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6章 不会让沐锦委屈
    “那也是你的一部分吧,你这样嫌弃自己真的好嘛?”沐锦暗地里翻了一个白眼,这货有时候真的就是喜欢犯病。

    如果是别人沐锦还不一定会去管那些人的死活,但是对方偏偏就凤玺。

    但是凤玺和凤彧两个人虽然在同一个壳子里,又是水火不容的,看着凤玺,沐锦有些无奈。

    “我不管,不准沐沐想去那个人?”

    凤彧那个人可没有表面看起来这样淡然,想要炼化自己的灵魂,自己占有这具身体和霸占沐锦,做梦呢,自己是会就这样妥协的。

    沐锦必须是属于自己的,任何人都不能把这个人从自己的身边抢走。

    “好!”看着脸色苍白的人沐锦也不想去反驳了,算了,他高兴就好。

    “奶奶那里怎么样了,是不是醒来?”凤玺觉得如果没有意外沐老夫人应该醒了。

    “恩,奶奶醒了,凤玺,谢谢你?”看着那个艳丽的男人,沐锦第一次由衷的感谢,从未有人给自己做过这些。

    仿佛一直都是凤玺这个人总是不厌其烦的跟着自己,无论自己的态度好不好他都是无所谓的。

    因为他觉得,只要有凤玺这个人在自己身边的,其余的一切都无所谓。

    “沐沐,我们之间不用说谢谢都,因为我们是一家人啊?”比起沐锦,凤玺的脸皮直接就隔壁城墙一样厚。

    沐锦似笑非笑的看着人,这个人还挺会蹬鼻子上脸的,不过自己不讨厌就是了。

    “沐沐,以后我们是不是就是男女朋友的关系了?”凤玺盼望这一层关系很久了,也肖想这一层关系很久了。

    现在就这样视线了,有时候还是觉得不真实,就好像做梦一样。

    “你觉得呢?”沐锦直接反问,看着凤玺,很理解他那点小心思,想起这个人对于自己的隐瞒,沐锦坏心眼的没开口。

    “嗯,沐沐就是我的对象,这一点毋庸置疑的?”凤玺这种人完全不知道什么是尴尬的。

    “我饿了?”早上到现在一直都没吃东西,沐锦觉得自己到胃有些不好。

    因为小时候有一顿没一顿的,长时间那样,让沐锦的胃出了问题,即使自己后来努力的调养,但是自己的病根早就留下来。

    还是不能彻底的治愈,所以沐锦很对时候多少多少都会吃一点的。

    “走,我带你出去吃!”凤玺站起来,拉着沐锦的手,感受着那滑腻温暖的感觉,就觉得自己特别满足。

    凤玺觉得自己非常的幸运,能够塞有生之年遇见这个人并爱上这个人,真的就是上天的恩赐了。

    “这样是不是不太方便,我现在身份很特殊!”所以大庭广众是时候两个人是真的不适合手拉手的在一起。

    “我知道的,人多的时候我是不会让沐沐为难的!”凤玺了然一笑,他当然不会去做那些让沐锦为难的事情。

    他尽管知道现在沐锦接受了他,但是还是没有完全爱上她,所以他等,等着沐锦自愿打开自己的心扉的那一天。

    凤玺觉得那一天绝对不会太久远了,因为沐锦是一个很薄情的人,一旦喜欢上谁,那就是不离不弃的。

    这一点凤玺一直都是非常欣赏带我,也许遗传了父母吧,凤玺记得当初的白露沐珩也是这样恩爱的。

    那样的感情不知道羡慕了多少人,包括她这个外人,那时候都觉得豪门之中有这样的感情,那简直就是奇迹。

    “谢谢你的理解!”看着凤玺,沐锦觉得自己有些对不起这个人,就是感情暴露在阳光下都做不到。

    其实不是做不到,而是现在不能这样做,自己还是皇廷的总裁,有一些东西还是必须顾及的。

    要是公布自己的身份,那些人指不定又要开始闹事情了,在这个节骨眼上,沐锦一点都不希望出什么事情。

    “恩,我理解沐沐的?”凤玺当然知道如何才能让这个嗯更加的心疼自己。

    有些时候,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使一些小心机真的没什么,反正不会伤害到沐锦。

    “嗯。”沐锦看着人的眼神更加的温和了。

