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1章 沐锦,救救我哥哥
    沐锦看着细心给自己拉椅子的人嘴角的弧度一直都在保持着。

    “沐沐,你试试我做的这个?”凤玺自己找一个椅子和沐锦坐在一起,热情的给人夹菜。

    看着自己碗里的红烧肉,沐锦即使不太喜欢还是拿起筷子,夹起来吃了一口。

    眼里的笑意更加的浓郁了,而凤玺看着人非常的紧张,因为不知道味道怎么样。

    “怎么样,沐沐,味道还好吧?”凤玺也才刚刚开始做。

    并不是把握的很好,所以有些担心自己做的不好。

    “很好吃?”沐锦觉得凤玺这样有天赋是自己没有想到的,还记得之前凤玺似乎做的非常的让人意外呢?

    感觉突然之间变化好大,凤玺总是这样令人意外。

    “真的嘛,沐沐,你也觉得很好吃!”听到沐锦夸奖自己,凤玺感觉有些飘飘然的,感觉这一切的努力都是值得的。

    “当然,我不会说谎的,你的手艺很好?”沐锦自认为都达不到。

    只会最简单的早餐比如面啊粥啊,大一点的菜色她是拿不出手的。

    想起这里不由得有些害羞,自己这个女朋友似乎有些失职啊。

    “好吃的话以后我一辈子给你做好不好,只要你喜欢的,你和我说一声,我都会给你的!”

    沐锦想要的,凤玺觉得只要自己有就一定会给,即使没有的想方设法的也会找给她。

    因为他家沐沐是值得岁月温柔以待的。

    “谢谢你,凤玺?”沐锦很感动,现在的男人很少洗手作羹汤的,凤玺想这一份心思就显得有些弥足珍贵。

    “谢什么,我们是一家人对不对,一家人是不说谢谢的?”凤玺笑笑,拉着沐锦的手指。

    其实是他应该谢谢沐锦,谢谢沐锦给他一个家的感觉,让他的灵魂不至于一直漂泊,不在流浪了。

    “好,以后我不客气了?”沐锦自己动手再一次夹肉,凤玺看着沐锦喜欢吃当然很高兴了。

    “沐沐是不是特别都喜欢我做的饭菜啊?”

    这样自己以后中午饭可以做好给沐锦送过去,酒店里的那些好吃是好吃,但是缺少那么一丝味道。

    “很喜欢呢?”沐锦觉得心里很温暖,很多年没有尝试过这样的味道了。

    “我感觉你做的这些饭菜和我爸爸的手艺很像!”

    沐锦也不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因为当初爸爸做给妈妈的就是这种味道。

    也许,这是幸福的味道。

    “傻姑娘,只要你喜欢,以后我天天给你做,我们也会和你爸爸妈妈一样幸福的。”

    凤玺相信以后的两个会很好的,比现在更加的甜蜜。

    “我们会结婚,我们会有孩子,等我们的孩子长大了,我就带你周游世界!”即使破碎虚空带她去古代玩玩也是可以的。

    “真的会这样嘛!”沐锦觉得那样的一副蓝图非常的唯美,唯美的有些不真实。

    “那我希望我们的别墅里有着漫天的满天星!”

    那样一定很美,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关于未来的美梦。

    “好,那我一定给沐沐栽种一片满天星?”只要是沐锦喜欢的,凤玺都会为她做到。

    “好好吃饭。”凤玺给沐锦盛了一碗小鸡蘑菇汤,看着她喝完。

    沐锦觉得自己很多年没吃这样油腻得了,不过感觉还不错,竟然没有感觉到任何的恶心反胃。

    “沐沐,多吃一点,你太瘦了,你这样身体会更不好的?”看着沐锦消瘦的脸庞,凤玺觉得很是心疼,以后一定要喂都白白胖胖的。

    “好,你也吃,别一直顾忌着我?”沐锦有些过意不去,也开始给凤玺夹菜。

    两个人你来我往的,倒是都把凤玺做的这些吃完了。

    “没事,我开收拾?”刚刚都是凤玺做的,现在自己收拾,分工合作。

    “比起那些,我很想要你更加的依赖微微,沐沐,你是女孩子,别做那些,还好的保护你的手指?”看着沐锦白皙细腻的手指,骨节分明,莹白如玉的,真是就好像那完美的艺术品一样,让人觉得赏心悦目。

    “没你想的这样娇贵?”沐锦以前也都是自己一个人做的,没有人帮助她,包括杀人。

    谁都说沐锦杀人如麻,心狠手辣,出手一点都不拖泥带水。

    其实不是那样的,沐锦一开始当做杀手的时候,杀人手指都是颤抖的。

    后来因为吃亏了,心也变得越来坚硬,变得麻木,变得不为所动。

    “你坐着,不然我生气了,我的女人当然在我宠着了,和别人有什么关系我,我喜欢宠着,我乐意宠着,她们能拿我怎么样?”

