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1章 第141 我怕你受委屈
    “还有就是他为什么会觉得我对于洛少卿感兴趣呢,谁给他的错觉或者是自信,揣测我的心思!”

    放下自己手里的笔,白凤吟站起来,一头长发倾斜而下,女子容颜绝世,看起来有几分冷冽。

    白凤吟一般的时候都是不化妆的,但是在夜场这样的地方,有时候也是逼不得已的。

    一般情况下,白凤吟的妆容都是非常精致的,整个人就是一个魅惑勾人的妖精。

    但是那张脸如果素颜,看起来倒是别有一番风味,很干净,让人很舒服。

    “现在小姐需要去见还是我直接拒绝!”小秘书看着白凤吟,一直都不改明白这个人的心思。

    “不用,既然来了,总规是要去看一下的,免得以为不夜城的人怯场?”白凤吟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妆容,抬起脚步直接走出去。

    而小秘书就在前面领路。

    走到安排好的包房,小秘书首先伸出手打开。

    此时的洛少霖正在优雅的品着红酒。

    褪去那一身的纨绔气息,整个人看起来给人的感觉就舒服多了。

    但是白凤吟依旧还是不喜欢他,没有其他的原因,第一眼不喜欢的人,以后也不会喜欢。

    白凤吟很相信自己的第一感觉。

    “今天吹得什么风,竟然把洛总招来了,招待不周的地方还请见谅?”画室这样说,但是白凤吟的眼里没有一丝尊敬。

    白凤吟的一切洛少霖当然看在眼里,也不生气,他知道这人不喜欢自己。

    “就是觉得白总是一个不错的人,所以来请教一下,希望没有打扰到白总才好,要不然少霖还真的有些过意不去!”看着现在的白凤吟,洛少霖眼里闪过一抹惊艳。

    想不到这个平时魅惑勾人的小妖精也有这样素颜的时候。

    面无表情的时候,比起那些世家小姐,竟然一点都不逊色,或者说更好更优秀,没有一个风尘女子该有的毛病。

    白凤吟大大方方的任由洛少霖打量,今天她就要看看,这个人到底有什么花样。

    “想不到白总竟然是这样的美人,在这样的地方不是委屈了么,白总值得更好的生活不是么,找一个可以依靠的人结婚生子不是更好!”看着白凤吟,洛少霖眼里有着一抹炙热。

    但凡男人,对于漂亮的女人都是没有任何抵抗力的,更何况洛少霖这样喜欢风花雪月的男人。

    看着白凤吟的美就开始打主意了。

    “哈哈哈哈,洛少真是爱开玩笑,我这样的人你觉得会有那样的人会接受么?”白凤吟知道自己感情这条路不好走。

    自己当初选择了这条路就没打算嫁给爱情。

    因为在爱情没有的时候自己需要生活,现在自己的生活富足了,爱情,似乎也和自己绝缘了。

    “白总这是在贬低自己呢?凭白总的能力,想要什么样的男人没有。”洛少霖看着白凤吟,开始继续引诱。

    洛少卿不是喜欢这个人吧,他偏偏就不会让他如意。

    白凤吟就算在怎么样厉害,也改变不了她是一个女人的事实,只要是女人,那就离不开男人。

    特别是一个英俊多金却又深情的男人,洛少霖觉得没有对少女人会能够抵御得了这种诱惑。

    “洛少想多了,我们这样的女人找一个好的人家,可能有些难吧?”即使真心相爱,对方的家人也不一定会同意。

    “我觉得白总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女人,我也一直很欣赏,就是不只是白总有没有那个心思,和我发展一下关系?”洛少霖乘机而上,看着白凤吟,眼里有些炙热。

    “呵呵呵,多谢洛少厚爱,凤吟承受不起!”白凤吟眼里闪过了然,看来这个人脑子里面真的有屎。

    “白总不喜欢我,难道是对我哥哥不死心,我哥哥最近桃花开的有些频繁,最近和白家的白霜霜走的很近,似乎两个人的好事也差不多了,家里人也都同意,很看好这两个人!”洛少霖就是故意来刺激这个人的。

