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0章 什么爱情,不值一提
    “拥戴白露?白露都死了这么多年那些人还是不死心,我看是想要让我不好过吧,既然这样,我又何必手下留情呢?”

    唐宁眼里都是阴狠,隐世家族族长的位置只能是自己的。

    其他人唐宁都不会让那些人有机会和自己争夺了。

    自己努力了那么多年,为的就是坐上那个位置。

    现在就是时间的问题了,自己只绝对不允许出现其他的差错的。

    所以这一段时间都是非常小心的,就怕那些人有机可乘。

    “以你的手段,收拾那些人应该不是问题,可能不止是这样吧?”

    如果这样唐宁的心情还不会太差,应该是还有其他的事情。

    “没错,却是还有其他的事?”

    那就是自己的父亲知道自己在对付沐锦,一再的和自己说要停手。

    唐宁知道知道自己的父亲在害怕什么。

    因为隐世家族一直都是两家相辅相成的,白家所练习的功法与唐家是生生相克的。

    所以这两家人对上,一时间胜负还是很难分的出来的,最后的结果不过就是两败俱伤。

    当然也有其他的情况,就不如当初的白露。

    白露天赋异禀,即使自己都修炼的是和太相克的。

    但是作用似乎都不大,对于那时候的白露可谓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了。

    如果不是当初白露私自出了清幽秘境爱上其他的人。

    违反了家族的规定,最后的结果不一定就是自己父亲的呢。

    因为当年也有很多人怂恿白露过,因为白露也是有继承权的。

    所以当初白露如果有心思,一切给真的未知数呢。

    那个比自己都父亲更加厉害的人,似乎也只是存在传说里面了。

    “白露?据说当初白露的号召力特别的大啊,那是作为族长的你的父亲都不能做到的?”

    不得不佩服这样一个女人,做到了很多男人都做不到的事情。

    但是就是这样一个女子,却为了一个平凡的男子而差不多舍去了自己的一切。

    和一个普通男人在一起结婚生子,在以后还差不多废弃了自己的大部分修为。

    想起白露,就让凌弑天想起沐锦,那是一个和白露很相似的女人。

    放出沐锦估计就是在娘胎的时候吸取了白露大部分的灵力。

    所以后来白露生下她之后才会差不多废了,这也是为什么白露要封印沐锦灵力的原因。

    大概只是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活的平凡和幸福,不必再去经历那些大风大浪。

    但是那些都是不可能的,沐锦从一开始就不一样。

    所以经历的自然也比一般人的多,其实就是不应该一直这样平凡的。

    “对的,我父亲其实大心眼里还是有些惧怕沐锦的,估计放出白露给了震慑太过于吓人了?”

    唐宁忍不住嗤之以鼻,根本就不在乎,。

    因为白露不过就是一个死人了,再也不会回来了,更何况沐锦不是白露,还达不到那样的巅峰。

    所以更应该在人还没有达到巅峰的时候把人抹杀了。

    沐锦那样的人存在始终就是一个定时炸弹。

    说不定到自己不注意的时候就爆炸了,那样难受的还不是自己。

    所以沐锦必须死,那样的人不死以后就是对于自己最大的威胁了。

    “别着急,老一辈的人都是这样的,想的比较周到,但是那是有些事情不成试一下不会知道谁才是最后的赢家啊,你说是不是,并且,现在想要置身事外是不是已经晚了,我记得当初白露的死因你们唐家也是出来不少的力气呢,现在想要置身事外我,怕是不太可能?”

