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0章 套路真深
    “主人放心,白小姐不是一个人,身边一直跟着人,并且几个人的身手都是不俗的,其中有一个人……”黑衣人的脸色有些纠结,不知道应该怎么说。

    “说吧,其中有一个人到底怎么啦,让你欲言又止的!”沈长安看着自己手里的照片,眼里有着爱慕和疯狂。

    那眼神就好像白凤璃活生生的站在他面前一样。

    “身手,那不属于一般人?”那样的人让黑衣人想起来那传说中国际上一直颇为神秘的异能组织。

    只不过这些年似乎那些人都很少出动了,似乎就好像是销声匿迹了一般,找不到人。

    据说这个组织是由几个女人组成的,但是具体的,没有任何人知道这些人长什么样子。

    因为这些人都是有着重大目标对象的时候才会出现,并且来无影去无踪。

    国际上也有不少人打过这几个人的主意,一直都想要收复来为自己所用。

    但是直到今天,也没有任何人做到。

    想起白凤璃,黑衣人有些纠结,心里也有一些猜测,但是还是觉得有些不可置信。

    因为那样的人没想到居然会让自己的主人遇见了,并且自己的主人还护的就跟眼珠子似的,生怕别人和自己争夺。

    黑衣人觉得那就是一个移动的大型杀伤力惊人的武器,一般人还真的就是驾驭不住。

    “她是谁很重要嘛!无论她有着怎么样的过往,那些都是过去了,现在她只是白凤璃。”

    只是他的阿璃姐姐,其余的什么都不重要,更何况白凤璃对于他从来都是真心实意的,没有半点害人之心,这些就够了。

    如果那一天白凤璃想要图谋不轨,想要杀了他,不用等白凤璃自己动手,他自己也会了解自己的。

    如果自己最喜欢的人都不要自己,活在世界上干什么,当一个笑话么?

    沈长安的性格一直都是非常极端的,喜欢什么想方设法的都要得到,不然最后都是你死我活的。

    不得不说,这是白凤璃的命数,如果两个人两情相悦,这无疑是一桩美好的姻缘,如果无意,最后的结局也不是太好。

    “主人,我担心!”担心是别人派来的,以前这个人一直都是狠辣绝情的,实在想不到动了感情竟然会是这般飞蛾扑火不顾一切。

    难道就不怕那是别人给自己挖的陷阱么?

    “阿璃姐姐是对我最好的?”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沈长安都没有享受过被人疼爱的感觉。

    在别人的眼里,自己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废物或者棋子,如果有一天自己没有利用价值了。

    那些人都会毫不犹豫的抛弃自己,因为那些人都不是真心对待自己。

    别说那所谓的亲情,太过于浅薄了,利益才是最重要的,一直都是最重要的。

    就只有白凤璃,那个人一直都是不一样的,虽然现在沈长安不明白自己对于白凤璃的独占欲是因为什么,但是他依旧不想放手。

    不想要别人知道白凤璃的好,因为白凤璃就只属于自己一个人,其他的人都不能觊觎。

    谁敢和自己争夺白凤璃,不惜一切代价,沈长安也会把那个人抹杀了。

    “可是……”也许感情真的就是一个很要命的东西,沾染不得,黑衣人有些担忧。

    “我的事情任何人都不准插手,我自己有分寸的。”沈长安绝对不允许任何人分开自己和白凤璃。

    那个人他等了很久才出现,现在要自己放手,那简直就是做梦,自己死都不会放手的。

    就好像溺水的人一样,一旦有那根救命稻草出现,就会死死地抓住不放手。

    沈长安现在就好像那个溺水的人一样希望得到解救。

    没有感受过温暖就不会奢望,一旦感受过,那就是不能放手。

    想在这里,沈长安眼里有着掠夺,自己是不会就这样放弃的,无论用什么样的办法,一定可以紧紧的把那个人捆在自己的身边,和自己一辈子不离不弃的。

    黑衣人这一次不在说话,因为看的出来沈长安真的陷的特别的深,有些事情,不是嘴皮子上一些功夫就可以的。

    是好是坏都是自己去感受的,不到最后谁都不敢说结果怎么样。

    “你们该做的就是把阿璃姐姐保护好,我不希望她受到任何一点的伤害,一点都不行。”那是沈长安最不能接受的。

    自己都不能伤害的人,别人休想去动一根毫毛。

    “是,主人!”能说什么,做好自己的分内的事情就好了,说多了无意。

    沐锦这边,两个人在车上,沐锦放在自己手上的手指微微的收拢,手心寖出一点汗水,有些紧张。

    但是那张万年不变的脸上依旧没有任何表情的变化,也许是这已经是一种习惯了,即使面对的是凤彧,也是习惯性的这样。

    “阿锦,你似乎……很紧张?”凤彧开着自己的车子,看着沐锦那个表情,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觉得沐锦有些紧张。

