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8章 一直宠着你
    “那怎么行啊,你都不知道我都多久没见你了,想死你了?”

    白云暖真的还没有离开沐锦这样长的时间呢,两个人基本上都是形影不离的我。

    “你现在想的应该给你的老公,至于我,以后想吧,你确定要丢下你的老公来接我?”

    沐锦轻轻的笑了一下,白云暖真的就是一个非常可爱的人。

    每一次说话都感觉很轻松,所以沐锦很喜欢和这样的人相处。

    “你和大叔不一样的,大叔是以后能够和我同床共枕的人,所以很宠我的,你就不一样了,毕竟是最好朋友嘛,对了,阿锦,很感谢你,现在大叔都可以走路了,虽然还不是很平稳,但是只要有机会,那么我们一定不会放弃的?”

    白云暖想起这个事情就忍不住有些开心了。

    “谢什么,我们之间的关系还需要说那些么?”

    沐锦不由得有些好笑,这个白云暖有时候就会死太客气了,姐妹之间没必要这样客气的,那样就显得有些太见外了。

    “我也许只是随便说说,意思意思就好了,真的不是想要和你客气?”白云暖一直都是这样古灵精怪的。

    “对了,婚礼的日期是多久,我来玩了没有?”

    沐锦揉揉自己的额头,刚刚从清幽秘境回来感觉有些累。

    “放心吧,还有几天,你好好的休息一下,这些日子都去干嘛了,怎么感觉你更加疲惫了,是不是凤玺没有好好照顾你?”

    白云暖这是在质疑凤玺了,明明说过会好好照顾人的。

    “不是,是我这几天有一些事情,所以一直没有说好?”

    凤玺一直都很照顾自己,所以不能让白云暖误会,人家凤玺可是一个暖男呢?

    “啧啧啧,还没有家人就开始给人家说话了,凤玺是不是在你的身边,现在是不是得瑟的直接想要上天?”

    凤玺他喜欢的那就是秀恩爱了,并且不分任何的场合。

    只要有人觊觎沐锦,凤玺再好的定力也是稳不住的。

    因为凤玺不但控制欲很强,就是安全感,那越是没有的。

    其实沐锦对于人的情谊明眼人都看得出来。

    但是凤玺就是可以选择屏蔽,一旦有一点小事情那就开始紧张,一紧张手段就有一些激动

    “没有,凤玺不是那样的人?”沐锦这句话水分就有一些多了。

    “摸着你的良心说,凤玺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白云暖其实心里还是有一点害怕凤玺的。

    因为凤玺那个隐隐流露出来的暗黑气息,还是有些吓人。

    如果不是因为看得出来凤玺是真的很爱沐锦,白云暖是真的不建议两个人在一起。

    “是一个很好的人?”

    无论什么时候都会站在自己的身边为自己说话,全心全意的对自己,这样都凤玺,是真的很好呢。

    “好了,好了,那是你家的人,好不好的和我没关系了,我现在还有其他的事情,就不打扰你了,要不然一会凤玺又吃醋了,我们伤不起?”

    白云暖打算等人回来之后在好好的去看人,现在电话里有些话即使说了还是达不到自己的目的。

    “好的?”凤玺确实有些不满完了,看着沐锦,眼里有着询问。

    “是暖暖,你不要这样敏感?”沐锦看着凤玺,有些好笑。

    “我当然知道是哪个蠢货,我想要知道她是不是说我什么不好的事情了,秀恩爱,难道这样甜蜜的事情不应该分享出来让大家都知道么?”

    凤玺不以为意,不秀恩爱那些乱七八糟的人怎么知道沐锦和自己的关系呢,凤玺就是为了一个震慑的目的。

    那些人应该很清楚自己的手段,所以伤害沐锦的时候最好还是想一下自己的退路,自己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我真的没事,你打算什么时候协助我把双生并蒂莲炼化?”沐锦有些迫不及待了。

    “不急的,等着过一段时间,因为现在你还不能承受?”