    “对了,我今天来的时候遇见一个比较奇怪的人!”既然两个人的关系已经不一样了,沐锦有事情也不会喜欢隐瞒。

    想要长久是走到一起的两个人,做事情真的需要坦诚。

    当然,如果真的就是玩玩而已,那就另当别论了。

    沐锦眉头皱起,有些想不明白那个人到底是一个什么意思。

    因为那个人看着自己的视线让人特别的不舒服,凤玺掌握的事情比自己还多,所以也许凤玺是知道的。

    “沐沐遇见什么奇怪的人了?说来我给你分析?”凤玺的眼神里面闪过幽光,希望不是那些喜欢来送死的。

    也最好不要把注意打到自己沐锦的身上,不然不惜一切代价,他也会把那个人挫骨扬灰。

    “一个特别奇怪的男人,还有一个穿着青衣的女人?”那个女人自己是是见过的,只不过似乎有些神出鬼没啊。

    对于这样自己不能掌控的安全隐患,沐锦始终还是不放心。

    “青衣!”凤玺眼神闪了闪,这让她想起一个人,只不过那个人应该不会这样喜欢找死才对。

    不过,另外的人牛很难说了,仗着老祖留下是东西,似乎还有些不满足了。

    居然把注意打到沐锦的头上,谁给她们的胆子。

    想起这里心里的嗜血开始升腾,但是看着沐锦,凤玺努力的压制自己的那一股嗜血的冲动。

    不能吓到自己家的沐沐,那些人居心不良,自己是不会放过那些人的。

    “没事的,沐沐,我们先去吃饭,我一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凤玺勾起笑意,不过怎么看怎么都觉得笑得毛骨悚然的。

    “好,你查一下,因为这个人真的恨不简单,他居然知道我的身上有妖气?”身边就有一个妖,有妖气那不是理所当然的么。

    “没事的,沐沐,别担心那些让你担心我一定会让她们消失的?”在沐锦面前搬弄是非,还真是有勇气啊。

    并且搬弄的还是和自己有关的,那不就是在找死么!

    “你自己注意一点,因为不清楚对方的底细,那样不好下手?”沐锦做事情属于那种特别谨慎带我,做什么事情之前一定要勾画好,就是过程中可能会出现的意外她都会以前设想,找到应对的方法。

    凤玺现在的灵力沐锦感受的出来,非常的不稳定,就怕这个人开始不管不顾都任性,哪样沐锦才是还担心的。

    “我一定会没事的的,沐沐,我们还要结婚生孩子呢?”凤玺看着人目光有些暧昧。

    他当然会好好的保重自己,因为和沐锦在一起的最重要的条件就是自己活着。

    如果自己都不在了,把一切又有什么意思,沐锦怎么样自己个无能为力了。

    但是有些事情自己必须去看看,因为凤玺一点都不喜欢别人给自己的沐沐找茬。

    “好,小心一点,有消息之后我们一起商量!”说到底,沐锦还是担心凤玺这个肆意的性格。

    “好的,我答应沐沐,一定不会有事情是?”因为有事情都都是别人。

    “注意一点?”沐锦还是不忘你提醒人。

    “恩,一定不会辜负我家沐沐的,我一定会小心行事的?”凤玺当然知道了,可是看着沐锦这样担心自己的,心脏就好像被什么填满一央求,还有些甜甜暖暖的感觉。

    两个人才刚刚走出电梯,大厅的人让你眼神全部齐齐放在她们身上。

    实在是两个都是非常出众带我,看起来非常的养眼,同事也有一些遗憾如果其中有一个是女的话,那么真的就是绝配了。

    “你这些员工,八卦心思非常严重?”感受着周围投注在司机身上的目光,有些无奈。

    “没事,这可能就是闲的,一会儿而吩咐下去,进行新的项目进展?”那些人想不到就是因为这一眼,接下来的一个月不眠不休的加班。

    “我们先去吃东西,别饿着自己?”凤玺最关心的还是沐锦。

    沐锦好好的他才会更加放心。

    而那个温和宠溺的眼神,直接让周围那些女人的少女心碎了。

    “卧槽,我是不是看错了,那是不是我们总裁啊,该不会是被人掉包了吧,你看看,那温和宠溺的小眼神,看着身边的人,不知道还以为总裁恋爱呢?”