    前段时间洛少卿一直住在这里,家里那两个人对于她早就不满了,才安排白家的白霜霜,希望洛少卿能够迷途知返。

    不能去相信一个风尘女子,因为她们都只是需要钱。

    “那个我有什么关系,既然那样,我应该说的不是应该恭喜嘛,喜结良缘啊?”白凤吟忽略自己心里的那一点不舒服,脸上的表情非常的轻松。

    洛少霖看着一脸无所畏惧的人眼里昏暗不明的,看来自己真的太小看这个人的抗打击能力了。

    也对,不夜城的当家人,不是那种懦弱无能的人。

    “我以为白总至少会有些惋惜,毕竟我哥哥也是洛家的一家之主。”说到底,洛少霖觉得白凤吟和洛少卿在一起就是为了钱。

    “那和我有什么关系,不影响我这个不夜城的老总吧!”端起红酒喝了一口,看着洛少霖,这个人一看就不是成大器的材料,什么事情都是很明白的表现在脸上。

    这样的人一看就是缺乏经验的,始终还是太年轻了。

    “如果就是因为这件事情,我觉得你没必要亲口和我说,结婚的时候发喜帖就好,我说不定不会有空去喝一杯喜酒呢,是不是?”白凤吟站起来看着洛少霖。

    “如果洛少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走了,毕竟,真的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洛少请随意,花费的算我头上!”说完时候直接走出去,一点都不拖泥带水。

    洛少霖手指紧紧的捏在一起,看着那远去的背影。

    “我一定会得到你的,我就不信了,我得不到!”被娇宠的人就是这样,没有任何的挫折,总觉得自己要什么都得到什么。

    但是就是没有想过,万一方法过于激烈,引起一些反应都不好了。

    所以,有些时候不作死就不会死,想要作死,那么谁也拦不住,都是自己选择的。

    白凤吟急匆匆的回到自己的办公室,脚步有些匆忙,双眼有些无神。

    想起洛少霖和自己说的,洛少卿和白家的那件事情,最近自己也是听说的,但是太忙忘记了。

    现在被人提起来,确实有些怅然若失的感觉,感觉心里有一丝空落的,感觉自己的东西被抢走了。

    “白凤吟啊白凤吟,不过就是一个陌生人而已,不值得你这样失魂落魄反常的!”反正自己选择这条路的时候早就做了抉择了。

    想着想着白凤吟就有一些释然了,果然,是自己没有那个运气。

    “凤吟,你是不是不开心了。”刚刚走到办公室就听见那个熟悉的声音。

    这一分钟白凤吟直接就是不想理这个人的。

    对于洛少卿直接视而不见,坐到自己的办公椅上,开始翻文件,只是有些心不在焉的,觉得自己特别的烦躁。

    “凤吟,你到底怎么啦,能不能和我说说!”

    今天的白凤吟是真的太反常了,以前即使白凤吟也会这样不理人,但是绝对不是现在这样的。

    前世他和白凤吟生活十多年,自然了解这人的性格,白凤吟这样就代表自己不开心了。

    “我怎么样和你有什么关系?”白凤吟抬起头语气有些不好,直直的看着人,浑身的气势非常的凌厉,眼神里面全是疏离和冷漠。

    自己就不应该动了那个所谓的恻隐之心,现在弄得最尴尬的也是自己。

    “凤吟,怎么啦,你怎么了,是不是我那里做错了,你和我说,我马上改好不好!”洛少卿看着白凤吟的这个态度心里发凉,嘴唇微微的颤抖。

    之前都不是这样的,为什么一转眼就变了呢?

    “所以,还请洛总你以后不要再来打扰我,我不夜城不是菜市场,想来就来,先走就走的,想要这样肆意,也要看有没有那个本事!”

