的人气了。

    至少沐锦觉得自己差不多就要感受不到他的存在了。

    这一点就说明,容轻墨的生命正在逐渐是流逝。

    看着容轻墨年轻的脸庞,真的是很舍不得这个人就这样走了。

    “轻墨,最近还好吧?”看着脸色苍白的人,沐锦的眼里都是心疼。

    “很好啊,只是很都没有见到你了,真的有些想你?”

    容轻墨看着这个不在凌厉变得柔和的人,有些欣慰。

    因为终于看见沐锦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了。

    “要不我给你看一下,你的身体怎么样了?”

    其实沐锦心里已经有了猜想,只不过不想要承认。

    搞不懂为什么上天对于人为什么这样的不公平,容轻墨一直都是这样好的人,却还是直接让人短命。

    “轻墨,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的问题,一直说要治好你,但是却还是无能为力!”

    容轻墨也算是和沐锦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了。

    两个人的关系也是别人不能理解的,早些年外面那些人还传过两个人都是绯闻呢。

    只不过两个人依旧我行我素的,完全不会轻易顾及那些人的感受。

    最后那些谣言都是不攻自破的,有些人就是这样闲的发慌,不找事情就是浑身不自在。

    “阿锦,不要为我担心了,我的身体我很清楚,生老病死一直人生不可逆转的轨迹,不要担心,我其实活的很好了,也足够了,本来就是一个早就应该死的人,活到现在真的就是一种运气了,我最高兴的还是能够遇见你?”

    这些年都是沐锦一直陪着自己,不是沐锦自己早就死了。

    “不是,其实我很没有用,轻墨,对不起,连最简单的活下去我都不哼满足你,对不起?”有时候其实还是活的很艰难的。

    “不,阿锦,你不要自责,我自己的课事情我很清楚,你不要责怪自己,你在这里心情不好回去之后凤玺会以为我欺负你然后找我算账的?”

    想起那个小气的男人,容轻墨想起那个小气的男人不由自主的有些好笑。

    每一次都感觉好像有人和他争夺一样,总感觉全天下的男人都觊觎自己的老婆。

    “凤玺就是那样的,不过没有别人的意思。”

    凤玺就是占有欲比较强烈一点,其他的什么都是很好的,那都是没有话说的,很完美。

    “在凤玺的心里,阿锦一定是一个很优秀的人?”

    如果自己喜欢的人不够优秀,根本就不用担心有人会觊觎自己的的老婆。

    就是因为太优秀了,才会惶别人和自己一样的眼光。

    “没有,我这人其实脾气一点都不好?”

    这一点沐锦还是有自知之明的,所以一直都是凤玺在包容自己。

    “不,阿锦不但是一个很优秀的人,并且还是一个心地善良的人,凤玺能够遇见你,又何尝不是一种运气,凤玺那样的人确实就是应该知足了,因为他已经得到了别人得不到害的一切?”

    就好像夏清风一样,那个人一直对于沐锦就是喜欢的。

    但是沐锦就是怎么样都和人产生不了哪一种除了友情之外的东西。

    “爱情都是随遇而安的,也是一种可遇而不可求的,如果遇见了自己喜欢的人,那就要好好在一起?”

    真的希望沐锦和凤玺能够在一起幸福的生活一辈子,那才是自己最想要看见的。

    “沐锦,你一定要幸福啊,我想要看着你幸福!”

    自己不能幸福了,但是自己的朋友一定要幸福,这也是自己最想要看见的。

    “轻墨,每个人都会有属于自己的幸福的,也许你的幸福很快就要到了,不要担心,用心的去等待?”

    沐锦真的舍不得,看着这样生无可恋的人真的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才好。

    “沐锦,我可能来不及了,真的来不及了,我可能等不到那一天了,阿锦,你替我幸福下去吧?”

    自己的幸福自己很清楚,真的活不了多久了。

    “你的幸福要你自己去争取,没有任何人可以替你幸福,你要自己感受一下,要不然会很遗憾的,轻墨,要一直坚持啊,不要放弃啊,也许幸福就是不远的将来呢?”

    沐锦一直都相信,都会有属于自己的幸福了,只不过就是时间的问题而已。

    “找不到了,我也不需要了?”

    自己这样的人一开始就是不被期待的,所以一直都是被折磨也是理所当然的。

    “轻墨,不要放弃啊?”

    沐锦看着人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虽然之前容轻墨身体不好,但是求生**还是很强烈的。

    现在的容轻墨给沐锦的感觉就是不想活了,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么。

    “轻墨,你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你和我说说,也许我可以解决?”真的不希望人一直所以萎靡不振的,看着真的很心疼。

    “没有,只是觉得自己就好像是一个笑话。

    一个从出生就不被人希望的笑话?”容轻墨的声音有些虚无缥缈。

    “是不是因为家里的事情,那些人是不是开始不安分了?”

    沐锦想起容轻墨的那些家人,眼里都是恶心,因为实在是喜欢不起来。

    那些是比沐璇还要让沐锦觉得恶心的存在,沐璇虽然狠毒。

    但是对于自己的孩子那是非常好的。

    那些人就是巴不得自己的孩子去死,因为那些人需要的不过就是利益而已。

    “一直都是不安的,我都已经习惯了,只是现在不知道自己活着到底是什么,一时间找不到方向了?”

    容轻墨的眼里有着一层雾,直接就是让人看不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