    有女人的地方就输江湖,一群女人早一起,你一言我一语的,没有事情也会说出事情来。

    虽然说的也没有错,两个人确实有些关系。

    “你看看那个宠溺的小眼神,为什么看的那个人不是我呢?”

    “就是,不过,两个人看着真的就是非常的般配啊,其实,搞基也不错的,那就看看咋总裁那张倾国倾城的容颜,那个女的和他早一起不会的羞愧死。”

    凤玺那张脸蛋还真的没有就几个人可以比得上,太过于红颜祸水了,偏偏还是一个女的。

    还是一个比女的长的还美的女的。

    还记得当初似乎也是有这么一个人物,去给凤玺告白,凤玺几句话直接让对方抬不起头。

    她们记得最清楚就输那一句。

    “你有么美么!”那句话对于一个女人而言确实非常打脸。

    是啊,凤玺的美貌确实让那个女的羞愧,打脸打的啪啪啪响啊,一点都不留请的哪一种。

    她们现在都还清楚的记得那个女的当时脸上丰富的表情。

    “真的不知道总裁这样喜欢的人让你会是什么样子的?”

    “我觉得或许……应该就是沐总这样的?”

    不得不说,其实这个人很有先见之明,凤玺先回答我,确实就是沐锦这种女人,并且就只能叫做沐锦的人。

    ——

    江城杨家。

    “父亲,母亲!”古老幽静的院子里,男子的声音显得有些突兀。

    “什么事情!”男人浑厚的的声音理念没有任何的情绪起伏。

    “我看见北冥了,以及另外一个人?”杨木看着自己的父亲,犹豫一会儿还是决定开口。

    没错,今天沐锦遇见的就是杨家的的儿子杨木。

    杨家在江城也属于名门世家,以前也是风头很盛的,却因为十几年前的一件事情从此就在江城销声匿迹了。

    从那之后,杨家再也不和外面的人来往,外界的人也都慢慢的淡忘了这个书香世家。

    而在听到北冥的时候男人的身子有一瞬间的僵硬,很快就回复自然。

    “她还好嘛?”杨珅幽幽得老口,声音有些飘渺,就好像从远古传来的一样。

    “父亲,你还记得她?”当初的事情发生的时候杨木很小,所以记忆也不是很多,但是始终记得那个人是自己家族的人。

    只不过最后和家族决裂了,从此再也没有回来过。

    “杨心怡!是她么?”男人的眼睛里面有些迷离,很显然的在回忆,不过确实有一些痛苦。

    “是的,父母,就是姑姑?”杨木觉得,如果那个女人一直都在杨家,杨家估计现在都是第一世家了。

    但是那个女揉揉你始终不愿意守护着家族,二甘愿守护一方土地。

    “那么多年,她还是回来了,还是放不下那个人么,可惜那个人早就死了,再也不会回来了?”男人的声音终于有了一丝起伏,但是是因为恨意。

    “父亲,我还发现另外一件有意思的事情?”

    杨木想去沐锦,那个人身上的灵力波动,只要汲取了那个人的灵力,长生不老就不是问题了。

    “什么人!”男主自己的儿子,杨绅忍不住挑眉。

    “我看见一个人的身上有着七窍玲珑心脏。”那是百年难得一见的东西,居然让自己发现了,这就说明是缘分。

    “七窍玲珑心脏!”男人的瞳孔微微的睁大,那确实是非常珍贵的东西。

    “可是,我发现那个仁身上的妖气特别重,那不是她本身的气息,而是别的妖物刻意渲染上去的,宣布自己的所有权?”杨木家族对于这些一直都是非常有研究的。

    因为他们的家族出来的都是狩猎者,需要的就是铲除这些妖物。

    “但是那个气息似乎非常强大不是那么容易就可以对付的?”这让杨木有些纠结。

    就好像一块肥肉到了自己的嘴边,不吃难受,吃了也会难受。

    “那是谁?”杨绅有些好奇,苏城何时有这样的人了,自己居然不知道。

    “我昨夜看第一人民医院上空的妖气涌动,今天就想去看看,就看见那个人。”如果不是这一次阴差阳错,自己可能还不知道有这么一号人物出现。

    “还有小姑姑?”杨木似乎有些忌惮北冥说的那些,北冥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或者说什么样的性格,杨木还是有些理解的。