    “我没紧张。”沐锦淡淡的回答,这种事情是不可能会承认的。

    “阿锦,你和凤玺是……怎么样认识的?”凤彧有些想要知道那个人和沐锦是怎么样认识的。

    但是不管怎么样,都比自己认识沐锦早,想到这里心里有些不是滋味,有些酸。

    就好像自己喜欢的东西被人抢了一下,非常的不甘心。

    “我以为你和凤玺关系很好?”沐锦撇了人一眼,既然很好,不可能不知道吧。

    “不是,他是他,我是我,不一样!”即使是凤玺无聊演变出来的第二个人格。

    对于凤玺本人,凤彧也是不喜欢的,没有什么原因,就是不喜欢而已。

    “阿锦,总有一天你会知道的,我们不一样!”

    是啊,总有一天,不管是凤彧还是凤玺,不都是为了爱情低头的傻子么,没什么不一样的,因为爱的都是同一个人,最爱的人注定先妥协。

    “阿锦,你别经常和凤玺那个人接触,那个人居心不良,特别会算计人的?”凤彧觉得阿锦对上凤玺,套路还是不够深。

    “你自己呢,套路浅薄?”沐锦翻了一个白眼,觉得有些好笑。

    “我当然最喜欢阿锦了,和他不一样?”直到现在,凤彧还是很难相信那个狼心狗肺残暴嗜血的人会去喜欢一个人。

    “你这样说?真的没问题么?”沐锦看着凤彧那一本正经说别人坏话的模样,有些忍俊不禁。

    “不会,因为你是阿锦啊?”凤彧根本就不怕凤玺。

    “真是任性!”等着车子停下,还没等沐锦打开车门,就被别人直接从座位上抱起来了。

    “干什么,我又不是残废,没必要这样搂搂抱抱的。”沐锦觉得这个人的脸皮真是厚的令人发指。

    “我知道啊,但是我觉得这样抱着很不错,这样和阿锦感觉距离很近?”

