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9章 说三道四
    “什么叫我推卸责任?”沐锦一步一步的逼近人,自己一直都在退步,这些人不但不懂得适可而止,居然还这样一直苦苦相逼。

    “我说了,这件事情在你的父亲,他会给你最好的解释,不要在这里闹事情,否则我会让你知道后果的?”沐锦冷冷的看着人。

    “你……”顶着沐锦那个寒气逼人的眼神,沐青青话到嘴边还是没有说出口。

    “出去吧,我要工作了,没时间和你在一起胡闹?”沐锦坐回自己的位置,看都不看人一眼。

    “沐锦,最好和你没关系,要不然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沐青青紧紧的咬着自己的牙齿,觉得有些憋屈。

    “随你!”别说和自己没关系,就是和自己有关系,这个人又能拿自己怎么样呢,沐锦一点都不怕这个人的,完全的无所畏惧。

    “送客?”沐锦低下头。

    “沐小姐,请你和我出去,现在总裁有重要的事情需要处理,希望你不要打扰她!”青云对于这个脑残一直都不喜欢,如果不是逼不得已,还真的一点都不想在和这个人说话了。

    因为这简直就是拉低自己的智商。

    “我自己会走,用不着你提醒我?”恨恨的看了沐锦一眼,转过身子走出去。

    看着离去的人,青云的眉头微微的皱起,而沐锦始终一直低着头处理自己的文件。

    “总裁……”想起刚刚沐青青说的事情,那应该不是什么小事情吧,为什么一点消息都没有。

    “没事的,那件事情和我完全没有任何的关系!”沐锦语气非常的平淡。

    “这人死的也真是很奇怪啊,为什么会死的这样突然?”青云觉得命运真的就是一个非常奇妙是东西,也许那一天你不知道自己会就这样死了。

    “有些人缺德事干多了,死了那也是理所当然,遭天谴了?”沐锦觉得那样的人确实就不应该活在世界上。

    “这个沐青青会不会去警察局那里胡说八道啊!”青云最担心的就是这个问题,因为这个人完全就是没脑子啊。

    不能把她当做正常人一样去沟通。

    “不会的,因为我叔叔会给她一个最好的答复!”沐启那里应该也是知道一点消息的内幕的。

    “你叔叔知道,会不会……”接下来的话语不言而喻。

    “青云,这些事情我们就不去参合了,反正只要不和我们联系在一起,那就无所谓。”沐锦对于王芸一直都没什么感觉,因为一直以来感觉王芸的存在感都是特别低的。

    大多数时候,即使就是家族聚会,那个人也都是不和任何人交流的。

    不过那个人似乎和自己的母亲早些年有些情感上的牵扯。

    “这人啊,真的不好说?”青云有些感叹。

    “嗯,没事的,继续处理好我们的事情就好了?”沐锦眼里闪过光亮,不知道想起什么。

    “是的,总裁!”青云回答。

    其实沐锦说的果然没错,确实,之后的几天之内沐青青一直都没有在出现过,应该是沐启那里给的说法很到位在。

    转眼之间就到了沈家宴会的日子,凤玺有些闷闷不乐的,因为自己现在的身份很不适合和沐锦一起出席。

    现在沐锦压根就没打算把两个的关系暴露在阳光下。

    “沐沐,难道我们就不能一起嘛?”凤玺的眼里都是怨念,他是不是失宠了,他家沐沐不爱他了,是不是有了其他的小妖精。

    “你觉得能不能一起,你要是克制不住的,我一定会给你克制的。”凤玺打的那些小主意沐锦很清楚的。

    但是现在真的不适合暴露两人的关系啊。