    凌弑天看着唐宁似笑非笑的,现在唐宁也是被凤玺盯得的,想要凤玺那个凤玺放过这些人,很明显的那是不可能的。

    现在是因为沐锦的灵力还没有恢复。

    所以一时半会儿,凤玺暂时还不会和这些人计较。

    但是一旦沐锦的封印解开,那时候凤玺就是有的是时间对付这敌人。

    凤玺的手段一直都不是什么仁慈的,特别是现在身边还有一个沐锦。

    更加的不可能了,再者,沐锦也不是哪一种打掉牙齿往肚子里吞都哪一种人。

    要是知道自己的母亲的死和这些人脱不了关系。

    沐锦不会就是善罢甘休的,凤玺那个凤玺只会一味地纵容自己的老婆,凌弑天该了解凤玺了。

    “没事的,双生并蒂莲一定不能落在沐锦的手里,要不然最后受苦的一定是我们?”

    唐宁现在很赞成凌弑天的做法,想现在如果不制止沐锦的发展,以后倒霉的就是这些人了。

    “还是你头脑清醒,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

    凌弑天笑笑,希望唐宁不是在欺骗自己,想要让自己当那个替死鬼。

    “放心吧,这件事情既然开始了,没有一个结果是不会结束的?”

    唐宁就是有这样的感觉,现在即使自己想妖置身事外哪已经不可能了。

    只能迎难而上,唐宁就不相信了沐锦会有那样逆天的能力了。

    “我们首先妖除掉的是不是应该是凤玺?”

    凤玺真的是一个非常令人头疼得存在。

    那简直就是一个打不死的小强,感觉怎么打弄不死,所以唐宁非常的焦躁,直到现在还是一点进展都没有。

    “那是妖,千年大妖,怎么可能就这样轻而易举的弄死了,不然你以为呢?”

    如果好对付,自己也不会和凤玺僵持了差不多几百年还是没有一个输赢,就是一呢凤玺太过于强大了。

    并未凤玺本身的传承越是非常的霸道。

    ,那一脉的妖怪都时非常的长命,一般情况下,想要弄死那简直就是比登天还要看。

    现在看着凤玺的模样,似乎比以前还要变态了,差不多达到来永生的状态了,现在都凤玺也许会受伤,但是绝对会死。

    要不然怎么可能那么任性都拿出自己的内丹给沐锦治疗呢。

    为了不让沐锦成为一个废人,凤玺应该给沐锦不少灵力了,但是现在凤玺给自己都感觉就是没事。

    所以凤玺应该已经打到了不生不灭的地步。

    这样的妖怪想要杀死是真的不容易的,除非那个妖怪想要自杀或者受到什么致命性的伤害。

    现在凤玺致命性伤害那就是沐锦,一单沐锦死了,相信凤玺也就差不多废了。

    那就只有那些想要找死的人到人才会相信那些所谓的感情。

    那东西一直都是虚无缥缈的,并且感情这东西真的太过于脆弱了,一点都经不起伤害,凌弑天非常的反感。

    现在看着凤玺一副坠入爱河的模样,心里就是忍不住想要摧毁。

    那样的人就应该活作死地狱接受煎熬,而不是一直这样幸福,反正凌弑天是不会让人一直这样幸福的。

    “现在计划准备的怎么样了?”

    最重要的就是确保可以弄死那些人。

    估计就是没问题的,反正我们都目的也不过就是得到双生并蒂莲。

    其他人的死活和我们关系不大,凌弑天至始至终不过就是想要利用赫连绪而已。

    “那就好?”唐宁点点头。

    “没事的,等着那一天吧,不知道凤玺知道双生并蒂莲不在了会是什么样的感受那?”

    凌弑天嘴角有着似笑非笑的笑意,眼里幽深的一片。

    赫连冰这一天情绪一直都不要好,赫连诺看着人非常的担心。

    “姐姐,那天那个女人到底和你说什么,你和我说说?”

    赫连诺现在最怕的就是赫连冰这里有什么变故。

    因为一切字迹都准备好了,不允许出现任何的差错啊,所以赫连诺很担心。

    就怕南宫月给赫连冰说了什么,赫连冰本来就是一个喜欢选牛角尖都人,估计一时间还是有些想不通的。

    “没什么的,诺诺,母亲就是找我商量一些事情?”

