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7章 沐老夫人出事了
    “看来沐锦和她那个妈妈一样,就会蛊惑人心啊,作为一个男人居然让那个妖物如此护短?”除了这个,杨绅找不到其他的理由。

    因为妖物大多是都是食人的精气修炼或者人血。

    那样残忍嗜血的畜牲是不会轻易地臣服任何人的。

    “并且,据说沐锦身上还有着强大的灵力,我其实也很感兴趣呢,那究竟是怎么样一种存在?”

    凌弑天知道,当初白露之所以会受伤,这个人简直就是功不可没。

    但是如果不是因为白露义无反顾的生下了沐锦,本身损伤的有些大,这些人也不至于会得到下手的机会。

    “当初既然能够让白露死,现在当然也有机会让沐锦生不如死?”

    杨绅自然有自己的打算,只要要沐锦处理好,以后杨家在苏城也可以继续辉煌啊。

    步兵皇廷国际的总裁啊,居然和一个妖物在一起,那是多么令人惊讶的事情。

    “但是那个蛇妖确实不好对付?”杨绅不是那种盲目的人,很清楚,千年蛇妖,并不是好对付的,更甚至,比当初的白露还要难对付!

    因为一旦失算,最后自己也不会好过的。

    “我当然相信杨伯伯的能力了,想必多付那个蛇妖的办法应该也是有的。”杨家一直都是捉妖的,对于这些应该是非常精通的。

    “当然,和你家老爷子关系一直都不错,当然不会坐视不管的,只不过需要时间!”杨绅需要时间去准备,确保万无一失,不然后患无穷。

    “当然,杨伯伯,我已经给你提供好了机会,就等着杨伯伯发挥了,只不过沐锦的身上有灵力,想要对付人不是那么容易的!”

    凌弑天有些怕到时候沐锦玉石俱焚,那样的人和哪样刚烈的性格,即使就是死,也不会妥协的。

    哪样即使把人捉住了,自己也未必可以拥有那颗心脏,自己做了那么多,就是希望能够突破修为。

    如果最后什么都没有得到,肯定会不甘心的。

    “弑天放心,我有办法?”想要控制沐锦的灵力不是没办法。

    “只要给她服下锁魂散,即使有着再大的灵力也不会有机会施展的?”杨绅眼里有着志在必得。

    “那个东西?”看着杨绅,凌弑天嘴角带着笑意,确实够狠的,一旦沐锦吃下,别说做什么,就是自杀那也不可能的。

    “什么时候i行动弑天说一声就好了?”凌弑天说的没错,杨绅确实需要一个平台,一个杨家复出都平台。

    “那就多谢杨伯伯了,我那里还有一些事情,就选告辞了?”凌弑天说完站起来就要走了。

    自己的目的打到了,当然不用再继续逗留了。

    “好的,那就不送弑天了,有时间就多来这里坐坐!”杨绅点点头看着人远去,直到人的身影不见了。

    “父亲,凌弑天说的话能不能相,遇见千年蛇妖想要逃脱真的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普通的蛇妖修炼几百年就可以化形,但是都是非常难对付的,更何况是那种存活来上千年的,想要对付,岂不是痴人说梦。

    “杨木,想要对付这样一个妖物,但是这些妖物对于自己的伴侣都是非常忠诚的,主要抓住了沐锦,有的是机会弄死那个人啊?”杨绅很显然的很有经验,想要对付一个自己完全战胜不了的对手,只能智取。

    “但是凌弑天的话语我们应该不应该相信呢,毕竟凌弑天谁的话有一些地方真的很矛盾?”杨木觉得凌弑天要可靠,毕竟没有最基本的信任。

    “杨木,那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我只是想要几个借口和理由而已,现在凌弑天给我提供机会了,我肯定会好好珍惜的!”杨绅一点都不在乎,他现在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现在机会就在自己的面前,肯定不会错过的。

