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6章 求婚成功
    凤彧还是太年轻了。

    “下去准备吧,我希望这一切顺利的进行?”

    凤玺心情很好,想起能把那个人死死的压制,就非常的痛快。

    当初那个人居然妄想取代自己的位置站在沐锦的身边,简直就是不可原谅。

    “沐沐是我一个人的,只能是我一个人的,现在是,以后也是,是不会改变的。”

    凤玺眼里暗色一闪而逝,嘴角的笑意怎么看都有一些慎人。

    整个下午,沐锦的心里都是有一些期待的,因为凤玺说会来接她的,所以处理好事情就打算直接去等人了,感觉有些迫不及待的感觉。

    “总裁,是不是凤总要来了?”看着沐锦的模样,青云感觉自己已经洞察一切了,现在能够让沐锦变化这样大的,就是凤玺了。

    “嗯,凤玺说,一会儿来接我?”沐锦点点头,其实没什么好隐瞒的。

    “啧啧啧,真是浪漫幸福啊,那我就祝福总裁你有一个不一样的夜晚了?”

    青云有些羡慕,似乎自己也单身很久了,是不是也应该去找一个了,看着沐锦现在这个样子,真特么虐心。

    “走了?”沐锦选择不回答这个问题。

    “陷入爱情世界里的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啊,都是太过于小心翼翼了?”青云有些感叹。

    “青云姐姐,你也可以啊,每个人都是拥有爱与被爱的权利的,你有权里选择自己想要的幸福!”

    薛青衣在人世间活了几百年,看过冬去春来物转星移,但是始终还是自己一个人。

    因为有些东西自己还是不敢去触碰,特别是感情,一单沾染,可能想要戒掉都是不可能的。

    最重要的一点就是那些人是不会接受自己的,毕竟自己是妖,对于那些人而言那就是一个怪物。

    即使在喜欢自己,喜欢都也不过就是自己幻化出来的这副皮囊而已,一旦自己暴露,就是无穷无尽的打击甚至毁灭。

    所以不敢,一点都不敢,说青衣懦弱也好没本事也罢,管不了别人那就管好自己。

    自己是兽,天地灵兽,是不可能死的,是可以永远长存的,那些人的寿命真的牙科短暂了。

    也许就就是自己睡觉的时间,醒过来人就不见了,爱情,更是泡影,所以,得不到就不要去奢望。

    不是每个人都有凤玺哪样的运气的,找到自己的心有所属情有独钟。

    “小青衣,我不急的,倒是你,好好把我啊,前面就是胜利呢?”青云是看着沐锦这样幸福有些感叹。

    还是自己不一定的,因为这缘分始终还是一直不来。

    再说,习惯一个人单身了,自然不会再去期望任何人走进自己的世界了。

    青云现在对于感情抱得希望不大,也没什么期望。

    “都是苦逼的?”各种有各自的苦衷啊。

    “谁说不是呢,没事的,不急?”青云不急,继续处理着自己的文件。

    而在外面的沐锦刚刚走出去,就看见了那辆属于凤玺的车子,脚步有些急切。

    走到车门的旁边,车窗打来哇,露出来的却不是凤玺那张妖媚的脸蛋,而是妖月那张娃娃脸。

    沐锦顿时有一些失落了,说不清楚心里是什么滋味。

    “沐总看见我似乎很意外或者很失落呢!”妖月的声音里都是打趣和笑意。

    看来这个人还是在乎自家总裁的,要不然不会这样的,情绪外泄的自己都感觉到了。

    主要不是凤玺一厢情愿就是好的,毕竟凤玺那样的人有些贪婪。

    很喜欢一样东西或者人,一旦得不到,随着时间的渐渐远去,说不定回更加的变态呢。

    妖月现在只是希望沐锦能够压制住那个死变态。

    “没有,只是有些意外?”确实很意外的。

    “沐总不要着急,手凤总叫我来的,他现在正在等着你呢?”如果可以妖月也不想来的,但是想想凤玺的手段,还是硬着头皮来了。

    “他是不是很忙?”忙的都没时间来接自己了。

    “凤总干什么一会儿你就知道了,我们这些属下没办法去探查?”凤玺是打算给沐锦惊喜的,现在妖月当然不会不识趣都去说破,哪样就没什么惊喜可言了,凤玺知道不扒了自己的皮。