    凤玺就是要宠着沐锦,宠的她离不开自己,宠的她懂得恃宠而骄,让那些人都羡慕。

    “我真的……”沐锦就是单纯的觉得不合适。

    “不准在说话,我的沐沐就应该高高在上的,接受那些人的仰视?”凤玺想要给沐锦的,一直都是最好的。

    “沐沐,你记住,你是值得的,我怎么宠都是我的问题,那些人没资格说三道四是?”

    凤玺有时候也是一个特被的固执的人,一旦决定了,任何人逗动摇不了。

    “好,那我看着你?”沐锦觉得自己什么都不做,一个人傻愣愣的坐着也没意思,不如就和凤玺早一起,两个人也好有一个说话的。

    “好,沐沐!”凤玺说完之后开始收拾桌面哥厨房。

    沐锦看着人认真的在做每一件事情,看来自己妈妈说的果然没错,男人真的就是最事情的时候最帅了。

    如果有人问沐锦,觉得凤玺什么时候最帅的话,沐锦现在一定会毫不犹回答。

    凤玺做饭的时候最帅,男人最帅的也不一定就西装,围裙也不错的。

    收拾好了厨房之后,凤玺看看时间,现在似乎还早。

    “沐沐,不如我们出去散步,你刚刚吃的有点多,现在就睡觉,一会儿你会不舒服的?”凤玺看着沐锦提议。

    “好的,我也正有这个打算?”沐锦之前吃东西很有量,今天吃的确实有点多。

    “走吧,我们一起!”凤玺觉得自己现在和沐锦就好像夫妻一样,做什么都是两个人,这样的感觉很幸福。

    “走吧,出去透透气?”

    很少有时候会和现在这样放松,看着身边的人,看着那双紧紧的牵着自己的手指的人,沐锦感觉整颗心都是暖暖的。

    感觉自己越来越离不开这个人,也越来越更加的依赖这个人。

    “凤玺,我感觉我有些离不开你了!”有些话不由自主的就脱口而出。

    虽然声音有些小,但是凤玺还是听见了,脸上有着笑意,他做这一切就是为了让沐锦离不开自己啊。

    “沐沐,我一定会一步一步完成你心中所有的心愿的!”凤玺握着沐锦的手,感觉就还想握着自己的全世界一样的小心翼翼。

    沐锦笑笑,她的梦想一直都是很简单的。

    携一人,许一生,看一场倾世桃花雨,那里有她,有他。

    “谢谢你?”谢谢你那么爱我,谢谢你的不离不弃,谢谢你的宠爱,沐锦有时候觉得自己担不起这份宠爱。

    “沐锦,你值的世界上最独一无二的宠溺!”

    凤玺感觉自己很幸福,可以遇见沐锦,可以爱上沐锦,甚至,沐锦会和自己在一起。

    “别在恭维我了?”沐锦也感觉自己很幸运,也许,遇见这个人已经用尽了自己全部的运气,以后也不会有这样的人会对自己这样好。

    “那是实话?”沐锦塞凤玺心中就是那么的优秀,不管再好的人,在凤玺的眼里,最好的一直都是沐锦。

    “沐沐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是不是都不出门的?”两个人走往距离沐锦别墅不远处的公园里。

    “我很少出门的?”一般很多时候就是在加班,然后下班之后就直接睡觉。

    那时候累的都不想说话了,哪有什么时间风花雪月,压根没心思。

    “我家沐沐很单纯呢?”生活和交际都是很单纯的,不喜欢的都不会去为难自己的。

    “想说我傻吧?”沐锦挑眉,这话说的还很委婉的。

    “不是,不是,沐沐误会了,我怎么会说你傻呢?”自己的沐沐还可爱了,任何人都比不上。

    “只是觉得很不容易啊?”凤玺记得走到今天这一步,以前那些患得患失都是值得的。

    果然,感情就是需要孤注一掷,不努力一把,谁会知道最后的结果。

    如果当初自己因为沐锦的态度直接停滞不前了,现在可能最后悔的人还是自己。

    “嗯,所以都要好好珍惜?”沐锦握着人的手指,她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放过这个人的,除非自己死。