    “父亲?”杨木想起了自己的姑姑说的话,不要轻易去招惹沐锦。

    “姑姑……”杨木想要劝劝自己的父亲,因为这个险不容易冒。

    “别和而说她!”杨绅的眼神瞬间就不好了。

    “父亲,我们应该听姑姑的?”对于那个神秘的女人,杨木还是很信任的,毕竟那是守护一方的神兽,基本上的事情心里也有一个数的。

    这个凌弑天目的性太强大了,和这样的揉揉你合作最后吃亏的一定是自己。

    “别说了,我已经决定了?”杨绅不容杨木多说。

    “是,父亲!”杨木叹了一口气。

    夜里,万籁寂静。

    “主人,杨家打算对沐锦出手?”小凤凰化作人形,看着北冥。

    “还是抵不住诱惑嘛,罢了罢了,任由他去吧我,杨家现在和我也没有关系了,那一些早就烟消云散?”北冥眼里有着悲凉。

    “主人,你又想那个人了?”小凤凰看着远方,这一次的历练是北冥最幸福也是最痛苦的时候。

    因为北冥体验了爱恨情仇,最终才觉醒自己的血脉。

    “不说了,我想要沉睡了?”北冥觉得,冬天快要到了,自己也是时候找一个地方睡觉了。

    “好的!”既然清醒的时候那么痛苦,那就睡吧,也许下一次醒来,就对于那个人没有那么深的感触。

    沐锦这边,吃完晚饭之后沐老夫人打电话过来。

    “我奶奶打的,应该是有什么事情?”沐锦接起电话。

    “奶奶!”嘴角噙着若有似无的笑意,很温馨,沐锦的眼里都是温和的。

    整个人现在看着有些平易近人呢。

    “好的,奶奶,我现在马上就回来?”说完之后挂断电话。

    “凤玺,要不要和而一起去沐家哪里一趟,奶奶打算出去旅游了,想要和我吃饭!”

    沐锦虽然不放心,但是还是没办法扰了沐老夫人都性质。

    因为沐老夫人还是第一次这样坚定不移的想要去做一件事情呢。

    不过这样也好,到处去看看,以后也不会有遗憾。

    “当然了,我老婆在哪里我你在哪里,走吧,我们一起回去?”凤玺抱着玫瑰花,牵着沐锦的手指,两个朝着沐家哪里去。

    此时的老夫人正在大厅里等着沐锦的到来,脸上都是毫不掩饰的笑意。

    “奶奶就这样开心,我很久都看不到奶奶了,会很想念呢?”沐锦从未离开沐老夫人,所以面对这样的分别还是有些不习惯。

    “傻孩子,你呀,奶奶一直最舍不得的就是你了?”因为沐锦是老夫人一手带大的,要说舍不得,其实还是老夫人舍不得。

    “奶奶,你作死外面好好的,有什么事情就得电话给我!”沐锦还是很不放心。

    “傻孩子,别为奶奶担心,奶奶没事的,奶奶会照顾好自己的,不会让你担心的!”

    老夫人拍拍沐锦的手掌,表示安慰。

    “奶奶,而舍不得你?”沐锦还是第一次这样直观的表达自己的情绪,以前都是风轻云淡的。

    凤玺看着沐锦,拉着人的手指无声的安慰。

    “奶奶也舍不得你?”沐老夫人觉得最幸运的就是即使自己的儿子离开自己了,但是还是给自己留下一个念想了。

    看着沐锦眉宇之间和沐珩的那些相似之处,沐老夫人就感觉其实自己的儿戏距离自己不远。

    “奶奶到时候记得给我们l拍照啊?”凤玺也跟着一起说,其实他还是很喜欢沐老夫人的。

    “你呀,给我努力,下一次,而希望听见你的好消息?”看着凤玺,老夫人混沌的眼里有着慈爱,这个孩子对于自己的沐锦真的很不错呢。

    “奶奶,我什么时候不努力了,就等着腻发话,什么时候把沐沐嫁给我呢?”凤玺看着沐老夫人,谁出口的话语非常都直白。

    沐老夫人笑笑,看着凤玺,“小伙子,你的努力啊,不然我老婆子就是说破自己的嘴巴,那都是没用的?”

    “那里,奶奶,我和沐沐的感情已经确定了,就等着你老人家给我看看婚期呢?”结婚也是人生很重要的事情。

    沐锦现在唯一的长辈就是沐老夫人,所以凤玺很关心沐老夫人到底什么时候回来。

    这一直不回来,自己的婚礼就一直拖着啊,他还等着软玉温香在怀呢?

