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7章 可怕的女人(含上架公告)
    “别怕,现在还不是怕的时候?”白凤吟看着周围。

    “阿锦,这里真的会有那个东西么?”白凤璃看着周围有些不确定。

    “不知道,这里只是一个初步的试探?”沐锦也不知道在这里会不会有收获。

    几个人慢慢的往里面走去,越往里面走就越阴森。

    随着时间慢慢的流逝,几个人都把别墅走完了,也没发现什么异常。

    “是不是我们想要多了,也许这个和那个没有任何关系?”因为这里很安静,不像案发现场。

    “不,一定是那里是我们疏忽了,这两件事情一定有着必然的联系,不然发生的太巧合了!”沐锦觉得事情不会就这样简单。

    “我也觉得,这里阴气很重,普通人家就是死人也不会这样的!”白凤吟看着周围,开始沉思。

    “但是依旧没有一点线索,我们是不是需要换一个地方或者目标?”白凤璃当然知道这几个人的脾气,不到黄河心不死的。

    “而觉得可以换一个方向?”白云暖也同意,看来对方也是一个小心谨慎的。

    “走吧,我们再去别的地方看看,总会有线索的。”不可能会这样缜密的。

    “可以的!”白凤吟也要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在作怪。

    “阿锦,你觉得呢!”白云暖看着东张西望的沐锦开口说道。

    “可以……”但是话还没说完,不知道看见什么就停住了。

    “等等!”沐锦看着前面,眼神微微眯起。

    “怎么了?阿锦,是不是发现什么了?”白凤吟朝着沐锦观望的那个地方看去。

    “那是……”白凤吟的眼神猛然睁大,看着那黑雾缠绕的反向。

    “那是什么!”白凤璃眯起眼睛打量。

    她们都是隐世家族的,和一般人自然不一样,她们有修为,能够看到平常人看不到的东西。

    “走,过去看看!”沐锦运气灵力,消失在了原地,其余的人紧跟着。

    等着就几个人走后,夜幕里慢慢的走出一个人,面容渐渐的清晰。

    “出来吧,少给我装模作样的?”凤玺朝着某一个方向微微用力,空间立刻扭曲起来。

    “想不到我们的凤大总裁也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啊!”容轻安看着凤玺,现在的他压根就不怕凤玺,因为这里的阴气非常重,利用这里的环境,凤玺未必就是自己的对手。

    “你来这里干什么,不守着那个短命的哥哥了,你就不怕那天你一个不注意,他就这样死了!”凤玺的嘴巴一直都是最毒辣的。

    “在我哥哥有事情之前,你先保护好沐锦,不然觊觎她的可不是我一个人?”容轻安最恨别人拿自己的哥哥说事情了。

    容轻墨就是他的逆鳞,谁敢触碰,他要他死。

    凤玺她是打不过,但是打不过也不影响他恶心这个人。

    他最近就在调查这一个人,还是有些收获的。

    “你最好不要打沐锦的任何注意,不然让我知道,我一定会让你灰飞烟灭,我凤玺一定说到做到。”凤玺的眼里有着狠戾。

    “凤总何必现在和我大动肝火,难道就不担心那个东西伤害你的小心肝么?我这个人是很有原则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决不饶人,你敢动我哥哥一根头发,我就捏碎沐锦。”

    他本来就是厉鬼,也不在乎以后什么样了,只要容轻墨好好的,他一切都无所谓。

    “你还真是胆子大,如果不是因为我的沐沐,你家那个短命鬼早就死了,你难道就不知道什么是知恩图报?”现在的凤玺不会对容轻墨下手的。

    不是他怕了这个厉鬼,而是对于沐锦有一点点伤害的事情他都不想去做。

    “知恩图报?你在逗我,我不知道什么叫知恩图报,我只知道为了保护自己在乎的人付出什么都可以?”

    容轻墨就是容轻安的一切,那个总是温柔呵护他的哥哥就是他最大的执念。

    执念不灭,他亦不会死亡。

    “所以呢,你最好安分守己一点,别做什么伤害沐沐的事情,不然我一定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任何人都不可以伤害沐沐,任何人?”凤玺说完之后消失在原地。

    “哼,只要我哥哥好好的,我是不会去和你计较的!”容轻安看着那个黑气弥漫的地方嘴角微微勾起。

    “有点意思,现在的人果然比鬼好恐怖,为了自己的私欲牺牲那么多人,也真是够疯狂的?”容轻安看着那些小孩子的灵魂摇摇头。

    “不过,照这个速度下去,婴灵应该也要出世了。”容轻安有些蠢蠢欲动,那东西对于自己而言就是最好的补品。

    嘴角勾起,跟着去看看也不错,说不定会有什么不一样的收获呢。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终于要成功了,终于要成功了?”女人的声音有些令人毛骨悚然,看着自己面前那个和婴儿一般大小泛着光忙的东西眼里有着疯狂。

    “我终于等到这一天了,哈哈哈,终于等到了,所有的负心汉都应该去死,都应该去死!”

