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1 你没资格
    “母亲,我考虑的很清楚自己需要的是什么,但是也请你注意一下自己都行为举止,因为自己我实在是不是一个脾气很好的人,母亲有自己想要的东西,我也有啊,所以还是需要母亲管好自己,那么大家才会相处的更加的愉快。”

    “井水不犯河水,才会更好的各取所需,我也不会对母亲的事情造成任何的印象,所以,母亲,希望你管好自己,别让我这个做儿子的出手,到时候不会这样的简单,我也不会善罢甘休的?”

    赫连诺绝对不属于脾气好的哪一种,也有在乎的和自己想要的东西,每个都有属于自己的禁区,那些地方就是不可能探查或者说轻而易举触碰的,要不然最后的结果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赫连冰对于赫连诺就是这样都存在,赫连冰就是赫连诺即使拼劲一切也想要守护的人。

    如果南宫月是真的再继续保持这样的想法,赫连诺感觉大家就是连客气都不需要了,直接撕破脸皮也没什么不好的。

    “诺诺,那个人对于你而言真多的就这重要,重要到即使我这个母亲在你心里都不算什么,是不是?”南宫月看着人,看来赫连冰对于赫连诺,就是自己这个母亲,也都是比不上的,其实作为未来都族长,是真的没不要又太多感情的,因为那些感情时候都是被辜负的。

    “母亲,请你不要和冰冰相比,你们两个都是不一样的,自然没有什么可不行了,”赫连冰一直都是守护保护自己的存在,但是南宫月一直做到的事情就让自己很难受,一个自己拼命也要守护,一个就是死活都和自己没关系,他对于两个就是这样的,或者说赫连诺就是这样一个人。

    南宫月在自己生命力,从来没有做到过一天对于母亲的责任,自己自然也没必要体质抓住这里不放。

    “你怎么不想想,其实母亲也有自己的苦衷?”南宫月停顿了一下,看着赫连诺,当初的小不确实长大了,那容貌和自己还是有三分相似的,看来自己还是错过了很多的时光的。

    至少在自己都儿子心里,自己是不如一个外人的。

    “诺诺,以后你会感激我的?”所以有些事情还是势在必行,赫连冰也是必须死,因为对于赫连诺的影响太大了,以后赫连诺就有把柄了,作为一个上位者,是不应该有感情的,因为那就是一个傻瓜!

    就好像当初的自己,差一点失去全部,就只有等着后悔的那一天才回哦知道自己有多么的傻,自己也是经历过的,所以现在对于权利才会有这样强大的**,因为就只有把一切都掌握在自己手里了,那才是真的强大,才是真的无所畏惧。

    “母亲,想法不一样,所以追求的自然也不一样?”如果不能和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那简直就是一种折磨,活的生不吐死,那样的日子自己一点都不想要。

    “诺诺,你还是太年轻,太单纯了什么”等你已经失去所有,就再也不会期盼出现那个一个人陪自己同生共死了,当初的伤口是真的太明显了。

    南宫月也是第一次在赫连诺的面说这些话,以前都是淡淡的笑着让让感受不到她任何的情绪波动。

    现在的南宫月给让的感受就是那种过尽千帆无所畏惧的凄凉,反正自己想要已经得不到了,不如就找一个自己甘感兴趣的继续活着。

    也许当初的南宫月也是经历过感情的,只不过伤都太深了,以后一点都想要提起,因为那就是再撕自己的伤疤,还是有些鲜血淋漓。

    好了,看来我们不能打成一致的做法了,母亲不是一个轻易放弃的人,所以,诺诺,你应该知道赫连冰的结局?”南宫月似乎说的有些疲惫了,也不打算咋继续了,闭上眼睛,不在说话。

    “那么我就先走了,还是希望母亲也记住我说过的话,不要做什么到时候让大家都很为难都事情?”赫连诺站起来,起身都出去,不在继续和南宫月争执这个问题。

    看着远去的人,南宫月感觉自己的心情有些复杂,似乎有些心软,但是不知道想到什么,眼里都是嗜血,自己绝对不能在心软,当初的教训已经足够了,再有第二次那就是自己傻了。

    赫连冰和赫连诺都必须死,两个人的都不能活着,刚刚赫连诺的立场已经很明确了,只要伤害到赫连冰,那真的就是没什么好说的了,所以如果赫连冰死了,赫连诺最好也不要活着,因为带时候存在的那就是一个疯子,一个为了感情可以不着手段的疯子,那时候自己一定会很为难的。

    南宫月站起来,起身回到自己的房间,打开一个机关,看墙壁立刻出现一到门,这里就是赫连昀都不知道都地方,这是当初自己悄悄的建立的。

    走进去之后打开灯光,看着周围的这一切,墙壁上肉都是画像,并且还是一个男人,画像里的男人长的很是英俊,只不过画像的颜色看起来还是有一些久远了?

