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8章 沐锦,我喜欢你
    “现在才刚刚开始呢,你就受不了了,你接下来该怎么办呢,伤害我家里人的人都必须死?

    ”沐锦再一次运起灵力,幻化成为一把剑,直指王芸。

    “沐锦,你想要干什么,你不能这样的?”

    看着沐锦认真的神色,王芸真的怕了,沐锦似乎就没打算放过自己。

    “机会我曾经给过你,是你自己不珍惜的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

    沐锦说完之后手指用力一挥,灵力剑朝着王芸而去。

    “沐锦,你不得好死,不得好死,你别以为杀了我你就可以高枕无忧了,那些人不会放过你的,沐锦,你等着吧,我会看着你怎么死的?”王芸看着沐锦笑得非常的疯狂。

    灵力幻化而成的剑慢慢的消失,王芸的怨气也渐渐的消失。

    沐启的脸色慢慢的恢复,眼神慢慢的变得清明,看着沐锦,有一瞬间的恍惚。

    “叔叔,其实你没必要这样的?”沐锦说完之后转身离去。

    沐启的脸上有些难看,确实是这样,因为王芸说过只要把沐锦引诱过来就会放过自己。

    这就是一个陷阱,一个专门针对沐锦的陷阱,就是想要她死。

    有些人永远都只会想到这里,这次沐锦能够对付这个人,那么下一次呢,如果是自己不能对付的,那么自己的性命就交代在这里了。

    所以沐启何其的自私,为了自己不顾别人的死活。

    “阿锦,对不起!”沐启低下头,他也不想的,但是控制不住啊,想起王芸,就是害怕啊。

    沐锦走出去的时候饭菜都上桌了,凤玺看着沐锦,原本笑容满面的脸色立刻就有一些阴沉了。

    坐在沐锦的身边,“阿锦,怎么啦,伤害到自己没有?”

    因为沐锦的身上有阴气,这才上去一会儿,就发生这样的事情,让凤玺感觉自己的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没事的,放心吧,就是有一些小问题?”沐锦,摇摇头,她没事的,不过就是对付一个不起眼的东西而已,完全没事的。

    “吓死我了,你要注意啊,别用太多灵力啊!”凤玺怕沐锦的身子承受不住,因为沐锦的灵力现在真的就是太不稳定了,他非常的害怕有一个什么万一。

    沐锦的灵力现在对付一般的人可能没问题,但是如果对付凌弑天那样的千年老妖,完全不在一个档次的,因为先天上,就有着一定的压制。

    所以,就怕那个凌弑天给自己来一个什么阴招,让自己防不胜防。

    “阿锦,明天我找人来保护你好不好?”别的人她一点都不放心,就只有自己挑选。

    “你放心吧,我没事的,你不要这样疑神疑鬼的!”

    虽然有人在乎是很享受没错,但是看着凤玺这样没有安全感,沐锦感觉自己的心里非常的过意不去,也想自己没做好。

    “阿锦,你就答应我好不好,我找人保护你?”

    凤玺看着沐锦,眼里有着央求,自己如果不能随时保护沐锦,也要找一个放心的。

    沐锦的安危比什么都重要,要不然出事的时候就来不及的,所有关于沐锦的事情都需要未雨绸缪。

    “好?”沐锦看着人,最终点头,凤玺也是为自己好,如果这样能让他放心的话,那没什么不能答应的。

    “好的,沐沐吃东西?”凤玺眼里都是璀璨的笑意,墨色是瞳孔晕染着沐锦的倒影,满满的都是沐锦,仿佛再也装不下其他的人呢。

    “你也是,吃一点?”沐锦也给凤玺夹菜,也许男女朋友,可以更加的亲近一点。

    “沐沐最好。”看着自己的碗,凤玺觉得自己特别的满足,两个人都小甜蜜看的一边的人直接酸掉下巴。

    沐老夫人点点头,凤玺真的就是一个不错的和自己的孙女非常般配呢。

    这样的好男人错过真的就还太可惜了,沐老夫人觉得自己可以更加动员了,让两个人的关系更加的亲密了。

    因为自己的孙女是一个什么性格的人她太清楚了,就不是一个主动的。

    爱情里,真的就需要一个人主动啊,当然另外一方也要不拒绝才是,总是一个人在努力,另外一个不回应,也会走的不长久的。

    在热情的人,也有用完的一天。

    “阿锦,我打算过几天出去玩一下,张妈和我一起!”沐老夫人觉得自己真的没怎么好好出去玩。

    “奶奶我,你年纪大了,我不放心,要不等我把事情处理好,然后带你去度假?”沐锦想了一下,觉得一个老人自己还是不放心。

    “你们年轻人有年轻人的玩法,不用顾忌奶奶的,奶奶只是想要到处去走走,奶奶怕以后来不及了?”