    上一辈,北冥也算是一个厉害的人物,她自己都觉得不能招惹的人,可以想象是多么的强大。

    “她说了什么?”杨绅语气又恢复之前淡淡的了,仿佛之前的情绪波动不过是看错了而已。

    “小姑姑说,叫我们不要轻易去招惹这个人,还不然最后不会得到任何好下场的!”杨木觉得北冥就是有些杞人忧天了。

    不过就是一个妖物而已,他们杨家当初也不知道猎杀了对少动物才走到今天,区区一个妖物,杨木其实压根就不怕。

    “北冥?她现在是北冥,是守护神兽,再也不是杨心怡了,哈哈哈”杨绅的眼里有这讽刺以及心痛。

    “父亲?”杨木不知道自己的父亲这是怎么了,感觉怪怪的。

    “下去准备一下,打探清楚再说去,不可能就这样轻易下手?”

    姜还是老的辣,杨绅可不想打没有把握都仗,能让北冥亲自开口的东西真的不多。

    因为她现在都身份真的没不要怕什么了,如果她都怕,那么那个东西一定是非常恐怖的。

    “是的,父亲!”看着杨绅是模样,似乎也不打算对于那颗七窍玲珑心放手啊。

    不过也是,那样一个百年难得一见的宝物,换作任何人都不会就这样轻易放弃的。

    杨绅看着天空,北冥,我们很快就会见面的。

    餐厅里,凤玺这一次直接坐在沐锦的身边,直直的看着人,就好像怎么都看不够一般。

    “你看什么?”沐锦实在是被看的有些不好意思了,转过头看着那个依旧没有觉悟的人有些汗颜。

    自己没有什么地方不妥吧,就这样一直看着是真的很奇怪啊,但是看着凤玺那个傻呆呆的动作又觉得有些好笑。

    其实某些时候的凤玺还是很可爱是比如对于自己喜欢的东西,偏执的就好像一个孩子。

    这样的性情比起那些一天只会装腔作势的人其实来的更真实。

    只是那些人无法适应这样的真实而已。

    “看沐沐啊,我家沐沐怎么就那么好看的?”凤玺看着人眼里都是痴迷,其实饭菜都可以不用吃了,看着沐锦,那真的就是秀色可餐。

    “看我,我又不是食物,吃不饱的?”沐锦觉得这人就是一个牛皮糖,粘人得很。

    “不会啊,看着沐沐,什么都不做我也满足?”就是沐锦不会一直这样陪着自己,但是能够在一起的时候凤玺是不会放弃这样好的机会的。

    “沐沐,你多吃一点,你很瘦啊?”看着沐锦瘦弱的身体,凤玺有些心疼。

    “我身体很好的,就是吃不胖?”所以那几个损友都是很羡慕她,因为可以有资本使劲吃。

    “多吃一点!”那样抱起来很有肉感,沐锦现在的身形看起来是真的很瘦。

    “嗯”看着前面凤玺给自己切好是牛排和倒好的果汁,沐锦先端起果汁喝了一小口。

    酸酸甜甜的,得是很不错,其实沐锦很少喝这些东西的,因为她对于甜的东西是真的不太爱好。

    “沐沐不喜欢么?”看着沐锦微微皱起的眉头,凤玺开口。

    “没有,就是很少喝这些,感觉写新鲜?”沐锦看着凤玺眼里的关切,嘴露出一个笑意,似乎和这个人在一起真的很不错。

    至少被人关心和呵护的感觉深的体验的不多,自己的父母一直都没有在自己身边。

    所以有些时候确实的温暖即使不说,那也不代表不需要。

    “沐沐喜欢就好,下一次喜欢什么就和我说,别这样勉强自己,我不希望你收到任何的委屈!”凤玺就希望沐锦活的随心所欲的,自己一定会给她和平的天空。

    “没有勉强,偶尔喝一次还是觉的很新鲜的。”看着凤玺眼里对于自己那满满的爱意,沐锦有雪不好意思低下头。

    凤玺之前,她从未经历过任何的感情,所以恋爱的经验实在是太有限了。

    凤玺之后,她觉得似乎有个人陪着自己是真的很不错。

    “如果觉得喜欢,那就多喝一点,这个对于身体还是不错的?”凤玺属于那种很少吃东西的。