    “凤玺,如果那一天你不爱我了,记得要告诉我,不要一直背着我?”沐锦现在感觉自己有些矫情,变得疑神疑鬼的。

    还是谈恋爱的人都是这样的,生怕自己的爱人因为外面的诱惑变得不在喜欢自己。

    遗忘自己,丢弃自己。

    “不会的,即使有一天沐沐不爱我我也会一直爱着沐沐的?”沐锦对于凤玺而言一直都是不一样的的。

    “说你傻你还不承认?”沐锦可能自己都不知道凤玺有多么的爱他。

    有些爱要么不开始,一旦开始那就是停不下来的,不死不休。

    “沐沐,你看,我们以后也会和她们一样,白发苍苍了,也会相互扶持在一起!”凤玺指着一对老人家让沐锦看。

    沐锦看着那两个人在一起有说有笑的,老婆婆一直都在说,老爷爷不耐其烦的听着,脸上始终都有着笑意。

    “很美好呢?”沐锦看着那一幕,这真的就是诠释了陪伴才是最长情的告白。

    有些人一句话都不说,但是并不一定就是不爱,也许爱你在心口难开呢。

    “以后我们也会这样,有自己的孩子,幸福的在一起?”凤玺想要的未来就是有沐锦有孩子,那才是完整的。

    “嗯!”沐锦看着那对老人,眼里都是羡慕,如果自己的爸爸妈妈在,也一定会是现在这样恩爱吧。

    “走,我们过去走走?”凤玺拉着人,尽量让人靠着自己,以免被别人撞到。

    “想不到凤总和沐总还有这样的闲情雅致啊,能在这里遇见你也不容易啊?”凌弑天的声音在两人的身后响起。

    两个人同时转身,看着那温润如玉的人从人群里走出来。

    “你好,凌总?”沐锦有些意外在这里居然会遇见这样的人,偶遇的话有些说不过去呢。

    看着凌弑天的模样,就还在等着自己呢。

    沐锦想的也没错,凌弑天就是故意在等着她的。

    因为沐锦的身份背景早就调查清楚了,所以他一直派人在这里守护,有情况就和自己说。

    今天听说沐锦和凤玺在一起,有些兴趣,就跟着来了。

    “我觉得凌总来这里才真的让人意外?”

    这里不是最繁华的地点,所以公园即使景色不错,也不是那些专门的,凌弑天身份这样尊贵的人,即使欣赏风景也不会来这样的地方。

    “这不是看见了沐总了嘛,能和沐总这样的人相处很愉快呢?”

    凌弑天看着沐锦,眼里都是笑意,确实,身上的灵力何必充沛呢。

    再看看凤玺,眼里同样有着笑意,只不过就是嘲笑。

    因为作为妖族而言,只好吃掉这些补品,那么对于自己的修为一定是有着更大帮助的。

    当初的凤玺就是挖别人的内丹的事情都是做过的,残暴的程度令人发指呢,现在居然开始学起了怜香惜玉了,真是不可思议呢。

    也真是愚蠢,会相信那些虚无缥缈的感情,人类一直都是最虚伪的。

    “凌弑天,管好自己的眼睛,如果实在忍不住,不如我给你保管,我这里可是还有你当初的东西呢,想要嘛?”

    对于凌弑天这样明目张胆的打量,凤玺非常不喜欢,所以语气自然不是太好。

    “是嘛,那凤总可要把自己喜欢的东西也保护好了,不然什么时候就不再了会很遗憾的?”凌弑天的眼神有些阴狠,看着凤玺似笑非笑的。

    当初凤玺断掉了一根尾巴,那就是对于他最大的侮辱,现在凤玺提起来,让气氛顿时就更加尴尬了。

    “我这是提醒你,好好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管不住自己,我帮助你?”