    赫连冰现在还不敢说,南宫月想要自己和林家联姻的事情。

    如果赫连诺知道的话也一定会去找南宫月的。

    赫连诺的处境本来就是四面楚歌,赫连冰自然不愿意人再继续为自己操心了。

    “姐姐,你没事情是不会这样的,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你一举一动我都是知道的,你现在就不是没事的?”

    南宫月找人一直都不是什么好事情,因为那个人有什么好事情的时候是不会想起这些人的。

    找到赫连冰,不难想想估计就是和林嘉的联姻了。

    这件事情自己似乎很清楚的表达了自己都意思啊。

    希望赫连冰以后想要和谁在一起都是自由选择啊。

    看来南宫月还是不死心啊,一直想要榨干赫连冰最后的利用价值。

    和林家联姻那技术葬送了赫连冰一辈子的幸福。

    但是那个人即使知道却还是不会放弃,因为在南宫月的心里。

    一直最喜欢都就是自己最在乎的就是自己,为了自己的利益,从来不管其他人的死活。

    赫连诺感觉有些讽刺啊,嘴角勾起笑意,这就是他赫连诺的母亲啊,一个冷血无情自私自利的母亲。

    有时候赫连诺很希望自己生在一个平凡的家庭里。

    没有这么多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每天都在想明天应该怎么过。

    或者说下一步应怎么走,别人说一句话你都要好好的想一下那是什么意思,因为不能乱说话啊。

    这样一直活着其实还是很痛苦的,但是即使痛苦自己还是不能解脱啊。

    想要活着就只能一步一步的往前走,要不然等着自己都那就是死亡。

    赫连诺并不甘心自己的性命一直掌握在别人的手里,想要掌握别人的生命,那就必须付出更多的努力。

    “别问了,诺诺,真的没事情?”赫连冰还是不愿意说,因为不想要麻烦赫连诺。

    “那好吧,姐姐,你休息一下,我看你神情一直都很疲惫,你休息一下。”

    赫连冰这里不说并不代表自己不会从其他的方面打探。

    那些想要离间自己和赫连的,赫连诺背不会给那个机会的。

    “诺诺,那我先休息一下?”

    赫连冰给真的很纠结,真的很羡慕沐锦呢。

    可以这样肆无忌惮的和自己喜欢的在一起,而自己似乎没有那个勇气或者说是运气呢。

    自己不能因为自己都一己之私而肉赫连诺这些年的努力白费。

    赫连诺为了这个族长都位置已经牺牲了很多了所以也是时候自己牺牲一次了。

    即使以后不幸福也不重要,只要赫连诺一直好好的。

    赫连冰感觉自己就是好的,因为再也没有什么比赫连诺的安危更加重要得了。

    “姐姐,你放心吧,这一切有我呢,我一直在呢,你不要想不开啊,做什么之前想想我,我就只有你一个亲人呢?”

    赫连诺拉着赫连冰的手指,这个人现在就是自己努力的动力了。

    所以一点都不希望赫连冰因为自己有一点事情,因为那样即使自己,都不能原谅自己了。

    赫连冰为自己牺牲的已经很多了,自己不能一再的人赫连冰为自己牺牲了,真的足够了。

    赫连诺知道,赫连冰现在留在赫连家都是因为自己,因为放不下自己。

    还不然早些年赫连冰可能早就走,早就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了。

    但是因为不放心自己,也害怕让自己一个人继续挣扎,所以留下来一直陪着自己。

    其实仔细的想想,一直都是自己对不起赫连冰啊,因为自己耽搁了赫连前进的脚步。

    “放心吧,姐姐不会有事情的,姐姐还要一直陪着你呢?”