    因为他是妖,食物对于他而言就是可有可无的,但是看着沐锦吃的这样开心,凤玺也很开心。

    凤玺现在觉得,自己我是不是应该去找一个学习厨艺的地方好好学习了。

    这样以后沐锦吃的东西就是自己做的了,想要抓住一个女的的心,就必须抓住她的胃,有时候真的是很有道理的。

    “你也吃啊,没不要一直看着我?”沐锦看着凤玺,看着人一直盯着自己,然后他面前的东西一样都没吃眼神里面有些询问。

    “我先看着你吃,然后我在自己吃?”凤玺微笑,眼角微微上挑,眼里都是肆意和上扬。

    “嗯,吃完我想去医院看看奶奶?”老人家了,还是希望自己的子女可以陪着。

    但是沐璇那里就不要想要了,那个人不懂得这些人,她就只会想办法去老夫人那里索取。

    “我和你一起去看看?”凤玺当然不会放过这个个沐锦好好相处的机会的,再说,有时候和沐锦,沐锦奶奶的那里一定是关键啊。

    只要搞定了那个老人家,距离沐锦嫁给自己的日子就不远了,付出一些努力是很有必要的的。

    “可以的!”自己的奶奶似乎对于这个仁很够好感啊,沐锦倒是不反感。

    “那就这样,吃完东西我们一起去?”凤玺看着沐锦,现在才觉得这人真的在努力的接受自己。

    “好!”沐锦点点头。

    顾家,此时的大厅寂静一片。

    “妈妈,我真的很喜欢那一个人?”顾莹莹从来那样对与什么有着这样深的执念过。

    想起那个人那张魅惑勾人的脸庞,就忍不住心里激动。

    但是一想起那个人对于沐锦那样好,就忍不住开始嫉妒,沐锦凭什么,那不过就是一个男人而已,竟然不知羞耻的和自己抢男人。

    “女儿,没事的,只要不好好稳住,母亲会给你制造机会的?”沐璇看着顾莹莹淡定的说到。

    “沐锦那个小贱人每一次眼光都是出奇的好啊,那样的男人她都可以勾搭到!”

    或许就和她那个母亲一样,狐狸精转世,还不然为什么不死呢。

    不知道想起什么,沐璇的身子有着一丝的颤抖,似乎回忆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妈妈,你怎么啦?”看着自己母亲奇怪的样子,顾莹莹关心的问道。

    “母亲没事,你真的喜欢那个人么?”沐璇觉得自己女儿喜欢那个人其实没什么奇怪的,如果自己再年轻二十岁,估计也会喜欢那样的人。

    因为优秀的人总是特别的惹人喜欢的,如果自己的女儿喜欢,沐璇当然会给她先办法。

    当初的白露差不多就是死在她的手里,现在的沐锦她压根就不怕,因为沐锦还达不到她母亲白露的老练。

    想要弄死她确实有一些难度,但是并不是不可能打到。

    当初的沐珩防护的多么的周密,还不是让自己寻找到了突破口,所以说有时候想要毁掉一个人是真的非常的容易。

    “妈妈,你打算怎么做?”主要可以除掉沐锦,顾莹莹压根就不管用的什么办法,主要那个办法有用就好。

    因为沐锦活在世界上真的就是来自己作对的,每一次看见那个人,顾莹莹都觉得是自己的最大的污点,无论自己承认不承认都是自己的失败。

    没有人愿意去面对自己的失败,既然不能面对,那就相反吧把污点抹去,那样就是一了百了了。

    只好沐锦死了,凤玺就是自己得了。

    所以,这就是一个杯酒养残了的脑残,真的觉得沐锦死了凤玺就会和她在一起么?

    不可能的,凤玺那样的人不轻易喜欢一个人,如果真的喜欢上来,上天入地都不会放手的。

    “你别急,等着看吧,那些人似乎出来了,沐锦的好日子似乎也都要结束了,有时候能录太强可不是什么好事情?”那些人巴不得把沐锦捉回去好好的研究呢?

