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3章 凤玺出手
    赫连冰谁这句话的意思就是很明显,就是现在差不多应该去看赌石会。

    “嗯,你们吃东西了没有,没有的话该不要吃一点!”

    看着两个人直愣愣的站在那里,沐锦后知后觉感觉这样似乎不太好。

    看着赫连冰觉得有点尴尬。

    “没事的,我们之前已经吃过了?”

    现在心里有事情,赫连冰没胃口,怎么都吃不下去的。

    “看你脸色似乎不太好,要不要坐下休息一下?”

    看着赫连冰的脸色真的是不算好的。

    对于赫连冰的印象还算不错的,所以语气很温和,有着关怀。

    “我没事的,谢谢你的关心,倒是你,这里的饭菜吃的习惯么,如果不行的话可以让她们重新做,因为这里的人爱好都不叫特殊?”

    看着刚刚沐锦似乎非常的不习惯这里的饮食。

    “没事,就是凤玺大惊小怪的,其实还能将就的?”

    毕竟自己是客人,要求太多真的过意不去,想了一下,沐锦还是委婉的拒绝了。

    “什么叫大惊小怪啊,老婆你真的瘦了,本来就输带着你出来享受的,现在倒是受罪了,晚上我亲自给我做吃的,不习惯我们就不吃?”

    不是每一个人都会和沐锦一样客气的,凤玺就不是有那种觉悟的人。

    “我家老婆一点都不挑食,不过就是不喜欢这个的饮食而已?”

    确实有些奇怪,因为真的和苏城差距很大。

    “你这是打算无时无刻都在秀恩爱是吧,这样一直虐我们单身狗有意思么!”

    看着凤玺,赫连诺很自觉的找一个地方坐下。

    才不会和凤玺这样的让客气呢,因为那样就是为难自己。

    “还真是自觉啊,不请自来的人就应该站着?”凤玺看着赫连诺没什么好的眼色。

    “好了好了,别人是客人了,你就多包容一点,嗯?”

    看着两个人都快要下不来台了,沐锦赶紧开口,实在是太了解凤玺了,这人一直都是这样没完没了的。

    “那我不说了,还不然爷非常的影响你进餐,怎么样,还要不要在吃一点,我看你吃得多很少啊?”凤玺端起碗,打算喂沐锦。

    “不要了,真的和难受?”沐锦的脸色又学不好看,看着凤玺。

    眼里有着希望,希望他不要在喂自己了。

    因为凤玺喂的自己真的舍不得不吃啊,但是问题就是自己吃了是真的难受啊。

    “那就不吃啊,我去给你做,吃完我们再走,你这样一直不吃我很担心?”

    拉着沐锦的手指,凤玺的眼里都是担心。

    赫连诺看着这一切,虽然凤玺是一个很不讨人喜欢的人。

    但是不得不说对待爱情的态度一般人还真的比不上,不,直接就是望尘莫及。

    因为凤玺身上那种对于沐锦体贴入微关怀备至的精神现在似乎不多了。

    那些人都是随便的玩弄别人的感情,那有那么多的情深义重啊,不过都是见色起意。

    “看不出凤玺你还是一个情痴啊,真是让人意想不到?”

    凤玺咋一看是属于那种薄情寡义的。

    因为那张祸国殃民的脸总是吸引着那些女人情不自禁的往上扑。

    “你想不到的东西很多,等你想到了,又得东西可能都吃了?”

    凤玺就是这样的,遇见自己喜欢的人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出手,绝对不会这样犹豫不决的。

    因为那样最后是去的是自己在乎都人,到时候心痛的还是自己。

    “你懂的很多啊,只不过不是每个人都有你那种运气和自信的,有些东西,我可能得不到了?”

    因为自己命不久矣,所以对于那些感情自然表现的不是很在乎,很怕最后受伤的都是两个人。

    “没试过你怎么知道最后的结果,说到底还不是你胆小懦弱?”

