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2章 被嫌弃的一群人
    “谢谢,好很多了?”沐锦的心里暖暖的,看着那个年轻的前台小姐。

    “总裁如果不舒服的话就多休息,身体最重要了?”

    沐锦的努力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但是因为沐锦平时都是不苟言笑的,所以,即使有些心疼人,也不会说出来的。

    “已经没事了,这些日子辛苦你们了?”沐锦点点头,嘴角勾起一个不太明显的笑容

    前台小姐看着沐锦的笑意,有些受宠若惊,毕竟来皇廷国际的时间也不少了,还是第一次见沐锦的笑容呢。

    虽然非常的不明显,但是还是看见了。

    “好好工作,我上去了?”沐锦说完走进专属电梯。

    “我居然看见总裁笑了,真的看遍了?”

    前台小姐看着其他一起工作的姐妹,脸上也有着傻笑,毕竟和沐锦说话还是很难的的。

    沐锦是最高指挥官,平时接触的都是高层。

    并不会直接和这得人说话,再者,自己的级别也达不到。

    “多呀,外面都传言总裁冷若冰霜,是一个冷美人,现在看看,要是笑起来,绝对很是吸引人,但是,那又怎么样,还不是没有我们的事情?”

    另外一位的脸上就是遗憾了。

    美好都东西总是特别让人喜欢的,但是喜欢也得不到啊。

    因为沐锦那样的人生下来就是高高在上的,所以这些平凡人是不可能接触得到的。

    “别叹气了,想要更加的接近总裁那就努力工作了,哪样才有机会站在努力总裁更近的位置上,现在说什么都是没用的,因为有些不切实际?”

    沐锦那样的人也不必任何人想要肖想就能肖想的,那样的你,很合适作为一个美好的梦境,幻想就好了。

    “对对对,努力工作,争取做到能够距离沐总更近的位置?”沐锦最近的位置那就是青云的那一把了。

    不过,青云倒是坐了很多年,一直就没有人可以取代。

    有时候这些人都在怀疑,母鸡和青云是不是在搞什么办公室恋情。

    但是两个人的模样很明显的不像啊。

    两个人的相处氛围那就不是情侣的,该干嘛那就干嘛,从来不会拖泥带水的。

    情侣之间不可能一点暧昧都没有,所以这些人还是排除了两个人早一起的可能。

    “真的不知道总裁这样的人到底会和什么样的人在一起啊,不过感觉一般的人还真的就是配不起啊?”

    沐锦在这些人得心里还是很厉害的,所以,对于他的婚事,都是抱着各自的看法的。

    “不管和谁在一起都不可能是我们,沐总那样的人太过于招蜂引蝶了,我们是没办法驾驭的?”这语气就有一些苦逼了。

    “你一句话说出来所有的真相,说到底,还是穷?”这就尴尬,没钱才是最致命的。

    “努力工作吧!”年轻的小姑娘总是特别容易多愁善感。

    也许等她们有钱了,就不会这样想了,因为每个时期都追求都不一样。

    沐锦才刚刚走出电梯。

    “总裁,你怎么样了?”看着沐锦,青云的声音里都是笑意和惊喜。

    这些年一直都是和沐锦在一起工作的,现在突然这样分开几天还是真的不习惯呢。

    因为和沐锦的默契一直都很好,也很喜欢沐锦,所以听说沐锦不舒服了,青云还是很胆心的。

    因为沐锦接受皇廷国际被。多年,从未请过一天的假期,现在突然这样生病了,还是让人很着急的。

    “别担心,我没事就是一些小问题,你们别这样紧张啊?”

    沐锦看着青云,脸色更加的柔和了,因为青云也算一直跟着他的人了。

    “没事就好,我可担心了?”一个好好的人说生病那就是生病了。

    并且凤玺还是直接拒绝这些人的看望,所以心里没有一个底,还是很担心的。

    “你呀,这些天倒是辛苦你了,最近几天你可以给自己放假?”