    这些天凤玺一直都在给沐锦服用药物,就是不希望在吸收双生并蒂莲的时候感到痛苦。

    “真的很希望那两人可以一直在一起?”想去赫连冰和赫连诺,沐锦叹了一口气。

    “老婆没必要为其他的费太多的心思,你对于那些人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凤玺记得沐锦得到灵药之后催化自己的灵力。

    第一次炼化的双生并蒂莲就是给了赫连诺那个短命鬼。

    所以凤玺有些不高兴,沐锦就是心软,怎么都不为自己想一想呢。

    “我也只是在恶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能够帮助的事情就尽力了?”

    看着凤玺,沐锦笑得非常的明媚,因为沐锦知道,凤玺舍不得责怪自己的。

    “你呀,就是任性?”不过即使任性自己还是很喜欢,沐锦什么样子自己都很喜欢。

    “你宠的?”

    沐锦现在做事情更加的肆无忌惮,就是因为有着凤玺一直在身后做,强大的后盾。

    “那是,因为你是我老婆啊,所以我当然会宠着你了?”

    自己走到今天,之所以那样的努力不就输想要活的更好。

    不就是想要让自己喜欢的人可以一直肆无忌惮的翱翔,所以主要沐锦喜欢,做什么都是可以的,自己也不会敢对。

    “有没有人说过,凤玺你是很好的一个人?”沐锦感觉自己很幸福,可以遇见这样一爱自己的人。

    “你现在说了,其实我才是那个崔幸运的人?”

    因为这一世上天是真的很眷顾自己,把沐锦送到了自己的身边。

    “我们都是幸福的人呢”

    原本都以为会一直这样的,但是感情的事情真的说不清楚。

    因为说来就来了,一点预兆都没有,来的措手不及。

    那时候沐锦感觉自己还没有准备好,但是现在沐锦感觉自己非常的适应了。

    “那是,遇见玩老婆已经用尽了全部的运气了,以后也不会再有别人了?”

    凤玺伸出手摸了一下沐锦的脸蛋,是真的很爱人呢,一分钟都不打算分开。

    回到苏城之后的第一件事情那就是先回到沐家,因为老弟人哪里一直在催。

    “奶奶,你怎么在这里,风很大的,怎么不进去等呢?”

    沐锦走进来的时候看着那个在夜风中等着自己的人。

    现在苏城白天和晚上的温差还是有些大,白天依旧炎热。

    但是晚上的温度就一一些低了,这个季节不好好注意是真的很容易感冒的,老人家的身体本来就不好,所以更还要注意了。

    “回来了啊,奶奶一直在等你,你这个孩子存心肉奶奶担心是不是,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也不和奶奶商量一下,这些天你都不知道奶奶对担心?”

    一直没有沐锦的消息,表面上的话那是没什么,但是这心里还是真的非常的着急都。

    “奶奶,我没事的,你看看,我都胖了一圈了?”

    沐锦有些好笑,自己是真的没事啊,只不过清幽秘境那里和外界失去联系也是很正常的,因为那里内网啊。

    “你到底喝凤玺去哪里了,一直这样神神秘秘的,让人担心?”

    看着沐锦真的胖了,沐老夫人才放心。

    “一个很有意思的地方,有时间也带上奶奶一起出去玩?”

    沐锦感觉自己有些羞愧,因为丢下这样一个老人就出去了,还需要老人家而自己担心,确有些过意不去。

    “可别,奶奶和你们一起不合适?”

    特别是凤玺这种占有欲很强大的,沐老夫人怕看见什么不该看的。

    所以现在就很好,之所以这样啰嗦,不过就是很久没有看见人了,有些想念。

    “哪有什么合适不合适的,没你说的这样夸张?”

    沐锦拉着沐老夫人的手指,两个人慢悠悠的往里面走去。

    “你问问凤玺同意不?”沐老夫人笑笑。

    “我自然不会拒绝的?”凤玺可不敢在沐老夫人面前放肆。

    “哈哈哈哈,你这孩子现在还学会这些了?”

