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8章 给沐锦做饭
    “主人?”看着北冥的情绪那么失落,小凤凰心里也不好受。

    “青儿,没事的,都过去那么多年了,那个人也已经不在了,就是我自己一个人缅怀罢了?”

    北冥有些好笑,其实自己这一辈子活的也挺悲哀的。

    自己喜欢的人没有和自己在一起,相爱也不能相守。

    是啊,所有的感情,也许都不容沉溺放肆,要不然最后痛苦的依旧是自己,是她太任性了。

    看着夜空,北冥再一次恢复淡然。

    “朱雀苏醒了没有,我似乎感觉到了他的气息?”北冥眉头皱起。

    “朱雀大人在百灵秘境,一直就没有出来过!”小凤凰有些无奈。

    “他到底要干什么,给的时间还不够么,这一切都不是他的错?”北冥有些无奈,四大神兽似乎遭遇都不怎么样。

    “主人,你理解朱雀大人的,当初坠入魔道,做了一些身不由己的事情,现在还是不能走出来?”其实青儿觉得朱雀很无辜的。

    当初残害了那么多人也是逼不得已的,是被那些人遮住了眼睛,迷了心智,才会犯下那样的错误。

    但是即使最后清醒了,朱雀依旧不肯放过自己。

    “也许,在哪里可以让他忘记一切,可以让他赎罪?”

    本来就是天地灵兽,朱雀在知道自己做了那样的事情之后,当然不会原谅自己。

    作为同伴,北冥不是没尝试过劝说,但是没有任何用处啊。

    “那么接下去我们应该怎么做?”小凤凰一直都跟着北冥,一直都是听从这个人的指示的。

    “静观其变,最近似乎还有一些异动,朱雀那里就先那样吧?”北冥沉思了一下开口说道。

    “好的,主人!”小凤凰答道。

    而城东极北的地方,那里荒芜一人,寂静的可以听见一切的声音。

    忽然一阵风袭来,黑影极速而过,周围的树木被吹得匍匐一片。

    黑影突然停住,形成一个人影。

    “嗷呜。”狼叫的声音响起,在夜光的照射下,面容渐渐的现实出来。

    那也是一张极为魅惑勾人的脸蛋,和凤玺的美貌不一样,这个人的眉宇之间更多的是阴霾和残忍,似乎不把一切看在眼里,那是目空一切的藐视。

    紧接着周围的黑气弥漫起来,聚集成为一个人影。

    妖媚的男人看着那个黑影嘴角流露出笑意。

    “唐少爷,不知道呼唤我有什么事情?”男人的声音里面有些不解。

    “弑天圣尊,我是有一件事情需要你帮忙?”唐宁看着妖媚的男人说话很很谨慎。

    “这话说的,还有什么事情是你唐少爷办不到,需要我出手的?”弑天看着唐宁,眼里有着乐趣,似乎很久都没有出来了,也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好玩的。

    “当然,我知道圣尊一直都在修炼,但是现在还是没有突破?”

    唐宁看着弑天,其实如果不是有事情,真的不想来找这个人。

    这个人是自己多年前救的,但是就是想要收复这个男人为自己所用。

    哪里知道这个人这样强大,根本不熟自己可以驾驭的。

    但是弑天也不是忘恩负义的,承诺过他,为他做三件事情,现在还差最后一次。

    “你这样突然的关心让我有些不习惯啊?”弑天看着人,嘴角噙着若有似无的笑意。

    这个人他很了解,野心很大,不过没关系,只要不是把主意打到自己的身上,他都可以不计较的。

    “没有,我一直都是非常重视弑天尊者的,这一次当然也不会例外?”唐宁也怕自己对付不了那个人,所以,当然需要找一个帮手。

    而弑天无疑是最好的,这个人做事情一直都是心狠手辣的。

    “我比较感兴趣你刚刚说的那个可以让我突破的?”卡在这个关口让弑天觉得有些狂躁,现在对于唐宁口里的东西很感兴趣。

    “一颗七窍玲珑心,只要你把那个人的心脏吃了,还怕不能突破么?”因为那颗心脏是真的太珍贵了。

    所以白露才一直用自己的灵力把沐锦的灵力封印,不让她使用。

    灵力外泄之后会招惹很多麻烦,特别是在沐锦还没有能力的时候,那些人一定会杀了她的。

    “七窍玲珑心?”弑天的瞳孔有些微微的收缩。

    确实就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宝物,吸引力也是足够大的,自己现在最需要的就是突破。