    “这是求婚了!”看着沐锦手指上那颗璀璨的鸽子蛋,沐老夫人点点头,凤玺确实很有诚意的。

    这样大的一颗鸽子蛋,现在的价格不可估量啊,虽然感情不一定要用金钱物质去衡量。

    但是,一个男人,最基本的不爱你就不会舍得为你花一分钱,有时候物质也是爱的一种体现。

    “结婚是你们两个人的事情,奶奶会给你们看看的,到时候大家电话联系,只不过凤玺我还是想要告诉你,如果那一天你对我家沐沐不好了,即使我这把老骨头不管事情了,我也不会刚过你的?”

    沐老夫人虽然脸上在笑,但是凤玺看得出来人不是和自己开玩笑的。

    “我是因为信任你才把我自己的孙女交给你,你如果让失望了,以后也不用再出现在我的面前,因为而不会接受的。”沐老夫人一直都是一个嫉恶如仇想人,那些想要伤害自己家人的人,她是不会原谅的。

    别在做出错误的事情之后才祈求原谅,因为拿根本不值得。

    “奶奶,我知道都,我就是伤害任何人我都不急伤害沐锦的,我用我的性命给你保证,而以后对于沐锦一定会言听计从的!”

    凤玺虽然心机很深,但是却从未算计过沐锦一星半点,因为沐锦对于她而言一直都是不一样的的。

    舍不得做任何伤害沐锦的事情,一点都舍不得。

    “我只相信我的眼睛,奶奶会看着都?”沐老夫人这一生看过无数的人,有些人还是真的很会伪装的,但是即使功夫再好的一个人,时间也会证明所有的一切。

    “好的,奶奶,我一定你会让你失望的,我一定会给沐沐幸福的?”凤玺一定会让沐锦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人的,幸福的让那些人都羡慕。

    “嘴巴倒是很甜!”沐老夫人摇摇头,看着自己都孙女。

    “阿锦,奶奶不在身边的时候,你要记住,好好照顾自己,因为奶奶会一直看着你的,奶奶想要看着你幸福?”沐锦的幸福现在就是老夫人的一切。

    “好的,奶奶,我一定会幸福的?”沐锦一定回带着老夫人的希望,一直幸福下去的。

    “奶奶明天就走了,平时的时候你多注意一点,沐璇那里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阿锦,现在的你有能力了,没不要对于那些人手下留情,因为她们不懂得感恩的,奶奶不希望你活的这样的委屈。”

    “阿锦,其实有时候奶奶觉得奶奶对不起你,因为奶奶有些偏心,总觉得沐璇会改过自新的,但是我错了,人的**一旦得不到满足,就会越陷越深!现在的沐璇,不是我的女儿了,而是顾家的夫人了!”

    沐老夫人这一生最失败的就是没有好好的教育自己的孩子,才让沐璇变得那样面目可憎的。

    “奶奶!”沐锦看着老夫人,她当然知沐璇对于她意味着什么,没有任何人会这样轻易地丢弃自己到底亲人,更何况还是和自己心爱的人都孩子。

    沐锦理解的,因为换作是自己也舍不得,将心比心,沐锦能够理解的。

    “奶奶,你别担心了,哪里的事情我不会太过于绝情的?”因为中间还有一个老夫人啊。

    “奶奶就是希望你不要手下留情,奶奶希望那些人得到应该有的惩罚,免得总是这样肆无忌惮的?”沐老夫人觉得也许应该从另外一个极端来解决事情。

    其实当初得沐璇不是这样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变得这样让人不认识了。

    就是自己这个母亲,她也是丝毫不放在眼里的,似乎就没什么她害怕的。

    “奶奶,你确定么?”看着沐老夫人,沐锦再一次开口。

    “阿锦,奶奶已经觉得不重要了,因为奶奶觉得有你啊?”沐老夫人笑着,脸上有着岁月留下的痕迹。

    “奶奶,谢谢你?”这个人一直带着自己长大的,无论自己最后和那些人有什么结果,他都会给那个人留一个后路的。

    “客气什么,奶奶很幸福呢,一直都是你陪着奶奶?”要不然这些年漫漫长夜都不知道该怎么度过了,都是因为有沐锦陪着。

    “奶奶还记得n,那时候你还是这么小的一个,现在都这么大了,还要结婚了,时光真的不等人啊?”沐老夫人想起自己的儿子当初的托付。

    “奶奶……”沐锦拉着沐老夫人的手指,有些感概,想不到自己的爸爸妈妈都别不在自己身边很多年了,自己也长大了,也是时候该成家立业了。

    “好好和凤玺在一起,好好经营自己的婚姻!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多一些包容,那样才是走的更长久?”当年的沐老夫人喝沐老爷的关系也是上就社会的一段佳话啊。