    凤彧低下头看着自己怀里的人让你。

    看着那平时冷淡的脸上出现的那淡淡的绯色,一时间就好像那出水都芙蓉,美丽极了,生动的让人离不开眼睛。

    凤彧直直的看着人,皇廷国际的总裁果然名不虚传,果然美的让人心惊和欲罢不能。

    看一眼忍不住看第二眼然后就一直这样看下去,直到天荒地老。

    “阿锦,你很美!”呢喃的声音若有似无,就好像感叹一样。

    “轮美貌,谁敢和你比?”沐锦看着那张比自己还要艳丽娇媚的脸蛋眼里有一丝调侃。

    其实她说的,两个人的美不一样,但是都各有特色。

    沐锦的美是那种带着一丝不食人间烟火的清冷,很有仙气,特别是周身那个气质,更称托的沐锦淡然出尘。

    而凤彧的美,那是一种致命的毒药,就好像罂粟花一般,对人有着吸引力,但是却不能触碰,因为最终的结束不过就是死。

    但是却还是有着不少人飞蛾扑火。

    “是么?那么阿锦喜欢么,喜欢我这张脸么?”凤彧表情温和浅笑的看着沐锦询问。

    “我喜欢不喜欢很重要么!”老子不喜欢你是不是要去整容。

    “没关系的,不过就是一副皮囊而已,阿锦如果不喜欢,毁了就是了。”不过就是一张脸,真的还没有那么重要。

    “你这是……有病吧!”沐锦觉得自己自从遇见这个人后心态就不是很淡定,这个人总有这能力让自己无奈。

    “因为阿锦不喜欢啊,阿锦不喜欢的自然不应该存在!”主要是沐锦喜欢都,要自己的命都不重要。

    “你和凤玺,有些相似?”沐锦看着人的眼神有些复杂,这个人虽然冷淡,但是骨子里其实和凤玺一样的,都是非常霸道和极端的。

    “不?”凤彧停住自己的脚步。

    “我和他不一样,一直都不一样,阿锦,我是凤彧!”而不是凤玺,自己和那个心狠手辣的人一点都不一样也不想一样。

    如果凤彧还有什么不喜欢的,那一定就是自己的主人格,因为这些年那个人带给自己的都是无尽的痛苦。

    实在没办法,要不然凤彧一定会不计一切代价也要将那个人抹杀。

    凤彧情绪的变化沐锦感受到了,看着人有些若有所思,这两个人之间还是有些深不可测啊。

    沐锦觉得自己看不透这两个人了。

    “阿锦,在我们相处的时候能不能不要提他了,他不过就是一个外人,我们之间不需要外人!”凤彧觉得自己个沐锦之间,凤玺几也是一个外人。

    “……”我竟然无言以对,你什么时候是自己人的,我怎么不知道。

    “好不好,阿锦,以后别在我面前提起那个人,我是真的很不喜欢那个人,一点都不喜欢!”凤彧放软了自己的声音,央求道。

    沐锦只是自己的,和凤玺没关系。

    “阿锦,好不好,不要在提凤玺了?”凤彧看着沐锦眼里有着期待。

    沐锦撇开自己的头颅,凤彧有些失望,他也是只是想要这个人属于自己一个人的而已。

    “我和风云国际还有着合作,这个你应该知道的,所以……!”有些话说的很明白了。

    凤彧的嘴角微微勾起,心情瞬间很好,沐锦这样也就是在间接给她解释呢?

    沐锦肯定是在乎他的,不在乎一个人是不会去解释这些东西的。

    “我相信阿锦的,只是我们两个人相处的时候,不提那个人好不好?”凤彧轻声说道,勾人的桃花眼微微上扬,有些魅惑勾人。

    一时间,沐锦就好像被人勾着魂魄一般,不由自主的跟着点头。

    “阿锦最乖了,我最喜欢阿锦了?”凤彧的笑意毫不掩饰的展示出来。

    凤玺啊凤玺,总有一天我一定会让沐锦的心里只有我一个人的,而你,就好好的沉睡吧。

    反正你不是一直都不想起来嘛,现在我给你机会,一次性睡个足够。

    抱着人走到沐锦的别墅门口,看着关闭的房门。

    “阿锦,开门!”凤彧舍不得放下人。

    “你放我下来!”沐锦乘机开口。

    “好!”凤彧很爽快的放下人,沐锦直愣愣的看着人。

    “你为什么还不走,我已经到家了?”