    凤玺看着人眼里同样的有着警告,如果这些人再继续作死,自己一定会不着手段也要让他们挫骨扬灰。

    “伤害任何人都可以,唯独一样不行,谁敢伤害她,天涯海角,不死不休?”凤玺就不是怕人的。

    凌弑天看着凤玺这个紧张的态度,觉得更有趣了,当初多么张扬肆意的人现在变得小心翼翼的。

    凤玺啊凤玺,你也有今天啊,哈哈哈哈。

    你就是越珍惜沐锦,我就越要她死,我就是要看你生不如死的模样。

    凤玺难受了,凌弑天就觉得自己舒服了。

    “沐总,我可是很喜欢你呢?”很喜欢那颗七窍玲珑心,吃了就可以填补自己灵力的不足。

    “凌总,我不喜欢你?”沐锦看着人,眉头微微的皱起,很不喜欢凌弑天看着自己的眼神,就好像自己是一道美味的食物一样。

    这样的感觉让沐锦觉得非常的糟糕。

    “沐沐,我们走吧,别耽搁了凌总的闲情雅致?”因为今天凌弑天也不是一个人来,后面还有人呢。

    “嗯,走吧?”沐锦点点头,凌弑天给自己的感觉非常的不好,沐锦也不愿意接近这个人,就是一般的相处也没必要了。

    “不急,沐总,急什么,沐总不想和我谈私事,不如谈谈公事如何?”凌弑天看得出来沐锦不想要和自己接触。

    但是有些接触是没办法避免的。

    “我觉得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说的?”无论是公事还是私事,沐锦和凌家一直都没有合作,所以不存在谈判的。

    “既然沐总这样肯定,那么我就不多说了了?”凌弑天看着沐锦,她相信不出三天,沐锦一定回来找自己的。

    “告辞?”说完之后和凤玺走了。

    凤玺看着人,眼里有着嗜血,当初不应该断了他的尾巴,而是直接要了他的命,现在就不会有机会祸害沐锦了。

    “凤玺,我一定会让你试试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滋味的?”凌弑天看着远去的人喃喃自语。

    现在的凤玺没有了以前的张狂,因为他有弱点了,有了弱点那就是最好对付的。

    沐锦,还真的感谢你呢,让这么一个狼心狗肺的人感化了。

    “你和那个凌弑天以前是不是有些恩怨啊?”

    两个人说话都是阴阳怪气的,特别是凌弑天,看着自己就好像看见了什么稀有动物一样。

    “没什么的,沐沐,凌弑天那个人都是这样,蛮不讲理,当初确实有一些恩怨,但是都过去很多年了?”凤玺简而化之,不愿意多说。

    “凌弑天也不是人?”沐锦感受得到那个人身上的灵力波动,那不属于异能者或者人类的,和凤玺的倒是很像。

    “没错,他不是人,是畜牲?”凤玺回答的特别的欠抽。

    沐锦:“……”说这句话难道都不会看看自己是一个什么物种才说,感觉连自己都骂了,因为凤玺也不是人啊。

    “那他是什么?”沐锦很好奇凌弑天是一个什么物种。

    “畜牲而已,沐沐你不必在意?”凤没说,因为没必要。

    “……”果然,别希望在凤玺口里听到任何关于别人的好话,因为那根本就不存在的。

    “沐沐,你一直问别人我就吃醋了,那不过就要一个外人而言,和我们没关系,你不要关心他好不好。”凤玺就是这样,他非常不喜欢沐锦关心别人,就是过多的注意力都不行。

    “行,你说了算?”沐锦也不在说话了,因为现在她还是关心凤玺的心情的。

    就像凤玺说的,凌弑天不过就要一个外人罢了,既然是外人,就没有必要投入太多的关注。

    “我就知道沐沐是爱我的?”凌弑天什么的,根本就是无关紧要的。

    “嗯!”沐锦点头答应,确实是爱他的,要不然也不会一再的让步。

    “沐沐,我们什么时候吧婚礼处理一下啊,我特别的想和你光明正大的在一起?”那样自己一定会很幸福的,会比现在更加的幸福,因为自己也有一个家了。

    不再是什么都没有的孤家寡人。

    “等你求婚?”沐锦开玩笑的说到。

    “那沐沐,我求婚你会嫁给我么?”凤玺觉得应该不会这样容易吧。

    “会!”看着凤玺眼里的期待,沐锦的眼里也有着璀璨的笑意,凤玺的求婚她觉得应该不会拒绝的。

    因为再也找不到这样爱自己的了。

    “那我一定要好好准备?”凤玺不是说着玩的。

    “好!”沐锦也有些期待,不知道求婚是什么样子的。

    每个人心里或许都说住着一个公主,沐锦就是再厉害,心里也有柔软的地方。

    “沐沐,其实我最想的,还是你穿一次裙子给我看看,我家沐沐如果穿上裙子,一定艳压群芳!”