    一定要看着赫连诺走到那个高位置上,那个位置本来就是自己的诺诺的,那些人休想拿走。

    属于赫连诺的一定不能比别人拿走。

    赫连冰也不允许自己的赫连诺被别人践踏,所以就是牺牲自己的幸福,赫连冰也是在所不惜的。

    有时候或许真的感情的表达方式不一样。

    像凤玺那样死了也要在一起,也有和赫连冰这样的,牺牲自己不顾一切小心翼翼的守护。

    即使以后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结果,但是还是依旧这样义无反顾。

    赫连冰即使知道以后自己的不幸福,但是还是舍不得自己一直喜欢守护的让委屈。

    是啊,人这一生是真的应该有一次不为结果的爱情。

    只要自己喜欢的那个人好好的,其他的都是可以不计较的。

    “姐姐,你休息一下吧,别太累了,一切有我呢,你别忘记了诺诺说过,以后长大了,诺诺保护你,绝对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你的,诺诺一定会为你保驾护航的,所以姐姐,你不要一直都在为诺诺付出好不好,诺诺心里很疼呢!”

    很心疼有这样一个傻姐姐,什么事情都在为自己考虑,一点自己的立场都没有。

    “傻,我是你姐姐啊,自然应该什么事情都为你考虑了,你别想多了,姐姐也在呢,你看看你,年纪不到,却好像一个老头子一样,不要皱眉了,姐姐看着难过呢,都是因为姐姐没本事?”

    赫连冰这一辈子给真的怎么都学不会算计。

    要不然也不会让赫连诺一个人走的这样紧张。

    并且还要再者如狼似虎的地方保护着自己,不让自己受伤呢。

    “姐姐,你等着我,等着我把这一切拿到手,到时候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想必到时候自己都活不了多久了。

    想起南宫月,赫连诺的眼里都是冷意,那根本就不是自己的母亲,一直不停的在逼自己做选择。

    “好的,姐姐等着你,等着我们的诺诺?”

    赫连冰的心里有些苦涩,可能自己真的等不到那一天了。

    也许那时候给赫连诺幸福的就是另外一个女孩子了。

    舍不得那又怎么样,否是自己没能力。

    那就只能认命,反正自己给一定不会肉赫连诺陷入那些危险的境地的,自己的话无所谓了。

    就好像南宫月说的一样,即使自自己和赫连诺相爱那又怎么样。

    两个人是不可能再一起的,因为两个的身份就注定李以后不会走到一起,要不然那些人的口水一定会淹死赫连诺的。

    有些时候闲言碎语是真的可以毁掉一个人的,赫连冰舍不得真的舍不得赫连诺被别人诟病啊。

    那样好的一个赫连诺就应该这样精致的高高在上。

    自己始终不过就是她人生里的一个过客而已,以后会有比自己更加优秀的人继续爱着他的。

    “那姐姐去休息?”赫连冰决定了,和林家的联姻实在不行。

    “好的,姐姐,去休息吧,一切有我呢,我会一直在的?”

    绝对不会离开赫连冰的,一定要守护好自己的姐姐。

    “对了,听说最近赫连溪一直去沐锦那里,你要不要安排一下,这样的人实在是让人喜欢不起来?”

    这些天自己都心情不好情绪不稳定,基本上都是在房间里那里都没去,但是那些风言风语自己还是听见了。

    沐锦那样骄傲的一个人,发生这样的事情可能这心里也是不好过的。

    因为没有任何人能够忍受别人觊觎自己喜欢的人。

    两个人的关系那样好,自己都看见了,赫连溪却还想要哼插一脚。

    果然是教养的问题,人家两个人之间根本停不下第三个人了。

    赫连溪这是在找死,凤玺才是那个最变态的,凤玺的手段可能比他的容貌更加的精致了。

    一点都不会知道怜香惜玉,反正对于凤玺而言,。

    除了沐锦之外的任何一个女人那都是不存在的,或者说对于她而言那就不是女人,而是一道摆设。

    “确实,凤玺对于沐锦,是真的很好呢,那样的好男人现在基本上没有了?”