    沐老夫人这一次也想的很明白,皇廷国际她是彻底的放手不管了。

    因为自己的孙女很优秀,优秀到让自己很放心,至于沐璇那里,沐老夫人把一切都权利都交给沐锦了。

    有时候,不作死就不会死,每个都会为自己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奶奶,我还是不放心?”这现在就是自己唯一的亲人了,沐锦当然做什么都是很顾及的。

    “阿锦,不用担心的,早些年奶奶一直担心你所以没出去,当初和你的爷爷约定过,一起到处去走走,世界哪么大,现在你爷爷都走了,他没有完成的,我想要我他完成,要不然以后我没脸去见老头子了?”

    说起沐老爷,沐老夫人眼里都是怀恋和幸福,那个给了自己人生里最幸福的日子。

    “奶奶……”看着沐老夫人,沐锦这下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转过头看着凤玺。

    “没事的,奶奶想去就去吧,遗憾留着始终都是不好的?”凤玺倒是觉得沐锦这个奶奶想法很不错的。

    “那奶奶我找人和你一起?”那样自己也能放心。

    “不用了,阿锦,奶奶是去旅游,不是去视察的,人多了不好,我会很不自在的!”反正沐老夫人就还不希望有人跟着自己。

    “阿锦,你好好处理事情,有空的时候给奶奶打一个电话,等你和凤玺想要结婚了,奶奶就回来了?”

    沐老夫人绝对就是故意的,这分明就是威胁啊。

    沐锦摇头失笑,这得多希望把自己嫁出去啊,沐老夫人的意思是不是说,如果自己不打算结婚,她就不回来了。

    “奶奶!”沐锦有些无奈,就不能给自己一点时间,结婚这种事情应该水到渠成啊。

    凤玺忍不住笑起来,真的很喜欢沐老夫人呢,做事情特别的符合他的胃口啊。

    “凤玺你这孩子,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意思也和我老太婆说说啊?”沐老夫人看着凤玺这意思就是想要把沐锦交代了。

    “奶奶,我当然就是非常的乐意的,就是沐沐那里,我也不知道她什么意思?”凤玺当然知道沐老夫人的意思了,当然选择配合了。

    毕竟是对于自己有利的,凤玺觉得沐老夫人是一个特别的给力的人。

    “奶奶,我哪有什么意思?”这简直就是赶鸭子上架啊,这两个人真的是有些无奈了。

    “那你到底是一个什么意思啊,你看看人家凤玺,意思多明显啊,就你一直犹豫不决的,奶奶看着也很着急啊?”沐

    老夫人看着自己的孙女,其实不是想要逼迫她做出选择。

    而是因为沐锦没谈过恋爱也没经历过这些,找不到方法和方式。

    “凤玺……不是没有求婚嘛?”说完这句话沐锦想要咬掉自己的舌头了,这好像就是自己等着求婚一样。

    沐老夫人给凤玺使了一个眼神,小伙子,机会已经给你了,现在能不能把握住就是你的事情了。

    凤玺给沐老夫人投了一个感激的眼神,自己的恋爱之路走的这样顺利,一直都是沐老夫人推波助澜,对于沐老夫人她是感激的。

    “都是我的错,沐沐,我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求婚的?”凤玺觉得自己革命再一次成功了一步,希望越来越大。

    “吃饭?”沐锦脸蛋羞红,有些不好意思。

    “好,沐沐吃鱼!”凤玺把自己挑好鱼刺的鱼夹给沐锦。

    “嗯!”沐锦低下头,不好意思抬头看人。

    沐老夫人也跟着一起笑,果然还是一家人在一起有意思有说有笑的,这才是家的感觉啊。

    等着沐锦结婚了,以后还会有孩子,以后沐家会越来越热闹的。

    沐启看着那三个人,感觉自己融合不进去。

    吃完晚饭之后沐锦依旧是陪着沐老夫人聊天,很晚才走的。

    “我想着还是把自己手里的东西放一下和奶奶一起玩出去玩,她一个人我非常的不放心?”