    南宫月看着墙壁上的人,那是自整个青春时期的梦想了,那时候总结的自己一定可以给自己喜欢的人早到最后,想不到换还回来的就是一场镜花水月,那是一场关于爱情美梦啊,最后都葬送了,自己即使付出所有这个男人也不见得会看自己一眼。

    还不是都是因为那个贱人和赫连昀,那个贱人被自己毁了,现在就是赫连昀了,当初让自己最痛苦的就是他了,现在谁也不想要这置身事外。

    “黎哥哥,你现在还好吧,当初你为什么就是不肯回过头看我一眼呢,那个一心就之后荣华富贵的贱人那里配不上你,不过,黎哥哥你也不要担心,那个贱人我已经帮你收拾了,现在还有一个赫连昀?”所以这就是为什么赫连诺感觉两个人很奇怪的地方,为什么南宫月即使赫连昀在外面有女人也是无动于衷,因为对于南宫月而言,赫连昀其实更多的那就是一个仇人。

    “你放心吧,赫连昀不会活的太久了?”南宫月当然不会忘记这些年赫连昀给自己的难看,那个人一点否不顾及自己是他老婆,做事情依旧这样肆无忌惮的,当然自己也不会善罢甘休的,欠了自己的都必须还回来,赫连昀那样的人是真的该死。

    “在给我一点时间,赫连昀一直梦寐以求的不就是尝尝久久的作那一把位置么,我偏偏让他坐不稳,我都这样痛苦了,赫连昀休想好过?”当初如果不是赫连昀自己不会和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的资格都没有,既然没有赫连昀也不要好过,想要痛苦,那就大家一起。

    “很快的,一定会很快的?”南宫月说完就走出去了。

    沐锦自从那一次说过赫连溪之后就没见过人了,一直安静的等着族长大会,凤玺这些天一直和赫连诺在部署,免得到时候有人给自己闹事情,凌弑天哪里也不会一直安静的。

    “老婆,等着族长大会一过,我们就回家好不好?”凤玺想要和沐锦走进婚姻的殿堂了,所以自然很期待了。

    “好啊,大概要不了多久了,一直都没和外面那些人联系,估计那些人应该着急了?”沐锦有点担心自己的奶奶那里,因为沐老夫人如果联系不到自己,估计才是最但有的,因为经历过那一次事情之后,老夫人就非常的不放心自己。

    事情很显然不是这样的,沐老夫人会担心那一刻就之后沐锦一个人,如果凤玺跟着的话,沐老夫人一点都不担心,因为凤玺即使自己受伤也不会让别人伤害到沐锦的,沐老夫人大心眼里即使相信凤玺的能力的。

    凤玺就是一个移动的大型杀伤武器,从来都只有别人害怕他,只要凤玺在,完全可以不用担心。

    说的没错,现在沐老夫人依旧不担心,反而悠闲的和乔家老夫人在喝茶。

    “谢谢,你的茶艺很好啊?”乔老夫人就没有这样的手艺了,抱着茶杯似乎很享受呢。

    “喜欢那就多喝一点,平时也就我一个人,合不出什么问道的?”再好的东西也要有人会你分享,要不然是真的没机会的。

    “我感觉很不错啊,早些年一直跟着老爷子东奔西跑的,这些东西完全没在意?”那还后就不是会注意这些有内涵的。

    “你呀,就不要继续夸奖我了,什么有内涵,不过就是随意摆弄了一下,我可比不得你见多识广的,我也就这点本事?”沐老夫人当初也是知道这一位的,当初也是属于苏城风云人物了,只不过那时候两个人都有自己忙的,一以来交集似乎不大,这一次也是因为孩子们,两个人倒是有一些相见恨晚的感觉。

    “那里,是真的很不错,我也是一个嘴巴很挑的,都是都是觉得很完美的,你呀,就是太谦虚了,我哪里倒是有一些不错的茶叶,改天我给你拿过来,到我手里那就是浪费?”乔老夫人看着沐老夫人,两个人合得来。