    沐锦不不是什么资本家,所以不会剥削人。

    “总裁真的太会体贴人了,我是真的有些想要休息了,我想要回去看看我的父母?”青云感觉自己很久没回家了。

    “好!”沐锦点点头。

    “青衣你也是,可以给自己放假?”沐锦也不是偏心的哪一种人。

    既然现在薛青衣也是总裁办公室的,沐锦不会厚此薄彼的,待遇都是一样的,给青云的青衣当然也会有的。

    “不了,总裁,人家还是想要陪着你,毕竟我在苏城没有亲人,放假了还是我一个人,所以我想要陪着总裁,要不然就是我自己一个人了?”

    薛青衣摇摇头,现在还真的就不是休息的时候。

    因为第一是因为沐锦的身体才刚刚好,一个人处理这些事情是很费力的,薛青衣自然舍不得沐锦这样的劳累。

    第二嘛,自己把这些事情都给沐锦了,凤玺那里一定会让自己脱下一层皮的,所以伤不起啊。

    再者还有很多业务自己还是没熟练,所以没资格休息啊。

    “你也别太累啊,这些时间都是多亏你们了,你才刚刚开始接受业务,熟悉的话不着急的,慢慢来啊?”

    沐锦看着薛青衣,现在这样努力上进的人确实不多。

    “总裁我真的不累啊”薛青衣摇摇头,现在的工作量自己还是能够承受的。

    “总裁,我想要继续工作,不想要休息?”薛青衣很坚持。

    “那好吧,什么时候想要休息了就和我说?”看着薛青衣的模样,沐锦这知道自己开口都是没用的。

    “青衣,你不会是因为舍不得夜家那个小子吧?”青云看着人眼里都是笑意。

    “青云姐,你又开始不正经了,我和夜无肆真的非常的清白啊?”青衣感觉自己有些无奈,自己和夜无肆真的不可能早一起的。

    因为不是任何人都会有凤玺那样的运气的。

    找到一个不嫌弃自己的,青衣觉得那个人对于自己的兴趣只是短暂的,自己又何必去烦恼。

    自己是妖,夜无肆是人,这就是最大的距离。

    自己不会死,夜无肆之后短暂的几十年,薛青衣自然不会去赌的。

    保管好自己的心脏就好了,那才是唯一不收上的办法。

    看过很多的悲欢离合,薛青衣一点都不想要尝试那种生不吐死的感觉。

    “傻!”沐锦感觉感情这种东西不诚实都是不会相信的。

    现在的薛青衣就是以前的自己一样的不相信别人。

    心里筑起一道高高想城墙,任由外面的风吹雨打,但是还是不会动摇的。

    “好了,最近有没有什么比较棘手的案子?”

    沐锦现在需要处理的就是青云还拿不动注意的。

    “总裁,最近的一切进行的都是的非常的顺利的,没什么要紧的事情!”要不然这些天肯定忙死。

    “那就好,继续关注一切,不要让被人有机可乘?”沐锦还是很相信青云的,所以青云说没事那基本上就是没事了。

    沐锦坐会自己的位置上开始办公,这些天积累的一切事情必须尽快的处理。

    中午的时候没有等到凤玺,倒是等到了白凤璃几人。

    因为还没有的等沐锦下去,白凤璃直接就杀上来了。

    “阿锦,怎么样了,听说你受伤了,我都来几次了,一次都没看见你,去你居住的地方也是没看见人?”

    白凤璃急急忙忙都冲进来,脸上都是担忧。

    我没事啊,抱歉,这些天让你们担心了!”

    因为自己的手机那一天丢了,后来凤玺重新给自己买了一个。

    但是之前的那些联系人都不存在了,所以才一直没通知这些人。

    “看见你没事就好了,你都不知道我多么的担心,那些儿女是不是死,还输是不放过你?”

    白凤璃感觉自己非常都生气,因为沐锦对于白凤璃而言真的很重要。

    那些人一直惦记沐锦,真的的该死为什么还不去死呢。

    留在世界上真的祸害人,那样的人就不应该存在。

    “别生气,那些人已经有属于自己的结果了?”

    凤玺的手段,是不会让那些人好过的。

    或者说,凤玺的性格是不会让所有伤害自己的人好过的。

    “那些人真的就是死不足惜,真的很生气呢?”

    白凤璃感觉自己真的就是想要亲手杀死那些人。

    “阿璃姐姐,不生气,不生气?”沈长安看着生气的白凤璃连忙安慰,再看看,沐锦的眼里有着责怪。

    “没事了?”对于沈长安的眼神,沐锦直接视而不见?