    “那沐沐什么时候给我一个名分?”凤玺觉得那些人真是多事。

    “恰当的时候。”沐锦看着人粉嫩的嘴唇吐出的话语让凤玺有些心痒痒了。

    凤玺现在是恨不得把自己和沐锦的关系公布全世界。

    “沐沐……”凤玺企图撒娇。

    “好了,别说了,我一定会尽快处理的?”毕竟两个的关系是不可能一直都这样躲躲藏藏的。

    “我相信沐沐?”凤玺靠在沐锦的肩膀上看着人眼里都是痴迷。

    “看我干什么?”沐锦发现两个人早一起的时候这个嗯总是莫名其妙的盯着她发呆,那眼神炙热的沐锦有时候都会觉得他会把自己吃了。

    但是这个人又非常的规矩,只是看着人什么都不做。

    “你到底在看什么啊?”沐锦拍了一下凤玺的脑袋,总觉得两个人的位置变换了。

    凤玺这个小媳妇的样子自己实在有些接受无能。

    “我家沐沐好看啊?”凤玺最喜欢的事情就是静静的看着沐锦什么都不做,因为很喜欢看沐锦的任何表情,觉得很有趣。

    “其实你最美?”沐锦觉得这个人特别的无语。

    “真的嘛,沐沐也觉得我最美么,那么沐沐喜欢不喜欢呢?”凤玺有些得意。

    “喜欢,喜欢!”看着凤玺那个骚气的模样,开口和肯定的说到。

    “沐沐喜欢就好,不喜欢我也可以先办法的!”反正这张脸也是无所谓的,沐锦不喜欢自己也能毁了,然后换一张沐锦喜欢的。

    “别想别的,你已经很好了。”至少没有任何人对自己这样好,这样估计自己的感受。

    “所以呢,沐沐,我最喜欢你了?”凤玺一把抱着人,看着自己怀里的人。

    “你就不能别这样?”突然改变自己的位置,沐锦反射性的搂着某人的脖子。

    “我喜欢这样抱着沐沐?”凤玺抱着人看着沐锦脸上的红晕。

    “好了,别闹了,我今天还要去参加宴会!”再继续闹下去自己似乎会迟到了。

    “我送沐沐去?”看着沐锦,凤玺轻笑。

    “你还和我一起去?”刚刚不是说好了,不一起的。

    “当然不是,沐沐不喜欢的我都不会去做的!”凤玺抱着人就往外面走去。

    “行了,放我下来?”这个人怎么就这样无赖,死皮赖脸的,完全无所畏惧的。

    “不放,沐沐在我的怀里我才放心?”因为自己是怀抱里才是最安全的地方。

    听到这里,沐锦的心里暖暖的,凤玺是话语就好像和和煦的春风一般,吹散了所有的阴霾。

    沐锦觉得如果这个人愿意,自己是真的愿意陪伴他走到最后的。

    虽然他是妖,但是自己这样似乎也没办法找一个人结婚生子了,因为那些人因为对于自己母亲是恐惧,对于那些人而言,自己就是怪物一般的存在。

    就是自己不知道能不能陪伴这个人走到最后。

    “凤玺,我最近的修为似乎被压制了怎么不能突破!”说起这个就有一些遗憾了,现在自己强行突破不会再有那个灵魂被烧灼的感觉了。

    但是似乎自己就只能到达这个地步一般,无论怎么样,就是感觉有东西在阻止自己。

    “沐沐别担心,修行都是一个循序渐进是过程,你这样强行突破的话最后受伤的还是自己?”看着沐锦,凤玺何尝不知道这个人为了变强一直所做出的努力。

    “可是我担心!”沐锦很不喜欢别揉揉你掌握自己生死的感觉,那样的感觉曾经经历过就够了。

    即使现在不是站在顶端的,但是也不想任人鱼肉。

    “沐沐,放心,有凤玺在,你的一切的希望都是实现的?”没有任何人会比凤玺更希望沐锦长生不死,因为只有那样沐锦才会永远陪着自己,而不是留着自己一个人孤寂都或者或者直接和沐锦死在一起。

