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4章 男人啊
    凤玺这个人虽然说一直都很是心狠手辣的。

    但是也是有自己的原则的,绝对不会在别人不招惹自己的时候而去主动的招惹别人。

    当初凌弑天的家族被灭,大对数也是有着凌弑天一部分的责任的。

    如果不是凌弑天非要招惹自己,自己是不会出手的。

    既然招惹了自己,那就不要怪自己收下不留情。

    那些人也不值得自己同情的,当初凌弑天还不是想要毁了自己。

    包括现在都是还是一样的,都是见不得自己好过,总是想方设法都都讨给沐锦超难看。

    因为自己最在乎的就是沐锦了,所以凌弑天就非要沐锦去死。

    但是自己怎么样都不会让沐锦出事的,自己就是自己有事情。

    “其实你只是一个外人,按道理赫连绪应该不会再有针对你啊?”

    还不至于疯狂到人才走进清幽秘境就知道这个人是自己以后的敌人。

    先处之而后快,赫连绪还达不到这样的程度,毕竟赫连绪即使有能力,能力也不是这样逆天的。

    所以这背后赫连诺觉得应该是有什么人挑拨离间,。

    不过这个不错,毕竟如果凤玺和自己不在一个阵营。

    以后的事情谁输谁赢还真的很难说,凤玺这样的让一直都是不好对付的,脾气古怪也就罢了,性格阴晴不定的。

    除非沐锦,不然对于任何人都是没有好脸色的。

    是一个很复杂的人,反正赫连诺感觉自己看不透。

    “有些人算计的倒是很好啊,但是我就是不死,我就是要她难受?”

    敢伤害沐锦,那就必须付出代价,自己绝对不会善罢甘休,自己的沐沐都受到惊吓了。

    做老公的当然理所当然的要给她要一个说法。

    要不然就太委屈自己的老婆了,委屈自己可以,但是委屈沐锦就是不行,因为对于凤玺而言,沐锦就是值得最好的对待。

    “你还真的非常的宠老婆呢?”赫连诺挑眉,。

    凤玺的一切出发点都还为沐锦考虑,一点自己的想法都没有。

    这一次这样生气有人不是因为那些人刺杀自己,而是让沐锦受到惊吓了。

    也难怪那些人怎么都要沐锦死,因为看着凤玺现在的模样。

    沐锦死了,估计自己活下去的勇气都没有了。

    也真的是一个至情至性的人,这样的人真心对待一个人,真的就是不死不休了。

    “那些人我是不会放过的,不只是那些人,所有上哈我老婆的人我都不会放过的?”

    沐锦现在就是凤玺的全部,谁也无法容忍自己失去全部,所以自然或用自己的生命去守护自己的全部。

    “那些人你也应该知道是谁的,但是暂时似乎还不能动呢,要不然你在清幽秘境估计会很难过?”