    明显的口是心非,凤玺的脾气木老夫也是看的很清楚的。

    “奶奶最近怎么样,有没有身体不舒服?”沐锦给沐老夫人把脉,因为还是又学不放心。

    “没事的,奶奶身体一直很好,乔家那个老夫人也是经常来找我喝茶?”

    可以看得出来沐老夫人很喜欢那个人,言语之间那是掩饰不住的高兴。

    “是不是暖暖也过来了?”

    因为以前沐老夫人和乔家基本上都是不往的。

    毕竟两家人是真的没有任何生意上的往来,所以关系是真的很一般。

    “对呀,我感觉那个孩子不错,总是会抽时间老看我,还有她的老公,对了,她一直很担心你,你和他联系没有?”

    白云暖真的给一个很不错的人,至少沐老夫人对于人很看好。

    “联系了,刚刚都还在打电话呢?”沐锦点点头,白云暖是都一个联系自己的人。

    “那个孩子这些天一直都在等你,据说这几天就要结婚了,也要走军婚姻的殿堂了?”

    看着白云暖年龄不大,但是真的要结婚了。

    “对呀,两个人走到一起是真的好很不容易啊,所以我心里是祝福的?”

    只要白云暖觉得自己很幸福,那么沐锦自然不会阻止人最爱自己的幸福。

    每个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白云暖想要什么样的生活都是自己的选择。

    “对呀,那个孩子是真的不错,那些名门望族的小姐没有这一份魄力,暖暖是真的很不错的,至少我很喜欢?”这样至情至性的女孩子给真的不多了。

    “是很不错?”

    白云暖相对于而言,还是一个比较单纯的人,追求的东西越是很简单的。

    “走吧,去吃饭,奶奶都只好了?”

    老夫人现在也会下厨,并且很有成就感,主要是无聊,也想要找一些事情给自己做一下。

    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沐锦回来了啊。

    “小姐,你都不知道,因为你要回来,沐老夫人亲子下厨作了一桌子的好菜?”张妈也在一边开始符合。

    “奶奶没不要这样辛苦的,不是还有保姆么,你怎么阿锦心里就不好受了?”

    沐锦感觉自己超级感动的,这些人对于她真的很好。

    “傻孩子,因为我是你奶奶啊,再说,奶奶一天没有事情做,是真的很无聊,明天你和暖暖说一声,什么时候那个老太婆才会过来和我喝茶啊?”还是和同龄人有着更多的话题。

    “好的,如果不行可能要等到过几天,你也是理解的,毕竟这几天估计乔家都会很忙的,婚礼也就是几天后的事情了?”所以现在估计都很忙。

    “对对对,你看看奶奶的记性,真的越来越不好了?”

    沐老夫人摇摇头,这几天一直担心沐锦的事情倒是忘记了,乔家那一边还有事情。

    “阿锦,我想要和你说一事情。”沐老夫人第一次有些犹豫了,看着沐锦,感觉特别的对不去的。

    沐锦看着沐老夫人眼里的纠结,差不多就知道是因为什么事情了。

    能够让沐老夫人纠结的事情不多了,大多数都是和沐璇有关系的。

    沐锦其实很理解,在怎么样都是自己的孩子。

    沐老夫人做不到无动于衷的,一旦沐璇收到委屈了。

    沐老夫人还是回出手的,那是一个作为母亲的很能。

    “抱歉,阿锦,是奶奶对不起你?”沐老夫人唯独在沐璇事情上一直狠不下心。

    “沐璇那路是不是吃不什么事情了?”

    当初自己走的时候沐老夫人的态度该是很坚决的。

    现在改变的这样快,一定就是沐璇那里发生额变故有些大。

    身后的凤玺眼里有这一丝诡异的光芒,嘴角微微的勾起。

    显然心情很好,沐璇不是一个很喜欢找事情的人么。

    那么自己就让她尝试一下丧家之犬的感觉,免得总是对于那些都不服。

    现在不知道还能不能蹦哒的起来,还真的有些后悔没有看见那个人狼狈的模样呢。

    “你姑姑她正在闹离婚,估计也就是这几天的事情了!”