    看着沐锦那张巴掌大的小脸,皮肤水嫩白皙的,眼睛就好像那上好的黑宝石一般莹亮,看着人,眼里盛满的是漫天的星辰。

    “我……”沐锦似乎记得自己穿裙子的时候,那时候的自己年龄还很小。

    但是从沐珩和白露不在之后,沐锦就没穿过那些了,不是不喜欢,而是不能。

    “好不好,我想看一次?”凤玺不希望沐锦一直都这样伪装男的,而是希望她可以恢复身份。

    以一个女人的身份光明正大出现在人前,他会保护她不受到任何的委屈,只希望她可以活的更加的潇洒肆意。

    “好?”沐锦点头,总是舍不得拒绝呢。

    “沐沐最好了,我最爱沐沐了?”沐锦现在对于自己的要求都是有求必应,这让凤玺有些享受。

    也许沐锦正在一步一步尝试着去爱自己,也许现在还不多,但是都在逐渐加深。

    “嘴巴真甜!”沐锦觉得凤玺是最擅长说情话的,偏偏她还真的就觉得不错,也许女人都是喜欢甜言蜜语的。

    “我的嘴巴甜不甜,沐沐你不是知道么?”凤玺看着沐锦粉嫩的红唇意有所指。

    “……”果然是稳场老司机,无形之间又开始开车。

    “不怕没驾照嘛!”沐锦看着人轻笑。

    “不怕我,我非常稳的?”凤玺也有些乐不可支。

    “走吧,到前面去看看?”两个人的手虽然没有牵在一起,但是还是靠的非常进带我。

    看着这一对,那周那些小姑娘直接就是冒星星眼,真的就是太帅了,太养眼了。

    主要是两人的气质,一个清冷绝美,另外一个邪魅肆意,看起来,倒是有些般配。

    一些腐女看着两个人已经开始想象了。

    面对那些暧昧诡异的目光,沐锦没什么反正。

    倒是凤玺,对于那些一直把眼神放在沐锦身上的人一个一个的蹬过去。

    看什么看,但是他家的,这些人太没有礼貌了。

    “哇哇哇,你看你看霸道总裁啊,和温柔小受啊,简直就是不要太有爱啊?”

    “就是就是,果然,这年头不会有什么真爱的,帅的男人都去搞基了,还有我们什么事情啊?”

    “就是,但是两个人在一起是真的很般配啊,看着就觉得别人融入不进去?”