    因为上面还有一个赫连昀啊,赫连昀那样的老狐狸是不会放弃这个机会的,一定会让凤玺走不出清幽秘境的。

    因为凤玺的存在会影响到他的生命,自然会让人走不出去。

    抹杀在这里,自己的父亲是一个怎么样自私自利的性格自己太了解了。

    就怕凤玺这样的人威胁到自己,还有自己呢。

    除掉自己,赫连昀就可以一直坐在族长的位置上了。

    自己对于那个人而言一直都是可有可无的

    甚至是一个巩固利益的棋子,因为如果自己不存在,族里的那些人千方百计的都活选一个出来。

    到时候赫连昀也是很难处理的,所以既那个人可以时别人的儿子为什么不能是自己的。

    别人家的总是有这太多未知都危险,但是自己的家的就不一样了,那样可以更好的控制,方便自己啊。

    赫连昀对以自己一直都是这样,自己为什么一直身体这样孱弱。

    除掉外界的因素,其实自己的父母才是最大的主谋,那两个压根就不希望自己出现,希望自己胎死腹中。

    但是自己就是不死,还依然坚持的活到了现在,所以看见那些人不快活了,自己就很快活了,赫连诺也是有着报复心理的。

    就是想要报复那两个生了自己却一直都不负责任的人。

    那两个不要想好过,赫连昀不是一直都很想要族长么,自己即使要她下来。

    “你以为我会怕?”凤玺一直都是一个乖张的性格。

    基本上对于那些事情都是无所畏惧,自然不怕那些人了。

    “你是不怕,但是沐锦呢,还想要一直在清幽秘境光明正大的存在么,赫连昀那样的人有的是办法弄死你,当然,我也是相信你的,但是你还想要双生并蒂莲不是么,那样行动起来非常的不方便呢?”

    凤玺这样毁灭性巨大的武器就应该留在关键的时候,现在有些大材小用了。

    “这口气我咽不下去啊?”凤玺对于那些刺杀自己老婆的人一直都是耿耿于怀的,所以这口气不出来,自己不会快活的。

    “不急的,以后连本带利的要回来?”

    拉着凤玺的手指,知道这个人最怕自己受委屈了。

    想起来还是很幸福的,有这样一个人对待自己。

    “就是,过几天差不多就是族长的换位了,那时候赫连绪一定会有动作的,因为那个人是不会让自己登上族长之位的!”

    那个人最想要的族长的人选一直都是他的儿子,只不过那个人的能忍还真的有些不敢苟同。

    因为那就是一个无所事事的纨绔子弟好吗,坐上族长的位置,那个人确实不配。

    “呵呵呵,那样有意思的事情可是不会放过的,可是,我想要的东西在你登上位置之后会不会给我呢,万一你翻脸不认人,我还是很难处理得?”

    说到底,凤玺还是对于赫连诺的不相信,不是只是对于赫连诺一个人。

    而是除了沐锦之外的任何人他都是有这一定的防备心的。

    世界上最难猜测的就是分心了,也许这一分钟对着你笑。

    下一分钟先办法都会要你的命,毕竟在于利益的面前,性命,真的是一个不值一提的东西。

    “你放心,那些对于我没有什么用处,不是那些人一直最宝贝的么?我就是要那些人看看我是什么糟蹋的?”

    赫连诺笑笑,自己等着就是那一天,把那些人最想要的踩在脚下。

    就是要看你去写揉揉你煎熬和求而不得,那样自己才快活呢。

    “那就好,也希望到时候你不要后悔,你要是敢反悔,相信我,最难受的还是你?”

    自己能造就一个人,当然也可以毁掉一个人,凤玺不是没有能力的人。

    几个人在这里相处的还不错,外面就开始闹起来了。

    “什么事情?”赫连诺有些不高兴了。

    这里是自己定下的包间,不应该有人还在外面不依不饶了。

    “少主,好像林家的少爷也想要这里!”

    跟着赫连诺的保镖回到到,真的不知道林家那个少爷到底想要干什么,这样做不就是和少主过不去么。

    “林家,谁给他的胆子,这样来我的地盘上闹事情,我去看看?”

    赫连诺说完走出去,赫连冰自然不放心了,也想要跟着一起出去。

    “姐姐,你不用出去,看见那些杂碎会让自己的心情不好的,没必要这样委屈自己?”

    赫连诺当然知道林嘉在这里故意闹事情是为了什么了,还不就是因为联姻的事情自己不同意。

    可能不知道谁传到林嘉都耳朵里面了,现在估计来找自己的不痛快了。

    “不,我要和你一起,不放心你一个人!”

    那些人来找事情大部分的原因都是因为自己,赫连冰也不是傻子,当然是理解的。

    “姐姐,那些人不值得你亲自出面的?”

    赫连诺还是不想要赫连冰出去,那个纨绔就是想要见自己的姐姐。

    林嘉没有能力让赫连冰幸福,所以赫连诺当然不会让两个走到一起,因为林嘉不配。

    “没事的,和你在一起我很安心?”