    因为沈长安对于那些让白凤璃有着情绪波动的人都是非常仇视的,一个小屁孩而已,自己没不要和他计较。

    “阿璃姐姐,沐总都说没事了,不生气好不好,生气不好的?”

    看着白凤璃,书本。长安的声音很是温柔,就好像怕大声一点吵着人一样。

    沐锦看着人挑眉,这个沈长安倒是会装。

    “就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人而已,都过去了?”沐锦看着白凤璃,站起来亲自给人倒了一杯水。

    “谢谢阿锦,我就是不能忍受那些人那样肆无忌惮的伤害,你又不欠那些人什么,凭什么继续给她们卖命?”白凤璃的语气语气还说很不好。

    “别生气,那些人现在已经不存在了,以后也不会有机会伤害我!”沐锦对于那些人没有一点同情,因为那些人对于自己一直都是想要赶尽杀绝的。

    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沐锦不是那种圣母更不会什么玻璃心。

    “阿锦,你呀,有时候就是太大意了,才让那些人有机可乘?”白凤璃有些恨铁不成钢。

    “阿璃姐姐,你担心什么人家家里哪一位都不着急?”

    看着沐锦,沈长安有些阴阳怪气的,就是因为这个人,让自己的阿璃姐姐几天逗吃不下饭。

    “你还是这样小心眼啊沈长安?”

    沐锦耸肩,有些无奈,有些时候自己真的就输身不由己的。

    那只自己最亲的人,沐锦当然舍不得沐老夫人受罪。

    即使代替沐老夫人受罪沐锦也在在是愿意的,唯一觉得对不起的就输凤玺。

    那个人一直随珍重的就是自己了,平时自己做什么他都舍不得。

    他看着自己浑身是伤,确实有一些残忍。

    如果换作是自己,沐锦感觉自己也会非常的大生气和不知所措。

    “你呀,就是仗着凤玺宠爱你,阿锦,你现在已经不是一个人了,有时候也需要为凤玺想一下,凤玺那样爱你,你受伤了,不是往他身上使刀子?”

    虽然非常的不喜欢凤玺,但是不否认凤玺对于沐锦真的很好的,哪种好,直接就是让人羡慕。

    其实白凤璃至始至终都没有想过,这两个同样都在顶端的两个人会在一起,真的就是让人非常的意外。

    “我知道的,以后我一定不会在让自己受伤了?”

    这一次夫人凤玺为了救自己,应该耗费了很多的灵力。

    沐锦不是没有心脏的人,,相反的,沐锦是一个非常重情重义的人,凤玺都付出他一直看着人。

    都是人,怎么可能会没有感触,现在沐锦感觉,自己越来越离不开那个人了。

    是啊,自己应该知足了,有了凤玺哪样的人,对于自己的宠爱更是有目共睹。

    有时候沐锦也在想,自己到底做了什么样的事情才会遇见这样的凤玺。

    “羡慕啊?”白凤璃感觉现在就是自己一个人单身了在乎的人,基本上都是有这对象了。

    “你也不错啊,只是看你会不会发现了,幸福也许就在不久的将来呢?”沐锦看着沈长安,眼里都是笑意。

    沈长安的性格属于那种非常的嚣张狠辣的,只不过就是太擅长伪装了,这样唯唯诺诺的性格有时候女孩子不一定会喜欢。

    有时候该霸道的时候还是必须霸道想,要不然有时候自己喜欢的人很可能就不属于自己了。

    “一语说出了真相啊?”白凤吟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沐锦看着人,这几个人今天都是约好了。

    平时因为各种琐碎的事情都是很少聚在一起的这一次倒是让让很意外了。

    因为都是不约而来的,还是很幽默的嘛。

    “心有灵犀一点通啊?”白凤吟小巧的瓜子脸上都是笑意,看着沐锦,眼里都是审视,想要看看人是不是真的好了。

    “你们这样我就很为难了,我真的没事啊?”

    不过就是几天没联系而已,怎么感觉这些人都眼神就好像自己是得了是你不治之症一样。

    “你呀,有时候还是大意?”白凤吟和白凤璃的意见不谋而合。

    都是觉得沐锦就是因为大意,还不然沐锦这样的人想要他吃亏还是很困难的。

    “别说了,你们现在这样我非常的尴尬,感觉就像是三堂会审?”