    白凤吟觉得自己这心里憋了一口气,不发泄出来实在是非常难受。

    “凤吟?”洛少卿眼里有着惊讶和伤痛,即使自己哪里做的不好,可以直接说,不要赶他走啊。

    看着她现在的模样,让洛少卿想起来上一辈子这个人因为他死的时候的眼神。

    也是这样,有着一丝隐忍,但是更多的是伤痛和决绝。

    洛少卿还记得那句话,那句话让他每一次午夜梦回之际都觉得痛的不能自已。

    因为白凤吟求他放过她,只愿死生不再相见,互不打扰。

    但是那个怎么可能呢,自己一直喜欢的就是白凤吟,前世如果不是误会太多,两个人最后也未必走不到一起,说到底,谁都不愿意付出那份信任。

    “凤吟,你和我说说好不好,有事情我们一起解决!”洛少卿不想在和白凤吟有什么误会。

    有事情那就解释清楚,免得以后等你想解释了,也许都解释不清楚了。

    “我不想和你说,我也不觉得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好说的,你都是有未婚妻的人了,为什么还在这里,你难道就不想回去和你的未婚妻好好交流么,和我在这里磨蹭什么!”

    白凤吟端起自己桌子上已经冷却的咖啡,直接大口的喝了下去,她想想最需要的就是灭火。

    不然自己这个情绪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压根就控制不住。

    “凤吟,你这是……在吃醋么?”洛少卿看着白凤吟,眼里有些惊喜。

    这个人在吃醋是不是就说明,其实她也是在乎自己的,不是自己一个人在单相思。

    “谁在乎你啊,你和谁好那是你的问题,请不要把我联系上,我受不起?”白凤吟看着人的眼神有些闪躲。

    “凤吟就是吃醋了?”洛少卿走上前看着白凤吟,很感动这个人这一辈子还会给自己机会。

    “我说了不是就不是,你为什么话那么多!”白凤吟有些恼羞成怒了。

    “好,凤吟说不是就不是,都是我的错,让凤吟伤心了,但是凤吟也要给我一个机会让我说清楚你讲明白了,要不然在心里憋着难受!”

    洛少卿慢悠悠的走到白凤吟的身边,白凤吟把自己的头偏向一边,并不想理睬这个人。

    “凤吟,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她们说的那样的,白家和洛家也不会联姻,我和白霜霜更加不可能?”白霜霜上一辈子就是白凤吟心里的一根刺。

    因为自己愚笨,没有解释,结果白凤吟就一直误会。

    其实自己和白霜霜真的没关系我,自己也不喜欢那个人。

    洛少卿喜欢的一直都是那发固执的叫白凤吟的女强人。

    “然后呢!你想说什么?”白家和洛家的联姻似乎势在必行啊,不是洛少卿说不要那就可以不要的。

    “我想说的就是,我只心悦你一人而已,从来都没有别人?”以前是这样,现在依旧是这样。

    “是么!那还真的让我有些受宠若惊呢?”白凤吟话是这样说,但是脸上的表情还是缓和了一些。

    “凤吟,你相信我,至始至终,我都不会背叛你的,也只有你!”这个人就是自己不可缺少的那根肋骨,一旦舍弃,最后痛不欲生的依旧是自己。

    “洛总难道不忙,还有时间在这里和我**,真是好大的性质!”白凤吟低下头嘴角微微的勾起,不在说话。

    “我想和你解释清楚,凤吟,发生什么事情你都不要往心里去,因为我不会离开你的!”洛少卿说完之后才回到自己的桌子前。

    但是却没有办公,而是依旧直直的看着白凤吟,十年如一日的,自己看不透这个人。

    ——

    凤彧把人送到沐锦的公司,沐锦为了怕某些人抽风,停车之后边迫不及待的下车。

    凤彧见此嘴角微微勾起,有些觉得有趣。

    “你走吧,我先去上班了?”说完之后迫不及待的走了。

    而凤彧,也没有回去,而是直接来着车子去了风云国际。

    对于凤彧的到来,妖月还是有些惊讶的。

    “尊主,有什么事情么?”看着凤彧妖月站起来。

    “之前凤玺不是让你一直打听双生莲的下落么!现在有结果没有?”凤彧知道凤玺一直都很想帮助沐锦解开体内的封印。

    “最近有了一点眉目,但是需要时间,因为双生莲所在的赫连家族在青幽秘境,那里需要特定的时候才能打开。”妖月办事的效率还是不错的。

    “赫连家族,需要什么时候?尽快着手,还有,我想把你家尊主的魂魄削了,他最近跳动的太频繁了,让我很不爽!”凤彧根本就不想凤玺出来。

    “什么,你想削了他?”妖月有些惊讶,这两个人这些年虽然一直都是互相看不顺眼的,但是绝对还达不到你死我活的地步。

    现在无论是少了谁,身体一定会亏空的更加厉害。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这个人会有这样的想法。