    “对方什么身份!”弑天也不是傻的,如果是一般人,这种好事情唐宁是不会叫自己的。

    唯一的可能就是那个人很强悍,强悍到唐宁没办法去对付。

    弑天一直都不喜欢被人当做挡箭牌,所以,有些事情还是需要说清楚的好。

    被人利用的感觉一点都不好,他非常的讨厌。

    “皇廷国际的总裁沐锦,对于你而言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唐宁需要这个人去完全是因为他是妖,而沐锦身边似乎也有那种东西,只不过不知道是什么。

    “沐锦!”弑天仔细的回忆,这个人自己似乎没见过。

    “既然只是一个普通的人族,为什么需要我大费周章呢?”

    弑天看着人似笑非笑的,就这样让自己占便宜可不是这个人的作风啊。

    唐宁看着人,眼里有着笑意,他就知道这个人是不好对付的。

    “因为那个人身边似乎有你想要找的人?”唐宁的话语才刚刚说完,弑天的表情和周身的气质就直接变了。

    “谁,你说谁!”一个瞬间移动到唐宁的身边,看着人眼里有着恨意。

    如果……如果真的就是那个人,自己一定不会放过他的,都是因为那个疯子,自己才会来到这里。

    “我知道你一直都在找一个人,但是据说这个皇廷国际的总裁身上经常都是有着妖气的,并且那股妖气非常的强大。”唐宁看着人的表情,非常的满意,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妖气,我想要找的人?”他想要找到的就是那个疯子,就只有那个疯子才有破碎虚空的能力,才能回到原来的时空。

    但是他找了无数年,那个人就好像销声匿迹了一般,弑天有时候甚至怀疑是不是只有自己一个人到了这里。

    想不到,那个人不但在,还是一直在的,只不过隐藏的太深。

    现在居然开始崭露头角了,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

    难道就因为一个皇廷国际的总裁么,简直就是玄幻。

    “就因为一个皇廷国际的总裁?”弑天挑眉,那个人的冷血无情一直都是令人叹为观止的。

    就是自己的血脉亲人都不会放过的人,说他会对别的任何一个人好,弑天一点都不相信的。

    因为凤玺就是一个疯子,一个不折不扣的疯子。

    “对的,皇廷国际的总裁,似乎还是一个男的,很有意思对吧?”唐宁查出来的时候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怎么都不会想到对方居然会是为了一个男人。

    “这件事情我一定会去查清楚的,等我的消息吧,不管是不是那个人的,七窍玲珑心我是一定要的?”因为现在那个对于自己而言那就是大补的东西。

    只要自己吃了那颗心脏,那么修为一定会突飞猛进,那个人都不一定会是自己的对手。

    “好!”唐宁求之不得,因为他现在根本没办法对付那个人,就之后借别人的力量了。

    至于七窍玲珑心,自己也是志在必得的。

    现在他最需要的就是按兵不动,到时候世界就是一击致命。

    这个妖物和沐锦谁都别想活,特别是沐锦,那个人活在世界上就是对于自己最大的威胁。

    因为守护一族也有继承的权利,当初的白露对于那个位置不感兴趣,但是沐锦就不一定了,是人都有野心的。

    为了以防万一,唐宁绝不让任何的人威胁自己的位置,古武界的少主就是自己一个人的。

    所以,沐锦,你就只能去死了,威胁到我的都必须死,你也不会列外的。

    一夜无梦,第二天沐锦直接是被声音惊醒的,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但是仔细一听,似乎自己的厨房有声音。