    沐锦有些好笑,她当然知道这些人是关心他了。

    但是事情真的过去了,既然过去了了那就不要一直抓着不放。

    “好了,不说你了,以后不要这样掉以轻心了,有些人的花招那简直就是防不胜防,有的是办法弄死你?”

    白凤吟看那些事情简直就是看的非常的透彻。

    这些年在不夜城什么样的人没有见过,都是那样的,有的是办法让你溃不成军。

    “真理啊,看来你收获很多啊?”感觉白凤吟现在改变很大的,以前那个张扬肆意无所畏惧的性格现在收敛很多。

    岁月真是很会打磨人,即使在锋利菱角,也会打磨的光滑。

    “切,我这是得出来的经验?”

    白凤吟早些年也是经常的吃亏的,现在倒是学会两面三刀了,对付那些人绰绰有余。

    “长大了?”以前那些都属于年少轻狂的岁月,现在也只能回味了。

    “对,长大了?”白凤吟自己找一个地方坐下,站着非常都不舒服。

    “才多大啊都开始感叹人生了,真是又够恶趣味的?”白凤璃有些鄙视。

    “比不得你们有男人的,我这样牛逼的人一直都是自己一个人,五岁畏惧?”看着白凤璃和沈长安,白凤吟的语气里都是打趣。

    “能不能憋胡说八道,长安是我的学生,你们就不能给一点正面的形象?”

    白凤璃有雪不好意思,都不敢看沈长安。

    “谁这话难道你都不心虚嘛大哥,喜欢那就上啊?”白凤吟现在很像一个老流氓。

    “该死的风花雪月啊!”沐锦看着两个人,其实各自都有自己的归属都。

    “别在这里取笑我吧,你难道没发现最近你男儿就是一个话题王,还真的很有意思的?”白凤璃想起这几天的那些有意思的事情。

    “那不是我男人,不过就是一个无关紧要的男人而已,和谁有什么关系管我什么事?”

    白凤吟的脸色不是很好,可以是非常的那看了。

    “还说自己不在乎,啧啧啧,你这是漠不关心的态度?”

    这几天那个白霜霜和洛少卿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的。

    “那和我没关系,男让都是那样的,朝三暮四的?”白凤吟很不爽,真的很不爽。

    “看你那个样子,说你不在乎那个男的,我一点都不相信,凤吟啊,有时候你还是必须认命啊?”白凤璃摇摇头。

    “说什么呢,这样高兴?”白云暖推着自家大叔走进来,看这个几个人有说有笑的,有些好奇,随口问了一下。

    “说白凤吟家里的男人的事情呢,她说她不在乎,啧啧啧?死鸭子嘴硬,现在不好好把握,等的人以后不见了,你就自己找一个地方哭去吧?”白凤璃有些好笑。

    “阿璃姐姐,吃东西?”沈长安把自己手里削好的苹果给白凤璃。

    “比不得你家都贴心小棉袄?”

    白凤吟看着沈长安点点头,很不错的小伙子,也不是哪一种花天酒地的。

    “谢谢长安?”白凤璃的嘴角有着笑意,很是高兴。

    “看吧,把你乐呵的?”白凤吟翻了一个白眼,十分的无奈。

    “今天都是来秀自己的男朋友的?那我是不是应该秀一下其他的?”

    沐锦看着几人,很难的这样热闹。

    “别别别,伤不起伤不起?”

    “就是,谁不知道你家里的哪一位秀恩爱那简直就是无敌啊,各种花样变化着来绣,力求做到全方位无死角,谢谢,单身人士伤不起?”

    “就是,能不能让我对爱情有一点幻想的?”