    “哈哈哈哈,那是你自己的,还是你自己留着喝吧,我这里还有不少呢,你如果喜欢的话来我的这里,我是非常的欢迎的!”人老人是真都希望有一个人陪着自己,木老弟人还是挺喜欢乔老夫人的,比起那些豪门世家里面差不多的老祖宗,乔老夫人真的算得上是一个亲切的,看的出来是直来直往都人,一点都不做作。

    “那我以后可就不客气了,以后一定会经常来打扰你的,到时候希望你不要嫌弃我觉得我烦才好?”乔老夫人一个人也是真的觉得很无聊的,有人陪着自己总归是不错的,并且同样的,乔老夫人是真的很喜欢沐老夫人呢,以前就听说过,只是一直没机会见到而已。

    现在两家人关系也有了一些牵扯,以后倒是可以经常往来了。

    “哈哈哈哈,那当然,以后就是一家人了,暖暖这个孩子是真的不错的,也差不多就是我一直看着长大的,无论是品行还是样貌,比起那些豪门小姐,也是丝毫不差的,我一直都很喜欢暖暖这个孩子呢?”确实,沐锦身边的几个孩子沐老夫人都是很喜欢的,也许是一盒爱屋及乌的缘故,看着这些孩子总觉得很亲切。

    并且这些孩子都是那种知恩图报的,有些事情自己都不记得了,但是那些孩子却还是一直记再心里,现在社会上那些人,大多数都是记着别人对于自己的不好,像现在这样的孩子,是真很少的。

    其实作为一个人,不说其他的,最起码的感恩你要懂的,其实别人也不图你什么,像沐老夫人现在这个身份和地位,基本上就是没有什么在值得自己花心思了。

    得不到的沐锦也会想办法,实在不行的也还有一个凤玺,凤玺是不会让自己老婆为难的。

    “那是,我也很感谢你们啊,送我一个儿媳妇,暖暖这样都儿媳确实不多了,这是我们家墨白的服气?”如果不是缘分,乔老夫人感觉摧错过白云暖这样的儿媳妇,乔墨白以后不一定会遇见更好的人,因为白云暖是真的大心眼里喜欢乔墨白的,是真的对待乔墨白很好,从一些细微之处就可以看出来。

    “对呀,这两个孩子还是缘分的?”没缘分还真的走不到一起,其实白云暖也是真的有勇气,因为即使乔墨白有钱,凭借现在的条件想要找一个白云暖这样的,那还不太可能的。

    女人嘛,嫁一个老公就是希望来一个依靠和一个安身都地方,以后有一个人照顾自己,而不是什么事情都要自己操心,所以白云暖才是那个最用勇气的。

    选择乔墨白那就意味着,以后一辈子的照顾身边这人,不过这样虽然是有一些辛苦,但是如果两个人是真的相互喜欢,那也不是什么难事啊。

    人这一辈子,有时候浑浑噩噩的就过来了,等你回过头的时候,也许大家都老了。

    “对呀,其实还是你们教导的好暖暖这个儿媳妇我是非常的满意的,以后自然也不会让她受委屈,我们家墨白也会一直宠着人的?”乔墨白本来就不白云暖的很多,确实大多数时候都是让这人的,白云暖也不还一个无理取闹的,一般即使有时候有些小小的生气,乔墨白哄一下就好了。

    所以这两个人相处的方式还是很让人看好的,夫妻之间大概就是这样,你包容我,我理解了,这样才能和和美美都过一辈子。

    “当然,我一直都当暖暖是我自己的孩子,自然也不会让人受委屈的,你就放心吧,以后都是一家人了,有什么话我们大家都说出来寻求解决的办法,不要一直闷在心里,那样误会只会越来越深!”最后也不是你想解释别人就一定会接受的,所以乔老夫人的做法一直就是有事情尽快的解决,不要藏着。

    “对对对,你这些说的我很赞同,有些时候夫妻之间有些吵闹也很正常的,大家都彼此谦让一下,不要让事情演变的没办法收拾的地步?”沐老夫人也是过来人,也在用自己的经验和这些孩纸们说,婚姻真的不是儿戏,如果一旦决定了,那就坚持走到最后不要放弃,要不然是绝对得不到幸福的。