    自己觉得女儿压根就不是那个黄小柔的对手,离婚也就是时间的问题。

    “离婚?”

    沐锦有些意外,自己是不是错过了什么好事情,怎么自己才回来就有这么多事情啊。

    “是啊,最近一直都在闹,并且都闹得很凶,我看两个人都结果也就那样的?”

    不会有离婚之外任何的结局,因为那个黄小柔虽然一直都是温温柔柔的,但是就是这样的女人才是是难伺候是。

    因为你永远不知道她心里想什么,所以没办法想出应对的办法。

    “还真的是让人很意外?”因为在沐锦的记忆里。

    顾峰一直都改一个非常怕老婆的,沐璇说一,顾峰不敢说二的。

    只要是沐璇说的,顾峰都会毫不犹豫的答应。

    但是就是这样的两人居然可以脑袋离婚的地步,还真的就是很难想象。

    “我都很意外,不过也是可以理解的。”

    因为沐璇一直都是很骄傲的哪一种,不会因为任何人而低下头颅。

    包括自己的老公,其实或者说,沐璇一直就没有八顾峰当做自己的老公。

    因为在沐璇的心里,一点都瞧不起那个懦弱无能的人,两个人走到今天,其实一个巴掌拍不响的。

    “两个人一直以来的相处模式本来就不对劲,现在离婚也是很正常的,不过,就是以后的日子不太好过?”

    一个离婚的女人,即使娘家在怎么样庇护,始终还是不能周密。

    那些人最想看的就是彼尔德笑话了,以后关于沐璇的闲言碎语是不会少的。

    因为以前沐璇心高气傲的,恨得得罪了不少人,这一次都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哪里嚼舌根了。

    “奶奶不要担心,沐璇也该大人了,也有属于自己的生活,你是不可能陪这人一辈子的,你这样一直为她打算,她可能都不知道自己的人生怎么样规划也不会懂的怎么样去生活?”

    沐锦感觉沐老夫人对于沐璇是真的宠爱,但是一点都不嫉妒。

    因为自己也拥有这样的宠爱过,自己不是一无所有。

    并且自己现在还有爱的人和爱自己的人,这一生,似乎真的足够了,唯一的遗憾就是还没有孩子。

    不过等着两个人结婚,估计距离有孩子也不远了。

    “阿锦,对不起,是奶奶不好,奶奶真的对不起你?”

    沐老夫人眼里都是抱歉,感觉自己对于沐锦有些不公平。

    自己一直包庇那个谋害沐锦的凶手,但是那是自己和自己心爱的男人唯一的孩子了,自己是真的舍不得。

    也不是装作过无动于衷,但是一看到人那个生无可恋的样子。

    自己就真的狠不下心,真的做不到坐视不理看着沐璇自生自灭。

    看着那些人欺负沐璇,沐老夫人也不是很好过。

    毕竟是自己唯一的女儿,并且一直都是自己宠爱着的。

    “奶奶,你年纪大了,就不应该才操心那些问题了,你想要什么说一声就是了,不要总是觉得自己亏欠谁的,你谁也不欠,你怎么就不能放过自己呢,我看着很心疼?”

    沐锦拉着木老夫人的手指,就是希望人能够活的更好一点。

    不要在为那些人的的担心了,人这一生,一眨眼就过去了。

    “傻孩子,奶奶一直都是以你为荣的,有了你,奶奶感觉很幸福?”

    沐老夫人很感谢当初白露没有把沐锦带走,要不然自己这些年绝对不会这样好的?

    “一直都是奶奶在照顾我,我长大了,照顾奶奶不是应该的么?”