    几个人此时还是第一次这样异口同声的。

    沐锦的嘴角微微的勾起,很有意思不是嘛。

    她所希望的生活就是这样的,有着宠爱自己的家人还有一群友好的朋友。

    “阿锦,你变坏了,再也不是以前那个单纯善良的阿锦了?”白云暖有些忧伤。

    “继续?”看着继续耍逗的人,沐锦感觉非常的乐呵。

    几个人在这里有说有笑的,凤玺那一边就显得有些冷清了。

    凤云国际,凤玺总是时不时的看着自己到底手表。

    妖月在一边感觉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特别是凤玺有时候不知道想到什么那个荡漾的模样,真的让人看的不忍直视。

    这根本就不是以前那发喜怒无常想尊主大人了,现在的尊主大人感觉已经变了一个人。

    特别是在沐锦面前,真的就是一个软蛋怂包。

    “你似乎很不满意我?”凤玺感受到妖月的怨念,抬起头看着人。

    “尊主,你误会了,我没有那个意思?”即使有自己也在敢怒不敢言的,凤玺是谁啊,那个总是阴晴不定的神经病啊,惹不起惹不起。

    “我看你是太闲了是吧,?才会够时间去想一些有的没的,是不是需要给你再找一些事情!”

    凤玺的脸上都是笑意,笑得妖月直接后背一凉,最怕凤玺这个时候的笑意了,总是特别的慎人。

    “没有,尊主,你误会了,只是在想一些事情!”妖月不敢喝凤玺作对。

    “对了,凌弑天的那里消息怎么样了?”以前是凌弑天找这一位,现在是凤玺找凌弑天了。

    “还是没有任何的消息?”妖月摇摇头,凌弑天敢和凤玺作对,想必早就想好退路了。

    这些年,也不知道凌弑天怎么想的,还是没有放下过去,一直这样冤冤相报,没意思啊。

    “还有呢!就是并蒂莲的问题!”凤玺很想要快一点去清幽秘境,那里有着自己想要的东西。

    “快了,哪里的入口快要打开了尊主,你可以和沐总准备一下,准备前往清幽秘境?”

    妖月最近一直都在注意这些,因为妖月知道,凤玺现在最在乎的就输沐锦的事情了。

    “很好,那么以后的风云国际的事情还是由你来处理!”等着把沐锦的封印解开了,自己也就可以放心了。

    “好的,尊主,只不过清幽秘境的赫连家族那些人不太好对付,所以尊主到时候你还是需要小心一点?”那些人都是一些老油条了。

    “嗯,我知道了,现在快要到午饭时间了,我先走了,去和沐沐吃饭了?”凤玺看着自己的手表,时间差不多了,自家的老婆可不能饿着啊。

    “”妖月看着那个迫不及待的人嘴角抽搐,可能也就去找沐锦的时候最积极了,其余的时候,可不会这样。

    唉,这就是爱情的魔力啊,真的不知道凤玺这是中了什么毒。

    当后来的某一天,妖月特坠入爱河的时候才明白。

    相爱的两个人真的就是巴不得时时刻刻粘在一起的,因为分开真的非常的煎熬。

    但是,现在作为一个单身狗还是不明白的。

    沐锦这边,一直和几个人聊着,凤玺来的时候看着这么多人,顿时就有瘀血不乐意了。

    “沐沐,她们怎么在这里?”那眼神,要多嫌弃就有多嫌弃。

    而被嫌弃的那些人:“。”

    看着凤玺是真的手有些痒呢,如果不是打不过,这些人真的很想揍他一顿,真特么嚣张。

    “沐沐,这些掺杂人等真的来这里干嘛,还是在吃饭的时候,蹭饭不好吧?”凤玺说话当真的不客气一点都不留情面的。

    “凤玺,这里是皇廷国际?”搞错没有,这里是自己姐妹的地盘。

    “所以啊,你们一群人打扰我家沐沐办公难道不觉得不好意思嘛?”凤玺再一次出口,这一次几个人直接气的说不出话来。

    “沐沐,走吧,我们去吃东西吧,这些人又不是小孩子还不需要不照顾,又不是不会自己找东西吃,非要找你?”

    凤玺走到沐锦的面前,看着沐锦,整个人都开始和煦了,总之就是非常的荡漾。

    “沐沐,你的胃不好嘛,先照顾好自己,不然我会很心疼的?”沐锦直接没话说,看着凤玺,总觉得这人是故意的。

    再看看其余的人,脸上的表情真的非常精彩呢。

    还是第一次看见几个人同时这样同仇敌忾的,就是很想要揍凤玺一顿。

    “凤总,你能活到现在真的就是一种运气呢,还真的不容易呢?”