    起身下床,拿过一边的外衣穿上,看看自己的时间,距离上班确实还有一些时间。

    “外面怎么回事?”应该不是敌人,如果是敌人的话鬼婴和元宝都不会这样无动于衷了。

    能够让他们放心是也就只有一个人了,沐锦的嘴角勾起,起的真早啊。

    打开自己的房门,就闻到一股糊味,沐锦看着厨房加快了脚步。

    还没有走到厨房看着那冒出来的白烟,连忙冲进去。

    “卧槽,这个凤玺大人是恨厨房多少年啊,这样都不打算放过?”元宝看着厨房有些惊讶。

    “居然那个人会下厨房?”鬼婴的脸色有些扭曲,看着厨房一时间心里有着不能接受。

    “你……”看着那锅里还在冒烟,但是还在忙活的人,沐锦啥也不想了,直接拿着锅盖把烟盖住,关掉燃气,这个人是在制造化学武器啊。

    “很危险的你知道不知道,你会做慢慢来啊?”看着凤玺,这一分钟沐锦有些生气。

    “沐沐!”凤玺转过头看着沐锦,一时间可怜兮兮了。

    而沐锦直接就是愣住了,看着那脸上黑乎乎的人,就是那双眼里的神色比较强烈。

    “你……”沐锦看着凤玺竟然觉得自己无言以对。

    “沐沐,对不起,把你的厨房烧了,但是我不是故意的!我也是想给你做一顿早餐!”天知道,他从来没有做过这些,所以做的不是很好。

    这那是不好啊,直接就是非常的糟糕,这个人知道不知道很危险啊。

    “以后别这样了,很危险啊,你不会就和我说!”沐锦一点都不希望这个人受伤。

    “好的,我一定会学会的?”以后就可以紧紧的抓住沐锦的胃了。

    以后两个人在一起,他就做饭,沐锦就在一边看着,这样的日子看着就觉得很满足。

    他是愿意给沐锦做一辈子的饭的,他不在乎别人怎么说怎么看,主要两个人过的好好的。

    “傻,回去把自己收拾一下,我来处理?”看着周围,那简直就是不忍直视。

    不知道谁给凤玺的勇气的,没做过还敢进厨房,如果不是自己发现的早,这个人是不是打算把自己的厨房炸了。

    “还是我……”凤玺看了沐锦一眼,有些舍不得这个嗯下厨房。

    “没事的,我以前学过的?”反正不会比凤玺更加糟糕了。

    “那就辛苦沐沐了,我一定会尽快学会的!”看着沐锦,凤玺做了保证,是时候去抱一个厨艺培训班了,要不然都不敢出来混了。

    “好!”沐锦点点头,其实两人咋一起没那么多讲究的。

    当初家里的时候也是自己的爸爸做菜,自己的妈妈就会一直在身边看着,那样的气氛真的非常的温馨。

    沐锦觉得,那是自己一辈子看过最美好的画面。

    看着分一步三回首的走出去了,沐锦挽起自己的袖子开始收拾厨房。

    “尊主,你没事了?”看着浑身狼狈的人,元白吞了一口口水,打算安慰一下。

    “现在没事,你要是说出去时候就会有事情了?”凤玺凉飕飕的看了元宝一眼,看的元宝差不多炸毛。

    “凤玺大人,你误会了,我什么都没看见,我失忆了?”

    给自己一百个胆子,自己也不敢去嚼舌根想,凤玺就不是什么心慈手软的人。

    不不不,或许说,凤玺的温柔都是给特定的人的,对于一般人是不展现了。

    不过不管是什么人,都不会是自己,而自己,也没办法消受这样的福气。

    不是每一个人都是沐锦,不是每一个人都有沐锦那样的运气的。

    “管好自己的嘴巴,不然你应该知道结果的!”凤玺当然知道自己现在的形象非常的不好。

    “是是是,凤玺大人放心吧?”元宝觉得自己就是一个没骨气的,和这个人早一起是真的很有压迫感。

    还是那个小鬼聪明,凤玺在的时候他都会躲避的。

    “嗯!”看了元宝一眼,走进卫生间整理自己。

    这样的形象真的就是非常差劲的,在沐锦面前,绝对要保护好自己的形象。

    但是当凤玺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的时候,有一瞬间的呆愣,这……以后还真的没有任何的情面可讲了。