    凤玺的眼里有着不屑,一个男人是绝对不会放弃自己心爱的女人的。

    哪怕就是不折手段,只要在一起,要不然余生就是煎熬了。

    “凤玺,你还是不明白,算了,我也不和你讨论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身不由己,有时候一步错步步错,所以现在的赫连诺每走一步都是小心翼翼的。

    自己绝对不能被那些人拉下马,要不然不仅自己。

    就是自己想要守护的让也会跟着自己遭殃,所以自己绝对不能输。

    “那是你的事情,和我没关系?”凤玺一点都不在乎。

    反正煎熬的有不是自己,那样的作风凤玺一点都不欣赏,因为太懦弱了,太没有用了。

    “凤玺,你会明白的?”赫连诺摇摇头,不在说话。

    “说的什么,我怎么听不懂?”沐锦看着凤玺,眨眨眼睛。

    “没事的,就是赫连诺有些事情想不透而已,我在给她疏通?”

    凤玺不想要沐锦知道那些,因为沐锦说不定会因为对于赫连冰的好感而推波助澜。

    这样的事情肯定不能让自己的沐沐去担心了。

    毕竟那些都是别人家的事情了,自己和沐锦主要好好的,其他人管他去死。

    “那我们走吧,现在去看看,晚一点人很多,那时候很拥挤?”可能那时凤玺会更加不自在的。

    “走!”牵着凤玺的手指,站起来,跟着赫连冰一起走出去。

    “沐锦小姐是一个很幸福的让啊,幸福人很让人羡慕呢?”

    自己要是有沐锦的一半幸福,没有那么多的身不由己,赫连冰感觉自己知足了。

    “你也可以啊,有些事情还是需要自己把握的,有时候也许勇敢一点,结果就不一样了!”

    看着赫连冰,其实看的出来两个人估计还是有一些暧昧的,只不过都不敢明目张胆的。

    不过想想这也是正常的,不说这里。

    就是苏城,对于堂兄妹之间的感情容忍度那都是非常有限的。

    就好像当初那些人知道自己喜欢一个男人想要和一个男人在一起的时候反应也是很激烈的。

    如果不是最后自己澄清了自己的身份,沐锦感觉事情一定会继续没完没了的。

    太了解那些人了,总是想着让你难看,毕竟平时的时候。

    自己基本上不会有任何的把柄被别人抓住的。

    反正没事也会给你找出事情来的,人都是这样的,劣根性啊。

    总是看不的别人比自己更好,或者拿自己去和比较。

    “沐锦小姐总是把事情看的很明白啊,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才有你这一份心境,不过估计不太可能了,毕竟我这个人非常的死脑筋,不会灵活运用,比不上你的?”

    赫连冰对于那些权谋什么的是真的不太擅长,也不是擅长算计人。

    和沐锦不一样的,沐锦是一个很优秀的人。

    有时候了解一个人不是过多深入的了解,而是通过平时的一言一行,你就会知道那一个是什么人。

    赫连冰这一点看人的本事还是有的,沐锦不是简单的人,至少自己不会是对手的。

    “那些都不重要啊,人这一生最重要的就是有一个人对待自己,你不是已经有了,所以你很幸福了?”

    赫连冰虽然处境不是很好。

    但是一直都有一个人保护自己,让自己不受伤害,但是自己不同。

    以前无论什么时候,自己都是小心翼翼的。

    就是睡觉的时候都不能睡得太沉,以免被人杀害。

    自己那些年一直过的就是苦日子,但是赫连冰不同,赫连冰有人保护啊。

    自己也是现在遇见凤玺才会好一点的。

    因为无论什么时候都会有人保护自己的。

    照顾自己的生活起居,什么事情都有人为自己担心。

    所以有时候你现在受的苦就是为你以后的幸福铺路呢。

    比起赫连冰的平淡无波,自己可以说是波澜壮阔了,所以这两者真的没什么可比性。

    “是啊,但是有时候真的就是无能为力啊,有些事情我也很想要改变,但是到最后我会发现,其实我没有能力?”