    似乎基本上有事情的时候赫连冰都会跟在赫连诺的身边,很喜欢这一种并肩作战的感觉。

    “那你走吧,一会姐姐不要说话,我来我说就好了?”

    林嘉一直觊觎赫连冰,这一点让赫连诺非常的不痛快。

    “好的,我们出去吧?”赫连冰和人一起走出去。

    房间里面顿时就只有两个人了。

    “其实如果不是因为那种关系实在尴尬的话,这两个还是很般配的?谁也离不开谁。”

    沐锦看着两个人有些动容,两个人都是苦命的人。

    在一起可以相互的温暖,把对方当做自己的唯一的亲人,谁也不愿意离开谁。

    “还不错吧,是一个深情的,不过放还差我很多啊,我就不会这样纠结?”

    当初追求沐锦的个时候凤玺直接就是脸皮都不要了。

    他要的是老婆,所以要那些虚伪的东西干什么,当然是自己的老婆了。

    果然,世上无难事啊,只要肯努力肯坚持,希望还是很大的,现在沐锦还不是和自己在一起的。

    所以凤玺感觉自己很幸福呢,因为自己喜欢的人同样的也喜欢自己,不用去在乎别人异样的眼光。

    而赫连诺和赫连冰不同,两个一起长大,性质不一样。

    因为赫连冰一开始的身份就是赫连诺的姐姐。

    即使两个人有关系,放在明面上也不是好看的,因为赫连诺始终都是都是做族长的,那些舆论可以压死人。

    所以是不是要两个人在一起,关键还是要看赫连诺应该怎么样选择,是要爱情还是想要名誉了,这要看个人的选择。

    “我觉得其实两人真的很合适,就会死不知道结局如何了?”

    如果可以沐锦不建议出手的,毕竟不是每一个人都会让自己出手的,是真的觉得这两个人还不错。

    “老婆,那些都是别人,你可比为那些人担心呢,死活不都是自己到底选择,得到一些就得失去一些什么,世界上哪有什么十全十美的事情啊?”

    凤玺感觉就是事不关己,因为这是内上的痴男怨女多了,归根究底,其实还不是自己作的。

    如果一开始就是始终如一的,凤玺可不相信会有那些事情。

    说到底还不是自己选择的,所以赫连诺幸福不幸福,还是要看他自己了。

    凤玺没有什么其余的心思为那些人担心了,因为全部的心思都在沐锦身上了。

    “老婆,难道我一个人还不够你操心的,什么时候要一个小不点?”

    和沐锦有一个孩子似乎也不错,沐锦的心思就不会在其他人的身上停留了。

    “孩子!”

    沐锦想起来,要是有一个长的和自己一样或者和凤玺一样的小包子,似乎真的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呢。

    不过,两个人虽然现在睡在一起。

    但是真的就是很单纯的睡在一起,其余的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等着结婚之后。”未婚先孕凤玺觉得感情到位的两个其实没什么。

    但是外面那些人不会这样看的,因为那些人只会想看沐锦的笑话而已。

    “行,结婚之后要一个孩子?”

    沐锦感觉那样自己救更加幸福了,以后也是一家三口了,是一个完整的家庭了。

    “好的,老婆,吃一点水果,你刚刚都没有怎么吃东西,现在吃一点垫一下肚子,要不然一会儿你该难受了?”

