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6章 从不后悔
    “唧唧!”元宝其实有些好奇,为什么不带着凤玺,这才是一个移动的带有杀伤力的武器啊。

    破坏力绝对是非常惊人的,至少那些妖物是不敢轻易靠近的。

    “小白累了,需要休息!”因为沐锦知道元宝是食灵兽。

    而小白虽然也有一些灵性,但是还不至于有太大的杀伤力。

    “嘶嘶!”凤玺吐着蛇信子,他当然不会和沐锦一起的,和沐锦在一起就不好变身了。

    就只有等着沐锦走了之后,自己才有变身的可能。

    所以这一次凤玺不和元宝争。

    “唧唧”好呀,好呀,能够保护沐锦元宝很开心,证明自己不是没用的。

    “嘶嘶!”保护好沐锦,她要是受一点点的伤害,你自己知道后果的。

    凤玺看着元宝,沐锦只看见他吐着蛇信子。

    元宝则是不停的点头,沐锦受伤也是她最不愿意看见了。

    “两个小家伙关系还是不错的?”看着两个相互对望,沐锦理解成两个兽的关系不错。

    “嘶嘶!”凤玺偏过头,趴在地上闭着眼睛,他感觉得到,这几天凤彧又开始冲撞封印了。

    如果不好好控制,自己一定会陷入沉睡的,沉睡之后就见不到沐锦了,这让凤玺怎么甘心。

    “死心吧,我是不可能让你出来的,想要和你喜欢的人在一起,做梦吧?”凤玺眼里有着阴狠,自己是绝不会就这样妥协的。

    身体就只能是自己的,其余的人,做梦去吧。

    午夜时分,沐锦猛的睁开眼睛,看着那快速跳进自己房间的身影。

    凤玺也睁开眼睛,眼神幽幽的看着那些不请自来的人。

    他感觉的到这些人对于沐锦没有任何恶意,所以他才没有第一时间攻击。

    要是这些人有什么不轨的心思,凤玺眼里有着一闪而逝的杀意,他绝对会把这些人一口吞下去,作为自己的食物。

    “阿锦,好久不见,你就不想我?”白凤吟首先开口。

    “切,你自己在哪个欢乐窝,还记得我们阿锦!”白凤璃紧接着。

    “你们两个依旧这样无聊?”白云暖把玩着自己的头发有些无奈。

    “打扰别人的睡眠可不是什么好事情?”沐锦起床穿好衣服看着就几个人,脸上有着微微的笑意,就好像那和煦的春风一般,让人温暖。

    沐锦很少笑,笑起来真的很有杀伤力。

    几个人看着一时间有些回不过神来,即使对于她们,沐锦的笑容还是很奢侈的。

    “我觉得你就没睡着。”白凤吟很了解沐锦,这个人虽然表面上冷冰冰的,但是心底是非常善良的。

    如果是一般的凶杀案,沐锦可能会袖手旁观,但是那些被杀害的都是孩子。

    孩子是最无辜的,沐锦不可能就这样放任的,更何况那些做案人警察也不一定奈何得了。

    “对呀,睡不着,一直在想那些事情,到底是谁干的,为什么会这样残忍,就是一个孩子都不放过!”沐锦作为一个杀手的时候也是杀过不少人的。

    但是对于孩子和老年人,沐锦一直都不会去动,那也是她的原则问题。

    “反正不是人?”是人的话作案不会这样天衣无缝的。

    “你也觉得不是人?”沐锦看着白凤吟。

    “没错,我看过那些图片,那不是一个人该有的作为,现场我也看过,周围黑气弥漫,那是死气。”白凤吟一直都是一个非常谨慎的人。

    “好多年没接触这种东西了,不知道是什么在作怪!”白云暖觉得这种灵异还真的不好说。

    “不管怎么样,这件事情我们必须插手,不然会有更多的孩子惨遭毒手?”沐锦拿着自己的玉箫。

    “好的,问题现在我们应该从哪里追查?”白凤璃眉头皱起,这才是最让人烦恼的事情。

    “你们还记得上个月哪庄案子么,丈夫和妻子双双的死在家里,孩子的心脏被人捏碎在一边,一家人的死相非常的凄惨!”沐锦用手指支撑着自己的下巴分析道。