    说到底,赫连冰还是感觉自己太弱了,一点都不能帮助赫连诺什么。

    自己一直都是一个累赘,如果不是赫连诺。

    赫连冰很清楚自己的结局的所以其实她愿意什么都帮助赫连诺的,哪怕付出自己的生命为代价。

    “有时候人也不能太贪心啊,你可能你想要什么都能得到什么,也是需要时间去沉淀的?”

    沐锦看着赫连冰,其实也是一个可怜人。

    赫连诺的身子也不知道应该活多久。

    只要赫连诺一死,赫连家就不会有赫连冰的地位,赫连冰的存在其实就是因为赫连诺。

    有时候想着也很悲哀的,被这样的家族收养,喜怒哀乐都是身不由己的,因为那些人对于自己有恩情。

    所以赫连冰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特别的纠结和无助。

    最重要的其实还是赫连冰根本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需要什么?

    “你完全可以活的肆意一点,人的一生很短暂的,说不定什么时候意外就发生了,你愿意一直这样不明不白的活着?”

    沐锦该是很喜欢赫连冰的,要不然话少的她一定不会说这么多的。

    “你很幸福,我想要向你学习,但是不知道我会不会有那个运气,自己赢一回!”

    赫连冰笑笑,看着赫连诺,眼里有着丝丝爱意,其实她和赫连诺是同年的,只是月份而已。

    “你是不是喜欢他!”看在和凤玺走在前面的人,沐锦轻声问道。

    “喜欢哪有怎么样,我们都是不可能的,你也知道的这舆论的力量有多大,一旦我和诺诺有一点关系,赫连家那些人是一定不会放过我的。”

    赫连冰的脸上有着无可奈何,不能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确实是有些折磨。

    “喜欢那就去追求啊,不试试你怎么知道最后的结果,我和凤玺认识的时候,一言难尽啊?”

    似乎当初的凤玺还是一条小白蛇,还有后来风云国际那个莫名其妙的态度。

    有时候缘分真的是一个很奇怪的东西,缘分到了,真的由不得你!

    “你和凤玺认识的时候,是不是一见钟情?”

    很好奇这两个人是怎么样认识的,不过应该很浪漫。

    “他对于我一见钟情?”沐锦觉得应该是这样。

    觊觎自己的盛世美颜,要不然怎么会一直追着自己不放呢。

    “这很符合凤玺的性格,一旦喜欢上那就是打死都不放手的,很羡慕呢?”

    看着沐锦,赫连冰感觉自己更加的相信爱情了。

    “这一点倒是真的,我当初是真的很烦他,因为很没有安全感,当初的凤玺又是我最大的对手,对于他其实很防范的,所以那时候感情一点进展都没有?”

    其实还是沐锦不想要踏出哪一步,因为真的很害怕发生什么自己不能控制的事情,自己真的一点都不喜欢那一种感觉。

    要不是后来因为自己的奶奶,自己和凤玺都这一条感情之路一定会更加的难走的。

    因为自己一定不会就这样妥协,沐锦太了解自己的性格了。

    平时杀伐果断,但是一单遇上自己不能解决的,那就是一个缩头乌龟。

    “你和凤玺还有这样的事情!”赫连冰很意外,两个人看起来很恩爱,想不到该有这样的曾经。

    “你该不会以为我们一直都这样恩爱么?”沐锦挑眉,那是不可能的。

    “确实是这样?”因为凤玺不会做什么对沐锦不好的事情。

    “那是不可能的?”沐锦摇摇头。

    “现在好那就是值得的,不是么?”过程什么的现在真的不重要了,至少现在的结果很让人满意。

    “所以啊,有些时候幸福不幸福,还是需要看你怎么选择,但是一旦选择了就不要轻易放手,因为那样才是最伤人的?”

    感情本来就是这样的,不是伤人就是伤己。

    “对的,也许可以试一试,也许真的又不一样的结果呢,对不对?”