    因为幸福是不会眷顾那些轻而易举就放弃的人,只有经历重重风雨的人才有资格。

    现在都年轻人就是缺乏锻炼,感情也像一种游戏,喜欢就在一起,不喜欢也就立刻分离,速度快的让你措手不及,结婚都是因为孩子。

    其实有时候太年轻了,即使有孩子也不见得能够得到更好的教育,因为父母的见识就在那里了,已经很大程度上想局限了自己的孩子。

    所以其实沐老夫人很赞成自己的孩子晚一点结婚,因为那时候思想差不对成熟了,对于自己的孩子也会更好的负责。

    而不是那些年轻的孩子,因为一切事情就闹离婚,那真是会让人看笑话的。

    乔墨白和白云暖,就是两个性格的极端,白云暖处于这个年纪,对于爱情更多的是冲动,不过这符合这个年级特点,爱了就要不顾一切的在一起。

    而乔墨白这滚年龄阶段即使成熟了,懂的了什么是责任,也会更好的照顾人,带着白云暖一步一步的慢慢走,其实两个人还是很有爱的,木老夫人也是很好看的。

    “我觉得这两个孩子确实不错,关系好的让人羡慕?”木老夫人点点头,似乎已经赶不上时代了,那时候谈恋爱的时候都是不好意思的,那里像现在这样,走哪里都是腻腻歪歪的。

    “恩,一定会一直好下去的,对了,你家沐锦婚期定了没有,听暖暖说似乎也是附近啊,怎么都没见到人呢,是不是在工作呢?”乔老夫人也是很欣赏沐锦那个孩子的,年纪轻轻,手段能力那是很多人都比不上的,处理事情的手段肉乔老夫人很喜欢,是一个干练的孩子。

    “和凤玺不知道去哪里你外了,人老了,管不了那些年轻人的风花雪月了。”说起自己阿锦,沐老夫人眼里都是忍不住的骄傲,果然沐锦一直都是最优秀的,这一种优秀就是公认的。

    “可不就是,还是腻教导都很好,沐锦是真的很让人佩服呢。”乔老夫人觉得自己要是有这样一个孙女,差不多也是知足了,因为再也不用担心家族企业今后的走向了。

    “你家的也不错啊,两个人结婚了,等着抱孙子吧?”含饴弄孙的日子给真的很让人看好呢?

    “哈哈哈哈,是啊,我就等着这一天呢,不过我还是很佩服你家沐锦啊,明明就是一个女孩子,既然也能走到今天?”并且把所有的人一直骗得团团转的,没有人知道沐锦是一个女孩子。

    是啊,那个商业上手段凌厉狠辣,根本就不想一个女孩子,就是有些男儿那都是自愧不吐的,毕竟人家的呢能力摆在那里了。

    “当初阿锦也有自己的苦衷,倒是我这个最奶奶的没有保护好她?”

    “奶奶,你们都不打趣我了”这一直就是木老夫人心里一直最愧疚的,沐锦缺少了那个年纪该有的一切。

    当别人还在自己爸爸妈妈吗怀里撒娇的时候,沐锦却还在为自生活努力,因为就是想要活着。

    “就只有经历了别人是不能经历了,才能拥有别人是不能拥有的上天一直都是公平的,你难道不知道现在的沐锦才是最好的状态么?”比起那些名门小姐,沐锦现在都作为确实会让很多人敬佩。

    “是啊,那个孩子一直都很固执,想要什么都不需去得到,和太妈妈一样,有时候固执的让人心疼?”沐老夫人摇头,那就是一个傻孩子呢,一直都在为别人考虑,却从开不会设身处地都自己想一想,寻找一个退路。

    “你家沐锦一直就是一个骄傲的,我觉得有些人生下来那就是注定不平凡的人,再说有白露那样一个母亲,想要低调那也是不可能的?”当初的白露那就是一个科学都不能解释的存在,但是那样一个人后来居然就这样无缘无故都消失了,着肉很多人都不能理解,所以关于白露时妖孽的传言被那些有心人利用,穿的更加的肆无忌惮都。

    其实乔老夫人觉得,白露虽然是一个很厉害的人,但是确实没有做过什么杀人放火的勾当,作为一直都是很正的,不明白这些人为什么吧好好的一个让传成那样的不堪。

    “阿锦的母亲一直都是很特别的人,并且也是很优秀的?”所以这一切都是有遗传的,沐锦就是遗传两个人很好的优点。

    至于那些人,沐老夫人觉得最大的一切就是嫉妒,因因为自己没有的,别人拥有了,所以自然怎么都看不顺眼,千方百计的都要毁灭啊,人性这种东西一旦控制不住,那就是会犯罪的。