    沐锦是一个心思细腻的人,沐老夫人始终年纪大了,她是真的没法放心。

    “但是奶奶也许只是希望自己一个人出去走走,带着你爷爷的愿望?”其他人跟着感觉就没那种气氛了。

    “但是我真的不放心啊?”对于自己的亲人,沐锦都是疑神疑鬼的,生怕发生什么意外,那样自己真的没法接受。

    如果那一天自己的爸爸回来了,自己没办法交代。

    “我们可以派人暗中保护,不和奶奶说就是了?”凤玺可以保证沐老夫人不会发现的。

    “这个倒是可以!”沐锦点点头,这样也不用一直纠结了。

    “所以你就别担心了,我看你一直都是心不在焉的!”凤玺看着沐锦,有些心疼。

    “我没事的,走吧,回家?”沐锦的嘴角勾起。

    “累的话那就休息一下,一会儿到了我叫你!”凤玺看着沐锦有些疲惫的脸庞,声音里都是疼惜。

    “嗯!”沐锦靠在后面,闭上眼睛,开始休息。

    也许真的就是太累了,沐锦到了自己别墅的时候也没苏醒,凤玺也没舍得把沐锦叫醒,直接抱着人进去了。

    “凤玺大人!”元宝看着抱着自己主人走进来的人立刻化为原型。

    “嗯,小声一点!”凤玺眼神冷冷的看着元宝。

    难道没看见自己的沐沐在睡觉嘛,吵醒自己的沐沐就扒了她皮。

    “是,凤玺大人!”元宝连忙降低自己的声音,生怕凤玺殃及池鱼,因为这个人一直都是这样喜怒无常的。

    凤玺把沐锦抱回床上,给人盖好被子,看着她睡得香甜之后,低下头在沐锦的额头轻轻的亲了一口。

    “沐沐,晚安!”说完之后转过身子走出去并且赶上们,隔绝一切。

    “食灵兽!”凤玺的话才刚刚说完,元宝就立刻出现。

    “凤玺大人有什么吩咐?”元宝很好奇,因为这还是凤玺这样正经的喊她,非常的不自在。

    “以后你不用再一次化为原型了,你就保持人形,一直跟着沐锦,随身保护她的安全!”食灵兽也不是一般的妖物可以奈何的。

    即使遇上什么危险,等着食灵兽对付完,自己也差不多赶到了。

    “真的嘛,凤玺大人?”自己可以见阳光了呢,再也不用做宠物了。

    “当然了,贴身保护沐沐,她有一点事情,我就绝了你的灵力?”

    凤玺看着元宝,幻化成型的元宝也不过就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看起来没有任何的杀伤力。

    “凤玺大人放心,就是倾尽我的灵力也不会让主人受到任何的伤害?”她很喜欢沐锦,只不过兽型的时候没办法一直跟着。

    “记住你说的话,免得到时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凤玺不需要其他的,只需要沐锦安全,他不希望任何人伤害到自己的沐锦。

    “凤玺大人,放心?”元宝很开心。

    “但是如果主人问起食灵兽怎么办?”元宝觉得有些苦恼。

    “那里我会解释的,你就安心保护好沐沐就对了?”凤玺当然会给沐锦一个最满意的答复。

    “好的,凤玺大人。”元宝觉得自己满足了。

    “嗯,跟着我走吧!”凤玺说完原地消失。

    “那我怎么办?”鬼婴着急的开口,但是还是晚了一步,因为人已经不在了。

    “你白天可以出去嘛?”元宝看着人有些洋洋得意带我。

    “不能!”因为他不能行走在阳光下,所以当然不能白天出现。

    “你是不是傻,你看见那个鬼在白天出现的。”鬼婴看着元宝觉得非常的鄙视。

    因为自己阴气太重,白天的阳气会让自己受伤的。

    “所以啊,你就安心的当一个底下老鼠不好嘛,白天没你的事情啊?”元宝这句话非常的扎心了。

    “好了,我走了!”元宝说完赶紧去追凤玺。

    “小人得志,有一天你会觉得在这里最安全!”