    凤彧看着那个赶自己走的人嘴角带笑。

    “因为舍不得阿锦啊,我想要看着阿锦进去,这样我才放心?”凤彧轻笑。

    “好了,你走吧!”打开房门,沐锦快速的说道。

    生怕这人脸皮太厚说要留下来过夜,孤男寡女的,危险意识沐锦还是有的。

    绝对不能让他在这里过夜,凤彧的这个性子,说不定今天是客房,明天就是主卧了。

    “好的,阿锦,明天见?”凤彧也不愿意一再的强迫,有些事情是需要慢慢来的,温水煮青蛙,慢慢的渗透,就不信沐锦不为自己打开心扉。

    “嗯,再见,晚安?”沐锦看了人一眼,关上房门进屋。

    元白和我鬼婴跟在后面。

    “那个男的好不要脸啊。”现在他不怕了,开始肆无忌惮的说起来。

    “唧唧。”你这是不怕死么?凤玺大人也是这个人可以说的,虽然她巴不得这两个来一场,最好往死里打,但是还不能表现出来。

    “你少在那里装模了,我才不会那么傻呢?”凤彧的能力自己当然不可能去比,因为压根就没有什么可比性。

    被镇压了上百年,鬼婴可不想这么早就回去了,那样的日子自己真的一点都不想体会。

    “唧唧!”胆小鬼,不过如此?元宝眼里有些鄙视。

    “饿死鬼,你还是这样有心机?”鬼婴根本不为所动,他小的是身子,不是脑子。

    “女人,你真的相信那个凤彧。”那个人的能力有些强悍啊,至少鬼婴感受不出来这个人到底底子在哪里,所以根本不敢放肆。

    “相信如何,不相信又如何?”沐锦看着那漂浮在半空中的孩子开口问道。

    “男人都是不可信的,我给你说,千万不要上当,要不然后悔的是自己!”鬼婴估计最擅长的就是背后补刀。

    “你确定你说这话合适!”沐锦看着人眼里有着璀璨的笑意。

    “小爷是男孩子,不是男人,所以说话当然不会和那些俗人一样张口就是胡说八道!”鬼婴有些傲娇。

    “唧唧!”得瑟,自己还不是那副怂样,吹牛皮谁不会啊,吹到你怀疑人生。

    “女人,我给你说,相信小爷的,凤家没有任何一个好人!”就比如多年前的凤玺,居然很想要吃了自己增加他得修为,简直就是太气人了。

    这个人和凤玺一模一样,估计也不是什么好人。

    “还有,女人,你想过没有,凤彧是什么人,为什么可以对我压制我,压着我打。”那不是打,那简直就是不费吹灰之力,直接吊打。

    沐锦眼里的神色莫名,低下头,睫毛捶下一个弧度,让人看不清眼里的神色。

    “睡觉吧!”沐锦转过身子上楼。

    “死女人,你就不能听我一句,和那样的人太危险了,说不定自己什么时候死的都不知道,你为什么就是不听呢?”鬼婴肥嘟嘟的小脸上有些愤怒。

    简直就是不识抬举,他还是第一次这样关心人呢?

    沐锦的修为不是一般人可以比的,一般人即使有一些修为,那也是混浊的。

    但是沐锦体内的灵力非常的纯碎,只要加以引导,他日一定可以有着惊人的成就。

    其实日子也很无聊的,不然就陪着这个人,看看她能够走多久,走多远。

    就是希望她不要辜负自己的这一份别人都羡慕不开的天赋,千万不要坠入七情六欲里面出不来。

    感情那些东西真的就是最要命的,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让你走火入魔。

    最好的还是摒弃那些,一心修行,长生不老就不是梦想。

    “每个人追求不一样,我警告你,少给我插手!”沐锦走了之后元宝立刻恢复人形。

    看着鬼婴叮嘱道,她倒不会和鬼婴想的那样极端,她觉得不管活多久,幸福和快乐真的很重要。

    如果舍弃了自己最爱的人和幸福,漫漫的修行路上,那简直就是另外一个人间地狱,长生不老那才是对于自己最大的惩罚。

    “哎呦,你又懂了,怎么?才百年不见,你的感触很深啊,不会是对于人类还有眷念吧!”鬼婴是语气有些讽刺。

    对于人类,他是真的不喜欢,信任那种东西在自己这里是不存在的。

    “鬼婴,你别不相信,有些东西是真的存在的!”元宝对于那些情情爱爱的还是有一些向往的。

    “那我等着给你收尸!”鬼婴说完直接消失不见。

    “固执的小鬼,一些东西不是你可以控制的,万一遇见了自己喜欢的人,说不定,连你自己的心脏你都舍得挖出来给那个人证明自己的真心呢,没什么不可能的!”

    元宝一直都在人世间行走,看的太多的悲欢离合和险恶。

    “阿锦,元宝觉得你值得拥有幸福?”元宝觉得自己主人一定会收获属于自己的幸福的。

    因为不管是凤彧还是凤玺都是爱她的。

    水汪汪的大眼睛眯起来,就好像一轮明月。

    其实所有的人都不知道,她不仅可以吞噬,还有一项技能,那就是祝福。

    她祝福沐锦拥有着所有女人都羡慕的宠爱。

    “所以,鬼婴,你看着吧?”说完之后消失了。

    第二天清晨,沐锦还没有醒过来,便感觉到那看着自己炙热的目光。

    猛然睁开眼睛望过去。

    自己最近的侦查能力真的变得有些迟钝了,连有人在自己身边自己现在才感觉到。

    如果是敌人,自己早就死了。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沐锦看着人,拉着被子盖住自己的身子,因为睡觉的时候她穿的衣服都比较宽松,但是里面什么都没有穿。

    这样面对一个男人还是很尴尬的,所以语气有些咬牙切齿。

    大早上的,就这样突然出现,吓死人。

    看着沐锦的动作,凤彧心情有些愉悦。

    “我很想阿锦了,所以就有些迫不及待的赶来了,希望阿锦不要怪罪才好?”凤彧说的很真诚,他是真的很想这个人,才忍不住翻墙进来的。

    昨晚他一直都在外面看着这里,直到天翻鱼肚白的时候心思抑制不住上来的。

    “你难道不知道不可以随意乱进别人的房间么!”也不知道这个人看见什么没有。

    脸蛋有些绯红,那是气的,这个人简直就是太放肆了,但是看着他那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自己更气。