    因为两个人自己融合成为一个圈子,其他人都只能望而却步。

    “啊啊啊,老夫的糙汉子心要炸裂了,真的是太有爱了?”沐锦和凤玺简直就是满足了她们对于新事物的想象。

    “两个都是男神啊,在一起,早一起?”那些人都快要沸腾了。

    沐锦感觉非常的不自在,看着风邪,眼里有着寻求。

    是不是应该回去了,现在这些女的简直就是太疯狂了,伤不起了,再继续待下去,那些人的眼神一定会吃了自己的。

    “走吧,我们回家?”看着沐锦不自在,凤玺也不打算停留了。

    看着两个人远去,这些人眼里都是可惜,果然,男神就不应该这样亵渎的。

    但是还没等沐锦回到家,看着家门口的人有些疑惑。

    凤玺的眼神也是微微眯起,总觉得那个身影非常的熟悉。

    两个人慢慢的走进,呃呃鬼婴却突然出先,看着那个瘦弱的身影。

    沐锦的眉头微微的皱起,看来应该不是一个简单的人啊。

    “你是谁?”看不清楚人的脸,因为是背对着自己的。

    身影听见声音之后转过身子,看着沐锦,眼里漆黑一片,没有任何的情绪变化。

    沐锦看着那张过于精致的容颜,一直觉得凤玺长的也算长的倾国倾城了,但是眼前的人,更加多了几分楚楚可怜。

    眉宇之间看着似乎有些熟悉。

    沐锦看着人的地上,在月光的照射下,男孩子依旧没有影子。

    “你是谁?”自己居然感受不到他灵力的波动,看来是处理的很好的。

    那么,也不是一个简单的货色,但是自己确实没有见过这个人。

    “沐锦?”就是声音都是非常清冷的,男孩子看着沐锦。

    凤玺把沐锦挡在自己的身后,看着那个人,很明显的也是认识的。

    “我不是来找你的,我是来找沐锦的?”男孩子的眼神看看着沐锦有些渴望。

    “你觉得就凭你,凭什么求沐锦,当初你应该不是这样的吧?”凤玺记得当初这个人还是想要伤害沐锦的。

    对于伤害沐锦的人,凤玺都是非讨厌甚至厌恶的。

    所以看着容轻安,凤玺是非常的喜欢,所以我不待见。

    “我没和你说话,我想要找的是沐锦?”容轻安看着凤玺,眼里闪过一抹阴狠,他对于凤玺还是存在杀意的。

    “是不是那个人快要死了,那不是正好嘛,可以和你在一起了,你再也不用担心他活着这样痛苦了。”凤玺的眼里有着幸灾乐祸,因为容轻安确实有些可恨。

    “沐锦,我求求你,能不能救救我的哥哥?”

    自己现在修炼的引魂草还不行,强行给容轻墨服用的话,只会让人损伤的更加严重。

    这世间,就只有沐锦可以救容轻墨,因为沐锦的灵力有着再生的作用,对胡容轻墨是非常好的。

    这也是为什么当初他打过沐锦的注意的原因,因为只要把沐锦的灵力炼化,那就是自己东西了。

    “你哥哥是谁?”沐锦看着容轻安,自己确实没见过这个人。

    “容轻墨,沐锦,能不能救救我哥哥,我哥哥的心脏病复发了,我现在控制不住?”

    容轻安的声音有些颤抖,脸上都是惊慌,他压痕就控制不了。

    “轻墨,你是轻墨的谁!”容轻墨确实还有一个弟弟,只不过死了十多年了,现在看着出现在自己眼前的人,还是觉得有些玄幻。

    “我是容轻安?”容轻安不在乎,虽然对付不了凤玺,但是他哥哥的疾病刻不容缓。

    “你怎么知道我可以救你的哥哥?”