    “没错,我……。”话还没有说完凤彧捂着自己的胸口,痛苦的低下头。

    “凤玺,你有想要出来是不是?做梦!”凤彧眼里有这决绝。

    “凤彧,你不要太过分了,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我警告你,别动我的沐沐,你做什么我可以不管,但是如果你敢打他的注意,不谢一切代价我也会让你灰飞烟灭!”邪魅的声音里面都是阴霾。

    “那不是你一个人的沐沐,那是我的阿锦,我怎么舍得伤害我的阿锦呢,所以,你好好沉睡,对于大家都是好的?”凤彧冰冷的声音里面有着志在必得。

    “滚,沐沐是我一个人的,凤彧,你不要太过于得寸进尺!”眼里有着一丝猩红。

    “哪又怎么样,千墨就是沐锦,沐锦就只有一个,你觉得,我会放手嘛!”凤彧当然不会就这样放手,因为舍不得。

    “由不得你,想要染指我的沐沐,做梦,这样的想法你最好想都不要想,你好好的沉睡吧!”凤玺说完眼里有着挣扎,冰冷的神色不在,取而代之的是邪魅。

    抬起头,眼里血红,有着嗜血的杀意。

    “尊主!”妖月都身子有些微微的颤抖。

    “给我炼制出噬魂散,我要他死?”凤玺的眼里有着疯狂,敢和自己争夺沐锦,那就必须付出代价。

    “尊主,你现在都身体如果强行服用噬魂散,最后受伤的还是自己?”妖月有写头疼,两个人都不熟那种好打发的。

    “叫你做你就去做!”凤玺眼里有着阴狠,自己是不会放过那个人的。

    “是,尊主!”妖月有些无奈。

    “想要和我抢人,也要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本事。”

    凤玺一直都是这样极端的,对于那些妄想和自己争夺的人下手绝不留情,即使那个人是他自己。

    “沐沐,你不会喜欢他的是不是!不会的!”凤玺摇摇头,嘴唇有些微微的苍白,感情这种东西,一直都是患得患失的。

    ——

    盛世酒店,豪华明亮的房间里面。

    “找到了没有!”男人浑厚磁性的嗓音响起。

    “没有,少主,最近那个人就好像失踪了一般,找不到?”另外一个男人也有些苦恼。

    “呵呵呵,找不到?”男人的声音里面有些疑问。

    “少主,之前能够定位在苏城是因为这里有灵力的波动,但是现在波动没有了,我们现在无法定位了?”严肃的男人看着那优雅尊贵的如同帝王一般的男人,如实回答。

    “呵呵呵呵,不急,总会出现的,以前白姑姑不愿意嫁给我爸爸,最后直接把自己的整个家族也一并迁出古武界,现在她的女儿,似乎不会有这样的运气啊!”男人嘴角有着淡淡的笑意,浑身散发着冷气。

    “那是白族长的女儿?”严肃的男人有些意外。

    因为当初的白露在古武界是那种相当有身份的,可以说除了古武界的少主,就是白家最有权利了。

    因为古武界的唐家属于主宰,而白家属于守护一族,两家人因为先祖的原因,世世代代都有着姻亲关系。

    就是为了更好的守护古武界,延续下一代的强大血脉。

    因为白家有着强大的净化灵力,这样的灵力一旦炼化,那是让人震惊的存在。

    所以唐家和白家都是捆绑在一起的。

    但是这一代的白露自主意识就比较要强,不服从安排,非要一意孤行选择自己喜欢的人。

    并且擅自出了古武界,还怀了不知道是谁的孩子,最后让自己的父亲不得不放弃这段婚姻。

    但是这让一直身居高位的父亲怎么甘心,所以就有了后来的那一场设计,最终白家和唐家决裂。

    现在白露不知失踪,但是据说她还有一个孩子在这里的,只不过这些年一直都找不到。

    “少主,白家主和我们似乎不往来了,我们这样会不会有些过分?”白露当年在古武界那是想当有声望的。

    “你懂什么,白露本来就属于古武界的,所以,其他的不需要,我现在只需要白露的那个孩子,那个孩子必须嫁给古武界的人!”