    厚脸皮,死不要脸,说的就是这样的人吧。

    “阿锦,你快些起来洗漱,早餐我都做好了,一会儿你还要上班呢?”凤彧当做没听见,把自己拧干的毛巾递给沐锦。

    动作非常的娴熟,一点都不会不习惯。

    “我在和你说话,不要转移话题,你是什么时候进来的,怎么进来的?”这个人的本事是很的很好啊。

    “阿锦,那个重要嘛?”反正现在自己进来了,那些似乎都不是很重要了。

    “重要。”让自己知道了,以后他就不会有机会进来了。

    “那里!”凤彧指了指窗户的方向。

    “你翻窗进来的!”但真是好本事啊,自己居住的楼层在四楼,他也可以爬上来,这是什么怪物。

    “对的。”凤彧说的非常的坦然,没有一点不自在的。

    沐锦感觉自己的嘴角都在抽搐了,很想说一句,谁特么给你的胆子,来翻老子的窗户。

    “凤彧,这种事情其实不适合你,翻窗户实在是不太雅关。”这货想不还有这样的爱好。

    “好,那下次我走正门的,我听阿锦的?”沐锦如果知道那所谓的走正门就是拿了自己的钥匙,估计会更加的抓狂。

    “起来吧,阿锦,现在送你上班还来得及,一会儿上班的高峰期会堵车的!”传闻沐锦就是一个非常守时的人呢。

    “嗯,你先出去吧,我换衣服?”沐锦看着人,示意他可以走了,一个大男人在这里自己是真的没勇气换衣服。

    “大家都是男的,怕什么?”这一分钟,凤彧想要调戏一下沐锦了。

    “滚,还在这里和我装?”如果沐锦是男的,那么千墨就是女的,两个人的身份那是真那个是假沐锦不相信这个人看不透。

    这个人就是故意的,故意想要看自己的难看的。

    “走不走!”沐锦看着人有些小小的生气。

    “走,当然走,阿锦不要生气,我就是和你开玩笑!”

    凤彧露出一个笑容,他虽然很不想出去,但是也知道现在两个的关系还不到那里,沐锦是不可能会接受的。

    “那就快出去!”沐锦看着人。

    “好,阿锦,你别生气,我马上就出去!”凤彧转过身子,冰冷的眸子里面有着一丝邪肆,嘴角微微勾起,表情竟然和凤玺没什么区别。

    等着人走出去时候关上房门,沐锦才从被子里面走出来去卫生间洗漱。

    把自己处理好了之后才走出来,还没有走到楼下,闻着空气里面的香味。

    “快下来,吃完早餐我就送你去上班?”看着凤彧的动作,给沐锦一种感觉,似乎两个人就是那种生活了很久的老夫老妻。

    慢悠悠的走下去,看着什么都准备害的凤彧沐锦不得不说,很贤惠啊。

    “阿锦,这是我做的,你试试怎么样?”凤彧把自己最好皮蛋瘦肉粥端到沐锦的面前。

    沐锦看着那个卖相就特别让人有食欲的粥,还有凤彧眼里的期待,拿起勺子盛了一小口。

    在凤彧期待的眼神下,慢慢的送到自己的嘴里。

    “怎么样,好吃么?”凤彧不是经常做这些,因为一直都是别人在做,这也是他为数不多的时候做的。

    因为很想要给自己喜欢的人洗手作羹汤,看着她吃自己的饭菜,那样也是一种满足。

    沐锦眨眨眼睛,看着凤彧,凤彧被人看着有些不自在,并且非常的紧张。

    “是不是不好吃,不好吃就别吃了,一会儿我出去给你买?”凤彧说完就想要端过沐锦面前的碗。

    却被沐锦制止了,“你就这样不自信,我是觉得意外,你居然会有这样的手艺!”