    “好!”搞得这样神秘,沐锦也有一些好奇。

    妖月很是有着绅士风度,下车去给沐锦打开车门。

    “请吧,沐总!”妖月的态度有着那么一丝恭敬。

    “谢谢!”沐锦直接做进去,妖月关好车门之后才走到驾驶座。

    “其实我感觉沐总是一个很幸福的人,凤总真的很爱沐总,沐总不要有什么想法!”看着沐锦,妖月不希望沐锦对于凤玺有什么误会。

    因为这样的两个能够走到一起真的太不容易了。

    更何况是凤玺那样的人,凤玺是一个防备心很重的人,能够走进他心里的人真的很少。

    他就是自己都父母都不相信的,却选择义无反顾的相信沐总。

    这一份信任虽然莫名其妙,但是凤玺还是第一次不抱着任何目的去接近一个人。

    沐锦这里一旦出什么问题,凤玺那里也就差不多废了。

    “我知道!”那个人对于自己的好,她完全是可以感受到的,就是因为感受到,才会努力无回应啊。

    没有任何一个人有权利对另外的一个人必须好,如果不是因为深爱着,谁又认识谁呢,更何况还是凤玺这样的天之骄子,更是不可一世。

    凤玺现在的身份背景足够她不把人呢好让人看在眼里,因为他有那个资本。

    “我很希望沐总有时候多多包容一下凤玺,凤玺是一个……很可怜的人。”没错,就是很可怜的人,自己最亲的人都不敢相信。

    妖月敢保证,凤玺的母亲对于他而言那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好没有凤玺的十分之一。

    一个人的感情世界一直都在荒芜,找不到任何活下去的理由,所以以前的凤玺才会一直选择沉睡,因为已经找不到自己感兴趣得了。

    “谢谢你妖月,我和凤玺会很好的?”沐锦眼里有着对于妖月的感谢,妖月对于凤玺是真的好。

    人生有几个人对于你的好不让你知道,不求回报呢?

    “我跟在凤玺身边很多年了,我看过任何一个时期都凤玺,就是现在的凤玺最后人去?”

    也许是懂得爱了,所以最事情的时候都开始学会瞻前顾后了,而不是以前的无所顾忌了。

    “凤玺不相信任何一个人,但是沐总一直都是不一样的!”妖月脸上有着笑意,和沐锦聊天,现在不说,恐怕以后不会有机会了。

    “沐总,你可能永远也不会明白那种一直在黑暗里挣扎都感觉,凤玺也不是一开始就这样强大的,他也是经历过千锤百炼的,现在的他,虽然有时候处理事情有些激进,但是那都是情有可原的?”妖月希望以后的相处中更加的顺利。

    “凤玺以前生活的……”沐锦知道,一直都知道那个人有时候很固执,固执的直接就输偏执。

    一个人生活的环境对于那个人都一辈子还是有着很大的影响的。

    “你不会理解那种一直生活在黑暗里,就是自己最亲的人都要防备的感觉的?”因为如果不注意,也许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嗯,我会的,以后我们会好好的?”沐锦感觉自己心里有些不舒服,那种心中没有一点念想的感觉,其实最折磨人的,当初的自己还有着朋友和沐老夫人,她们给了她最好的最纯洁的感情。

    而凤玺始终都是一个人。

    “沐锦,凤玺能够找到你,也是一种运气?”人世间最不能的就是两全其美了,能和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真的不容易,能够走到最后的也是屈指可数了。