    男人把自己手里的香烟放进嘴里,抽了一口,眼神眯起,有着志在必得。

    “现在似乎还有一群人也在寻找那个人的下落,我们需要出手么?”有着强大的力量,有时候真的不熟什么好事情。

    “没事,我们等着坐收渔利,别急!”男人倒是一点都不着急,就让他看看,白露的那个女儿到底有几分能力,值得自己出手不,如果不值得那就没必要浪费自己的时间。

    “是,少主!”男人点头。

    ——

    沐锦这边,还没下班就接到了自己奶奶的电话。

    “你说什么,奶奶病重,怎么可能,之前都还好好的!”沐锦嘴唇有些微微的颤抖,手指紧紧的捏着手机,指尖发白。

    “我知道了,我马上过去!”沐锦放下自己手里的文件,就往外面走。

    沐老夫人的体质一直不好她都是知道的,但是绝对想不到人会就这样忽然病倒了。

    沐老夫人的身体一直都是自己在调理,沐锦对于自己的医术还是很有自信的,所以,到底是那个环节出了问题呢,这让沐锦有些百思不得其解。

    沐锦急匆匆的就往医院赶去,凤玺来的时候根本就找不到人。

    “对不起,我们沐总有一点急事,提前下班了!”小秘书看着眼前这个人,眼睛都直接看直。

    “她有没有说是因为什么事情么?”凤玺很怕那个人是故意躲着自己,不想见自己的。

    “抱歉,那是总裁的事情,我们不方便打听!”小秘书微微一笑,很礼貌的回绝了。

    即使长的还不错,但是谁知道对方打着什么心里,万一是对皇廷国际有不轨之心呢?

    有些时候,拿捏好自己的分寸,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情就好了。

    至于其他的,和自己基本上没有关系,自己也没有能力去说什么。

    “她什么时候走的?”走的这样匆忙,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事情。

    “刚走一会儿!”小秘书的回答依旧恰到好处。

    “恩,我知道了,打扰了?”凤玺有些失落,转过身子,现在不知道沐沐有没有回到别墅。

    “咦,凤总,你怎么在这里?”刚刚走出电梯的青云看着凤玺开口问道。

    随即嘴角抽搐,大哥啊,现在是白天啊,你都不知道低调一会儿,是不是想要我们总裁推到绯闻的风口浪尖上啊。

    私底下也就算了,现在居然直接就是明目张胆了,你这样真的没问题么?