    自己的形象似乎碎成渣渣了。

    等着凤玺收拾好从卫生间走出来的时候,闻着空气里面的香味,眼里都是笑意。

    走上前,看着那在给自己摆碗筷的人。

    “沐沐,这些都是你做的?”看着桌子上面做好的面条,凤玺开口。

    “嗯,我这里很少开火,所以材料有限,只能将就了?”沐锦看着人,示意他可以吃了。

    “沐沐做的很香呢?”闻着那个味道就知道味道肯定不错。

    “沐沐是不是以前学过啊?”看着沐锦,凤玺坐下来,拿起筷子迫不及待的吃了一口,眼里闪过亮光。

    “嗯,以前都是自己照顾自己,所以都是自己做的?”沐锦的话语让凤玺吃东西是动作停顿了一下。

    是啊,有这样的厨艺,说明当初是真的很努力,努力的活着,努力的让自己活的更好。

    同样的,也说明当初的沐锦吃过很多哭,看着眼前对于什么都不在乎的人,这一分钟,凤玺非常的心疼这个傻姑娘。

    为了继承皇廷国际,一直隐藏自己的身份,明明是一个女人,可以让人宠着疼得,但是,她却依旧站在那风口浪尖上接受所有的风吹雨打。

    “沐沐,以后你不下厨,我做给你吃好不好,以后你都不下厨?”凤玺看着人郑重的说到。

    “可以。”沐锦笑笑,倒也无所谓。

    但是她却不知道,凤玺说的没错,这一辈子从今往后她再也没做过一顿饭,凤玺真正是做到了让她十指不沾阳春水。

    吃完东西之后,凤玺连忙把桌面收拾好,并且吃的还以一些意犹未尽的感觉。

    “你要是喜欢,我可以给你做?”其实不是什么大不了的。

    “不要了,以后我做给沐沐吃,沐沐等着!”凤玺说话一直都是说到做到的,特别是承诺沐锦都事情。

    “好!”沐锦的态度一直都很好。

    “沐沐,过几天就是沈家的宴会了,你去不去?”如果沐锦不去,凤玺也不打算去凑热闹了。

    “必须去的,这一次沈伯伯都是大办带我,似乎也邀请了很多人,沈伯伯以前和我爸爸关系不错,虽然这些年因为我的关系交集不是很深,但是始终还是不能不去的!”

    上一辈的交情沐锦不会忘却,该走的还是必须走。

    “你要去!”凤玺其实特别不想要沐锦去参加宴会的,因为总有一些乱七八糟的人喜欢胡言乱语给人乱搭配。

    “嗯,一定会去的?”以后还是需要长久的发展的,没有共同是利益也需要共同的朋友,沐锦可不想自己孤立无援了。

    “那我和沐沐一起去?”免得那些小三小四是到处跑,让自己心烦。

    “好!”似乎现在的凤玺说什么沐锦都不急拒绝。

    这让凤玺有些洋洋得意的,就只有自己才有这个权利,其他人都没机会。

    “沐沐最好了!”对呀,在凤玺的心里,沐锦就是唯一的,明天什么可以相比的。

    这一次沐锦没说话,其实也就是凤玺觉得自己很好,就沐锦觉得,自己还真的就不是什么好人。

    也许一直都是男装示人,又时候都忘记其实自己是一个女人,那些女的会的自己似乎都不会。

    学不会温柔体贴,学不会贤妻良母,也就凤玺觉自己很好。

    凤玺看着人不说话继续找话题和沐锦聊天,不让沐锦寂寞,沐锦也会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两个人的气氛倒是真的很好。

    “沐沐啊!”看着沐锦,凤玺有些欲言又止,似乎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样开口。

    “什么事情!”看着凤玺这个样子,沐锦总觉得有事情了。

    现在她似乎有些了解这个人的一举一动想要表达什么意思了。

    “呵呵呵,就是好奇?”凤玺觉得自己有时候就是小家子气,明明就是知道沐锦和那些男的没什么,但是心里就是不舒服。

    凤玺一直都是属于那种占有欲强大或者说非常没有安全感的。

    沐锦的安全感是很明显的表现出来带我,但是凤玺的确实直接深深地压抑在心里的。

    他一直都非常在乎夏清风,在乎夏清风和这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自己不在是那些岁月,是不是都是那个人陪着沐锦的,越想就越不舒服,越想就越酸,浑身都开始散发酸味了。

    沐锦看着人,虽然情商不是很高,但是还是看出一些苗头了。

    “你在乎什么或者说,你在介意什么?”这情绪来的有些莫名其妙啊。

    “沐沐和夏清风是什么关系啊,我感觉沐沐和他似乎关系很好?”凤玺就是见不得夏清风,总觉得那人看着沐锦的眼神让自己非常的不舒服。

    “夏清风,这和他有什么关系?”沐锦觉得凤玺的思维太快,自己有些混不上节奏啊。

    刚刚说的好好的公司的事情,怎么一转眼就是夏清风了,这两者之间简直就是八竿子打不着一块去的好吗?