    其实,只要和沐锦在一起,是生是死都无所谓,只要陪着沐锦,那就是自己一直最大的心愿。

    “谢谢你,凤玺?”沐锦看着人,凑过去,有些羞射,但是还是在凤玺的嘴唇上蜻蜓点水般一吻。

    凤玺的脚步停住,有些不可思议,但是现在沐锦低着头,看不听她眼底的神色。

    凤玺的胸膛开始微微的震颤,随即是大笑,这也算是一个回应不是吧,也许对于被人微不足道,但是对于凤玺而言,莫名的满足。

    有时候,凤玺真的对待爱情要求不高,就像一个孩子一般执着而疯狂。

    “我爱你,沐锦?”低下头在沐锦的耳边轻轻的说到。

    不过声音太小,沐锦抬起头,望尽那双深邃的墨色深瞳,那里盛开的是漫天的星辰。

    沐锦似乎也被感染了,嘴角微微的勾起,这样真的很幸福了。

    想起当初白露和她说过的话,如果遇见自己喜欢的人一定要好好把握,千万不可以放弃。

    母亲,现在我是不是可以紧紧的握着这个人,死也不会放手了。

    沐锦和白露不只是容貌相似,就是脾气和性格都是很相似的,当初的白露为了沐珩,舍弃了整个家族,原本是高高在上的守护者,最后成为了一个平凡人。

    还必须忍受别人的闲言碎语,以前沐锦觉得不理解,因为她总是觉得自己不会受委屈,所以自己妈妈做出的让步自己一点都不理解。

    现在想想,也许那时候还小,真的不知道情为何物,现在如果是自己选择,也不一定会要那高高在上的身份来束缚自己。

    和自己喜欢的人早一起,那才是人生最大的乐趣。

    她想,她也许应该也是喜欢凤玺的,也许没有凤玺那样来的疯狂和炙热,但是这个人是不一样的,一直都是不一样的。

    另外一边,早起的白凤璃打开房门,看着站在自己门口的沈长安,还有那脸上的委屈。

    有些尴尬,因为那一天醒过来看着这个人睡在自己身边,虽然两个人衣服都是好好的,但是白凤璃就是觉得这心里很别扭。

    所以这几天一直都是有心的躲避着沈长安的,不为其他,就是不好意思和不知道应该怎么样面对。

    “长安,你怎么来了?”侧过身子,让人进来。

    “阿璃姐姐,你很久没去学校了,你到底怎么啦?”沈长安看着人眼里有些暗沉,他差一点就控制不住自己心底的疯狂了。

    这个人知道不知道自己多么的煎熬,一直一直盼望她出现。

    但是一次有一次的让自己失望,今天就是家里的宴会,沈长安不是第一时间赶回家,而是直接来白凤璃的这里。

    有些问题你不解决他一直都是存在的,沈长安不希望自己和白凤璃时间有什么问题。

    “没什么的,就是比较忙?”白凤璃有些紧张,之前明明和这个人在一起不是这样的,现在感觉果然是最奇怪的。

    “阿璃姐姐是不是还记得那天的事情,阿璃姐姐你不要生气好不好,我完全可以解释的?”