    沐锦的胃一直都不太好,所以凤玺很担心这人什么时候胃病发了,到时候难受的还是自己。

    “那几吃一点?”凤玺的心意沐锦真的不太好拒绝,主要是这人拿的,基本上她都是吃的。

    “我老婆真乖?”凤玺奖励似的再沐锦的嘴角亲了一口。

    “这是乘机占便宜对吧?”沐锦的眼里都是笑意,看着凤玺那个就好像偷星成功的模样。

    “不是,这是光明正大的行驶作为男朋友的责任?”自己老婆都豆腐自己为什么不吃,这些都是属于自己的。

    “得了,这里还有其他人?”沐锦的脸皮一直都没有凤玺的厚,凤玺一直都是这样肆无忌惮的。

    “我就是想要和老婆亲热,这样才会让我觉得很甜蜜?”嗯,男人也是需要哄的。

    “好?”沐锦的眼里都是纵容。

    “我老婆果然最好了?”凤玺喂了沐锦一块水果,在喂了一点蛋糕。

    而外面,现在闹得不可开交。

    “我今天就是要这里了,叫你们老板出来,这里我承包了?”林嘉都态度非常嚣张。

    整个五官长的不错,就是因为常年混迹声色场合,现在脸庞都是浮肿都,一看就是纵欲过度的形象,走路脚步都有一些浮夸。

    “你想要干什么,不如和我说说?”

    赫连诺虽然身子不好,但是在这个圈子里面大家都知道他不太好惹。

    主要就是手段非常的狠辣,绝对不留情的,所以那些人也不会自找没趣和赫连诺作对。

    “少主?”

    “赫连少爷!”

    “赫连少爷!”

    看着赫连诺走出来,很对人都是认识的,毕竟这一位可是未来的族长啊,这些人即使没有亲眼见过,也是在电视上看见过的。

    “赫连诺?”林嘉看着人眯起眼睛,再看看一起的赫连冰。

    眼里有着怒气,这个人居然就是为了这个病秧子拒绝自己的。

    如果是别人也就算了,但是赫连诺他就不服气了。

    不过就是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死的,自己那里比不上这个人了,赫连冰居然看不上自己。

    “啧啧啧,赫连少爷一直眼福都不浅啊,有这样一个大美人在身边,想必即使就是死了,这心里也是舒坦的吧?”

    因为赫连冰就是喜欢他一个人啊。

    外面那些人都是两个关系很好,就只有那些人才会相信这两个人是姐弟都关系。

    因为两个人看着彼此的眼神都是不一样的。

    那不是姐弟应该有的情绪,那分明就是情侣之间的,林嘉又不是傻子。

    “这些和你没关系,林少爷,麻烦你说话客气一点,这不是你应该撒野的地方?”

    这里大多数都是权贵人家的孩子,赫连诺又是未来的族长。

    这样不给赫连诺面子,以后赫连诺该怎么样再继续在大家面前立威。

    “啧啧啧,我都还没有说什么呢,你就这样维护了,看来大家都是你们姐弟关系很好,还真的不是骗人的,只不过好的是不是有些过分了,好的非常暧昧啊,我这个局外人看见了都不得不羡慕赫连诺的好福气呢?”

    赫连诺确实一直运气都很好,至少安全的活到了现在。

    当初据说应该胎死腹中的,但是偏偏生了下来,还活到了现在。

    “这些和你有什么关系,诺诺是我的弟弟,难道我不能维护我的家人,不是每一个人都和你一样无所谓的,压根就不在乎自己亲人的生死,只会一味地逼迫别人,你现在居然还有脸站在这里和我们说话?”

    面对赫连诺的事情,赫连冰总是非常的尖锐,因为受不了任何人诋毁赫连诺。

    赫连诺明明就是那么要好的一个人,这些人根本不配。

    “你和自己的弟弟不清不楚的,你还有脸在这里教训我,先把你自己做好吧?”

    林嘉看着周围那些对于自己确切第一的人,也有一些生气了。

    “住口,我是不会答应和你的婚事的?”

    看着那些人的眼神一直看着自己和赫连诺,赫连冰连忙转移话题,这个人既然找死,自己也没必要一直仁慈啊。

    “也对啊,这个纨绔真是太过分了,人家清白的姐弟管子他硬是想要扭曲了!真是过分啊?”

    “就是,要是两个人有事情,事情也早就发生,怎么可能等待现在啊,还有就是据说最近林家确实给赫连家表达想要联姻的想法,但是似乎赫连家不同意啊?”