    “他怎么啦?”沐锦有些不明白,夏清风怎么就招惹他了。

    “沐沐是不是和他关系很好,我吃醋了?”凤玺看着这一分钟反应有些迟钝的人说的非常的直接。

    对呀,吃醋了,我就是吃醋了,吃那个人的醋,那个人拥有自己没有的岁月。

    那些自己不在的岁月都是夏清风一直在照顾沐锦。

    “你这是什么逻辑,我和我清风一直都很好啊,关系很清白?”夏清风更多的是亲人,和爱情半点关系都没有。

    因为在夏清风身边,自己会很安心会很高兴,但是自己就是不会情绪波动,心跳不会起伏。

    虽然没经历过感情但是沐锦也知道,那不是爱情。

    “他比我先认识你,你还对他非常好?”沐锦给夏清风的,那是(=_=)别人没有的。

    因为沐锦是真的很相信夏清风。

    “我和他以前没什么,现在没什么,以后也不会有什么的?”沐锦这个人感情分的特别的明白。

    爱情是爱情,亲情是亲情,不能混为一谈的,因为感觉都不一样。

    “真的么?”看着沐锦坦然的模样,凤玺觉得自己似乎很像妒妇。

    “真的,我和夏清风真的没关系?”看着眼里有些不相信的人沐锦再一次给答复。

    “我就知道沐沐最喜欢我了,其他人都是浮云?”其他人只要沐锦不在乎,凤玺也不会在乎的。

    但是夏清风就是他心里的一根刺,所以,还是需要严防死守。

    因为那个人对于沐锦的感情和沐锦对于那个人的感觉不一样。

    “好了,清楚了?”沐锦看着人有些无语,这些都是小事情好吗,搞得紧张兮兮的。

    “嘿嘿嘿,弄清楚了?”只要和沐锦有关系的事情她都会弄得非常清楚的。

    “那就好好开车,不要咋就胡思乱想?”自己和夏清风,这个人的脑洞也真是大。

    “我知道的,我家沐沐最喜欢的人是我?那些人都会往旁边站?”凤玺附和。

    “嗯”沐锦摇摇头,有些无奈,但是嘴角勾起,和这个人在一起,其实没自己想象的这样恐怖。

    也许,自己可以在踏出去一步。

    “沐沐,到了?”还是有些舍不得和这个人分开。

    “嗯,你也快去公司吧?”风云国际那里只会更忙。

    “沐沐,等一下?”看着要下车是沐锦,凤玺忍不住开口。

    “怎么啦?”看着凤玺,母鸡有些不理解。

    “送你一个东西!”凤玺从自己的西装口袋里拿出一个盒子递给沐锦。

    “沐沐打开看看,喜欢不喜欢?”那是从北冥那里得来的灵石。

    “这是什么?”沐锦有些好奇这个人送自己什么。

    看着做工非常精致的盒子,再看看凤玺。

    “打开看看,你一定会喜欢的。”因为沐锦很在乎自己的修为,这样辅助修炼的灵石她是不会拒绝的。

    “这是……”打开盒子,灵力汹涌的散播开来,让人感觉非常的舒服,沐锦看着那躺在盒子里面的小石头。

    “这是送你的护灵玉,对于沐沐的修炼会更好!”看着沐锦脸上的今不想我,凤玺就知道自己送对了。

    所以以后的日子里,逢年过节的,沐锦都会收到各种各样的石头。

    “这是从哪里来的?”这块石头的来历应该不小吧。

    “这是朋友送的,但是我用不上,因为这里面蕴涵的灵力和我不符合,强行修炼,只会让而损伤更加严重?”凤玺说的没错,他确实不能修炼这个,否则只会自讨苦吃。

    “谢谢你!”沐锦看着自己手里的石头,看着人眼里都是感激。

    凤玺对于她是真的好,哪种好是时时刻刻的关怀备至,时时刻刻的放在心上。

    现在的沐锦似乎有些了解当初自己的母亲的心情,即使所有人都不喜欢你,但是却还是有那么一个人在你身边不离不弃,那才是心灵的一种救赎。

    “沐沐,我以为我们之间没必要说谢谢的,哪样真的就是太见外了?”凤玺不喜欢这样的客气,宁愿沐锦更加的无理取闹一点。

    “好,那我走了,先上去了?”沐锦把东西收好。

    “好,下午我来接你!”说完俯身过去走起沐锦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沐锦弯下身子不敢看人,耳朵都红了,打开车门下车。

    “再见!”说完之后转身离去,不知道为什么,和凤玺在一起的的时候总是不正常,因为喊姐凤玺是一个很会撩的人,而自己似乎套路不是很深。

    “好?”眼里有着宠溺,看着远去的背影,他家沐沐还是这样可爱。

    可爱的想谈个饿不藏起来,不让任何人窥视,压抑住那股冲动,凤玺发动车子朝着风云国际那里去。

    “总裁。”沐锦才刚刚走进门,青云的声音就从后面响起。

    沐锦转过身子,恢复之前的淡然,看着青云。

    “早。”