    “谢谢你,妖月?”这个人是真的关心凤玺,要不然不会喝自己说那么多的,就是因为把凤玺当做朋友。

    “不客气,我也希望你们好好的,那样我才放心?”还不然凤玺折腾的还是自己,当手下也很苦逼啊。

    不但要为主子操心事业,还要操心爱情,生怕这哪里出什么问题了,在以后受苦的还是自己。

    “一定会很好的。”沐锦微笑,她现在对于要这段感情现在自信越来越大了,相信只要坚持总会和凤玺走下去的。

    “嗯?”哪样简直就是求之不得。

    “我们这是去哪里?”看着周围陌生的路程,沐锦很好奇。

    “去往幸福的!”妖月回答的还挺幽默的。

    沐锦也不在追问了,反正看这个样子似乎也不会说的,等到了那里自己自然会知道的。

    凤玺在哪边精心的准备,沐锦心里也是充满好奇,等着车子终于停下。

    沐锦自己打开车门下来,看着眼前的这一切。

    “盛世酒店!”沐锦挑眉,看着妖月,不知道这些人搞什么东西,这样神神秘秘的。

    “没错,沐总可以进去了,凤总在里面等着呢!”妖月笑得意味不明的。

    “好。”看着今天的盛世酒店,唯一的感觉就是很安静,作为苏城最大的酒店,任何时候生意都是非常好的,绝对不可能这样安静的。

    不过不管怎么样还是要去看看,凤玺在做什么。

    门口迎宾的服务着装也和平时不一样,怎么说呢,应该比较喜庆吧。

    看着沐锦的到来,那些人脸上都是标准不能玩的笑意。

    “沐总,凤总说,这是给你的!”迎宾小姐说完把自己手里的花给沐锦。

    沐锦看着那朵玫瑰花有些找不到自己的思维。

    凤玺到底想要干嘛。

    “谢谢!”看着人一直保持的动作沐锦接过花。

    “沐总,这边请!”迎宾小姐带着沐锦往里面走,今天都盛世酒店非常的安静,里面都黑漆漆的。

    沐锦看着周围的一切,一步一步慢慢的走。

    “今天这里怎么啦,凤玺呢?”沐锦一边走一边四处的查看。

    “沐总别担心,这一切都是凤总啊安排好的!”迎宾小姐看着沐锦的不自在,出口说到。

    沐锦不在说话,而是一直往里面走,但是还是依旧没有看看人。

    “沐总,你在这里等一下?”说完之后迎宾小姐走了,楼下沐锦一个人。

    沐锦拿着自己手里的玫瑰花百思不得其解,这都是干什么啊。

    看着周围,黑漆漆的一片,望不到尽头。

    “沐沐!”凤玺的声音里都是笑意,但是光线太暗了,沐锦寻找声音的发源地,还是没看见人。

    “凤玺,你是哪里?”沐锦尝试着一步一步的往前走。

    “沐沐,就站在那里好不好?”凤玺的声音你好像带着魔力一般能够把人蛊惑,沐锦就听话的站在原地不走了。

    “好!”沐锦知道凤玺一定会朝着自己走来的。

    “沐沐,我记得你说过,你很喜欢满天星。”凤玺的声音依旧清缓。

    “嗯!”很喜欢,满天星对于沐锦的意义一直都是不一样的,那是对于自己父母的一种思念。

    “那我送你漫天的星光好不好,我希望我家沐沐以后的人生都是璀璨的?”凤玺都声音才刚刚说完周围看着慢慢的慢慢的变得亮起来。

    宽敞的房间里,星星点点的开始变得璀璨夺目起来,就好像那夜空中漫天的星光一样。

    沐锦的嘴角微微勾起,对于美好的东西,没有谁会不喜欢的。

    而以沐锦为中心,玫瑰花铺成一个心形的,玫瑰花外都是满天星,一层一层的,整个房间弥漫着芬芳。

    “这?”看着周围的这一切,沐锦有些紧张。

    看着那站在距离自己不远处一身西装革履的人。

    此时的凤玺没有再穿之前一直喜欢的绯红色衬衫,而是一身黑色的。

    映衬这那张白皙莹润且妖媚的脸蛋非常的吸引人,凤玺长的好沐锦一直都知道,因为凤玺就好像那上天的宠儿,简直完美无缺。

    那容颜,一分不多,有着比女人还要入木三分的妖媚,也有着属于男人的霸气凌厉,两者组合在一起,竟然奇迹般地非常般配。

    “沐沐!”凤玺手里抱着玫瑰花,一步一步像沐锦走进。

    “曾经我以为我就是全世界,后来我才发现,我的全世界都是沐锦?”凤玺很高兴,很高兴自己可以遇见这么一个人。

    沐锦低下头,有些不敢面对,因为还是第一次面对这样的场景。

    “沐锦,所以,我想要问问你,愿意不愿意当我的全世界,我让我一直赖着你,也让我宠着你,以后一切事情你说了算,我的一切都交给你?”凤玺走到沐锦的前面,看着人,眼里都是殷切的希望。