    那样的感情让跟多人都羡慕啊,婚姻一直都是离不开彼此的理解的。

    “没事的,奶奶,沐沐怎么任性都没有关系的,我可以包容的?”越任性越好,那样其他的人受不了。

    “哈哈哈哈哈,你这孩子倒是很合我的心意,男人就是应该这样,没有任何底线都包容自己的女人?”

    “如果自己的女人自己都不能宠,其实那也是一个不成功的人?”

    因为做男人最重要的就是责任,一个男人如果最基本的责任和担当都没有了,那么想要干其他的事情,估计也不会成功的。

    “奶奶,我都知道的,你对于沐沐的希望,我一定不会让她受委屈的?”

    有时候凤玺宁愿什么事情自己的都承担,让沐锦一切安康。

    “嗯!”沐老夫人觉得我自己的孙女也是一个有福气的,因为凤玺是一个不错的。

    “今天阿锦就和我睡在一起行不行?”沐老夫人觉得自己很久没和沐锦睡在一起了。

    “好啊!”沐锦连忙答应,但是凤玺这就有一些不好了,因为这就意味着自己不能和沐锦亲热了。

    “凤玺应该舍得吧,让阿锦陪我一晚!”凤玺的怨气有些大,老夫人都感觉到了。

    沐锦瞪了凤玺一眼,凤玺立刻就老实了。

    “我当然觉得是可以的?”凤玺看着沐锦,笑得非常的勉强。

    “哈哈哈哈,现在的年轻人啊,真的是不知道害羞?”那个年代谈恋爱似乎都非常的羞涩啊。

    “奶奶,嗯这不是舍不得沐沐嘛,那是因为你,我才忍痛割爱的?”其他人敢这样无理取闹,凤玺早就让人上天了。

    “好好好?看来我面子很大。”沐老夫人忍不住发笑。

    “奶奶,你别和凤玺一般见识,他就是这样的!”时不时都都会犯病,并且没有任何的理由或者征兆。

    “阿锦,那样证明,这个男人在乎你?”凤玺爱意真的非常的明显,那眼底的炙热,连这个老人都看得出来。

    沐锦是一个有福气的,就和白露一样。

    “奶奶……”沐锦有些不好意思。

    “好了好了,不说了,阿锦害羞呢?”沐老夫人感觉自家孙女就是性格有些腼腆。

    “奶奶,如果你是明天的形成,现在可以去休息了,要不然会很累的?”人老人本来身体就不好,沐锦不愿意人在熬夜。

    “好的,阿锦,其实奶奶没事的,就是想要和你们一起说说话?”

    沐老夫人可能很长一段时间见不到沐锦,现在有机会,当然想要多相处一会儿。

    “好的,奶奶,等你玩够了,和我说,无论在哪里我都会去接你的?”沐锦舍不得。

    “好的,等你结婚的时候,奶奶就回来了?”沐老夫人非常的坚持。

    “好,我结婚的时候奶奶一定要来?”沐锦笑笑。

    “嗯?”沐老夫人巴不得沐锦早一点结婚。

    凤玺就在一边看着这两个人天南地北的聊着,其实这样一家人在一起还是很不错的,即使很平淡,但是很温馨不是嘛。

    深夜,容家上空被黑雾缠绕着,月光爷折射不进来。

    凌弑天看着那副方向,直接几个跃步飞过去。

    此时坐在草地上的男人慢慢的把黑雾吸收,等着凌弑天到了,容轻安深吸一口气,睁开眼睛,看着凌弑天的方向。

    “鬼刹!”凌弑天的眼睛微微的睁大,看着那容貌精致却非常苍白的人。

    “你是谁?”容轻安看着闯进自己结界的人,或者说不是人。

    看着凌弑天,良久之后了然一笑,看着人眼里都是好奇。

    “你这个妖怪来我这里干什么,我们一直都是井水不犯河水的?”容轻安的眉头微微的皱起,最近苏城真的就是不太平了,什么时候出现这样强大的妖物了。

    一个凤玺已经够自己为难得了,现在再出现这么一个,到底想要干嘛。

    “呵呵呵,我是妖物,那么你是谁呢,你自己又是什么,只能活在下水道的老鼠?”