    “对呀,有些人不会因为特别而让人讨厌的人!”白露是一个很有能力的人,并且有着独特的魅力,只要相处下来,基本上都是很喜欢白露的。

    “能够想象的?”白露那时候也算一一代人的女神,惊艳的那是一个时代,。

    “哈哈哈哈,现在你家阿锦也不错,你呀,是一个有福气的。”乔老夫人也羡慕,比起沐老夫人家里的这两位,自己加那一个就比较糟心了,一直都是勾心斗角喝财产都分配问题。

    以前总觉得那是因为不成熟,现在看看无论对少岁,依旧还是那样的,没长进,追求的依旧是那些东西。

    “都是一样的?”自己都女儿还不是一样的,教育失败啊,考虑事情永远都是珍惜自己的角度,不会为其他人考虑,真的就是太过于自私自利了。

    “不说了,不说了,难得聚在一起,说一些能够让人觉得高兴的?”乔老夫人摇摇头,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多少都有一点不如意的。

    “就是吧,奶奶,阿锦有没有和你说什么时候回来啊?”白云暖有些想念沐锦了,一直都是在自己的视线里的,现在突然不见了,白云暖感觉自己很暴躁。

    “我也不知道,奶奶也没问,你也知道凤玺的。”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凤玺一点都不喜欢别人打扰到两个人的相处时间。

    “凤玺怎么可以啊,沐锦又不是她一个人的?”有时候真的不知道沐锦怎么受得了凤玺那个变态的占有欲。

    不说其他的,就死女的如果和沐锦相处的时间太长了,凤玺也会吃醋的,因为凤玺完全不能忍受别人吸引沐锦的注意力。

    因为对于凤玺而言,沐锦那就给唯一的,既然都是唯一的,凤玺自然不允许别人沾染了。

    “哈哈哈哈,那个孩子你也是真的的,奶奶都没办法!”不过看在凤玺是真的爱自己的孙女的份上,一切都是可以不在乎的,因为有那样的一个人站在沐锦的身边,以后就不用担心沐锦受委屈了,凤玺那样的人是不会允许别人伤害自己的女人的,宠沐锦更是宠的离谱。

    “唉,阿锦怎么就遇见这样一个男人啊,一点人生自由都没有。”凤玺巴不得沐锦走到那里都带着自己,那样就可以给沐锦保驾护航了,那样就没有任何人伤害沐锦。

    “凤玺抛开一些其他的不说,其实整体而言还是不错的?”对于凤玺那是真的没话说。

    “确实,凤玺那个小子就是性格比较乖张,也比较斤斤计较?”特别是对于沐锦的事情,那更是有仇必报的,自己也是见识过的人。

    “年轻人啊,自己去折腾吧,我们老了,管不来了?”沐老夫人现在完全就是放手了,都会有属于自己的幸福呢。

    “也对,奶奶,阿锦要回来的时候告诉我一声?”现在真是该死的想人了。

    “好啊,等着阿锦说要回来的事后我一定给你说一声?”沐老夫人点点头,这几个孩子的关系一直都是最好的,现在联系不到沐锦担心也是很正常的。

    “谢谢奶奶?”白云暖笑笑。

    “谢什么啊,傻孩子,都是一家人?”这人和自己一样爱着沐锦,那都求之不得的事情,一家人之间真的没不要说什么谢谢。

    “好的,奶奶?”这是习惯性的用词啊,白云暖有些时候自都没办法控制的。

    “没事的,你不要担心,等你结婚的时候阿锦一定会回来的。”因为沐锦是不会错过那样的场合的。

    “我也相信阿锦一定会回来参加工我的婚礼的?”因为那是自己人生里面最重要的场合了,沐锦是不会错过的。

    “别担心?”这些孩子们的感情是真的很好呢,都让自己忍不住羡慕了。

    不夜城这一边,白凤吟看着直接就把这里当做自己办公室的地方已经见怪不换了,早些时候自己还会说一下,现在直接就懒得开口了,因为白凤吟自己也是知道说什么都收对牛弹琴的。

    “怎么,今天洛大总裁不去陪着美女,一直在我这里给干什么?”白凤吟一直都惦记这个人之前和白霜霜的事情,并且现在似乎还都是不清不楚的。

    “我和白霜霜没有任何的关系,这一点凤吟你应该更加清楚才对啊!”洛少卿有些无奈,这样的事情自己都不知解释多少遍了,但是白凤吟就是不相信啊,自己现在做的还不够明显么。