    赫连冰眼里有着希望,是真的想要和赫连诺在一起,即使那人活不了多久,但是依旧还是想要在一起。

    只要能够在一起,赫连冰不在乎能够多久,只要自己以后是哪那个人的妻子。

    “对的,想要就去试试,不要害怕,要不然以后说不定你会后悔的?”

    不试试以后想起来总会有一些遗憾的,不如现在好好的把握。

    “我记住了,我一定会去尝试的?”看着沐锦,笑得更加温和和有人气了。

    “都是自己的努力,最后还是要看自己?”所有的一切都是靠自己努力得来的,没有任何人什么都不付出就能够得到一切。

    “老婆,你和她说什么,说完了没有啊?”

    看着沐锦,凤玺感觉自己有些幽怨了,自己的老婆没有陪着自己,却一直和那个无关紧要的让说话。

    “凤玺,你还不要这样?”凤玺的性格真的就是太粘人了。

    真的不知道沐锦怎么受得了,感觉凤玺就想要时时刻刻粘在沐锦的身边才有安全感。

    但是这样的感情一般人还是承受不了,因为太窒息了。

    那两个如果相爱还好,如果其中一方不喜欢,结果就是不死不休。

    “好,我陪你?”走上前,拉着凤玺的手指。

    凤玺瞬间眉开眼笑了,那张艳丽的脸色更加的让人离不开眼睛。

    “我家老婆最好了?”在凤玺眼里,可能沐锦就不存在不好的地方吧,因为沐锦对于他而言就是最完美的。

    “你呀?”看着凤玺有些无奈。

    “你一直这样粘着沐锦不害怕他有一天烦你?”再是相爱的两个也应该有彼此的空间。

    “滚?”看着赫连冰眼里都是狂风暴雨,这些话他一直最不想听的。

    因为自己确实粘人,但是没办法的,自己对于沐锦就是小心翼翼的。

    因为自己总是患得患失的,生怕自己一个不注意,沐锦就会离自己而去。

    所以需要时时刻刻呆在沐锦的身边看着人,那样他才会安心。

    “诺诺,别乱说话?”

    明明知道凤玺的脾气还这样刺激人,这样真的好吗。

    “好了,姐姐,我不说了?”

    凤玺这样的性格确实不应该过度的刺激,要不然受苦的还是自己,所以还是适可而止。

    “老婆,刚刚你和那个人说什么,看你说的很开心啊?”凤玺看着沐锦直白的说道。

    “我觉得赫连冰和赫连诺其实挺配的?”

    只不过有着太多的身不由己,想起来还是很可怜的,所以才会忍不住多说两句。

    “那些人的死活和你有什么关系,赫连诺自己都不着急,你也不要着急,因为好事多磨啊?”

    自己当初追求沐锦也也是花费了很大的力气啊。

    这些人还要是容易得到,有时候就学不会珍惜。

    只有那种得之不易的才会知道,用自己的命去保护都是可以的。

    “你呀,是不是还记恨赫连诺啊?”沐锦看着人感觉有些好笑。

    “毛都没有长齐的人,我不会计较的!”话是这样说,但是凤玺的性格却不是这样的。

    “真的?我看你似乎有些幸灾乐祸啊!”看着凤玺那个心情很好的模样。

    “那可不,和老婆你在一起,什么时候不开心了?”凤玺自己有自己的说辞。

    “好了,不说那些了,该说的我也说了,两个人在以后会不会走到一起那就是两个人的造化了!”

    大概是因为自己很幸福了,所以也希望那些陷入感情的沼泽里的人得到解脱。

    “好的,都是别人,别为人家操心了?”凤玺紧紧的捏着人的手指,有些小任性。

    对于沐锦他一直都是斤斤计较的,很在意沐锦为那些人花了心思。

    看看是男是女,再看看对于自己的威胁程度。

    那些对于自己有威胁的,还是早一点抹杀。

    自己什么都那样承受失去,但是唯独沐锦,谁敢和自己争夺。

    自己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抹杀,那些人就不应该出现在沐锦的世界里,吸引沐锦的注意力。

    “你呀,是不是我表现的还不够明显,你还是不相信其实很喜欢你的,这一辈子也只是希望这一城终老而已,其他的,真多的没不要了,也没精力了?”