    凌弑天看着容轻安,起初来的时候确实想要夺取这个人的力量为自己所用,但是现在看看,似乎不容易啊。

    一般的厉鬼很好对付,但是这种鬼刹都在非常不好对付的。

    因为需要的修为就代表了他吸收了很多冤魂的力量,自己不一定可以全身而退。

    因为这样的鬼刹一直停留在人世间,心里必定有着逆天的执念,这样的鬼刹是不会死的,除非没有任何的执念了,才会魂飞魄散。

    “哈哈哈哈,和你不一样,道貌岸然的东西!”容轻安忍不住嗤之以鼻,自己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还有心思来挖苦自己。

    “看你,似乎……狼妖啊?”容轻看着凌弑天,虽然看不出对方的修为,但是还是看得出来原型。

    “修为还不错嘛,看得出来也是一个厉害的!”凌弑天点点头,能够看出自己原型的人真的不多。

    “你这样的为什么不去投胎?”凌弑天很好奇,有什么值得这个鬼刹这样留念的。

    “和你没关系,早一点离开这里,不然我对你不客气!”容轻安很讨厌别人闯进自己到底地盘。

    “如果我不走呢?”凌弑天也不是一个软柿子,自然不会因为容轻安的两句话就退缩了。

    “那就只有死,因为这里不欢迎你?”容轻安手轻轻的一挥,强大的怨气直接向着凌弑天扑去。

    凌弑天连忙往旁边闪过去,看着容轻安的模样,真的一点都不留情啊。

    “你还真的是心狠啊?”凌弑天看着那个容貌精致却有些稚嫩的人心里有些微微的惊讶。

    看着这个鬼魂的模样似乎不是很大啊,倒没有想到能力会是这样的卓绝。

    “你又不是我的谁,我再一次警告你,滚出我的视线!”容轻安一点都不客气,看着凌弑天,现在他最不喜欢的就是这些妖物。

    “你似乎很讨厌我?”按道理,这些异类都不会这样相互讨厌的。

    “哈哈哈,你以为你是什么好东西,不过和凤玺也是一丘之貉?”

    凤玺那个人直到现在还是想要自己身上的引魂草,自己绝对不会就这样交出去的。

    “凤玺?你认识凤玺?”凌弑天都眼神微微眯起,闪过精光,看着容轻安。

    “不认识也不想要认识,我只是想要告诉你们,不要来打扰我?”

    随着修炼引魂草,容轻安的性格越来越暴戾,心里对于这些活物总有一些蠢蠢欲动。

    恨不得把这些人撕碎了,看看那血液鲜红的模样,一定会非常的美丽。

    “你如果不喜欢凤玺,按照你现在的灵力,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吧?”感受的出来那个澎湃的怨气。