    沈长安脑子快速是转动,想着解决的办法,看来还是自己太心急了,应该慢慢来的。

    那一天给白凤璃造成的冲击力有些大,也是,任由那个人,看着自己一直疼爱的当做弟弟一般的人物并且还是自己的学生就躺在自己床上和自己同床共枕,想必都是非常惊吓的。

    白凤璃已经算是冷静得了。

    “长安,我……”看着人可怜兮兮的表情,白凤璃感觉自己有些过分,那一天两个人都是喝酒了。

    长安本来就是还年轻,都是自己的问题,明明一直酒量都不好还喝。

    “阿璃捏捏,她们所有人都嫌弃我抛弃我,是不是你也是这样的?”沈长安看着白凤璃开始打着温情牌。

    他敢保证,白凤璃对于自己一定会心软的,他太了解这个人了。

    一个多情又无情的人。

    “长安,对不起,都是阿璃姐姐的问题,是阿璃姐姐没有处理好自己的情绪?”看着扽情绪失落的模样,白凤璃就开始投降了。

    这个人比自己还小,很对事情都不懂,自己也应该多加引导的。

    “阿璃姐姐,不是你的问题,是我的错?”沈长安低着头嘴角勾起一个弧度,他是真的很了解白凤璃呢。

    看着白凤璃对于自己的态度,自己以后似乎可以更过分一点,因为这个人会很包容自己的。

    阿璃姐姐,长安似乎舍不得你呢,一点都舍不得,所以我们一直早一起好不好。

    “长安,好了,不生气,都是阿璃姐姐的问题,阿璃姐姐和你道歉了?”所以白云暖就说白凤璃总有一天会吧自己坑了的。

    可不就是这样,一步一步的往沈长安挖好的坑里跳,也许等她回过神的时候,已经出不来了。

    “阿璃姐姐,今天是我家里的宴会,我可以邀请阿璃姐姐参加么?”沈长安的眼里有着期望。

    白凤璃也只是犹豫了一下,看着沈长安,自己似乎之前答应的,现沈长安还在征求自己的意见,已经很尊重自己了。

    “好,只不过我可能需要时间整理一下自己?”现在是周末,一般周末的时候白凤璃都是很少出门的。

    所以都是穿的比较随便的。

    “好啊,我等着阿璃姐姐?”主要人愿意和他去参加宴会,时间无所谓的反正现在主场的有不是自己。

    今天除了自己,沈长云也在的,那个嗯不会放弃这个机会的,为自己的终身大事最打算呢。

    今天,似乎沐锦也回去呢,估计会有好戏看呢,真是期待。

    沈长云不是对于沐锦有几分意思么,沐锦那样的人也不是怜香惜玉的,今天,真的很热闹呢。

    确实很热闹,凤玺很遵守承诺,送沐锦到宴会不远的地方就停车了。

    “沐沐,今天那些男的比较多心就不要和那些人说话,那些人都不是什么好人?”看着沐锦,凤玺忍不住叮嘱。

    因为今天来了很多的青年才俊,沈家在苏城也是有头有脸的,邀请的人自然都是有档次的。

    凤玺很怕自己的沐沐被那个小妖精勾走了。

    “你以为谁都是你。”不是那个男的都喜欢搞基的。

    “那可不,我家沐沐这样优秀,我当然要防患于未然啊?”沐锦就是他的心头肉,当然不能出一点错误。

    现在两个的关系才刚刚有一点进步,凤玺不希望再出现什么乱七八糟的人来阻拦自己。

    那样自己一定会恨不得毁灭的,阻碍自己的人都该死,也都必须死。

    “好了,不会的?”沐锦也参加过无数的宴会,但是和那些人都是礼貌上的交谈,除了商业上的事情之外,沐锦是不会多说一句废话的。

    因为她的容貌,也不是没有人打过注意,但是,那些都是雕虫小技不是嘛。

    “反正沐沐你要小心,我一会儿就来?”自己不跟着,压根就不放心。

    那些个世家子弟很多都是纨绔,甜言蜜语手到擒来,所以,非常的不放心。

    “我走了?”沐锦摇摇头,也就凤玺稀罕自己,这么对年,自己似乎人缘都不是很好。

    “好的。”凤玺看着人远去,车子朝着另外一个地方开去。

    其实是沐锦感情该迟钝,还说喜欢他的,还真是不少。

    只是因为沐锦一直都是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冰冷神情,让那些人望而却步了。

    沈家来迎接宾客的是沈长云,沈长云很早就在这里等着了,就想等着沐锦出现。

    “长云,你为什么一直都在这里,不进去了,现在里面非常的热闹啊?”

    “就是就是,好多帅哥啊,你们看见没有?”

    “就输啊,而且都是很有身份的,真的很养眼呢?”

    说话的这些都是沈长云的朋友,今天家里的宴会,也是邀请了一部分关系比较好的。

    沈长云的双眼一直望着前方,有些望眼欲穿的意味。

    “长云,来说说,究竟在等谁,谁值得我们沈大小姐亲自等啊?”其中一个穿着粉红色礼服的女孩子一把勾着沈长云的脖子。

    沈长云的脾气这几个人实在是太理解了,现在这个人是非常的反常啊。

    “没有了,我爸爸一直都在里面忙,我当然需要出来迎接宾客了?”沈长云今天都穿着非常的娇俏可人。

    一身淡蓝色的礼服,礼服是抹胸的,镶嵌着碎钻,在阳光的照射散发着光芒。

    礼服的裙摆才刚刚到大腿根部,露出一双修长的大长腿,七公分的高跟鞋,脸上的妆容也是非常精致的,头发盘上去,几丝卷发微微掉落在脸颊两边,露出白皙的脖颈,整个人看起来,还是有几分小女人娇态的。

    现在的沈长云脸上有些娇羞,似乎不好意思。

    “长云,你就说说吧,对方到底是谁啊,这样有魅力?”沈长云的眼光自己一直都是知道的。

    “对呀,你就说说嘛,我们真的就是非常的好奇对方是谁了?”