    经历一个凤玺感觉都是用尽了自己的全部力气了,再也经不起其他的了。

    “老婆,谢谢你?”凤玺感觉自己真的很幸福,比什么时候都幸福。

    “一家人,这样客气就不对了?”其实凤玺真的还一个很好满足的人,有时候自己稍微的后边沟一下那就好了。

    “好的,以后都不和你客气了!”凤玺也只是情不自禁说出口的。

    “这里的风景其实还是很别致的,有点像那种民国时期!”看着周围的建筑,如果不是那些人身上的穿着,自己都差不多以为自己穿越了。

    “嗯,这里的人文化一直都在进步,但是建筑方面还是更喜欢这一种,大概这是一种风土人情吧,也是一种特色?”

    有些东西进步了,确实确保留了以前最纯朴的东西。

    “很不错!”沐锦点点头,现在外面确实看不到这样的了。

    “喜欢我们就多住一点时间,算是给自己放假,平时你也很累的?”

    在这里沐锦就只认识自己,当然都说和自己在一起了。

    在外面那就不一样了,那些小妖精太多了。

    那些人都不会顾及自己的,一直想要霸占自己的沐沐。

    所以有时候凤玺还是很无奈的,但是还不能阻止。

    因为沐锦和那些人在一起是真的很开心呢。

    凤玺当然是希望看见沐锦开心,尽管那些开心不是因为自己,但是沐锦开心了不是嘛?

    “奶奶之前说,都给我们看好日期了,不确定还要在这里住一下?”

    出去时候婚礼也是势在必行了。

    “真的,奶奶什么时候和你说的,沐沐,这样的事情你怎么不和我说一下?”

    凤玺就有一些激动了,这就是人生大事了。

    凤玺盼着这一天已经很久了,只有和沐锦走进婚姻的殿堂,凤玺才会有安全感。

    现在自己只是一个男朋友,凤玺真的很怕啊,很怕什么时候就出现一个比自己更加优秀的让夺走了沐锦。

    “出去之后就差不多了,你现在似乎都不着急了,应该晚一点告诉你的?”看着凤玺的模样,沐锦感觉自己乐呵了。

    “那里,老婆,我很开心啊?”凤玺巴不得现在就出去呢。

    但是还是控制住了,毕竟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沐锦体内的封印了。

    “看得出来?”现在凤玺的情绪外泄的非常的明显,就是身后的两个人都发现了。

    “这一分钟我们是不是错过了什么不知道的好事情?”

    说话的依旧是赫连诺,毕竟赫连诺这种人是常年和人打交道的。

    说话方便比较擅长,但是赫连冰就不一样了。

    因为从小的时候接触的最多的就是赫连诺,所以如果不是特被喜欢的人,她基本上是不会开口的。

    “你不需要知道?”这些事情外人当然没不要知道了,凤玺也不会说的,因为这是属于自己和沐锦的。

    “没事,他就是这样的,有时候开心的莫名其妙?”沐锦解围。

    “看出来了,凤玺先生的脾气一般人还真的驾驭不了?”

    也就只有沐锦才会喜欢这样的人,如果换作是自己,真的不一定的。

    “到了,就是这里了?”看着那人潮拥挤的地方,看来今天的赌石会真的很热闹啊。

    “看来今天是有不少人啊。”沐锦看着那些蠢蠢欲动说的天花乱坠的人也仔细的听着,因为自己对于赌石这一块真的不太擅长。

    “这边请,我们一会儿再出来,因为那些原石都会拍卖的,一会儿你如果看中那一块,就可以定价?”