    沐锦一点都不觉得,反而,有家人陪着自己真的就是一种幸福,自己真的很享受这样的生活。

    “哈哈哈,你这个傻孩子,记得无论什么时候都要是自己好一点,别委屈自己?”

    沐老夫人拉着沐锦的手臂很欣慰,至少这是之教育出来的,现在那一个不是赞不绝口的,都是觉得沐锦还一个人物。

    现在还是风云国际未来的总裁夫人,在有些人眼里,沐锦就是那种差不多走上人生巅峰的人了。

    “奶奶,我从来没有委屈,我做的一切都是我愿意的?”

    对自己喜欢的人,总是特别的纵容,这就是沐锦表达爱情的方式。

    走进去之后,看着那坐在哪里的两个人。

    沐锦没有打招呼的意思,因为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既然没办法相处在一起,那就没不要做那些虚伪的东西了,一直这样大家也难受。

    “母亲?”看着沐老夫人,沐璇这一次规矩很多,因为这就是自己最后的依靠了,自己断然不能得罪的。

    “嗯?”沐老夫人的态度不咸不淡的。

    “母亲,请坐?”沐璇连忙给人让位。

    “不用了,我和阿锦坐在一起。”感觉很久没有和沐锦在一起吃饭了。

    “行,可以!”

    看来沐锦一眼,沐璇没有下一次的挑衅,因为爷知道自己的处境。

    现在如果继续作死,那么就是沐家也是容不下自己的。

    到时候就真的无家可归了,沐璇一点都不想要走到那样的境地。

    “吃饭吧,阿锦,来,第一次不一点味,这是你最喜欢吃的鱼,你试试看,看看还是不是当初的味道?”

    沐老夫人看着沐锦,有点紧张,因为自己很久没做了。

    “只要是奶奶做的,我都是喜欢的?”

    这毕竟是沐老夫人的心意,沐锦当然不会嫌弃呢,如果不是因为在乎,谁会给你做吃的呢。

    “喜欢下一次奶奶给你做,你看看你,虽然不好了那么一点点,但是还是很瘦啊?”沐老夫人感觉女孩子还是要胖一点才更加的可爱。

    “奶奶啊,我是真的胖了?”沐锦看着自己有些圆润的下巴,是真的胖了,但是这些人依旧觉得自己很瘦。

    “奶奶说得对,沐沐,你就是需要对吃一点,你看看你,太瘦了?”

    凤玺连忙添油加醋的,有时候两个人早一起,凤玺也是不停的给人夹菜。

    但是沐锦不想吃的时候语气放软,看着那类似撒娇的模样,凤玺就舍不得逼迫人了。

    “我不挑食的?”沐锦属于少食多餐的哪一种,一时间是不会吃太多的。

    “那就多吃一点?”木老夫人继续给让夹菜,沐锦自然不好意思拒绝。

    “对了,阿锦,你和凤玺什么时候举办婚礼啊?”看着当事人,你沐启有些好奇。

    怎么都不会想到这天南地北的两个人会走到一起。

    “快了,大概就是这个把月?”沐锦记得沐老夫人给自己说的就是这个日子。

    “真是恭喜啊,一转眼你都要嫁人了?”

    嫁的还是那样翻云覆雨的人,凤玺一句话,苏城有几个人敢和他叫板的,基本上都是不敢的。

    “谢谢叔叔。”沐锦和沐启一直都不是很亲近,所以他说话自己都有一些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

    “好好的在一起,毕竟这样的运气不是谁都可以拥有的?”

    以前的白露是一个运气很好的,尽管很多人都不待见他。

    但是她有一个把她宠上天的老公,所以一直都很幸福。

    现在的沐锦也是这样,虽然小时候也是受过很多苦难的。

    但是现在遇见了凤玺,凤玺的态度很明显了。

    沐锦想要什么不过就是一句话的事情,甚至那些事情别人就是倾尽自己的一辈子特不可能做到。

    所以不同时期的人,却有着同样的运气。

    当初的白露让人迷恋了一辈子,现在的沐锦又何尝不是这样的,看着凤玺那个痴迷的模样就知道。

    “谢谢,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的?”自己就没有打算和凤玺分开啊,那些人不不会分开自己和沐锦的。

    “哼,还真是得瑟啊,不过就是嫁了一个好人家而已?”沐璇看着沐锦依旧阴阳怪气的,就是看不得比自己大的女儿更好。

    “比不得你,离婚了还没有这样若无其事,还真是让人意外?”