    全部的眼神看着沈长云都是暧昧。

    沈长云看着这几个人,“你们应该是认识的,一会儿就来了。”

    说完之后抬起头,看着前方,那那个阳光里慢慢走出来的人影让沈长云的心跳有些加速。

    手指紧紧的捏在一起,非常的紧张。

    沐锦倒是没在意是谁出来迎接。

    “皇廷国际的总裁?还年轻啊,闻名不如见面?”人群里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

    “说的果然没错,皇廷国际的总裁果然有一副好皮囊!一个男人长的和一个女的似的,不知道的还以为就是一个娘炮呢?”当然,这个语气就是非常酸了。

    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是很正常的,有人喜欢你,就会有人不喜欢你。

    “哎呦,你这不是羡慕吧,皇廷国际的总裁也算年轻里面比较突出得了,确实有令人嫉妒的本事啊?”

    “就是,看你那个样子,和人家不在一个档次的。”人多的地方,最不缺的就是热闹了,看着沐锦,很多人眼里都是羡慕的。

    因为这无疑就是一个人生赢家,有事业,有手段,有能力,身价也高,容貌更是绝对的。

    那些世家小姐拉出来,不一定就不沐锦还要长的让人心悦诚服。

    沐锦的美那是跨越性别的。

    “那就是皇廷国际的总裁啊,真的还年轻啊?”

    “长的真好,这样的男人不知道以后谁有福气和他在一起。”语气有些遗憾,这样的男人注定轮不到自己了。

    “对呀,那些喜欢他的女人不知道有多少了,没什么是事情?”

    帅哥谁不爱啊,谁都是非常喜欢的。

    沈长云勾起嘴角,听着身边的各种窃窃私语,眼里有着志在必得。

    这个人从第一眼她就是非常喜欢的,而且自己的父亲也说过,如果有哪方面的想法,也会给自己制造机会的。

    想起这里看着沐锦的眼神就更加炙热了。

    沈长云的这些朋友一看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不会就是皇庭国际的总裁吧,长云,不得不说,你眼光很好啊,据说这个人从未和任何女的有过绯闻,也算这些上流社会的一股清流了?”

    沐锦虽然让很多人惧怕,但是同样的,风评也是非常好的。

    “对的,这些年基本上没有绯闻,嫁给这样的男人,才是嫁给爱情的模样啊?”

    “长云,你要抓住机会啊,把人拿下?”