    “就是赫连诺不同意啊,换作是我也不会同意把自己的亲人嫁给这样一个人的,真多的就是太不负责任了?”

    林嘉的风评一直都不好,经常都是夜总会的常客。

    这样的人真的不放心把自己的亲人交付给他,因为和这样的人在一起是不会有未来的。

    所以赫连冰的这些话一说出口,这些人看着林嘉的眼神就变了,这个人还是这样没有一点变化的。

    “我说过,我是不会和你在一起的只是我这辈子不嫁人,我也不会选择你?”赫连冰的态度很明显。

    “呵呵,可能有时候有些事情还是由不得你的,我就要和你在一起?”

    就是不让赫连诺和他在一起,有时候男人的征服**也是很可怕的,就比如现在的林嘉。

    赫连冰越是不喜欢自己,他就越要人和自己在一起,无关乎其他的什么爱情,就是单纯的不服气。

    “那就拭目以待,让我看看你究竟有几分能力,还有就是,这间包间是我的,请你不要在打扰,不然我就报警处理了!”

    说完之后赫连诺不想再继续和人周旋,直接关上门,杜绝外面的一切声音。

    “赫连诺,别以为你一直都可以这样嚣张,也有你哭的时候?”林嘉的眼里都是阴狠,和满满的不甘心。

    “处理好了,速递还真是快啊?”凤玺挑眉。

    “不过就是一个上不的台面的东西而已,我自然不会和他一般见识?”

    赫连诺的脸色算不上好的,估计那个上不的台面的东西说了什么刺激人的话。

    “有些人你不敲打一下,他可能都不知道自己是谁,有时候还是需要敲打的?”

    凤玺说的风轻云淡的,有些人就是见不得别人好,哪已经是一种病了,不能再继续让他病下去啊。

    “现在还不是时候?”这些年林嘉一直都在纠缠赫连冰,赫连诺当然不会让人这样好过了。

    “那就等着?”同样都是男人,凤玺也是一样的。

    特别的不喜欢别人觊觎自己的老婆,一旦被自己发现,凤玺一定会把那个让撕碎的。

    “看着吧,现在似乎赌石会快要开始了,看你们的眼光了,每一年都有不一样的惊喜?”赫连诺的语气有些兴奋。

    “那就拭目以待?”凤玺嘴角勾起。

    来这里不过就是因为沐锦想要来而已对于这些,凤玺是真的一点兴趣都没有的。

    而苏城这边顾家,这几天一直都热闹啊,沐璇直接气的病倒了。

    “呕,呕?”小柔捂着自己的胸口特别的难受。

    漂亮的脸蛋一直皱着,看着顾峰很心疼,是又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动作一直都是手忙脚乱的。

    当初沐璇怀孕的时候,沐璇一直都不待见人,所以其实顾峰也是很少照顾人的。

    现在看着人这样难受,顾峰一时间还真的就是有些手足无措啊。

    “我没事,就是有一点恶心?”小柔娇弱的躺在顾峰的怀里。

    看着另外一边那个气的脸色漆黑的女人,心里简直就是大快人心啊,想不到你也有这种时候啊沐璇。

    现在你也不过就是一个被丈夫抛弃的可怜女人而已。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小柔这几天都是往顾家这里跑。

    “吃一点酸的,要不然会更加难受的?”现在顾峰已经顾不上沐璇会不会难受了。

    已经光明正大的开始了自己第二春,反正沐璇也不需要自己,自己不过就是一个摆设而已。

    现在看着小柔这样需要自己,顾峰当然知道应该怎么样选择了。

    男人都是喜欢保护弱小的,这一点就是劣根性。

    “滚,贱人就是矫情,你怎么不去死?”