    “凤总,你能有爱人真的也是非常不容易的,自己悠着点,别把折腾的没有了?”

    “凤总,你还是注意一下自己的言行举止,我们是沐锦的娘家人,你这样以后真的会很难过关的?”

    等着两个人结婚的时候,一定要把人往死里整。

    真的太过分了,这些人都是沐锦的好朋友啊,说话还这样不客气,做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啊。

    当然,凤玺现在不会把事情想的那么长远的,所以自然不会预料得到自己到时候会被整蛊的多惨。

    “没事的,以后有机会的,现在不和他计较?”这些人都是因为太担心沐锦了才忍不住过来的。

    “她们都是因为不放心我才过来的,你的态度可不能这样?”沐锦感觉自己缓和一下,要不然这些人是真的非常的记仇的。

    以后如果有机会,她们一定不会放过凤玺的。

    “沐沐,她们都是外人,我才是你的老公,你怎么都不帮我说话?”凤玺的语气就有一些幽怨了。

    沐锦头皮发麻,看着凤玺,露出一个笑意。

    “我真的是在帮助你啊?”这样的凤玺真的非常犯规,每一次凤玺这样,沐锦感觉自己的骨头都是酥的。

    因为凤玺的声音非常有磁性,并且搭配上那妖媚的容颜,真的很勾人呢?

    “你还要不要脸?”白云暖看着凤玺直接没忍住。

    “原来你是这样的凤玺,真是让人叹为观止啊!”

    白凤吟感觉凤玺真的就是一个能屈能伸的人。

    出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打得过流氓,撒得了娇,万能的男朋友。

    “沐沐,我们走吧?”凤玺还在征求沐锦的意见。

    “不如”人家都来了,沐锦也不好意思不招待吧。

    “没事的,阿锦,我哪里还以一些事情,最近有人给我闹场子呢,我需要回去看着,要不然我不放心?”白凤吟感觉再继续跟着,可能凤玺最恶心的就是自己了,因为凤玺这个人真的还是有些变态的。

    “我也还有事情,长安,你那里是不是还是一些作业没有做完啊,走吧,去我的那里,我给你辅导?”这顿饭自己吃不下,因为凤玺绝对会有那个本事的。

    “我也是,我和我家大叔也还有事情呢,我们想要一直过二人世界?”白云暖感觉自己有些害羞。

    “真的不要一起吃饭嘛?”母军看着几个人,再看看凤玺,眼里都是笑意。

    “阿锦,没关系的,来日方长,到时候还要请凤总多指教了?”白凤吟一直都是最不好打发的。

    “你别和他计较,你也是知道都,凤玺一直都是这样嘴硬心软的,其实没是什么其他的意思!”沐锦看着自己的好姐妹。

    “没事的,阿锦,想不凤总自己心里也有一个数的,今天就不打扰了,我就先走了?”

    白凤璃也不想打扰人家的二人世界,陷入恋爱中的人都是可以理解的,尽可能的想要在一起。

    “走吧走吧,不打扰人家的二人世界了,走吧?”白云暖说完,几个人一哄而散了。

    “沐沐,你是不是不太喜欢我这样霸道的性格?”凤玺的语气没有了之前的强硬,反而有些小心翼翼的,现在沐锦脸色很奇怪。

    “不是,我是担心你,这几个人,属于那种斤斤计较的,以后相处的时候你自己注意一下?”沐锦看着人感觉有些同情。

    “不说那些了,沐沐,我们吃饭去,不能饿着自己啊,要不然你一会儿就该难受了!”凤玺拉着人就是直接往外面走。

    “好,我们去吃饭?”沐锦脸上有着温柔。

    只不过凤玺没看见而已,还不然指不定尾巴都要上天。

    毕竟,沐锦的笑容真的非常的可贵呢。

    另外一边,灰暗的房间里面看不见一丝光亮。

    但是却有强大的灵力涌动,灵力形成一个光圈,紧紧的包围着人,直到所有的光芒散尽,灵力不在外泄,男子轻轻一挥。

    房间里面顿时明亮起来。

    “怎么样,弑天尊者?”唐宁看着凌弑天比较难看的脸色唐宁有些担心。

    当然担心了,因为现在凌弑天才是自己最大的助力。

    没有凌弑天,自己一定不会是凤玺沐锦的对手的,并且凤玺很快查到自己的头上,不会放过自己的。

    “没事,只是需要一段时间的恢复就差不多了?”