    “那些和我有什么关系?”白凤吟有些傲娇,不否认自己是很喜欢洛少卿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特别的不喜欢白霜霜,因为那个人自己也只是见过一次,但是就是不喜欢非常的不喜欢,那是一种发自骨子里面的不喜欢。

    有些人的不喜欢那就是没道理的,因为白凤吟自己也说不出一个所以来。

    “凤吟,白霜霜不过就是一个外人而已,我和你才是一家人,你这样说,我会感觉你再吃醋的?”有点高兴白凤璃会吃醋,因为这个吃醋就代表着其实是在乎自己的。

    “吃醋,你觉得我是那样无聊的一个人么?那是不可能的?我还做不到?”白凤吟那就只属于死鸭子嘴硬都哪一种,即使自己在乎了,也不见得会承认的。

    “白小姐,外面有人来,说是找你的?”

    一个服务员斗敲门走进来,看着白凤吟恭敬的说到。

    “是谁,有没有说名字?”如果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人,白凤吟不打算自己去见,因为那简直就是在浪费自己的时间。

    “来人是一位小姐,据说姓白,想要见你一面,她说你会答应的?”白凤吟的性格就是阴晴不定的哪一种,所以还是有些拿不定主意的。

    “白霜霜?”白凤吟能够想到的就只有这一位了,因为除了白霜霜,基本上不会再有其余的人来找自己了,还真的有意思呢,跑到自己的地盘上来兴师问罪。

    “安排一下,我马上过去?”白凤吟就不是一个怕事的人,现在既然人都来了,不去见见那岂不是自己胆小了,白凤吟还真的不怕什么。

    “你要去?”白凤吟对于白霜霜的不喜欢显而易见,既然都不喜欢了,为什么还要恶心自己洛少卿有些不明白了。

    “这些和你没关系,如果你心疼的话也可以跟着一起去,免得都说而欺负你的白霜霜妹妹?”白凤吟的语气有些阴阳怪气的,看的洛少卿十分的不自在。

    “我是担心你受委屈,我和白霜霜什么事情都没有?”以前不会有,现在也不会有,以后更加不可能会有,现在白凤吟就是自己的一切。

    “算你识相?”白凤吟笑得露出了自己的一口牙齿,很是灿烂,现在先去看一下那个人到底想要干什么。

    来找自己,估计应该就是来者不善了。

    白凤吟来的时候,白霜输昂正在安静的喝茶,行为举止非常的优雅,如果不是对于这个人有着更进一步的了解的话,现在这样看上去,白霜霜其实还是一个不错的。

    就是人品是真的不好,总是想着勾三搭四的,一点都不懂得安分守己,这样一个人,白凤吟一点压力都没有。

    “你就是白凤吟?”看着白凤吟那张绝美的脸蛋,白霜霜眼里有这一丝嫉妒,难怪洛少卿都玩的这样乐不思蜀了,原来都是因为这个狐狸精啊。

    “我是白凤吟,不知道白小姐找我有什么事情,我们长话短说,毕竟我这里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可没有那些闲工夫和这个人继续叽叽歪歪的,那简直就是再浪费自己的时间。

    “白小姐也是一个很忙的人呢,只是这不夜城你都在忙什么,不会是忙着陪男吧?”白霜霜看着白凤吟眼里都是不屑和鄙视,一个多风尘女子而已,拿什么和自己比较,拿什么和自己争夺,真是不自量力呢?

    “你懂的还真多,想必也是经常做这些事情的吧,我不夜城一直都不做什么买卖生意,是不是让你失望了?”白凤吟的语气直接冷下来了,看着白霜霜那一副清纯的模样就说忍不住都恶心,看得出来,白霜霜也是经历过不少男人的。

    自己其他不敢说,但是这一方面一直都是自己的强项,眼光非常的毒辣,看的都很到位。

    “你这是什么意思,不要随便污蔑人,你不过就是一个风月场合的女子,有些东西不是你的那就是不属于你的,何必一只紧紧的抓好不放呢,那样有什么意思。”

    “你也应该真的我是谁,就只有我才是那个可以和洛少卿在一起的,我们已经定下婚礼了,可能再过不久就要走金婚姻的殿堂了,你不过就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一直纠洛少卿有意思么,你这样的人要的不就是钱,说吧,你要多少,我给你就是了,你不要再继续纠缠洛少卿了,开一个价钱吧。”

    也许在有钱人的眼里,是真的觉得金钱就是无所不能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