    看着两个人一直都在秀恩爱,沐璇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看着小柔恨不得把人撕了,这个勾引自己老公的贱人,居然还敢这样明目张胆都出现在这里,真的就是太不要脸了。

    “顾峰,一把年纪了,你还要不要你那张脸啊,这个小贱人才多少岁,你也下得去口!”沐璇感觉自己一辈子没有这样窝囊过。

    起初的时候沐璇都是大吵大脑的,但是顾峰那个负心汉一点都不帮自己,反而一心一意的照顾那个贱人。

    现在那个贱人就是无所畏惧,因为顾峰一直都不站在自己的这一边。

    想起自己多年的老公,?想不到居然会是这样的无情。

    果然男人都是一样的,一样的只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那个小贱人也不知道给她灌了什么**汤,现在顾峰对于自己那是硬气得很,自己根本没办法。

    以前一直都是肆无忌惮的,那是因为顾峰一直都在忍让自己。

    现在顾峰对于自己没有一点纵容和心疼,一直心疼的就是那个小贱人。

    也不看看,那个小贱人就是为了他的钱,要不然顾峰都可以做她爹了,人家为什么选择你。

    果然,顾峰这个没脑子的一直都是蠢货。

    “我怕,你看看,她好凶?”看着沐璇狰狞的模样,越看越觉得有意思。

    当初践踏自己的家人那样不留情面。

    自己现在也不会客气的,自己一定要把沐璇的尊严死死地踩在脚下。

    想起自己的家人,小柔的心思更加坚定了。

    欠债都是要还的,更何况沐璇欠的还是人命,同样的也是应该还的。

    “你个小贱人,你不会一直这样嚣张的,我是不会让你好过的?”

    这几天沐璇一直生病,有没有吃饭,现在也只能眼巴巴的看着人。

    小柔看着人,嘴角勾起一个笑意,这出戏其实还是很精彩的。

    “你干什么,这些都和小柔没关系,都是我自己的注意,这里是顾家,我觉得我有权利做主谁能够住在这里?”抱着小柔,顾峰的语气很是疼惜。

    看着原本不属于自己的一切现在都被别人夺走了沐璇更加的恨小柔了。

    都是因为这个狐狸精一直勾引自己的老公,要不然顾峰不会有这个胆子的。

    “就是这里的一切都是顾峰的,你也不过就是一个,不受欢迎的人,现在的你就是一个黄脸婆,皮肤都松弛了,你看看你自己,应该好好保养了,别一直折腾了,有些东西,你是留不住的?”搂着自己身边的人,小柔的意思很明显。

    “顾峰,你当初是怎么答应我的母亲的,你说会一直照顾我,不会背叛我的,你当初忘记了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身份了,如果不是我沐家,你会有今天的成就!”

    “现在不过稍微好一点,你就这样开始对我了,你对得起我的母亲么?”

    看着那现在冷血无情的人,沐璇这一分钟心如死灰。

    这个人再也不是当初对于自己信誓旦旦的人了。

    “那你自己这些年都做了什么,你自己都是那个样子,你还希望我怎么对你?”

    顾峰直接反问,因为这些年沐璇对于那个一直养育自己的母亲也是苦苦相逼。

    再者,当初确实喜欢沐璇。

    但是再好的感情也是经不起岁月的蹉跎都,自己现在不想要个沐璇在一起啊。

    因为沐璇真的不值得,对待那个一直养育自己的母亲都下得去手,更何况自己这个无关紧要的老公呢。

    不,或者在沐璇心里,自己一直都不是她老公。

    因为没有那一家老婆是这样,完全不把自己的老公当做一回事的,自己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

    “贱人,你和这个小贱人一样,都是贱人?”沐璇直接口无遮拦,看着两个人眼里都是来泪水。

    现在无论自己怎么闹,顾峰就是不理自己。

    沐璇现在感觉自己这些年也是很失败的。

    一直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现在就是自己都地位都差不多保不住。

    现在那些名门夫人那一个看见自己不熟眼神异样的,都在嘲笑自己呢。

    自己嚣张了一辈子,想不到最后居然会是顾峰背板自己,给了自己最难看的一面。

    “父亲,那是母亲,和你同甘共苦来一辈子的女人,你真的就这样无情?”