    凤玺那样的人,如果沐锦有一点事情,他是一定不会放过元宝的。

    就只有那个傻妞会傻呵呵的觉得那那是一个美差。

    风云国际。

    此时的妖月依旧……在加班。

    “怎么,还不下班?”凤玺突然间先看着妖月。

    “尊主,你就不能和我分担一点么!”妖月感觉这就不是妖过的。

    “当初我记得你说过,你说过只要我谈恋爱,其余的事情你都会处理的?”凤玺坐在一边大摇大摆的。

    “尊主,我那时候年轻?”

    对的,年轻,所以说话才会那样的肆无忌惮,显然的凤玺就是拿那时候的话赌自己。

    “我只是在给你机会展示自己,年龄不小了。”凤玺磕这手里的瓜子,相当的悠闲。

    “那和这些有什么关系?”妖月无法把自己的年龄和工作联系到一起的,因为就是八竿子打不着一块去的。

    “现在想女孩子都喜欢有魅力的男人,而男人在工作的时候最帅了?”即使自己不想做,凤玺也给妖月摘好借口了。

    “我不需要!”妖月嘴角抽搐,现在的我凤玺越来越气人了。

    “所以你没人要啊,你要和我一样,就会有人喜欢了,你都不知道我家沐沐多么的喜欢的!”凤玺又开始秀恩爱了。

    妖月:“……”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微笑,单身狗伤不起。

    总是这样无形之间就开始秀恩爱了,就不能考虑一下这得人的感受么。

    “出来吧?”沐锦看着某一出,开口。

    看着出现在自己眼前的小姑娘,妖月觉得有小可惊讶。

    “你这是打算金屋藏娇么?”看着漂亮精致的小姑娘,妖月问道。

    “你觉得她你比得上我家沐沐?”凤玺的眼里都是鄙视。

    元宝低下头,觉得凤玺真的很欠啊。

    “长的不错啊,少女感十足?”凤玺对于沐锦的情谊他好了解了,刚刚不过就是随便说说。

    “喜欢就可以去试试,别克制?”凤玺无所谓了,反正又不是自己的沐沐。

    “不不不,我口味比较重?”因为元宝看起来很小。

    “你带她来干什么?”凤玺不会这样无缘无故的带这个人来的,应该是有什么事情才对。

    “嗯,带她去时间空间,给我好好的训练,过几天我需要人?”凤玺说话直接切入重点。

    “训练,你希望训练那一方面的?”

    妖月感觉自己有些苦逼啊,原本工作就很多了,现在居然还要训练人,这不是没事找事么?

    “业务能力水平方面的,就这些?”

    因为没能力不能呆在沐锦身边的,就比如那个青云。

    虽然看起来是非常的不靠谱的,但是做事情确实非常的谨慎的。

    很多时候,皇廷国际的事情都是她在处理的,沐锦也只是处理一部分她不能做决定的。

    只要把元宝培养好,以后沐锦的工作会更轻松。

    “尊主那是你的女人,你这样折磨我不好吧?”

    给他女人培养人,沐锦以后的工作量会更少,凤玺怎么就不能为自己考虑一下。

    果然,有了女人,这些人完全就是摆设啊。

    “你似乎很有意见,如果不行我亲自培养!”

    现在辛苦一点没什么,这样以后和沐锦就有更多的相处时间,值得的。

    “当然不是,尊主,你误会了,我是觉得你对于沐总真好,沐锦知道一定会很开心的!”

    妖月觉得凤玺现在也是一个疯子,一个为了爱情不顾一切的疯子。

    现在可能就是沐锦想要风云国际,凤玺也会毫不犹豫的送上去,说不定还会把自己打包好一起送过去。

    遇见沐锦,凤玺就不是自己了,一切都是从沐锦的角度出发考虑事情啊。

    这爱情啊,到底有什么魔力啊,让一个原本就疯的人现在变得更加的疯狂,妖月有些头疼,看来以后会更惨。

    因为沐锦那样的人就不会注定平凡的,风浪不是没有,只不过还在等着机会而已。

    “那我就把人交给你了?”凤玺点点头。

    “好,一定不会让尊主失望的?”培养不好可能是难受的还是自己。

    “嗯!”妖月是能李凤玺很了解,所以什么话都没说。

    而元宝只能傻呆呆的站在原地,完全不只是说什么。

    “以后你不叫元宝,你叫薛青衣!”