    “你知道沐沐在哪里么?”凤玺看着青云眼里有着期待。

    “知道是知道,但是你能不能低调一点儿,这里是公司,你就这样过来,你让外面那些八卦记着怎么说,我们总裁很忙,没空处理那些新闻?”青云看着凤玺,现在倒是不害怕了。

    “那你和我说说她在哪里,我想要见她!”凤玺是真的很想要见到沐锦,想要抱抱那个人,感受一下那个人的体温,感觉那个人还是属于自己的。

    “总裁在医院?”想起这里青云不由自主皱起眉头。

    老夫人对于沐锦而言意味着什么,青云一直都看的明白,这些年为了老夫人沐锦也是废了一番心思的。

    现在老夫人突然之间一病不起,沐锦想必心里也不会太好过,毕竟那是唯一关心她的亲人了。

    “她怎么啦,是不是哪里受伤了,到底怎么回事?”这下凤玺更加着急了。

    沐沐是怎么啦,自己也才离开没多久,怎么就进来医院了。

    “凤总,你别紧张,不是我们总裁,而是我们总裁的奶奶?”青云看着凤玺眼里的着急,也有些动容,这个嗯对于沐锦是真的不错的。

    如果两个人走到一起,真的就是缘分了。

    “那个医院!”凤玺现在就想过去,陪在那个人的身边,不让她伤心。

    “第一人民医院内科?”青云作为沐锦的第一秘书,这些事情当然是非常清楚的。

    “恩,谢谢了!”凤玺第一次由衷的感谢别人。

    “不谢!”能够得到风云国际总裁的这一局谢谢,让青云有些受宠若惊。

    看来这个人似乎真的很喜欢自家总爱呢,不过自己总裁这样优秀,是值得这样对待的。

    看着远去的人,青云的眼里有着明媚的笑意,幸福,也许就在不远的将来。

    就是这两个人的情况身份也许有些让人觉得不乐观。

    苏城第一人民医院,此时的沐锦站在手术室的外面,看着那一直亮着的灯,眼里全是着急。

    “在这里装什么,奶奶发生意外的时候怎么就不见你了,现在在这里装模作样的!”

    沐青青看着沐锦,怎么看都不顺眼,因为即使现在上班了,自己依旧还是被沐锦压制着。

    “给我闭嘴,要不然就滚出去?”沐锦现在本来就着急,看着该故意找茬是人这心里更加不乐意了。

    “沐锦,你这样虚伪的人有什么资格命令我,应该滚出去的人让你是你才对吧,奶奶一直对你都是最好的,你也不过就是一个白眼狼么?现在奶奶成为了这样,你指不定心里多么的高兴,真是虚伪的令人觉得不耻!”

    沐青青看着沐锦,看着那人脸上依旧一派的淡然眼里有些讥讽。

    “就和你妈妈一样,狼心狗肺?”沐璇看着沐锦,出声讽刺。

    “我再说一次,说我可以,但是请别把我的母亲带上,要不然我自己也不知道回做出什么事情来,现在奶奶还在手术室里,我不想让大家都难看?”

    沐锦手指紧紧的捏在一起,努力压制自己的怒气,自己现在绝对不能发火,里面还有人等着自己呢?

    “都是你这个野种,如果不是因为你,沐家怎么会有那么多的晦气啊,一看就是因为你,你这颗灾星,把你爸妈克死了还不算,还想要继续祸害沐家,你为什么不去死呢?”沐璇谁出厚的话语非常的恶毒。

    “奶奶这件事情我一定会查清楚的,到底是谁包藏祸心,我想很快就会有眉目的?”沐锦看着这些人,在沐老夫人生命垂危都时候不见一点担心。

    “有些人就少在这里装了,我们又不是不知道你沐锦的为人,一直都是心狠手辣的,现在皇庭似乎还不在你的手里吧,有一部分是在我妈妈哪里的,现在我妈妈在急救室里抢救,如果回不来了,最后的受益者我想不用说,大家也是明白的!”

    沐璇最在乎的依旧还是沐家的财产,沐锦的眼神立刻冷下来了,眼神直射沐璇。

    “那我今天就和你说清楚讲明白了,免得你总是觉得自己还有机会,让我也一直都很苦恼?”沐锦一步一步的逼近人。

    “你想干什么?”沐璇退后几步,看着沐锦有些防备。

    沐锦一直给人的印象都是太过于心狠手辣,所以这些人大心眼里还是很怕她的。

    “我现在就告诉你,即使以后我不是皇廷的总裁,你们顾家也都想沾染一丝一毫,皇廷是我爸爸一手创建的,你们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叽叽歪歪的,谁给你们的勇气和自信!”当初自己当爸爸费尽了多少心思才有今天的皇廷国际。

    这些人一直都在享受,现在居然还这样无耻的想要拉自己下位。

    “所以,你只是顾家人,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情就好了,别把自己的手伸的太长。”沐锦嘴角勾起冷笑。

    果然,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一直都是亘古不变的道理,但是自己面对的时候,多少还是有些让人觉得恶心的。