    沐锦几个人还没有靠近,就听见这个声音。

    放轻脚步慢慢的往前走,距离那个声音越来越近。

    “你们都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你们的父母,就是自己的孩子都看不好?”抱着那个发光的东西,女人自己一个人开始自言自语。

    “那是什么!”看着眼前的一切,白凤璃有些意外,那个女的明明就是一个人,但是确实没有任何生机的。

    反而更多的是怨气,还有她怀里的那个东西,那个东西才是最可怕的。

    用孩子的心头血炼制而成,而精血里面含有着婴儿的怨气,怨气集合在一起,那个发光的小东西应该就是鬼婴。

    那个孩子煞气太重了。

    “孩子,我的孩子,你很快就没有百毒不侵了,现在就是你帮助妈妈的时候了。”

    “哈哈哈,那些贱人都该死,居然会用那样的方式惩罚我,简直就是罪该万死,所以那个人死了,死了?”

    女的的面孔在月光的照射下看起来有些扭曲。

    “勾人别人男人的贱人都该死,孩子,你一定要帮助妈妈,我们把那些勾引别人家庭的贱人都杀了,好不好!”

    “哈哈哈哈,贱人,你是斗不过我的,斗不过我的,就是死,我也不会让你们死在一起的。”

    “贱人,该死的贱人,活该去死?”

    听着那人骂骂咧咧的,沐锦眼里有些凌厉,周围的空气温度开始下降。

    “为了一个男人值得么?让自己变得人不人鬼不鬼的!”沐锦走出来,看着人开口。

    难道爱情的力量真的可以伟大到这种程度么?

    为了自己哪所谓的爱情,甚至不惜牺牲别人的生命。

    “谁,是谁?”女人连忙转过头,看着沐锦。

    “我是谁并不重要,不是么?”沐锦脸上的妆容是经过修饰的,因为也怕万一被人认出来,到时候会非常麻烦的。

    沐锦很不喜欢麻烦那种东西,能够避开那就避开。

    “你来这里干什么,不会是想要抓我吧?”女人看着沐锦,眼里有着防备,但是却不害怕。

    “来这里干什么,我以为你会比我更加清楚么?”沐锦看着这个人,还有她手里的东西,那是集合了所有的孩子的精血炼制的。

    “我明白了,你是不是和那个贱人有什么关系,现在来替那个贱人报仇吧!”女人看着沐锦,笑着问道。

    沐锦看着那张脸,如果不是妆容太差,这个人没有好好收拾的话,这个人应该也是一个不错的贵夫人。

    “请你注意你的用词,不然别怪我们不客气!”白凤吟特别不能忍受别人说沐锦的一点不是。

    “难道不是为那个贱人报仇的么,哈哈哈哈,我就说是哪个贱人活该嘛,勾引别人的丈夫,那就不得好死?”女人神情有些癫狂。

    “为了一个男人,你知道你害了对少家庭么!让多少家庭痛不欲生么,为了满足你的私欲,那些小小的生命就这样被你杀死了,你何其的忍心。”沐不理解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环境才会有这样的奇葩。

    “不,你懂什么,你什么都不懂,你不会体验我的痛苦的,如果不是那个贱人,我也有疼爱自己的老公和可爱的孩子,我的孩子都被那个贱人杀死了,我是不会放过那过贱人的?”

    说起对方,女人的情绪似乎有些激动。

    “那些都不是你伤害别人的借口,自己去自首还是我请你去?”沐锦看着人,这个人已经陷入自己的世界不可自拔了。

    “就凭你们那几个,能拿我怎么样呢?那些废物寻找这么久还不是依旧没有找到更别说追杀我!”女子说完之原本洁白无瑕的脸庞竟然开始慢慢的腐烂。

    “是么,那么今天就让我看看,到底谁才是最厉害的。”沐锦拿出自己的玉箫。

    “我请你少管闲事,不然最后死的依旧是自己!”女人看着沐锦。

    “交出你手上的东西?”那是鬼婴现在还没有神智,所以现在还有机会去毁灭,会让很多的人平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