    这一次凤玺差一点震碎自己的内丹,看来沐锦对于他真的很重要呢。

    越是对于凤玺重要的,凌弑天就很不得摧毁,因为就只有那样凤玺那个凤玺才会痛苦。

    看见凤玺痛苦了,凌弑天才会感觉自己不好过。

    “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凤玺那里现在一直都在大力都寻找我们,想必这一次的事情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唐宁对于凤玺还是有一些害怕的,特别是想起那个巨大的蛇形的时候。

    真的很吓人,特别是那一双血色都双眸,真的就是想要把他撕了。

    现在和凌弑天只能紧紧的连在一起,凌弑天有事情,接下来的就是自己,唐宁一点都不想死。

    “怕什么,一个人不怕他有弱点,就怕他没有弱点,现在凤玺的弱点就是沐锦,只要沐锦有事情,那时候他肯定活不下去的?”

    这一次凤玺的疯狂程度他看见了,所以才会更想要去尝试。

    “那么接下来我们应该什么办?”已经已经回不了头了,只能一步一步往前走了。

    “别怕,接下来她们应该会去清幽秘境的,我们就去那里等着吧,双生并蒂莲是一个好东西呢,不能给沐锦,等着沐锦解开封印,都一个遭殃的人就是你自己?”

    因为当初沐锦的母亲就是被这些人赶出古武界的。

    并且当初沐锦的死和古武界那些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沐锦一旦知道,凤玺那样的护犊子。

    沐锦想要做到的事情,凤玺千方百计也会给人完成的,当然也是包括杀人的。

    “双生并蒂莲!”这个倒是有些熟悉,只是想不起来。

    “那也是一种及其珍贵的药材呢,沐锦一定会需要的,只要我们先得到了,这一辈子,沐锦的修为也就到了这里了,以后对你也不或有任何的威胁,要不然,你自己的位置可能保不住?”

    通过这几次的相处,凌弑天很了解,沐锦就是一个非常护短喝记仇的人。

    要是让她知道当初自己母亲的死和这些人有关系,那真的就是没完没了了,反正不会善罢甘休的。

    “好,那我们先去准备,就在那里等着沐锦!”

    唐宁点点头,沐锦的灵力必须控制,要不然倒霉的就是自己了。

    “走吧,我就要沐锦得不到双生并蒂莲?”

    想要个凤玺白头偕老一辈子不离不弃,做梦。

    就是想要看着凤玺失去爱人的疯狂模样。

    顾家这边,顾莹莹看着自己手里的照片,脸上都是扭曲,伸出手直接撕了,眼里都是恨意。

    真的不知道沐锦有什么好的,把凤玺迷的神魂颠倒的,一个男人而已,就喜欢做那些魅惑勾人的事情,真的太不要脸了。

    “莹莹?”沐璇的脸色也不是很好。

    “妈妈,你怎么啦,你今天脸色似乎不太好啊?”

    看着自己的母亲顾莹莹有些担心,因为以前的时候沐璇基本上都是春风得意的,绝不会这样萎靡不振的。

    “莹莹!”看着自己的女儿,沐璇有些难以开口。

    上一次顾莹莹说顾峰那里最近不太正常,她很有自信,所以都不相信,但是还真的就是由不得自己不相信啊。

    已经连续很久了,顾峰都是回来的非常晚,早些时候沐璇用着顾峰可能工作忙的理由说服自己。

    但是昨天晚上沐璇特意等着人,原本刚刚回到家喝的昏昏沉沉的人连忙就是惊醒了。

    并且看着沐璇非常的惊慌,感觉就是做错事被人抓包了。

    并且顾峰也不和以往一样,第一件事情就是上床和自己解释,而是先去洗澡。

    但是虽然顾峰给了一个很合理的解释,或许是女人第六感觉在作祟,沐璇一点都不相信。

    并且人上床之后,沐璇分明闻到一股香水味,那绝不是沐浴露的,当时沐璇就生气了。

    和人就开始争吵起来,顾峰也没和以前一样顺着自己,而是摔门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