    这样厉害的对手只要和凤玺对上,即使凤玺不死,那也是会去掉半条命带我,无论什么结果,都是自己最想看到的。

    “哈哈哈,你倒是会打算,想要我和凤玺鹬蚌相争,你好渔人得利是不是,狼果然是最狡猾的动物?”容轻安的脸上有着嘲笑。

    “我是不会帮助你对付凤玺的,而你,也不要轻易的对上,不然,真的会死的!”容轻安看得出来,这个人得修为不及凤玺那个死变态。

    “你倒是自信?”凌弑天眼里有着冷意,最恨别人说自己不如凤玺那个变态。

    “是人都有弱点的,你怎么就知道而斗不过凤玺!”凌弑天别不承认自己是凤玺的手下败将。

    “你是说凤玺,你这狼妖倒是有些意思,只不过没听说过嘛,龙有逆鳞,触之必死!”现在的凤玺最不能触碰的就是凤玺了。

    要是容轻安宁愿去找凤玺拼命,也不回去设计沐锦的,凤玺那样的人把沐锦当做眼珠子一样的。

    凌弑天要是真的动了沐锦,那这一辈子真的就是不死不休的。

    再说,如果不是逼不得已,容轻安是不会轻易地去动沐锦,不是因为自己有什么道德,而是因为理解那种自己喜欢的人命悬一线的感觉。

    再者,沐锦救过自己的哥哥,自己即使做不到感恩戴德,却也不会恩将仇报,要不然容轻墨那里自己没办法交代。

    “你知道的还真多啊?”原本只是一个路人,想不到知道的可能比自己还多。

    “打过沐锦注意的不是你一个人,只不过最后结果都不会太好!”因为当初凤玺那个变态废掉了自己很大的修为。

    现在都容轻安不想轻易去招惹凤玺,那样的人一旦被他盯上,那就是不死不休的。

    “呵呵呵,看来还真的有意思啊!”看着容轻安,这个鬼刹还真的有勇气呢?

    “所以,我不会再去找死!”容轻安说完之后直接消失了。

    “哈哈哈哈,我就是偏不信,那是凤玺最重要的,必须死,我就是想要看看凤玺生不如死的模样,那样的人凭什么得到幸福,根本就不配?凌弑天当然不会就这样罢手的。”这一切都准备好了,就等着鱼上钩了。

    第二天,凤玺那里没时间,但是沐锦还是去送沐老夫人了。

    “奶奶,在外面多加注意一点,你有高血压随时注意自己的身体状态?”沐锦还是担心老夫人的身体。

    “没事的,阿锦,你才是需要注的,公司的事情你要多费心了,以后奶奶都不插手了?”

    老夫人感觉自己浑身都是轻松的,再也不用因为项目的事情担心了。

    “没事的奶奶,皇廷国际这里有我,你要好好的玩,记得给我拍照?”沐锦想要随时关注沐老夫人的情况。

    “必须的,奶奶会给你拍照的!”沐老夫人拍拍沐锦的手臂。

    “阿锦,我要登机了,所以不能再说了,一会儿耽搁时辰了?”看了看时间,沐老夫人有些遗憾。

    “奶奶,随时打电话给我,我有时间就去看你!”沐锦很舍不得。

    “少爷,你就放心吧!我一定会好好照顾老夫人的,有什么事情我会及时给你报告的!”张妈看着难舍难分的两个人眼里都是欣慰,豪门人家像这样的父慈子孝的画面还是很少的。

    不过两个人都是性情中人就对了。

    “谢谢你张妈,接下来就麻烦你多照顾一下奶奶了!”看着张妈,沐锦的眼里都是感激,这个人这些年一直都在照顾老夫人,任何时候做事情都是为老夫人考虑的,所以沐锦非常的放心这个人。

    “一定的,说什么谢谢,都是一家人!”

    张妈一直都是把沐锦当做自己的孩子想,当初老夫人忙工作的时候,都是她一手带着沐锦的。

    “好的,张妈,奶奶,嗯等着你们回来?”

    沐锦点点头也不在继续啰嗦,但是一直告诉自己不担心,这心里就是非常的不安,总感觉会发生什么事情一样。

    因为这两天左眼皮一直不停的跳。

    “我走了,阿锦,好好照顾自己,奶奶等你的好消息,希望下一次看见我们阿锦的时候,我们阿锦穿上洁白的婚纱手捧着鲜花,走在红地毯上!奶奶带着你走向幸福!”

    沐老夫人捏捏沐锦的脸蛋。

    “走吧,张妈!”越看越舍不得都,沐老夫人转过身子眼眶有些微微的湿润。

    离开自己一直带着长大的孩子,真的非常的舍不得。

    “唉,沐锦真的是一个好孩子啊?但是我还是觉得很可惜?这以后的孩子怎么办啊?”张妈有些惆怅,怎么就那么想不开去找一个男人呢。

    “你似乎还是有些想不通啊,这件事情都过去很久了!”沐老夫人感觉有些好笑,张妈感觉就是过不去这道坎了。

    “可不嘛,要是阿锦是一个女孩子该多好,两个人以后也不担心子嗣都问题?”

    张妈还是担心自家沐锦,现在凤玺是说的信誓旦旦的。

    但是这誓言是最经受不住的就是岁月的折磨了,也许现在爱的死去活来的,下一分钟就是你死我活呢,感情就是一个善变的东西。

    万一以后出现比沐锦更加让凤玺喜欢的,张妈都感觉沐锦吃亏了,哪样一个人就应该好好被人疼爱着!