    毕竟,沐锦是那样一个与众不同的人,那些仁巴不得把她开膛破肚,研究彻底。

    “那些人,母亲,你是不是有办法?”看着沐璇脸上高深莫测的笑意,顾莹莹赶紧开口,她也想要知道自己的母亲想到用的是什么办法,这样志在必得。

    “莹莹,有时候借刀杀人其实很不错的?”当然不会是自己亲子动手了。

    因为沐锦那样的人一旦不会死,那么可能就不会再有第二次这样的机会了,所以沐锦那样的人,要杀就不洗一次性解决,还不然以后就是一个大的祸害。

    “你知道那个男人的身份?”江城似乎还没有见到过这样的人呢,因为各种社交场合沐璇基本上都会去的。

    江城那些名门公子她都双开见过的,但是就是没有见过凤玺这一号人物。

    “妈妈,凤玺的身份绝对不会简单的。”顾莹莹看人一直都很有眼光,凤玺绝对不会是一般的人。

    因为那浑身的尊贵的气息,是长年累月养尊处优沉淀下来的。

    那浑身的帝王气质,是不可能装的出来的,在江城真的还没有那个世家子弟会有这样强大的气场。

    “那个人,要么就不是江城的,要么……”沐璇眼里有着沉思,那么就是那家人的,如果真的是哪家人的,自己还真的是惹不起。

    江城凤家,那是一个传承了很多年的古老家族,一直在江城就是中流砥柱,江城的地盘上,基本上都是可以横着走的。

    还有现在风云国际,那简直就是那些人高不可攀的,如果那个男人真的就是那家的人,那可就不好办了。

    即使自己的能录很大,也是没办法强求那个人的,毕竟人家的实力太强悍了,自己是真的惹不起。

    不只是自己惹不起,整个江城,和凤家叫板的有几个,基本上还不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莹莹,对方的底细你摸清楚没有?”沐璇行觉得自己心里有些不好的预感,总觉得个那个人对上自己不会有好结果的。