    因为现在的男人很少会为某个人拒绝一个人,凤玺这样的确实就是真爱了。

    “别担心,你呀,总是喜欢操心那些,你以为沐锦是吃素的么,会任由别人觊觎自己的男人而无动于衷?”

    那很显然是不可能的,因为沐锦虽然看起来风轻云淡的,但是绝对不是哪一种任由别人欺负自己。

    赫连溪那种人,早晚一定会让沐锦玩死的。

    沐锦可不是那种人随便招惹的,赫连溪就是再找死。

    “我倒是愿意看见那样的局面,因为赫连溪那就是一个欠收拾的。”

    这些年一直想方设法的给自己找难看如果不是顾家到赫连诺会难做,赫连冰早就忍不住给那人一点颜色看看。

    因为是真的做的很过分,有时候是真的忍不住。

    “姐姐,总有一天我一定可以让你肆意妄为的,再也不用顾及任何人,?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姐姐,一定会有那一天的,你等我好不好!”赫连诺看着人眼里有着希翼。

    “好啊,姐姐等着你,等着你让肆意妄为!”

    赫连冰笑笑,也并在意,因为自己很可能等不到那一天了。

    “好的,姐姐,你等着我,那一天不会太久远了?”赫连诺拉着赫连冰的手指,扶着人走到床边。

    “姐姐,休息吧,我守着你,不会离开的?”赫连诺扶着人睡下,给赫连冰盖好被子。

    赫连冰笑笑,看着温柔体贴都赫连诺,赫连诺一直都很好啊,但是就是这样好的人居然不属于自己。

    “以后要是谁嫁给你,一定会很幸福,诺诺?”

    只是姐姐没那个福气了,两个人始终还是走不到一起了,是真的很遗憾啊,这样好的人居然不是自己的。

    不,现在就是自己的,但是很快就不是自己得了,?想到这里眼神不由自主有些灰暗。

    “姐姐,别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我一定会一直在你身边的?”

    傻瓜,以后那个幸福的人就是你啊,以后赫连诺一定会给赫连冰世界上最好的一切。

    “好,我睡觉?”

    这些天一直没睡,看着赫连诺这心里总算踏实了,闭上眼睛,很快就睡着了。

    看着熟睡的人,赫连诺安静的看了一会儿之后,起身离开。

    现在想要去看看南宫月到底想要干什么。

    自己当初的话语似乎非常明白了,赫连冰的对象以后自己选择,不希望这些人干预赫连冰的选择。

    赫连诺去的时候南宫月以后再喝茶,仿佛早就知道赫连诺会来似的。

    “来了?”南宫月放下自己的茶杯,看着来势汹汹的赫连诺。

    “是啊,不来还不知道母亲到底想要干什么呢,我似乎当初说的很明白呢,母亲似乎就是听不进去呢?”

    赫连诺稳定稳定了一下情绪,看着南宫月,自己一直对于这个人就是没有好感。

    尽管是自己的母亲,但是自己真的一点都不喜欢,也不亲近。

    因为自己都出生一点都不被南宫月期待。

    南宫月早就希望自己去死的,如果不是自己有用。

    南宫月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抛弃自己的,南宫月根本就不会想要自己这个儿子。

    不止是南宫月,九十赫连昀一直都是防备自己的。

    其实有时候想起来赫连诺也觉得自己很悲哀啊。

    自己的亲人一点都不在乎自己,自己不过就是一个孤儿,一个因为权利而出生的孤儿,所以说自己是真的很悲哀呢?

    “你觉得我会就这样轻而易举的放弃么,赫连冰不过就是握教养出赖为家族谋取利益的,现在不是正好么,赫连冰发挥了自己最大的价值了?”

    南宫月依旧还是这样风轻云淡的,看着赫连诺一字一句的说着。

    “母亲,你再继续这样就不要怪做儿子的不客气了,你也应该知道我的脾气的!”