    这里的买卖一直都很公平,但是有时候也会游戏的特殊的。

    毕竟这里是赫连绪的地方,遇见好的赫连绪不可能不动手。

    “走吧,上去看看?”沐锦是真的很有兴趣。

    “老婆不用着急的,一会儿喜欢那一块我们就买那一块,反正也只是玩玩,还是希望老婆你开心,那些比什么都重要?”

    自己带着沐锦出来就是希望人开心的,自然不希望其他的东西影响自己的老婆,那样就没意思了。

    “好的?”这些沐锦一定不会客气的。

    “真是土豪啊,有一个这样的男朋友真都很好啊?”

    “传说中的霸道总裁哇,啊啊啊啊,我的少女心炸裂了,碎了。”

    “就是,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棒的男人啊,为什么男人还不是我的?”

    “这就是传说中的别人家的男朋友啊,真的好羡慕啊,那个女的太幸福了?”

    身边的一些小姑娘听着凤玺的话语直接犯花痴了。

    无论那里,长的俊美的男人都会吸引到别人的注意力的。

    凤玺这样艳丽都容貌,确实,这些小姑娘犯花痴也是很正常的。

    “看看,她们都很羡慕我?”沐锦看着人,眼里有着调侃,其实沐锦感觉自己很幸福的,有这样一个人人都很羡慕的男朋友。

    “那可不,这些都不算什么,我还是希望能够给你最好的,现在这样我都不满意?”一定要把沐锦宠的任何人人看见了都羡慕的程度。

    “啧啧啧,又开始秀恩爱了,能不能放过我们啊?”赫连诺伸出手给赫连冰剥了一个橘子。

    “滚?”凤玺看着人,这人简直就是故意的,如果不是不行,凤玺一定选择把这个人的嘴巴堵上,真的很烦人了。

    “沐锦,你看看这人,脾气一点都不好,你要不要考虑一下抛弃这个人!”

    赫连诺的话语才刚刚说完,凤玺运起灵力直接就给人打过去。

    赫连诺眼疾手快的快速躲开,看着自己身后瞬间碎裂的花瓶脸色不太好看。

    因为感受的出来这一次凤玺是认真的。

    “没必要这样较真吧,我也只是开一个玩笑?”

    赫连诺感受的出来,凤玺就是想要杀了自己,这一次赫连诺看着凤玺眼里都是审视了。

    看来凤玺的能力真的不容小觑啊,这一掌下来,自己也是差不多内伤了。

    “凤玺?”看着凤玺动真格了,沐锦连忙制止。

    这里可不是闹事情的地方,还是低调一点的好。

    并且现在她们也只能和赫连诺合作,现在对于赫连诺,不应该是这个态度。

    “老婆,我这是在教他,惹不起的人千万不要尝试取惹怒,不然后果很严重?”凤玺转过头看着沐锦立刻换上笑脸。

    “下手是不是有些重了?”还真的一点都不知道手下留情啊。

    “诺诺,伤到那里没有?”赫连冰的脸上都是担心,这个人下手也没有一个轻重,赫连诺的身体本来就不好。

    “沐锦小姐,诺诺毕竟年纪还小,哪里做的不对的也请你多多包涵,诺诺身体不好,这样只会更加的严重?”

    赫连冰对于赫连诺比对自己都要爱护,所以自然受不了别人欺负自己的弟弟了。

    “放心吧,赫连小姐,凤玺有分寸的,赫连诺应该没事的!”凤玺不会什么都不管不顾的。

    “下一次还是想清楚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我的脾气很不好,所以你应该知道?”