    “查不到,那个人的身份实在是太神秘了?”这就是为什么顾莹莹一直都很苦恼的原因。

    “没事的,莹莹,也许是我长多了?”那个人应该不会是凤加的人,希望不是凤家的人。

    凤家的人是真的惹不起,据说真的非常的神秘,那样的人让你就不是自己可以招惹的。

    “好的,母亲,有计划的时候和说说,我也想知道。”对于对付沐锦,顾莹莹真的就输非常热衷的。

    “莹莹,你就好好等着吧,那个男人一定就是你的,谁也抢不走?”沐璇的眼里都是恨意。

    “好的,母亲。”顾莹莹脸上也同样有着笑意,可是看起来却很狰狞。

    两个人也许不知道,就是因为自己的一番计划,最后把自己弄得痛不欲生的。

    凤玺那样的人又岂是一般人可以染指的,更何况是他的逆鳞,任何人都有逆鳞,触之必死。

    这也是后来顾莹莹觉得最后悔的事情,因为别人白纸毁了。

    江城第一人民医院内科。

    “奶奶,我回来了?”沐锦带着凤玺一起进来,沐老夫人睁开眼睛看着凤玺眼里闪过一丝笑意。

    这两个孩子站在一起是真的太般配了,真是就是天作之合,自己的孙女就应该和这样疼她宠她的人在一起。

    因为沐锦这些年其实过的并不快乐,老夫人希望在以后的日子里,沐锦别在活的那么单调。

    “奶奶,你感觉怎么样?”看着开始有着生气的人,沐锦心里终于松了一口气。

    看着身边的凤玺眼里有着感激,都是这个人的功劳,如果不是这个人,自己没有能力去起死回生的。

    凤玺展开一个笑容,示意沐锦千万不要和他客气,他最希望的就是沐锦不要客气,因为那代表着沐锦接受他了,把他当做自己人了。

    “孩子,怎么称呼你呢?叫凤什么来着。”看着沐锦身边的凤玺,沐老夫人再一次开口。

    “奶奶,我叫凤玺?”凤玺看着那个慈爱的老人家一点都不讨厌,或许这就是传说中的爱屋及乌。

    沐锦喜欢的,凤玺当然也会喜欢。

    “凤玺?”沐老夫人看着开始打量人。

    “是江城凤家的人对吧?”那一家一直都是非常神秘的,沐老夫人也没有什么往来,对于这个嗯和自己的孙子走到一起还是很惊讶的。

    “阿锦的事情你是知道的,我不管怎么样,都不希望我们阿锦受伤?”凤家确实真的是名门望族了。

    就是这样的家族,里面的规矩才会更多,沐锦嫁过去之后可能会受委屈。

    “这一点老夫人可以放心,我家里人是完全接受我的伴侣的?”凤玺开口承诺,如果老夫人非要这样才能放心把沐锦叫给自己,凤玺不在乎做出承诺。

    “你家里人同意么?”沐老夫人有些惊讶凤玺的果断。

    “我有自己的思想,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想要什么?”凤玺家里就没有别人,一直都是他自己一个人,所以在这个世界上,他存活了几百年。

    “那就好,我就是怕阿锦受委屈?”沐锦幸福就是沐老夫人唯一的心愿了。

    现在看着凤玺,那是怎么看都是顺眼的,只要对于自家阿锦好好的。

    “凤玺,好孩子,坐到我的身边来?”老夫人看着凤玺,就没有把他当做外人。

    “好的,奶奶?”凤玺坐在距离沐老夫人最近的位置上,拿着刀子就直接开始削梨子。

    “凤玺,你以后可要对阿锦还一点,其实阿锦这个孩子一直都是很辛苦的,你别看她平时沉默不语的,但是有委屈都是王自己的肚子里面咽的?”沐老夫人叹了一口气,下一辈里面资质最好的就是这个孩子了。

    同样的,最善良和最能容忍那些姐妹的也就是这个孩子,尽管临时和那些人闹得不愉快,但是沐老夫人始终看的非常的明白,沐锦真的对于那些人很仁慈了。

    “阿锦,我很希望她能够做她自己,不被人呢和日本束缚,自由自在的活着,我希望你能够给他那样的幸福?”

    沐老夫人看着凤玺和沐锦,眼里都是祝福。

    “奶奶,我不委屈的。”主要她平平安安的,那么自己真的就放心了。

    沐珩和白露在沐锦的人生路已经缺席很久了,一直都是沐老夫人,对于沐锦而言,这是和自己父母差不多的人,也是让自己最尊敬的人呢。

    “小时候我因为很难服务,也让这个孩子吃了一些苦头,那一只是我最遗憾的,凤玺,希望在今后的人生当中,你能够体谅一下阿锦,她哪里做的不对的,你要好好和她说?”

    老夫人看着这两个人,如果再有一个孩子那就让人更放心了。

    沐锦看着自家奶奶,感动的同时也有一些不好意思,特别是迎着凤玺的眼光,沐锦感觉自己浑身不自在。

    “我们会好好的,奶奶,我和你保证,用我的生命和你保证,一定不会让沐锦受到任何的委屈,更不会惹她生气,不然我就净身出户,所有的财产都给她!”

    凤玺这一番话彻底的让沐老夫人笑了出来,能够做出这样的承诺,看来这个人真的很喜欢自己的孙女。

    “好,这可是你说的?”老夫人完全当做是玩笑话。

    “奶奶,我是说真的,我如果那里做的不好,对不起沐锦了,给不来她幸福,那么我会净身出户的?”凤玺最大的愿望就是沐锦能够无忧无虑的和自己生活着。

    并且生活的很幸福,很美满,那才是人生最大的追求了。

    “阿锦,不是一个有眼光的,奶奶这下就放心了!”看着两个人,老夫人觉得自己的担心有些杞人忧天了。

    这个人眼底那不加掩饰的神情就是最好的证明。

    “奶奶,我们一定会好好的?”沐锦看着自己的奶奶,那个年迈的老人。

    “阿锦,等奶奶出去了,什么时候把你和凤玺的事情处理一下?”老夫人觉得沐家似乎很多年都没有办过喜事了,现在是一个机会啊。

    沐锦看着自己奶奶想一出是一出的模样有些无奈,现在说婚姻大事,是不是太早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