    “沐锦,你愿意不愿意嫁给我想,让我照顾你一生一世,我会一直陪着你不离不弃!”凤玺再一次出声。

    沐锦看着这个漫天的星光,再看看那个人,眼里有的都是感动,有这样一个人一直照顾自己,其实真的很不错呢。

    “沐锦,能不能答应我,让我照顾你一生一世,我们不抛弃,不放弃?”凤玺没放弃一直再说。

    因为他知道沐锦会答应的。

    “你为什么想要娶我?”沐锦看着凤玺确实有些感动,第一次有这样一个人不求目的为自己好。

    “因为沐锦是一个值得的人,所以我很想要照顾她一生一世?”这个想法很久就有了,只不过一直没敢说出来。

    也怕自己的唐突吓到沐锦,现在似乎机会来了。

    “其实我没你想的这样好想,我是一个心狠手辣冰冷无情的人,并且为了自己的目的可以不折手段?”沐锦一直都不是一个心慈手软的人,这一点凤玺是知道的。

    但是他就是非常的喜欢这一份冰冷,喜欢这一份绝情,因为这些沐锦都没有用到自己的身上。

    “我当然知道,但是我会包容沐锦的,沐锦的一切我都愿意接受?”喜欢一个人就是喜欢他的全部,凤玺喜欢沐锦,当然也会接受她的一切,包括哪些没有自己的以前。

    “我不善言辞,更不会讨好人任何人,我的性格非常的不惹人喜欢?”沐锦知道自己的缺点在哪里。

    “我很喜欢,我家沐沐什么样子我都是最喜欢的!”凤玺笑笑,其实自己才是那个配不上沐锦的。

    “沐沐,你相信我,2我会包容你的一切,我会爱着你宠着你纵容你,你想要做什么都去做,别想其他的什么因为这一切都有我,我会一直在你的身边支持你的!”

    凤玺觉得所有的一切都是可以忍受的,除了沐锦想要离开自己之外。

    他愿意包容沐锦的一切,所以,能不能祈求一个机会,让自己和这个人一直在一起。

    “沐锦,你愿意嘛,愿意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给凤玺嘛,以后无论有什么风雨凤玺都会陪着你一起走?”凤玺都声音喜欢真的很温柔。