    元宝是沐锦取的,但是在外面需要一些比较正式的名字,元宝适合亲密的人叫。

    “是,凤玺大人!”

    元宝嘴角勾起,她会一步一步的做的更好,会一直在沐锦身边的,想要看看沐锦可以走多远。

    “去吧,好好训练,沐沐会等着你的?”凤玺可不打算帮助元宝进皇廷国际。

    他想要的就是元宝凭借自己的能力自己进去,没能力就是一个废物而已,不但帮助不了沐锦,反而给她添乱。

    “好的,凤玺大人?”元宝很高兴,但是这份高兴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煎熬的都还在后面。

    元宝的事情凤玺确实给了沐锦一个很好的说法,送她去修炼了,因为需要突破。

    沐锦也没怀疑,觉得这很正常,因为元宝本来就是食灵兽。

    就叫凤玺好好照顾元宝,她是相信凤玺,因为凤玺不会骗自己的。

    时间缓缓过去,日子过的倒是很滋润啊,办公室里安静的听不到一点声音。

    旁边的座机电话响起,沐锦看了一眼,是一个有些熟悉又一些陌生的电话号码。

    不过知道办公室座机的不多,沐锦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起电话。

    “喂,你好,我是沐锦?”但是电话那边依旧没有一点声音,沐锦有些怀疑是不是别人的恶作剧啊。

    要不然为什么不说话,打算挂断电话,浪费时间。

    “阿锦?”声音有些嘶哑喝萎靡,沐锦第一时间还是没反应过来。

    “嗯!”喊自己阿锦的人不多也就那么几个,都是比较熟悉的,所以沐锦还是不确定。

    “阿锦,我是清风,你有时间么,我想要见你一面?”

    夏清风的声音有些失落和悲伤,沐锦一时间眉头皱起,不明白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因为她认识的夏清风不是这样的,那是一个非常阳光的人,和他在一起,感觉就是那个由内而外的舒服。

    现在这样,让沐锦有些不习惯也有一些难受。

    “清风,你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沐锦的语气里都是担忧。

    再怎么样夏清风也是自己从小带大的朋友,所以沐锦很担心。

    “阿锦,我你能不能见你一面?”夏清风的语气里都是祈求,似乎真的有什么很痛苦的事情。

    “好啊,你约一个地方,我们一起吃个饭?”沐锦把自己的声音尽量放的温柔。

    “谢谢你,阿锦?”夏清风觉得以前沐锦也是和现在一样的,很关心自己,并且对于自己都是非常的温柔的。

    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一份温柔不属于自己了,沐锦也变得更加的沉默和冷然了。

    感觉任何一个人都不能接近她,她建立了一层厚厚的保护罩,把自己保护的严严实实的,别人走不进去,她也不会出来。

    “谢什么,我们之间不说那些?”沐锦是真的把夏清风当做朋友一般的,那是自己位数不多的朋友之一。

    “好的,阿锦,我等你?”夏清风还是舍不得挂断电话,想要多听听沐锦的声音。

    “那就先这样,你把地址发给我,我一会儿就过来?”沐锦说完之后挂断电话,因为现在手头上的事情还有很多。

    此时的夏清风正在酒店里吃饭,坐在落地窗前,看着下面那些景致,有些心不在焉。

    而他不是一个人,对面还坐着一个人。

    “怎么样,沐锦答应了没有?”顾莹莹看着夏清风,脸上是遮不住都笑意。

    “和你有什么关系,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夏清风看着这个突然找上门来的人,心里有些厌烦。

    “当然是帮助你,我知道你一直都很喜欢沐锦啊?”