    沐锦懒得和人计较但是凤玺就不一样了,因为凤玺就是一个非常的护犊子的,容不得别人欺负沐锦。

    “我不过就是随便说说而已你何必反应这样激烈?”

    说实话,沐璇还是有些害怕凤玺的,凤玺盯着自己的时候,就好像被雨一条蛇紧紧的盯着一样,非常的不自在。

    “我也是随便说说,如果你都不在乎别人的感受,别人自然也不会在在乎你的,人都是相互的?”

    凤玺说的就是大实话,一直针对沐璇不是没有理由的。

    “听说你的老公找了一个年轻漂亮的,你就不能总结一下自己为什么这样失败,还在这路寻找别人的难看为自己寻找存在感,有意思么?”

    看着沐璇更加难看的脸蛋,凤玺一点停止的打算都没有。

    “你住口?”

    沐璇神情有些扭曲,现在最忌讳的就是别人说起自己的婚姻,因为那绝对是自己最痛苦的。

    现在凤玺就是在刻意的刺激自己,因为现在自己处境确实非常的难看。

    “难道我说错了,自己的老公都看不出的女人其实真的没有怎么作用,我如果是你,我就夹着尾巴做人,也不感和你一样嚣张肆意的。”凤玺看着差不多跳脚的人神情很自然,完全不受影响。

    “我叫你闭嘴,闭嘴,你什么都比懂,你知道什么,在这里胡说八道?”沐璇声音很大,死死地看着凤玺,恨不得把人吃了。

    “你真是吓唬我,我最不怕的就是别人吓唬我,难道我说的不是事实么?自己那样失败,还有心思说别人?”

    凤玺很乐呵,看来黄小柔那里自己可以在教唆一下。

    最好就是让沐璇净身出户早因为这人还是没有得到教训,依旧还是这样嚣张。

    “好了,好了,不要说了,我们吃饭吧,不过就是一个无关紧要的而已?”

    因为现在沐璇对于沐锦而言早就不是家人了,这样时时刻刻想要自己死的家人自己真的没办法消受了。

    “对的,不要影响了胃口,不活看着这样的人那就是真的倒胃口,老婆,吃不了不要恶心自己,一会儿我做给你吃?”凤玺自然愿意宠着人,自然不愿意别人让沐锦受委屈。

    “好了?吃饭?”这一顿饭可能吃得好的那就是凤玺了,完全不受影响,只自顾自的吃着,还经常注意沐锦,给人夹菜。

    白凤璃这一边,下完课后打算回家。

    因为自己现在的家里还有一个病人最近沈长安的身体一直都不好,总是病恹恹的,所以白凤璃给人请假,让沈长安好好的休息。

    但是还是没有走出多远,就被人拦截住了。

    白凤璃抬起头,看着那个拦着自己的人有些意外,似乎很久没有见过沈长云了!

    “有什么事情嘛,如果没有什么事情我就先走了,请你让开?”

    一直对于沈长云印象就不是很好,因为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

    感觉谁欠了她的钱一样,白凤璃也不是一个好招惹的,自然不会给人好脸色。

    “我找你干什么你不是应该更还清楚么,白老师,以前我觉得你是一个很有脑子的人,现在看看,似乎是我高估你了,你还真是很蠢啊?”被沈长安那个虚伪的家伙耍的团团转。

    “你想要说什么,能不能不要拐弯抹角的,你这样真的让人一点交流下去的想法都没有,所以,有什么事情能不能一次性说清楚?”