    “沐锦,以后你就是我的一切!”凤玺看着人,直接单膝跪下。

    沐锦是都一个他愿意下跪的人,也是唯一一个他下跪的人,当初就是自己的父母,凤玺也没有跪过。

    人生的第一次,凤玺下跪,跪的是自己的媳妇。

    沐锦低下头看着凤玺,想着这个人为自己做的一切,原来不知不接的时候,似乎凤玺已经成为了自己生命里最没美的风景了。

    “嗯。”沐锦点头,自己对于凤玺不是没感觉的,既然自己也很喜欢那个人,当然不会放过了,因为凤玺这样的人估计自己以后也不会再遇见了。

    “凤玺,谢谢你!”谢谢你这样宠爱我,也谢谢你为我做的这一切,看着周围精心布置的一切,沐锦心里眼里都是感动。

    “你说什么!”凤玺有些傻眼,这个人居然就这样同意了,就这样同意了。

    “我说我答应嫁给你!”沐锦觉得人的一生真的就是非常的短暂,如果有人喜欢自己,而自己也喜欢那个人的话,那么一定不可以放过。

    “沐沐!”凤玺眼里有着感动,其实沐锦一直都说自己对她很好,然而沐锦才是最好的那一个,自己无论做什么都比不上沐锦对于自己的付出。

    因为凤玺其实就是想要沐锦一直等着,等着自己去追寻,等着自己为她付出一切,而沐锦就应该一直高高在上的。

    “凤玺,我答应你?”以后和你在一起,不死不休!沐锦伸出手接过凤玺手里的玫瑰花,看着人眼里有些红润。

    很遗憾自己的爸爸妈妈都没有看见,自己终于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了。

    “沐沐!”凤玺动作一气呵成,直接打开自己手里精致的盒子,拿着那颗鸽子蛋,给沐锦带上。

    沐锦看着自己手上那颗大的有些过分的鸽子蛋,再看看凤玺,这会不会太贵重了。

    “沐沐喜欢不!”凤玺看着人,这颗钻石自己也是花费了一些功夫的。

    “其实,这个款式还不错?”沐锦看着钻石以及本身的设计,很喜欢你,就是不能带着啊。

    “我上班的时候可能不能带?”这一颗钻石,带上去可能还是有一些轰动的。

    “我理解的,沐沐,不,现在我要喊和和别人不一样的,因为现在沐沐是我的老婆了?”看着沐锦,现在有些不真实,自己真的娶到自己了自己梦寐以求的人。

    “凤玺,你就是一个傻子?”什么都给自己最好的。

    “我就这么一个老婆,我不对你好对说好啊,你才是我家的小妖精,别人我都不要的!”外面那些人比不上自己的老婆的,沐锦才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

    “再说,你就是值得最好的,我就是想要宠着你啊,你才是我老婆,别人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凤玺感觉再也不会有这样一个人让自己付出全部的感情和精力了。

    人生里有着一个沐锦,那已经是自己最大的福分了。

    “老婆,饿不饿,我们先吃东西?”看着在一边早就准备好的食物。

    “烛光晚餐,也不知道你喜欢不喜欢?”凤玺看着沐锦,这些都是自己设计的,只是想要更加的浪漫一点。

    “这一切都很好,凤玺,很高兴?”沐锦觉得凤玺很有设计天分,看着这一切,真的就是花费了很多心血呢?

    “沐沐,你开心才是最重要的?”凤玺做这一切就是希望沐锦能够开心,这才这一切的初衷啊,自己忙活了几天,现在看着沐锦的模样,看来自己做的很不错啊。

    “谢谢你,你这几天就是一直忙活这些嘛?”

    沐锦感觉有些不嗨意思,因为自己一直都在怀疑凤玺是不是对于自己厌倦了,现在看看,凤玺还是很喜欢自己的。

    “老婆,只要你喜欢,你喜欢什么就和我说,我一定会满足你的?”凤玺觉得自己也厚一个家了,以后不再是自己一个人了,自己也会港湾了,不用在继续漂泊。

    “凤玺,我很感动!”沐锦感觉自己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心里那个酸酸胀胀的感觉,感觉有些情绪在发酵了。

    “不谢的,我最不喜欢老婆和我说谢谢的!”凤玺看着沐锦,感觉说谢谢,拉远了自己和沐锦的关系。

    “好,我以后都不会说?”是的,从那之后,沐锦真的再也没有和凤玺道谢过。

    “吃东西,试试这写你喜欢不,不喜欢我在重新做?”这些菜也是凤玺自己一手准备的,务必要求给沐锦最好的一切。

    “我很喜欢你的红烧肉?”沐锦去夹了一块红烧肉放在自己的碗里,在抬手夹了一块给凤玺。

    凤玺看着自己的婉有些受宠若惊的。

    “那我以后经常给老婆做?只要老婆喜欢?”现在对于凤玺而言,老婆才是最大的,没有什么比自己的老婆更重要了。

    “吃东西?”沐锦感觉很幸福,很久没这样幸福的感觉了,似乎自从自己的爸爸妈妈不在自己身边之后,哪温暖到心里的感觉就很少了。

    不是沐锦冷清,而的没什么让沐锦感觉会有情绪波动的。

    这还是这些年沐锦第一次这样强烈的感觉呢,幸福好像要把心脏填满一样,再也不会有任何的空洞。

    “好!”求婚成功了,凤玺当然最高兴了,毕竟自己以后也是有老婆的人了。

    两个人在这边甜甜蜜蜜的,那一边,确开始谋划了。

    杨家。

    “老爷,外面有人拜访!说是想要看看你,和你说一些什么事情?”老管家看着杨绅开口说到。

    “什么人,有没有说是因为什么事情?”

    杨绅抬起头,放下自己手里的书籍,杨家淡出苏城那些人的视线很多年了,这些年和别人也不怎么往来,更别说有人拜访自己了。

    “是凌家的人,具体情况对方没说?”