    青云看着人眨巴着大眼睛,看着沐锦为还是没有消退的红晕,感觉更加的惊讶了。

    “总裁刚刚是和……风云国际的那个……凤玺总裁一起的么?”青云觉得那个人的操作真的很骚,看自己总裁的样子,似乎不久之后就会黑雾攻陷了。

    “嗯……是一起的?”青云也是沐锦为数不多信任的人让你之一,所以说的是实话。

    “凤玺总裁果然……套路很深?”总裁你好矜持啊,一定要稳住啊。

    现在才刚刚开始,就要使劲是折腾那个人,看看那个人的态度。

    她家总裁就应该是被宠爱的那一个,如果做不到,那就滚蛋。

    只是不知道这两个人可以走多远了,因为两个人都是男人,社会的舆论会让他们压力都不小的。

    希望到时候凤玺不要放弃自己的总裁,别让自己的总裁孤军奋战呢。

    “你似乎很有兴趣?”看着青云眼里的兴味,沐锦有些无语,这个喜欢看热闹的性格到底是跟谁学的。

    “没有了,总裁,只是觉得凤玺很体贴!”男朋友都不会这样体贴,开车送你上班。

    “还行,我们进去吧?”看着越来越多的人,这里始终不是说话的好地方。

    “好的总裁!”青云点头,走在沐锦的身后一起走进去。

    比起青云,妖月就苦逼了,最近要处理的文件要多了,他已经连续加班很久了,但是似乎这个加班依旧还是持续的状态。

    想起凤玺,妖月觉得这就是泪啊,传说中会处理文件的都是别人家的总裁。

    他们家的总裁,不存在的,一颗心就在沐锦的身上,所有的精力也都作死沐锦的那里,眼神直接就是拔都拔不下来。

    这人啊,不谈恋爱也就算了,这一谈恋爱,简直更加是疯狂,就像凤玺。

    反正妖月从未想过这个嗯会喜欢一个人,会和一个人在一起。

    事实就是,完全超出想象。

    “妖月!”人还没有到,声音就先到了,妖月放下自己手里的笔,看着那慢慢走向自己的人。

    “尊主,不知道你有什么吩咐?”得了吧,现在凤玺不来也就算了,来这里就是有事情的,现在的风云国际对于凤玺而言就是一个菜市场。

    想来就来,先走就走,公司什么的,完全不在意。

    “我想要学习厨艺,你安排一下?”他一定会学习厨艺,以后做给沐锦吃。

    “总裁,你说什么?”妖月看着人,t感觉这个世界是不是玄幻了还是自己幻听了,这个人居然想要下厨。

    “我想要学习厨艺?”看着人凤玺不在乎的在重复一遍,丝毫没有觉得这对于妖月打击有多大。

    难道就不能先把文件处理一下在想别的事情。

    “总裁,是不是为了沐锦小姐?”妖月觉得我沐锦真的就是一个小妖精,把凤玺迷的七荤八素的。

    “嗯!”凤玺觉得这似乎没什么遮掩的想,坦白承认了。

    “总裁,女人不能这样宠的?”大哥我,你就不能清醒一下,矜持一下。

    “我的女人我不宠谁宠?”凤玺看着妖月眼里有着森森的恶意。

    “对对对,总裁的女人自己宠?”妖月笑得有些勉强,总有一天沐锦会爬到你的头上拔毛的,你就使劲宠吧。

    “那就这样,最近公司的事情你就先处理,我走了!”看都不看妖月那个难看的脸色,直接转身走人。

    “总裁!”妖月觉得自己需要做一下挣扎,工作量太大,妖已经受不了了。

    “什么,还有什么事情呐?”凤玺转过身,眼里尽是邪魅的神色,表情似笑非笑的。

    看着这个样子,妖月觉得自己还是屈服恶势力吧。