    和沐锦相处过的就没有不喜欢沐锦的,因为沐锦就是一个毒药,一旦尝试了一口,就不会停下来了。

    “你为什么帮助我?”这个人从小和沐锦的关系就不好,现在说是帮助自己,夏清风有些不相信。

    他很想要得到沐锦,但是同样的,也害怕伤害沐锦。

    沐锦那样的人,一旦发现自己设计陷害她,即使自己得到了他,以后也会老死不相往来的。

    沐锦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嫉恶如仇,自己讨厌的人让你这一辈子都不会去接触。

    “清风,我们也算从小一起长大,难道我还会骗你不成,有些事情,你只需要踏出第一步,以后就会轻松很多?”顾莹莹精致的脸上有着蛊惑以及淡淡的委屈。

    她太了解夏清风了,夏清风对于沐锦一直都有那种心思。

    以前无所谓,甚至觉得特别的恶心,但是现在不一样啊,有些东西显然是可以利用的。

    只要把沐锦个凤玺弄决裂了,即使凤玺一时半会儿不接受自己,但是也不会接受沐锦那样的破鞋的。

    顾莹莹不相信,凤玺真的有那样爱沐锦,即使沐锦给他戴绿帽子他也不在乎。

    男人都是那样的,其实嘴上说着不在乎,真的在乎不在乎就只有自己知道了。

    凤玺那样高高在上的人想要什么样的人没有,没必要在一颗树上掉死。

    “你的目的,我为什么要相信你?”夏清风看着顾莹莹,这个人的良心一直都不好。

    “因为我们有共同的目标啊,你想要得到沐锦,而为想要得到凤玺啊?”

    顾莹莹越得不到这心里就越煎熬,她还不会让沐锦好过的。

    “你喜欢凤玺!”夏清风感觉有些不可思议,顾莹莹这样的人真的不配有感情。

    “当然,有些事情你自己也清楚,沐锦和凤玺已经在一起了。”顾莹莹看着夏清风脸上急剧的变化,心里有着判算。

    “不可能的,阿锦是男人,凤玺也是男人,沐奶奶怎么可能答应?”

    这就是天方夜谭,夏清风手指微微的颤抖,语气里有些不确定。

    两个男人是会让别人笑话,但是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的。

    但是沐老夫人那样老一辈的人什么时候思想这样开放了,居然同意沐锦和凤玺在一起。

    夏清风现在除了不可思议更多的是慌乱,因为当初自己没有尝试过,不知道沐锦的态度和沐老夫人的想法。

    如果沐锦喜欢的是男人,也应该是自己啊,自己才是那个陪伴他走过无数春夏秋冬的人。

    凤玺不过就是一个半路杀出来程咬金而已。

    “所以呢,清风哥哥,你也不是没有机会,毕竟你和阿锦一起长大,她肯定在乎你的,你只需要加一把力,幸福也许就触手可及呢,想不想和沐锦在一起就是你的问题了!”

    顾莹莹知道,夏清风是不会放弃那个祸害的。

    “只要得到沐锦,他就是你的了,就是凤玺也抢不走了?”顾莹莹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一袋白色的粉末。

    “这是什么?”夏清风不明白这个顾莹莹想要干什么,但是心里的渴望又一直都在蠢蠢欲动。

    “这是让沐锦听话的东西,你只需要给沐锦喝下去,他会喜欢你的追非常喜欢的,喜欢的离不开你!”顾莹莹笑得有一些暧昧。

    早些年再国外的时候也不是没吃过,是真的一个不错的好东西,特别是情趣方面。

    “我不需要这些下三滥的东西?”夏清风脸色不太好看。

    “不需要你以为沐锦会乖乖和你在一起么,不可能的,沐锦那样的人你应该更清楚,清醒的时候一般人奈何不了他的!”

    有那样一个怪物的妈妈,沐锦是绝对不会平凡的。

    为了事情的万无一失,这些东西她都准备好了,就是为了沐锦乖乖听话。

    “你觉得这样最后沐锦会和我在一起嘛?”

    可能时候就是后路都没有了,沐锦直接和自己恩断义绝,那样的结果自己没办法接受。

    “你自己想清楚,想要得到沐锦就不要瞻前顾后,男人女人都一样,对于自己的第一个男人都是念念不忘的。”

    “或者你愿意沐锦和别人一起使用,看着沐锦依偎在别人的怀里,而你,什么都没有,夏清风,机会都是给有准备的人的,你最好想清楚,机会就在你的手里!”