    赫连诺的眼神里面都是冷意,这就是自己的母亲,一个自私的没有边际的女人,一个只会为自己的利益不顾他人死活的人。

    “不客气,你想要对我不客气?赫连诺,你别忘记了你有今天这一切都是因为谁,你对我不客气,这些话作为一个儿子可不应该说!”

    南宫月一点都不怕赫连诺,现在赫连诺威胁不了自己。

    因为现在赫连诺羽翼还未丰满,现在对付不了自己的,所以南宫月一点都不怕赫连诺。

    “母亲,以前的事情我不清楚,但是以后的事情那就不清楚了,你也知道的,事情总是会出乎意料之外的,我不逼母亲,也请母亲不要逼我,毕竟我一直都很敬爱母亲呢?”

    赫连诺也不是好招惹的,这人啊,一旦有逆鳞,那就是不了触碰的。

    赫连冰就是赫连诺的软肋,也是赫连诺唯一不可割舍的。

    那样一个善良的人,真的不应该被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利用,这些年这些人已经足够了。

    现在还想要继续利用,那也要看自己同意不同意。

    以前是自己没能力,但是现在,自己是不会让别人伤害赫连冰的。

    “不过就是一个孤儿,我可是你的母亲,有些事情轻重缓急你也应该知道的,赫连冰不过就是一个外人,不值得你这样的!”

    南宫月的眼里也是升腾起冷意,想不到那个孤儿对于赫连诺会有这样的影响力。

    自己倒是看错了那个死丫头对于自己儿子的影响力了。

    “不过是一个孤儿,不过就是一个外人,母亲真的就是这样容易冰冰的?”

    看着南宫月,是真的冷血无情呢,这个人是真的没一点感情呢?

    不管是对于养育对年赫连冰还是自己这个亲生儿子。

    都不能在南宫月的心里留下一点痕迹,真的不知道还有什么事情回让这个人动容。

    因为这些年即使就时对于赫连昀,南宫月依旧是这样的平静无波的。

    即使知道赫连昀外面有女人,南宫月依旧是做自己的族长夫人,根本就是无关紧要都。

    越是这样,赫连诺才是更加的忌惮南宫月,这样的人没有弱点似乎对于乙一切都不在乎啊。

    “你也应该知道的,不管赫连冰是不是嫁给林嘉,你最后否不可能会和赫连冰走到一起的,有些心思你还是需要遮掩一点,赫连家经受不起别人的舆论,如果你和赫连冰再继续这样下去,那么我会插手的,我插手的结果我怕你接受不了,因为到时候赫连冰很可能活不下去了?”

    “我是不是恐吓你的,你大可以试一试,你也应该知道我的脾气的,那些儿女私情本来就是不应该存在的,那些东西只会阻碍你的脚步?”

    没有让比自己更加清楚那些所谓的儿女私情有多么的虚伪。

    如果不是因为那个人,就不会有今天的南宫月。

    其实现在这样未尝不好,心如死灰,不在为任何的事情烦恼了。

    以前的自己那就是一个傻子,一个为了爱情不折不扣的傻子。

    现在自己清醒了,真的,没有什么是比权力和金钱更加重要得了。

    别去追求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最后伤害的还是自己。

    “母亲,我的话就到这里了,如果你不想要儿子继续活着的话,那么儿就只能死给你看了,你打可以继续试试?”

    赫连诺也是一个非常倔强的,绝对不会就这样妥协的。

    看着赫连诺的模样,南宫月的眼神微微的闪烁。

    现在赫连诺未尝不就是当初的自己,什么狗屁爱情。

    不过就是一场镜花水月,不值得一提,始终还是还年轻了,才会去相信这些东西可以走到最后。

    利益才是最重要的,那些没有利益牵制的婚姻都是不会长久的。

    就只有两家人的利益联合早一起了,牵一发动全身,那些人才是知道厉害的。

    “母亲,你总是这样自以为是,总是把自己的思想强加在别人的身上,你从来你问别人是不是愿意,母亲,你总是因为自己而不顾别人的感受,也从来不问一下别人是不是喜欢你那个所谓为别人好的做法,说到底,你还是自私啊母亲?”