    凤玺看着赫连诺,最恨别人说关于沐锦的问题了。

    沐锦的事情一直都是凤玺的禁区,不允许任何人胡说八道。

    “好了,不就是一个问题而已,大惊小怪的?”赫连诺一点都不在意,凤玺想要伤害自己,那是不可能的。

    “做人还是要有自知之明,要不然很容易受罪的!”赫连诺也真的就是一个奇葩。

    “不怕啊,完全无所畏惧。”赫连诺一点都不怕,这条命早就不在乎了,只要报复那些让就好。

    “好了,不说了,那里似乎快要开始了?”沐锦转移话题,因为这两个男人都不是轻易放弃的。

    另外一间包间,凌弑天看着外面一切,脸上依旧有着儒雅的笑意。

    “怎么样,先生感兴趣么,感兴趣的话一会儿可以挑几块自己喜欢的原石,那里面可都是宝贝啊?”赫连绪看着外面的人,也是笑意满满。

    “原石那些对我没有任何用处?”那些自己多的是,不需要再继续锦上添花了。

    “不不不,先生你可能还不太明白,有些原石切割出来的石头会有灵力,并且都收纯天然的,非常的难得,所以非常的珍贵?”

    那些自己也是靠运气得过一些,但是自己一直都没有舍得用。

    “还有这种石头?”用力灵力的石头确实很稀少,所以很珍贵,凌弑天现在感觉自己有些兴趣了。

    “有的,并且很珍贵,一会儿你可以看看!”反正那些现在对于自己用处也不大,看着凌弑天,赫连绪当然有想法了。

    “那就拭目以待了,不过这样的场合,凤玺应该回来吧?啧啧啧还真的很好奇呢?”

    沐锦应该会来,但是沐锦如果来的话凤玺应该也会来的。

    毕竟凤玺对于沐锦一直都是不离不弃的,舍不得分开一会儿。

    以前感觉凤玺是一个神经病,现在感觉,那就是一个变态了。

    因为现在的凤玺似乎比以前更加难于控制了,只要谁伤害了沐锦,他都会疯狂了一样的报复。

    “那是一个不简单的人,想要杀害他还是需要精密的部署,要不然凤玺不死,死的就是我们了?”

    赫连绪见过一次凤玺,看都出来,凤玺真的不好对付。

    也难怪自己派出去的那些人一直都没回来,想必都被那个人杀害了。

    “你以为,之前你该不会以为我都在骗你吧!”

    凌弑天的眼里都是笑意,但是眼里没有任何的温度。

    “当然不是,只是有些不太相信而已,居然会有这样一个人?”

    赫连绪当初确实以为凌弑天在危言耸听。

    所以还是有些不相信的,现在看看由不得自己不相信了。

    凤玺那样的人,自己必须精密的筹备一下,要不然真的不敢出手。

    “今天估计人也来了,还真的有意思啊?”凌弑天端着茶喝冷了一口。

    “是么,那些都不重要,来了也没事,我们可以安排一下给人一个惊喜啊?”赫连绪眼里闪过精光,顿时有了注意。

    “你想要干什么?”凌弑天很好奇。

    “这里就是我的地方,我想要动一点手脚应该没关系的?”不是想要原石么,行,那就给啊,只是希望两个人有命接受。

    “确实没关系,不过还是要慎重?”凌弑天知道凤玺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人。

    “没事的,我这里已经有注意了!”赫连绪当然不会做那些没把握的事情。

    凤玺这边。

    “今天还真的热闹啊。”赫连诺看着外面,似乎看到了很多的熟人啊。

    “还不错啊,或者说现在还不是最热闹的,一会儿会更加的热闹!”

    凤玺可不会相信赌石会就这样风平浪静的过去了。

    重点也许还没有到呢,精彩的往往都是在后面。

    “你觉得那些人会动手?”赫连诺意思么,这里人很多,如果发生什么事情,针对的就有一些大了,希望那些人不要这样丧心病狂。

    但是有些人哪就是自私,不会顾虑别人的生死,一点都不在乎。

    有时候对于自己的亲人都可以下手,更何况是那种不熟悉的陌生了,对于那些人而言,真的就是死不足惜的。

    “还真的就是有人这样无聊呢?”凤玺很了解凌弑天的。

    是不会让自己好过的,千方百计的一定要让自己难受的所以自然也不在乎用得是什么办法了。

    凌弑天一直说自己很疯狂,其实最疯狂的还是他自己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