    顾莹莹站起来,现在该去风云国际了,该去那里拦截人了,这一出好戏真的非常精彩呢。

    顾莹莹相信夏清风会做的,因为这人啊就是喜欢和感情过不去,陷进感情世界里的都是傻子。

    夏清风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和自己喜欢的人亲密那是每一个人都梦寐以求而,夏清风也是人,并且还是一个男人。

    夏清风一个人坐了许久,眼里的神色莫名。

    最终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定一般,伸出手指,有些轻微的颤抖,拿起那包白色的粉末。

    顾莹莹说的没错,夏清风是一个男人,所以这样的机会他当然不会放过。

    沐锦来的时候看着夏清风一个人坐在那里,身影有些落寞,脚步急促的走过去。

    听见脚步声,夏清风抬起头,看着朝着自己走来的人。

    “抱歉,让你久等了了,路上有写堵车?”沐锦坐在夏清风的对面,看着人脸上都是歉意。

    “没事的,阿锦。”夏清风恢复之前的阳光爽朗。

    “怎么啦,在电话里感觉你的语气不是很好?”

    沐锦看着人不明白他怎么啦,最近没听说夏家有什么大的事情发生啊。

    “没事,就是有一些不自在,阿锦,家里人说我必须和严思思结婚,你是不是也是这样觉得的,可是我不喜欢严思思啊?”

    夏清风有些痛苦,严思思是一个不错的,但是不错就不代表自己会喜欢啊。

    夏清风对于严思思真的一点感觉都没有,但是家里人给的压力特别大,所以他特别痛苦。

    “阿锦,你说,这是不是就是豪门的无奈,如果是平凡人多好,就可以自由的选择自己想要的婚姻,选择自己想要的人,不必要再去顾及那些家族啊责任啊!”夏清风感觉自己很烦躁了。

    再也不是以前那个的单纯无忧的夏清风了,现在的他有着太多的烦恼需要解决。

    “清风,因为你已经长大了,你的爸爸妈妈都老了,所以家族的一切都需要你一个人去承担啊!”

    人活在世界上本身就有着太多的无奈,舒服都是给死人的。

    看着夏清风,确实比当初成熟很多了,只不过还是恢复不了之前的状态了。

    “阿锦,那些我都知道,可是我做不到?”

    真的做不到,要自己在喜欢一个人的时候而去娶了另外一个人,真的非常的难受。

    “人生就是一个得过且过的过程,清风,你这样没意思的?”沐锦感觉自己不会安慰人,一点都不会。

    “阿锦,那些我都不在乎,但是我为你不能忍受的就是为什么就是连自己喜欢的人都没资格,为什么,我不甘心?”夏清风看着沐锦,眼神有些侵略性。

    沐锦被看的眉头微微的皱起,有些不喜欢这样的目光,太过于不自在了,感觉现在的夏清风和之前有什么不一样了。

    再是又说不上来哪里不一样,所以沐锦也没多想。

    “清风这就要看你是选择一个你喜欢的还是喜欢你的?”

    沐锦觉得喜欢一个人太累了了,如果那个人喜欢你就算了,万一对方不喜欢你,那才是一种煎熬呢。

    “清风,如果你有喜欢的人了,还是和家里人和对方说清楚,要不然在以后大家都难受!”

    沐锦觉得作为一个男人,应该敢作敢为,要不然就有一些让人瞧不起了。

    “阿锦,我有喜欢的人了?”夏清风的眼神直直的看着沐锦,意思不言而喻。

    沐锦偏过头,眼里有一丝复杂,如果现在还不明白的话那么自己就是傻子了。

    夏清风现在看自己的眼神就是凤玺看自己的,那样的眼神太熟悉了。

    太意外了,没想到夏清风会喜欢自己,自己现在是男人啊,沐锦很确定夏清风不知道自己是女的事情。

    但是不知道又喜欢自己,这就有些纠结了,沐锦有些尴尬。

    最好的朋友突然之间就是想要睡你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现在沐锦就是觉得世界玄幻了。

    问题她不喜欢夏清风啊,青梅竹马,要在一起估计早就在一起了。

    到现在还是关系这样,这就代表两个人没缘分,要不然也不会有凤玺的事情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