    赫连诺是真的有些憎恨自己的母亲的。

    既然不爱自己,为什么又要把自己生下来。

    为什么当初不杀了自己,让自己一只受罪,活的生不吐死。

    自私,真的是非常的自私啊。

    “自私?赫连诺,生下你已经是我最大的仁慈了,比起伤害自己,我更喜欢伤害别人,凭什么都要玩付出,凭什么我一直都是别人的棋子,随意的就可以丢弃,从来不问我愿意不愿意!”

    南宫月似乎被刺激到了,看着赫连诺的神情有些狰狞。

    “你就是自私,你从来都不管别人的死活,在你的心里就只有你自己,现在依旧还是孤家寡人的,就是你的活该?”

    以后不要想要赫连诺会好好的善待南宫月,这样冷血无情的人自己是不会留情的。

    “住嘴?”南宫月看着赫连诺眼里都是恨意。

    “都是你们逼我的,都是你们逼我的,你们不就是想要看我的笑话,我是不会让你们如愿的,我要让所有人都跟着我痛苦下去,我都不幸福了,那些人凭什么幸福,又凭什么践踏我走上幸福。”

    “我说过,我只要不死,那些人可都不会放过的,你懂什么,你在以后会发现,没有什么比金钱利益更加重要了,那些所谓的爱情,从来不过就是一场奢侈。”

    “你真的以为相互喜欢就会一直走到最后么,不可能的,人心一直都是最善变的东湖,经不起诱惑,受不了寂寞?”

    所以南宫月选择高高在上,看着那些人在沼泽里面挣扎。

    自己当初那么痛苦就是因为这些人,所以这些人就是该死,就应该去死。

    看着脸色扭曲的人,赫连诺还是第一次看见南宫月如此的情绪失控呢。

    平时都是优雅的豪门贵妇人啊,即使真的赫连昀出轨的时候也是平静无波的。

    现在看看,似乎南宫月当初经历了很多,所以才会看淡,才会变得更加的冷血无情。

    “所以,你最好看清楚自己的位置和自己想要的是什么,要不然最后后悔的还是自己?”

    南宫月恢复的很快,仿佛刚刚那一切不过就是一个幻想而已,很本就不存在的。

    “我想要的一直都很简单,就要看母亲给不给了?”

    赫连诺依旧坚持,就只有赫连冰才是世界上最珍贵的,其他的一切都是可以不在乎的。

    “你真的还要继续这样冥顽不宁的?”看着赫连诺的固执,南宫月眼神更加的冷漠了。

    “母亲,每个人追求的不一样,你也应该知道的,有些东西不是你想要控制那就可以自己控制的?”

    赫连诺虽然不知道当初南宫月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大概也猜的出来,不是什么好事情。

    但是自己的立场依旧很坚定,那就是选择赫连冰,其他都自己都可以不字在乎。

    “那些都是由不得你的,你如果觉得不能控制自己,那么我不介意出手的,不过就是一个赫连冰而已,很简单的?”很简单那就是一个死。

    “我不准?你如果对付冰冰,我一定会让你后悔的?”赫连诺当仁不让。

    “你在威胁我?”南宫月很不喜欢别人威胁自己。

    “那也是你逼我的?”

    赫连诺看着南宫月,还是第一次这样撕破脸皮么,以后都不用顾及那些东西。

    也不用再继续和这个人继续伪装了,很清楚的让这些人明白自己早就不是那些年任由这些人掌握的赫连诺了。

    如今自己也有属于自己的势力了,再也不是当初势单力薄的人,现在的自己压根就不怕南宫月了。

    “诺诺,你最好还是考虑清楚在和母亲这样说话,要不然母亲会生气的?”

    南宫月看着赫连诺,赫连诺越是这样,南宫月就越加的生气。

    不过就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女人而已,不要耽搁自己的大事情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