    老管家如实说道。

    “凌家!”杨绅有一些奇怪,因为自己和凌家即使是以前也是没有任何联系的,因为不在一条线上,没什么好说的。

    “说是给老爷你到来了好消息?”老管家感觉很奇怪,凌弑天的意思让人感觉有些疑惑。

    “我想要的,我想要什么他知道么,去把人叫进来,我到要看看他到底想要和我说什么!”杨绅也是一个老江湖,当然不会以为那个人是有什么好事情等着自己,他还没有那么单纯。

    凌家这些年也是政界的一把手,这样的人现在基本上用不着去巴结讨好任何人,因为对于凌家而言,所有的一切都是锦上添花的。

    现在这个人突然来拜访自己,杨绅不觉得会有什么好事情等着自己。

    “爸爸,凌家到底想要干什么?”杨木也有一些好奇,自己和凌弑天似乎也没什么交集啊,这人突然找上门,还是有些让人意外的。

    “应该不是什么好事情?”好事情都是轮不到自己的,杨绅太了解那些人了。

    那些人都是以自己的利益为先的,没有什么比自己的利益更重要的,一旦别人伤害到自己的利益的,都会毫不犹豫的抹杀的。

    “那我们?”杨木有些不理解自己父亲的意思,既然不是好事情,为什么还要接见林弑天呢?

    凌弑天也不是一好相与的啊。

    “静观其变,先看看再说吧?”杨绅很想知道凌弑天的目的。

    “是的,父亲?”杨木还是比较单纯。

    “一会儿我们见机行事?”杨绅眼里有着沉思。

    “是?”

    “杨伯伯,好久不见?”凌弑天温润的声音响起,杨绅抬起头看着那走进来的沐锦翩翩公子,如果不是了解凌弑天的行为作风。

    看着这一派的温润如玉,真的会很有好感的这样的人想要生出好感不是什么难事。

    “很多年没见你了,都长大了?”

    杨绅还记得当初见凌弑天的时候还是一个小孩子,现在也是政界的一把手了,一般人还不敢轻易都对上他。

    年轻一一辈里,确实算得上杰出的。

    “我也是很多年没见过杨伯伯了,一直都在忙着学业和工作没时间上门拜访,现在来了,杨伯伯不要生气才好?”

    凌弑天走进来,坐在一边,行为举止都是非常的得体。

    杨木看着人很好奇,因为这一位在政界也算得上是响当当的人物,人称笑面狐狸呢,杀人不见血哪一种。

    “不生气,也就你有这心还记得杨伯伯,人老了,就还希望看见你们这些小辈好好的!”

    杨绅看着凌弑天,继续和人周旋。

    “那里,当初的杨伯伯一直都让我很崇拜呢,能够来拜访杨伯伯,是弑天的福气!”客套话对于凌弑天而言那就是倒背如流的。

    因为经常醒的应付那些官场上的人,很有经验。

    “哈哈哈哈,没有,倒是弑天,一直都让伯伯很惊讶呢,我家杨木比起你就真的要没有出息了?”杨木因为杨家隐退的原因,这些年做事情一直都是很低调的。

    “那里,杨伯伯就是太谦虚了,杨木也是很优秀的,只不过大家擅长的领域不一样?”杨家属于捉妖家族,两个人当然不可能在一个档次上。

    “弑天这样懂事情,是凌家都福气啊?”杨绅有些羡慕凌家那个老爷子了,培养出这样优秀的一个人。

    “那里,杨伯伯妙赞了,弑天惭愧?”凌弑天的态度让杨绅感觉很满意。

    因为作为政界的大佬,倒是没有倚老卖老,拿态度给自己看。

    反而凌弑天对于他的态度给了他最大的尊重。

    当初也算位高权重的,杨绅很享受被人这样尊重的感觉。

    “不知道今天弑天来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嘛?”杨绅现在开始切如主题了,看着凌弑天,很想要知道这人到底是一个什么意思。

    “当然是对于杨伯伯有好处的,弑天一直都很崇拜杨伯伯,杨伯伯当初被我家老爷子关系也不错,有好处的事情弑天当然不会忘记杨伯伯的?”凌弑天说的脸不红心不跳的,明明就是想要借助别人的力量。