    白凤璃其实一点都不想要听这个胡说八道,无非就是沈长安的长短。

    自己是一个成年人了,有着明辨是非的能力。

    自然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并不需要那些外人来说自己或者说教自己怎么做。

    “哈哈哈,白老师,你一直都是脑子清醒的,怎么在沈长安这件事情上就这样不清楚呢,沈长安是一个什么样的人难道你真的不了解?”

    自己都不能和自己喜欢的人早一起,沈长安那个私生子凭什么。

    想要和自己作对,那就必须想好自己的后路,因为自己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你到底想要说什么,能不能简单粗暴一点,你一直这样的话那我就先走了,我还有其他的事情,你不在乎继续给你废话了?”

    看真的沈长云想要和踪迹打持久战,白凤璃是真的一点

    心思都没有,家里的沈长安还等着自己呢?

    “这样着急,你是急着去见沈长安么?”

    看着白凤璃,其实以前一直都是以为这个人是看沈长安的钱财才会对人那么好的。

    现在看看也不知道是不是让人装的太逼真,自己竟然看不出来真假。

    “这和你有什么关系,那是我自己的事情,现在是私人时间,我觉得我做什么干什么都是完全自由的?”

    白凤璃看着人,真的不知道谁给她的自信,继续给踪迹找麻烦,既然那样,就不要怪踪迹不客气了,白家这几个姐妹就没有一个是好招惹的。

    一个两个的看起来都是非常无害哪一种,但是如果真的惹急了,那也是学不会手下留情的,手段都是非常的狠毒的。

    “白凤璃,你是不是还在期待沈长安可以回到沈家拿会属于自己的一切啊,那样你就飞上枝头做凤凰了?”沈长云看着人似笑非笑的,眼里有着讥讽。

    “沈长安本来就是不应该存在的人,沈家的一切应该是我的,以前是我的,以后还是我的!”沈长云是绝对不会放弃沈家的财产的。

    “是不是属于你的,那得看看你和长安谁更加有能力,我并不觉得你适合继承沈家?”

    沈长云这些年也是差不多废了,只会玩这些小脑筋,并没有什么大的作为。

    所以自己一直都是不太喜欢人,因为是真的太市侩了,并且非常的狗眼看人低。

    “白凤璃,一直就是你太单纯了,你以为你真的可以和沈长安在一起,不现实的,沈长安即使在落魄那也是沈家的孩子,和你不一样的,两个人的档次那都是不一样的,那样的人注定走不到一起的,你还真的就是太天真了,和沐锦在一起这么久了,这些最基本的都没有学会,还真是失败呢?”

    想起沐锦,沈长云还是有些遗憾,毕竟当初是真的喜欢那个人,只不过两人有缘无分,现在沐锦和凤玺要结婚了。

    “哈哈哈,天真的是你吧,总觉得别人都应该按照你思路走,不走就在没脑子,其实最没有脑子的就是你吧?”这是白凤璃见过的最有意思的人,其实不过就是因为可悲。

    因为自己不能和自己喜欢的人早一起,所以自然不希望别人比自己更加的幸福,这种人的心里其实就是扭曲想的。

    沈长安即使就是小三的孩子其实他也没错。

    因为没有谁可以自由的选择自己的父母,沈长安一直就是多无辜都那一个,真的不知道这些人的三观在哪里,其实自己真的不敢苟同。

    “你不过就是因为喜欢的的沈长安你才会这样说的,如果沈长安是一个外人,你才会无动于衷呢?”沈长安和沈长安一直就是水火不容的。

    “白凤璃,看着你是我老师的的。的份上,我和你说一句实话,有些时候不要要相信自己的眼睛,眼睛看见的不一定都是真的,有些人相处久了你会知道那是多么的可怕?”

    沈长安就是这样的一个存在,时时刻刻都会威胁到自己的。

    “其实你不过就是担心沈长安和你争夺财产而已?”这其实就是一个非常简单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