    “看吧,狐狸尾巴是不是露出来了,你就是一个居心不良的白眼狼,想要独占财产?”沐璇没有一点觉悟,总觉的就是沐锦夺走了属于自己女儿的一切。

    所以想方设法的都要夺回来,她就是想要母军不痛快。

    看着这张和白露一模一样的脸蛋,沐璇实在是恨不得给她毁了,越来越像那个人了。

    “你这个野种的野心真是昭然若揭了,连自己的亲人都可以下手?”沐璇看着不说话的沐锦,把这一切都罪过都往沐锦身上推。

    沐锦的身子有些微微的颤抖,显然气的不轻,但是努力的克制。

    “我怎么都没有想到顾家夫人的口才如此之好,好的让人觉的有些不可思议啊?”凤玺的声音响起,几人齐齐的转过头。

    顾莹莹的眼里闪过一抹痴迷,即使上一次的相遇非常的不愉快,但是对于这个人她就是喜欢。

    那句话说的不错,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都都有恃无恐。

    但是凤玺这样的人,一旦讨厌一个人,以后也不会改变。

    所以一开始,他就非常不喜欢沐家人,如果不是沐锦的原因,他可以直接让她们生不如死。

    “是你!”沐锦眯着眼睛,看着那个朝着自己走来的人。

    “沐沐,你还好吧,有没有受委屈?”凤玺一直都是非常肆意妄为的,不管别人是不是在场,拉着沐锦的手指就开始检查。

    “放开我!”沐锦的面色有些不好,看着凤玺语气冰冷。

    “沐沐,你怎么了?”之前明明不是这样的,难道……。

    凤玺的脑海里闪过一抹猜测,应该是那个人给沐锦说了什么,要不然沐锦是不会对于自己这样冷淡的。

    “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沐沐,你和我说,我改好不好,你不要这样?”

    你这样我害怕啊,凤玺不怕沐锦冷淡,但是很怕她冷漠疏离,那就是把自己隔绝在外,不给自己任何几乎。

    那样的结果让凤玺怎么接受的了,他不会就这样放弃沐锦的。

    只要配置好噬魂散,自己就要那个人去死,无轮付出什么样的代价,那个人绝对会成为自己和沐锦之间最大的阻碍的。

    既然是阻碍,那么就要毫不犹豫的铲除。

    “我说话你听不懂,我叫你走?”沐锦现在的心情非常的不好,看着凤玺眼里还有一丝委屈。

    “沐沐,你怎么啦,是不是我哪里做错了,你和我说好不好,你别这样,我心疼!”凤玺走上前,看着沐锦拉着她的手臂。

    “沐锦,想不到你是这样恶心的人?”沐青青看着两个人之间的那份亲昵,眼里全是恶心和鄙视,刚刚还觉得这个男人就是人间极品,想不到居然和沐锦有一腿。

    “呵呵呵呵,想不到你是这样的人,沐锦啊沐锦!”最高兴的可能就是沐璇了,看着凤玺和沐锦,眼里都是幸灾乐祸。

    看着这个人和沐锦的那份亲昵,显然两个人也不是第一次认识。

    并且那个男人眼里对于沐锦的神色也不是对于朋友之间的,朋友之间可没有这样的暧昧。

    果然,沐锦这样心狠手辣的人就应该断子绝孙,那就是活该。

    “和你有什么关系,我自己的事情?”沐锦看着沐璇,很本无所谓。

    “沐沐,你到底怎么啦?你和我说说好不好,我非常的担心?”担心这个人受委屈,担心她在自己不知道的地方哭泣。

    自己不能安慰她,也不能给她出气,有时候凤玺觉得自己非常的无力和无奈。

    “我不想和你说话?”沐锦转过头看着手术室的门口,她现在最想做的就是看着自己的亲人平安的出来,其余的事情以后再说吧。

    “沐沐,你别担心,奶奶不会有事情的,我给你保证!”凤玺调查过沐锦,当然知道沐老夫人对于沐锦而言有着什么样的意义。

    那可能就是沐锦童年里面唯一的温暖了,只要是对自家沐沐好的人,凤玺都不会袖手旁观的。

    “真的么!”偏过头,看着凤玺,眼里有些不自信以及一丝懦弱,她真的觉得自己很没有用。

    自己医术惊人,但是却救不了自己最爱的人,看着自己家人躺在病床上的那种无能为力,让沐锦非常的抓狂。

    “别担心,沐沐,我说没事就没事?”只要人不死,凤玺就有把握让那个人活着,虽然很可能付出的代价有些大。

    但是那又怎么样呢,自己压根就不在乎。

    “真是有情有义啊,真是让人羡慕啊?”沐璇高兴的差不多拍手叫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