    “弑天想要和伯伯谈什么事情呢!”看着凌弑天,杨绅的眼神微微闪烁。

    “当初就听说杨家的玄黄之术非常的厉害?”凌弑天喝了一口茶。

    “这和你说的事情有什么联系呢,那些都是过去了,你应该知道现在杨家已经不参与那些事情了?”杨绅审视这凌弑天。

    “杨伯伯,难道你甘愿一直在这个老宅自里面嘛,这里不适合你,杨家应该更辉煌,现在杨比比难道甘心嘛?”凌弑天看着杨绅的表情,不放过一丝一毫。

    “那些都是过去了,我说过了,弑天还是说一些别的吧?”杨绅压制自己情绪的波动,当初的杨家确实非常的辉煌。

    “杨伯伯,我这是帮助你呢,现在只要你和我联手,你想要的一切都会有的!”凌弑天再一次诱惑,只要是人,那就有**的,有**就是好的。

    “你想要干什么?”杨绅感觉凌弑天似乎知道一些什么。

    “当然是想要请杨伯伯帮助我除掉妖物了?”凌弑天嘴角带笑。

    “妖物?什么妖物?”杨绅看着凌弑天眼里有着询问。

    “杨伯伯应该比我更加清楚才是,妖物的女儿难道不是妖物嘛,要是等着妖物恢复自己的灵力,那么我们牛对付不了,你当年做的事情,也都回全部暴露呢?”凌弑天说的风轻云淡的。

    杨绅却听得心惊肉跳的,当初的事情,当初的事情做的很隐秘,以至于没多少人知道。

    “看来还是我小看弑天了,这样事情也是查的一清二楚的,你还知道什么?”这个凌弑天真的还不简单的,当初的事情杨家可是处理的很好呢,其他人根本查不出蛛丝马迹。

    “沐锦现在对付不了我的,你放心吧,当初的白露都不是自己都对手,更何况还是没有强大灵力的沐锦呢?想要弄死她很容易!”杨绅压根就不怕。

    “杨伯伯,有件事情不得不提醒你,沐锦一个人不可怕,可怕的的另外的,你知道现在一直保护沐锦的是谁么?”凌弑天看着杨绅依旧保持淡淡的微笑。

    “是谁?”杨绅开口。

    “一个活了上千年的妖,当初苏城发生灵力波动大家都是知道的,那样的力量你应该也是尝试过的?”凤玺一直都是不好对付的,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

    “妖?”杨绅眉头皱起,这些年自己隐退,对于这些事情倒是很少关心了。

    但是这些年苏城是非常太平的,这样的事情倒是不常见。

    “什么妖!你怎么知道的?”杨绅很好奇,骨子里有些蠢蠢欲动的。

    但是还是有些疑惑,遇见妖这个人居然还是好好的。

    “杨伯伯是不是很好奇为什么我还能活着!”凌弑解开自己的西装,露出和凤玺打斗的痕迹,最明显的应该就是腰上的两个牙齿印,非常的慎人。

    “这是?”那两个牙齿印非常的狰狞,皮肉都还是往外翻的,看起来有些惊悚。

    “蛇妖!”杨绅也是见多识广的,看的出来这是属于蛇类的牙齿印。

    “杨伯伯很厉害,我差一点就死了,那个蛇妖确实凶残,并且已经盯上我了,我没办法,杨伯伯,希望你可以帮助我!”凌弑天相信杨绅会心动的,因为对于杨绅而言。

    现在没什么比寻找一个机会重新再一次让杨家展现在苏城人们的面前更重要。

    “为什么,你和那个妖有什么仇恨,为什么非要杀害你?”因为蛇妖作在妖族里也算非常的记仇的,一旦招惹上,确实不死不休。

    所以想要除掉,必须一招致命,否则后患无穷。

    “因为那条蛇护短啊,我因为一些事情和皇廷国际的总裁有了一些矛盾,所以那条蛇现在还是盯着我的,我没办法才来请求杨伯伯,协助我一起杀掉那条蛇!”

    只要可以除掉凤玺,凌弑天真的不在乎自己用的是什么办法。

    “妖物就是妖物,一点理性也没有,只不过那条蛇和沐锦有什么关系,居然会如此护短!”蛇类一直都是冷血动物,除非是自己的配偶,不然很难触动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