    “我以为你都接受了,还是在这里过不去啊!”

    老夫人感觉自己都有一些忍俊不禁,但是现在沐锦的身份真没办法说。

    “张妈,孩子会有的,两个人也不会分开的,会一直在一起的?”沐老夫人就是有这个自信,自信自己的眼光是非常的毒辣的。

    “老夫人,这以后的孩子会不会影响两人都感情啊!”两个大男人肯定不能生孩子,那唯一的途径就是试管婴儿了。

    但是无论这个孩子是谁的,始终都不是两个人的。

    “张妈,你呀就是杞人忧天,两个人一直走,都会相互包容的,不然走不到最后,也会有一些相应的妥协?”老夫人轻叹。

    “还是你看的开,我就是怕我们阿锦吃亏。”张妈这一切都是在沐锦的地位考虑的。

    “人老了,那就安心的养老,那些我都不担心了,年轻人的事情自己去折腾了,反正机会我已经给了?”相信凤玺那样的人是不会放弃这样的好机会的。

    而沐锦看着那远去的人,眼里都是担忧。

    直到沐老夫人的身影看不见了,沐锦才转身。

    那拿出电话“不计一切代价,好好的保护老夫人。”

    说完之后挂断电话。

    而风云国际的那里。

    “总裁,凌弑天那里有情况?”妖月急急忙忙的走进来,看着那个正在处理问题的人。

    因为一旦关于沐锦的事情,这一位总是特别的上心,特别的不容出任何都差错。

    “怎么啦?什么事情?”凤玺抬起头看着妖月。

    “凌弑天最近的动作非常的频繁,但是之前我还一直不理解,现在似乎有些明白了!”妖月感觉凌弑天还是和以前一样擅长算计。

    “到底什么事情,沐锦那里怎么啦?”凤玺站起来有些紧张,最不能听见的就是沐锦有事情了。

    “似乎最近一直都在机场那里徘徊,总裁,难道沐锦要出国嘛?”

    没听说啊,毕竟沐锦要出国这一位肯定不会在这里都,肯定需要一起随行。

    “机场,凌弑天到底想要干什么,去机场!”凤玺感觉凌弑天越来越难懂了。

    “不明白,我也很好奇?”有些不明白那个凌弑天的套路了,非常的让人惊讶。

    “不会的,不会的,凌弑天做这一切肯定有自己的目的,我打电话问一下沐锦!”凤玺非常的不放心,必须亲自打电话给沐锦亲自询问一下。

    而机场,还没走进机舱,沐老夫人就被一群人人拦截了。

    沐老夫人看着眼前这群人,眼前都是波澜不惊的。

    “老夫人,请和我们走一趟吧?”

    沐锦这里,还没有走到公司,自己到底手机就想起来了,连忙拿出来,一是张妈的。

    “喂,张妈,你和奶奶登机了没有?”沐锦看看时间,现在差不多登机了才对啊。

    “少爷,少爷,老夫人被人带走了,被人带走了?”张妈的声音里都是惊慌。

    沐锦的身体一个颤抖,车子立刻转了一个弯,沐锦连忙稳住。

    “你说什么,我奶奶怎么啦?”沐锦拿着手机的手都是颤抖都,身边里都是惊慌。

    “我不知道,对不起少爷,对不起,对不起?”张妈感觉自己特别的没用,但是那些人自己确实对付比了,所以一逃出来就先给沐锦打电话。

    这些人真是好大的胆子,在苏城的这块土地上,敢动沐家的人,沐锦的护短一直都是出名的。

    “别着急,张妈,你先回来?”沐锦努力稳定自己的情绪。

    “阿锦对不起对不起?”现在除了对不起张妈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

    “没事的,张妈,我一定会把我奶奶救出来的!”不管那些人是谁,这已经严重都触碰自己都底线了,沐锦手指紧紧的捏在一起,自己是绝对不会放过那些人的。

    而此时的沐老夫人幽幽的转醒,看着周围这一切。

    再看看周围的一切,还记得当时在机场,然后遇见一群黑衣人,然后什么都不知道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