    沐锦很好奇,看着这个年纪不大的男孩,脸庞还很稚嫩呢,不过却没有了生命,沐锦觉得还是有些可惜的。

    “因为你是沐锦啊?”沐锦的母亲白露那是一个逆天一般的存在,沐锦当然不会差的。

    “走吧?”如果是容轻墨,沐锦还真的不能拒绝。

    “沐沐,不行的,现在你为了乔墨白本身就损坏了自己的灵力,现在在为容轻墨施法,对你的伤害就更大了?”凤玺很显然的不答应。

    “沐锦,你和我哥哥十多年的朋友,我哥哥一直都把你看的很重要?”容轻安很怕沐锦为了顾及自己抛弃自己的哥哥。

    如果沐锦不肯,想方设法,他都会夺取她的灵力位置的哥哥治疗的,哪怕魂飞魄散,自己也不在乎。

    容轻安的最大的愿望就是自己的哥哥活的好好的。

    “你凭什么这样自私?”凤玺差一点气笑了。

    “自私,我为什么自私你应该最明白?”都是同样的人,同样的不能忍受自己爱的人离去。

    “沐沐,我不允许,你这样太危险了?”凤玺不答应,那是对于沐锦没有丝毫好处的。

    “凤玺,你应该明白的,不要在试图蛊惑?”容轻安的手指渐渐的开始张长了,别的尖锐。

    他现在有些生气,很想要划开凤玺的胸膛,任何人都不能阻止自己救自己的哥哥。

    “凤玺,我去看看?”始终还是放不下,毕竟是自己的朋友。

    “沐沐!”凤玺有些着急了,有时候沐锦就是太重那些情谊了,容轻墨的事情她是真的不会撒手不管的。

    “凤玺,我想去看看,因为我很担心,凤玺,那是我为数不多的朋友,能不能让我去看看?”沐锦当然知道凤玺是为自己好,但是自己现在真的管不了那么多了。

    “凤玺……”看着人沐锦有些为难。

    “沐沐,你自己的身体你就不能好好照顾一下,你这样我很担心?”强硬的态度不在,看着沐锦,凤玺终究还是答应了。

    “谢谢你,凤玺?”沐锦嘴角露出笑意,她就知道凤玺活妥协的,因为似乎每一次他都看不得自己为难的模样。

    “真是怕了你了,走吧?”凤玺恶狠狠的看了容轻安一眼。

    “谢谢你,沐锦?”看着沐锦,容轻安眼里有着感谢。

    “走吧,先去看看,人最重要?”沐锦现在也有些着急了,容轻墨的身体本来一直都不好,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几个人就朝着容家那里赶,容轻墨的情况确实有些不太好。

    因为沐锦处理到了大半夜才把人的病情稳定住了,只不过自己的脸色异常的苍白。

    “没事了,只不过以后你还是需要注意,轻墨的药物应该有一些问题,他的药物被人加大了剂量,在继续吃下去,这颗心脏迟早都会衰竭的?”沐锦觉得容家的水也很深啊。

    现在发现的早没什么,在晚一点,自己来了都没有用的。

    “药物有问题?剂量加大?”容轻安的声音里都是风暴,那些人真是很过分呢,现在自己的哥哥都是这样了还不选择放过。

    “对的,你注意一点?”沐锦感觉自己的灵力亏空的太大,身子有些受不了,脑袋晕乎乎的。

    “凤玺……”沐锦习惯性的喊了一声。

    “都和你说别管那些无关紧要的人你还真的就是不信,现在难受了吧?”凤玺一把抱住人,眼里都是心疼,声音很轻柔。

    “我好累!”沐锦的声音若有似无的,这一次的损耗是最大的,现在身体受不了了。

    “叫你喜欢自作自受,睡一下,一会儿就好了?”凤玺的声音依旧很轻柔,就好像情人之间的呢喃。

    “好!”沐锦说完之后闭上眼睛,嘴角有着淡淡的笑意。

    “你哥哥已经没事了,以后别和一个废物一样,自己重要的人都保护不了?”凤玺还是有些埋怨。

    “你放心吧,以后不会了,以后你自己注意一下,最近想要对付沐锦的人有些多?”沐锦这样的人,即使自己善罢甘休,还是有一些人不甘心。

    “不需要你关心,最好别打沐锦的注意,否则我要你灰飞烟灭!”容轻安也不是一个安分的。

    “沐锦救了我哥哥,我不会动她的?”这是自己的保证。

    容轻安这个人是不怎么懂得感恩,但是也不会恩将仇报,沐锦的事情,以后他不会再有任何的想法。

    “你倒是情深义重?”凤玺说完之后转身离去。

    “情深的何止还一个人?”容轻安的声音幽幽的响起。

    凤玺抱着人回到别墅,沐锦已经睡得非常深沉。

    “她的灵力损伤的很严重啊!”鬼婴突然出现,看着沐锦,直白的开口。

    “这些我知道?”凤玺把人放在床上,伸出手小心意义的抚摸着沐锦的脸庞。

    “沐锦就是一个傻瓜,都不知道爱护自己?”如果自私一点点,自己也不会就这样受罪了。

    凤玺这一辈子除了沐锦,其他人他一直都是嗜血残忍的,绝对做不到沐锦这样的至情至性。

    “她确实是一个不错的人。”看着虽然很冰冷,但是内心深处是一个非常温暖的人。

    “我家沐沐就是太善良了!”凤玺叹了一口气,给人盖好被子。

    今天还想和人好好说话,现在看看,还是到以后有机会吧。

    运气自己的灵力,开始给沐锦疗伤,他总是舍不得沐锦难受,所以还是自己难受吧。

    沐锦的脸色第二天依旧不是很好,凤玺的脸色也不是很好。

    “凤玺,我没事,你别生气了,我真的没事?”看着某人就好像别人欠了他几百万一样。

    “没事,你自己看看你自己,现在叫做没事?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

    凤玺是真的很生气,沐锦一点都不知道爱护自己。

    “你别担心,我很快就会恢复的?”沐锦语气温和,看着凤玺。

    “沐沐,你就不能别让我这样担心了?”看着人难受,自己也不好过啊。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