    沐锦对于这得人而言就还一块肥肉,只是还没等他走到沈长云的这里就停住了。

    “阿锦,你也来参加宴会?”夏清风远远的就看见人了,脚步急促的走上来。

    “清风!”沐锦转过头,嘴角露出一一抹笑意。

    “好久不见,最近怎么样?”夏清风看着沐锦,眼里都是思念,每一次都是克制不住的想要去找他,但是都被制止了。

    “还好,你呢?”沐锦觉得自己似乎很久没联系过他了,也有些不好意思。

    “听说沐奶奶住院了,身体好一点没有,我最近很忙,都没空去看一下。”沐奶奶也算看着他长大的,对于那个老人家,还是有几分思念的。

    “最近好多了,没事的,有时间你也可以去沐家坐坐,奶奶估计也很想你?”之前沐老夫人就很喜欢夏清风,当然的也希望自己和夏清风走到一起。

    但是她对于夏清风就是没感觉,所以,两个真的没这个缘分。

    “我也很想想念奶奶呢?”夏清风听到这里露出笑意。

    “清风,你和谁在说话呢?”孟青玉的声音响起,看着自己的儿子,眼里有着深沉。

    听到自己母亲的声音,夏清风脸色不是很好。

    “清风哥哥,是不是沐锦哥哥啊?”跟着孟青玉身边的严思思叫你做沐锦眼神有些复杂。

    “阿姨,叔叔,好久不见?”沐锦没有丝毫不自在,转过头客气的给人打招呼。

    孟青玉看着沐锦还有自己的儿子,眼里有着打量,而夏清风的爸爸夏凛看着沐锦一瞬间眼神有些恍惚。

    和记忆中的那个人完全的就还一模一样,不过眼前这个嗯少了一些那个人的温婉,多了几分凌厉,气质方面和沐珩非常想。

    可以说,是两个人最完美的组合。

    “沐锦?”很多年没见过这个孩子了。

    “叔叔,好久不见?”沐锦知道孟青玉不待见自己。

    “是啊,好久不见?”那时候还是一个小不点,现在都是一个大人了,岁月果然不饶人。

    “你和你妈妈很像啊?”有些感叹,那时候的白露,是所有苏城男人的梦中情人。

    “是吗?”沐锦哑然失笑,母亲的面容她都记不清楚了,只不过看着照片回忆。

    “是啊,和你妈妈长的非常的相似,神态很想你的爸爸?”孟青玉看着沐锦,笑得非常的勉强。

    “谢谢阿姨。”沐锦神色淡淡的。

    “沐锦哥哥,想不到你也会来,见到你很高兴!”严思思看着那个温和淡然的人。

    她一直都是最嫉妒沐锦的,嫉妒闽南有着夏清风的所有感情,嫉妒沐锦轻而易举的就夺走了自己最想要是东西。

    但是每一次看见这个人的时候,严思思觉得,也许有时候嫉妒都是一个奢侈。

    因为这个人太优秀了,自己嫉妒不起。

    “嗯,听说你和清风婚事定下来了,什么时候,说一声?”看着那个单纯的小姑娘,沐锦觉得和夏清风很配。

    “阿锦!”夏清风喃喃自语,看着沐锦眼神有些失落。

    “对呀,婚事也差不多了,阿锦你作为清风要好的朋友,到时候一定要来捧场?”孟青玉这一下脸上一些笑意了。

    主要这个人和自己的儿子没关系,孟青玉就是高兴的。

    上流社会最怕的就是那些空穴来风的消息了,并且两个男人这种事情传出去不是很好听。

    所以,孟青玉一直对于沐锦就有一些防备心,很怕这个人和自己的儿子有什么关系。

    现在看着沐锦的态度,似乎不是自己想的那样心里稍稍放下。

    “阿锦,你真的祝福我么?”夏清风有些悲痛,如果沐锦是女的该多好,自己就可以和她永远在一起,不用在乎别人的眼光。

    但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自己个沐锦终究是没有任何的缘分。

    “清风,思思是一个很不错的女孩子?”沐锦对于严思思的评价是真的很好,夏清风娶了严思思,是一定不会后悔的。

    无论是事业上还是生活上,严思思都是最适合她的。

    “好了,我们也应该走进去了,沈伯父应该也在等着?”沐锦说完自己首先走进去。

    “沐锦哥哥!”另外一道声音的响起,沐锦转过头看着来人。

    “你是?”请原谅她的记性不是很好。

    沈长云的脸色因为这句话有些不好了,看着沐锦眼里都是委屈。

    “沐锦哥哥,我是沈长云啊?”上一次明明还见过的。

    “你好,沈小姐?”沐锦伸出自己的手表示礼貌。

    “欢迎你,沐锦哥哥?”沈长云现在没有了之前的嚣张跋扈,看着沐锦眼里都是娇羞。

    那眼底毫不掩饰的爱意深深地刺痛了夏清风的眼睛,严思思看着夏清风,再看看沈长云和沐锦,低下什么都没说。

    有时候说并不一定就是好事情,更何况还是这样复杂的关系。

    “这是长云啊,许久不见,越来越漂亮了?”孟青玉看着沈长云出口夸赞。

    “谢谢伯母的夸奖,长云愧不敢当?”话还这样说,听到有人这样夸奖自己问,心里还是有些高兴的。

    “伯母说的可是实话啊?你呀太谦虚了!”孟青玉巴不得这个沈长云和沐锦在一起了,这样就没办法祸害自己的儿子了。

    “和沐锦站在一起,真的就是郎才女貌的?”孟青玉看着两个人说的很暧昧。

    “伯母!”沈长云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母亲!”夏清风也有一些不乐意了,沐锦和谁比较相配都不是这些人可以说的。