    顾莹莹感觉自己都看不下去了,自己想父亲现在变得自己都不认识了。

    那个以前对于自己的母亲唯命是从的父亲也不见了。

    “莹莹,那是爸爸自己的选择,无论我和你的母亲怎么样,你永远都是我的孩子?”

    顾峰自己也是知道的,他和沐璇已经回不去了,因为关系已经彻底的破裂了,现在也只能将错就错。

    最重要的一点,现在都自己真的不想回头了。

    其实现在这样也很好的,找一个喜欢自己的,自己也喜欢的,那样不会两个人在一起都是煎熬。

    “顾峰,你叫这个小贱人走,不然今天我就要离婚?”沐璇直接不管不顾了,看着顾峰,眼睛通红。

    “母亲,别这样,父亲只是暂时被迷惑了?”

    顾莹莹可不想就这样离婚啊,万一那个女的肚子里面出来的是一个男孩子。

    那个女人在吹一下耳边风,以后顾家的一切基本上就没有自己什么事情了。

    所以现在绝对不能让两个人离婚,那样自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那就离婚吧!”看着沐璇,真的还以为现在离婚自己很怕嘛。

    完全不怕了,因为现在沐璇把沐家老夫人得罪的很彻底,所以顾峰压根就不怕。

    “你”看着顾峰拿无所谓的模样,现在的沐璇真的没办法了。

    “顾峰,你给我等着,等着,我是不会就这样放过你的?”

    说完之后沐璇站起来,直接就往外面走去。

    “父亲,把母亲逼到现在这样的境地,你是不是满意了?”顾莹莹看着小柔的眼里都是阴狠。

    明明一切都是好好的,都是因为这个贱人,才让自己的父亲母亲闹到现在这个地步。

    小柔对于顾莹莹的眼神视而不见,这一切其实和自己关系真的不大。

    这俩两个人的婚姻本来就有问题,自己的到来不过就是一个催化剂都关系而已。

    让这一切尽快的发生而已,沐璇一直都是高高在上的。

    一直都不顾虑别人的感受,走到今天,也是自己活该。

    自己如果懂得珍惜维护自己的家庭,也不会走到今天,所以小柔一点都不内的愧疚,反而是觉得活该。

    “这是我和你母亲的关系,你就不要管了?”顾峰看着顾莹莹,语气很平淡。

    “我想要吃橘子,你给我剥好不好?”小柔开始撒娇。

    “好?”顾峰态度很温柔,看着怀里的人,觉得现在才是自己想要的,自己的女人依赖着自己。

    “父亲,你就不怕母亲出事?”毕竟这些一直都在刺激她,顾莹莹有点担心。

    “你觉得你的母亲会出事么?”别的不敢说,顾峰很理解沐璇那种贪生怕死的性格,死的可以是别人,但是不会是沐璇。

    因为沐璇就是一个自私自利的人,永远都不会考虑别人的感受。

    “这才多大的事情就寻死觅活的,还真是让人意外呢?”小柔抚摸着自己到底肚子,很是慈爱。

    “真希望你一直只要春风得意的?”说完之后顾莹莹也走了,现在自己的母亲情绪非常的不稳定。

    看着远去的人,小柔的嘴角勾起,这才刚刚开始就受不了了,以后怎么办啊。

    没错,顾峰还是很理解沐璇的,沐璇出了顾家之后直接就往沐家那里去了。

    现在她想到的唯一能够帮助自己的就是沐家的老夫人了。

    在怎么样,自己也是沐老夫人唯一的女儿了,沐璇不相信沐老夫人一点都不管自己的死活。

    “老弟人都在给两个人准备喜帖了!”看着沐老夫人一张一张的在挑选沐锦结婚用的东西,张妈的脸上都是笑意。

    “对呀,那两个孩子你也是知道的,一直都很忙啊,所以我有时间就多看看了?”

    看着自己手上大红色的喜帖,木老弟人非常的高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