    “没事的,我只是说,沐锦小姐似乎比较喜欢吃清淡一点的?”妖月开口。

    “我知道了,沐沐的事情你最好不要插手,那些都是我应该操心的。”说完之后留下风中凌乱的妖月直接走了。

    他那里敢去了解沐锦啊,只是以前酒宴上见过几次,那个人对于菜色一直都很偏爱清淡的。

    只是出于好心提醒啊,这样也能吃醋,实在是太没有理由了。

    不过,凤玺的性格,这也是很正常的,对于自己喜欢的东西占有欲一直都是非常强大的。

    其实凤玺何尝不是一个可怜人,也希望和沐锦有一个结果,不辜负这一段美好。

    沐锦这边,处理完自己好自己手上的工作,敲门声响起。

    “总裁!”青云走进来。

    “怎么啦?有什么事情嘛?”看着青云面色似乎不太好,应该是有什么为难的事情了。

    “沐青青想要见你,在外面一直大吵大闹的!”那个人口不择言的,说什么可能自己都不知道,在外撵不走,对于沐锦的形象真的不好。

    这个世界上,最不缺乏的就是看热闹的人了。

    “又来了,这一次是因为什么事情?”沐锦很好奇,她想要工作自己已经给了,现在还在闹腾,真的以为自己很好欺负么。

    “似乎不是工作上的事情,据说是因为她的母亲,想要你给一个说法?”青云觉得那个人就是脑子有坑,自己的母亲找不到了难道不是应该去找警察局嘛,找沐锦有什么用啊。

    沐锦又不是警察,管不了那么多的。

    “她母亲!”沐锦微微拢眉,那个嗯已经不在了,找不到也很正常,只不过找不到人为什么来找她。

    当然,虽然和她是有一些关系,但是沐锦觉得我凤玺做的没错啊。

    那样的人就不应该活在世界上,要不然会有更多的人受到伤害,因为那个人已经不是人了。

    “让她上来!”她想要看看那个人想要说什么。

    “是,总裁!”这个世界上奇葩还真的就是特别多的。

    沐锦揉了揉自己的额头,这些人真是一分钟都不想消停的。

    很快的,沐青青就上来了,现在的沐青青看着沐锦就是仇恨。

    “沐锦,你这个贱人,为什么,为什么要谋害我的母亲!”沐青青冲上去就想打沐锦。

    沐锦眼疾手快的一把捉住人的手指,眼神寒冷。

    “注意你的言辞,这里不是你应该撒野的地方!”沐锦觉得似乎是自己太温柔了,这些人完全就是五岁畏惧啊。

    迎着沐锦的眼光,沐青青身子有些微微的颤抖。

    “杀啊,沐锦,有本事你杀了我啊,要不然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沐青青现在简直就是无所畏惧。

    沐锦看着那衣衫不整,双眼红肿,眼里充斥着恨意。

    不明白,为什么这些人都不想要放过她呢?

    “这件事情其实你的父亲更明白,你去问吧!”沐锦觉得沐启应该是知道的,并且很可能还是受害者。

    “你想要推卸责任?”沐青青就觉得我是沐锦做的,这些年一直都是这样,一旦发生什么事情,这些人反射性的都会想到沐锦。

    不为其他的,因为沐锦的母亲不是一般人,那是一个怪物一般的存在,所以怪物的孩子也不会是一般人。

    她们宁愿相信别人的一面之词,相信都是沐锦做的,也不会去追寻真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