    “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我就先进去了?”沐锦不打算再继续和这几个人啰嗦。

    孟青玉的意思她很明白,就是不希望自己和夏清风有什么牵扯。

    其实她完全就是想多了,自己和夏清风一直都是非常清白的。

    对于夏清风的感觉,真的就是亲人之间的。

    有时候真的就是自己杞人忧天了。

    “阿锦?”夏清风连忙追上去。

    沐锦没有回头,依旧自顾自的朝着前面走。

    “狐狸精?”孟青玉有些咬牙切齿,每一次夏清风看着沐锦的眼神缠绵的李海青,但是越是这样,孟青玉就越加不喜欢沐锦。

    也许不是沐锦的错误,但是她舍不得怪罪自己的儿子啊。

    “真巧啊,想不到会在这里看见你?”顾莹莹一眼就看见了走进来的沐锦,直接走上去把人拦住。

    “有什么事情嘛?”看着今天盛装打扮的人,沐锦挑眉。

    “我们好歹也是自己人,你说话没必要这样的!”顾莹莹看着沐锦是自己一个人,嘴角的笑意勾起。

    她就知道,那样的男人怎么可能会喜欢男人,也许不过就是随便玩玩而已,这个沐锦还真的把自己当做一回事了。

    “那你希望我怎么说?”沐锦看着顾莹莹眼里有些冷意。

    “呵呵,你今天为什么会是一个人呢,你的护花使者呢,是不是放弃你了,或者说,现在是在那个女人的怀里?”顾莹莹的眼里都是幸灾乐祸,看着沐锦不舒服,她就非常舒服了,最喜欢是就是看着沐锦不自在了。

    “这和你有什么关系?”提起凤玺,沐锦的眉头微微的皱起,她非常不喜欢别人说起他。

    特别这个人还是顾莹莹,被这样的人觊觎实在不是什么好的经历。

    “确实没关系啊,你也不过如此嘛,人家也不过就是和你玩玩,你都能当真,真是可悲呢?”顾莹莹觉得如果喜欢,肯定会迫不及待的昭告所有人啊。

    没必要一直遮遮掩掩的,这样的态度足够证明了,其实沐锦也不是很重要吧。

    也许对于那个人而言,沐锦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

    “你想表达怎么,以胜利者的姿态来和我说这些,你确定你这样合适嘛?”沐锦觉得有些好笑,凤玺当然是和自己在一起的。

    不表明态度完全是因为没必要啊,现在正是多事之秋,沐锦也不希望自己出于风口浪尖上。

    所以,那些麻烦的舒青青,能够避免那就避免吧。

    但是在顾莹莹的眼里怎么就成为了自己被抛弃了。

    想起凤玺那张幽怨的脸蛋,沐锦觉得自己很有自信那个人是喜欢自己的。

    “沐锦,你就是这样虚伪的一个人,也是,一个令人恶心的男人,你自己就是一个男人了,为什么还不放过那贼人?”想起那个人对于沐锦的好,顾莹莹这心里就开始忍不住嫉妒被扭曲。

    凭什么一切好的都是在沐锦的那里,凭什么沐锦什么都不做却都是拥有最好的,这一切冬季不公脾气,一点都不公平,果然还是上天对于这个人太仁慈了。

    “我喜欢,我乐意,你管不着?”说完之后侧过身子走了,还是第一次说话这样任性呢。

    自己喜欢什么样的生活这些人没办法干预,自己个凤玺怎么样,也轮不到这些人在这里说三道四的。

    “啪啪啪!”一边的巴掌声音响起,几个人同时转过头。

    沐锦微微眯起眼睛,打量着那个人,妖媚的容颜丝毫不信的凤玺的,只不过两个人的美貌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看着这个人,看来苏城最近倒是出来了一些了不起的人物了。

    这个人沐锦没见过,但是也绝对是一个厉害的人物,看着那人眼底的精光就知道,这个人的城府似乎很深呢?

    沐锦最不喜欢和这样的人相处了,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个人就会反咬你一口。

    “说得好,自己想要什么样的生活别人凭什么说三道四的,说到底,还是自己没本事!”男人走到沐锦的面前,直白的看着人,眼里是**裸的打量,随意划过一抹深思。

    “你好,请容许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凌弑天!”话才说完,周围那些人看着人眼里有着不可置信,包括沐锦就是。

    凌家代表什么,她很清楚的,那个塞政界有着不可撼动位置的家族。

    想不到今天来的人物都这样令人惊艳啊,只不过凌家最近这几年似乎也是非常低调的。

    现在这是几个意思。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