    听到这里,凤彧才算松了一口气,看着沐锦,脸上再一次笑意满满。

    “当然,只要阿锦你喜欢,我可以给你做一辈子的饭菜,我还会洗衣服打扫家里。”凤彧开始推荐自己。

    沐锦总觉得这画风不对啊,看着人,想要看出一些什么。

    “对了,我该会暖床,阿锦,你冷的时候我可以给你暖床?”看着沐锦期待极了。

    现在的凤彧是巴不得把自己打包好之后送到沐锦的床上,任由这个人享用。

    “有没有人说过,你特别无耻?”能有绷着脸一本正经的说着暖床这种话题,这个人很棒棒哦。

    “只要对象是你,无耻一点无所谓?”其实凤彧有些地方和凤玺很像,都是为了目的不择手段的。

    为了沐锦,凤彧不在乎自己什么样子的,因为矜持只会让沐锦和自己越开越远,那绝对不是自己乐意见到的。

    “我吃好了,你还是快吃吧?”沐锦看着人的面前什么都没有,忍不住提醒。

    “阿锦这是关心我么?”凤彧询问。

    “你觉得是那就是!”沐锦翻了一个白眼。

    “那阿锦就是在关心我?”凤彧总是可以顺着杆子往上爬。

    端过沐锦面前的碗,盛了一点粥,用着沐锦的勺子开始吃起来。

    “你在干什么,消毒柜里面有干净的啊?”这个人难道不觉得这样非常别扭么,反正沐锦是觉得自己不自在了。

    “我不嫌弃的。”凤彧轻笑。

    “……”这不是你嫌弃不会嫌弃的问题,而是卫生啊亲。

    “这里面,有阿锦的问道?”一句话直接让沐锦羞红脸蛋,看着沈凤彧小口小口的品尝,恨不得一碗给他砸回去。

    该死的死流氓,到底知道不知道什么是羞耻啊。

    “阿锦脸色很红,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凤彧看着人,越看越觉得可爱。

    “我走了,你自己慢用?”实在不想和这个人继续相处下去,撩妹的本事简直就是炉火纯青,自己根本不是对手。

    心脏跳动的频率有些快,这让沐锦有些紧张,就更加不想等这个人了。

    “呵呵呵,阿锦真的很可爱呢,凤玺,你就好好沉睡吧,我会好好照顾我的阿锦,你的沐沐的。”凤彧捂着自己的心脏,感觉那里有这一丝疼痛。

    “凤玺,原来你会心痛啊,可是,这才只是开始呢,阿锦只是我一个人的,任何和我抢的人,都会死,哈哈哈哈。”凤彧的声音有些疯狂。

    其实一直妖月都很惧怕凤玺,是因为他喜怒无常的性格,而对于凤彧不怕的就因为这个人很冰冷,但是不会花招百出。

    其实妖月错了,两个人其实都是一样的,骨子里面都有着疯狂的基因,凤玺性格肆意,喜欢把这一切表现脸上。

    但是凤彧不一样,有些事情他都是埋葬在心里的,任何人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想干什么。

    所以,比起凤玺,凤彧这样的性格才最恐怖,因为他也是凤玺聚合了凤玺的阴暗面衍生出来的。

    “是我的,我绝对不会放手,死都不会放手,我们的较量才刚刚开始?”凤彧眼神有些猩红,眼里有着志在必得。

    站起来,把桌子简单的收拾一下,恢复之前的冷淡了,走出去。

    “你到底走不走!”自己的车钥匙在那个人身上。

    要不然沐锦是不会等着凤彧的,今天实在是不想见到他。

    “阿锦这是等我么?很开心呢?阿锦等我!阿锦一定是在乎我的?”凤彧上前拉着沐锦的手指。

    沐锦使劲的挣扎,但是就是挣扎不开。

    “走吧,我上班快要迟到了?”看着人有些恨恨的。

    “好的,阿锦,我一定不会让你迟到的。”凤彧带着沐锦走向车子,给人打开车门系好安全带之后绝尘而去。

    不夜城。

    白天的不夜城安静的可怕,顶层的办公室,白凤吟低着头认真的处理着自己手里的文件。

    “叩叩叩”敲门声响起,显得有些急促,打破了一室的寂静。

    白凤吟的眉头微微的皱起,抬起头。

    “进来!”她倒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事情这样着急。

    “白总,外面有人找你?”小秘书看着白凤吟压根就不敢抬头直视,因为白凤吟周身所散发的气场有些强大。

    “是谁!”白凤吟微微挑眉,不知道是谁找她,还这样大的面子,难道不会晚上来么,不知道自己白天不见人的么?

    “对方说自己是洛少霖,是你的朋友,有急事找你,他说是关于洛少卿的,你应该会有兴趣的?”小秘书如实回答。

    “这两兄弟还真是有点意思啊,当我这不夜城是菜市场,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是不是!”放下自己手里的文件,白凤吟的眼里有着冷意。

    她不知道为什么对于那个洛少霖就是喜欢不起来,一个败家子而已,觉得有钱什么事情都可以解决。

    恰恰相反,有时候钱可以解决的问题那都不是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