    “你是说,这两者之间有联系?”白凤吟点点头,要说没有联系也不尽然。

    “当然,有时候这人要是狠起来,可能比鬼都可怕!”沐锦觉得人心一直都是最难猜测的东西。

    “到底是什么人啊,感觉这做法真的令人毛骨悚然啊?”白云暖忍不住打了一个寒噤。

    “没事的,是什么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每个人都必须为自己所做的事情付出代价,而那个人,不管初衷是什么,也都应该死!”沐锦觉得只有死,才能还清楚所犯的罪孽。

    “事不宜迟,那我们就快走吧?”白凤璃提醒道。

    “走?”沐锦说完之后几个人便消失在了原地。

    看着人都不见了,凤玺立刻化为人形,也跟着消失。

    他一点都不放心沐锦,很怕那个人出什么事情。

    只有自己跟着才会放心一点。

    容家。

    此时的容轻墨也是一直没有睡得,看着眼前的一切,温润的脸上有些着急。

    如果别人还不一定会联想到其他的方面,但是容轻墨不同,他身边就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所以想的比一般人自然要通透。

    一阵阴冷的风袭来,将他额头边的碎发吹乱了。

    “出来吧,轻安?”容轻墨淡淡的开口,声音里面有着丝丝的温柔。

    “哥哥,都十二点了,你为什么还不睡啊,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身影突然出现,容轻安稚嫩苍白的脸上有着担心。

    “没事,哥哥就是睡不着?”最近他一直都在失眠,只是没敢和他说。

    因为只要是他有一点点小事情,容轻安就会非常紧张。

    所以,他不想让这个人担心。

    “哥哥,你的脸色更加苍白了,你别总是这样劳累啊,那些人是不会感谢你的!”那些狼心狗肺的东西是恨不得容轻墨去死。

    但是自己的哥哥是绝对不会就这样轻易死去的。

    “我知道,但是……”有些东西已经成为一个习惯,改不掉了。

    “哥哥,你总是这样不爱惜自己,你知道不知道,你这样我非常心疼?”看着憔悴的人,容轻安是真的非常的心疼。

    这个人一直就不会照顾自己,总是纵容那些人一次又一次肆无忌惮的伤害。

    “轻安,我只是累了,不是其他什么原因!”容轻墨已经不想在和那些人斗下去,自从容轻安死后,这种心情更加剧烈了。

    因为自己努力到最后,自己居然连保护自己弟弟的能力都没有。

    容轻安的死一直就是容轻墨心里的一根刺,拔不出来,伤口自然也不会愈合。

    因为他忘不掉自己的弟弟是怎么死的。

    “小安,你当时痛不痛?”容轻墨抓着容轻安冰冷的没有一丝温度的手指,这只手自己一直牵着。

    在不知不觉的时候,他就慢慢的失去了温度。

    “哥哥,你别这样折磨自己,当初是我自己的选择,我从来没有后悔过,我希望哥哥活的开心,连同我的那一份一起活下去,替我行走在阳光下?”

    容轻安从来不后悔自己当初的所作所为,只是容轻墨这些年一直放不下,一直都在折磨自己。

    这也让容轻安有些难受,他最不希望的就是自己的哥哥变成这个样子的。

    当初的容轻墨,是容家的骄傲,更是苏城三少之一,公子如玉,陌上无双。

    容轻安觉得自己最骄傲的事情就是有这么一位优秀的哥哥。

    所以他不后悔,不后悔把自己的心脏挖出来给他,从来没有后悔过。

    “傻,真的傻。”容轻安真的就是一个傻子。

    “从小我就是和你一起相依为命,那些人都觉得我是野种,就只有哥哥你一直都对我很好?”容轻安仿佛想起了美好的事情,脸上有这向往。

    “傻!”自己当初对待容轻安真的算不上最好的。

    因为容轻安的母亲就是一个陪酒的小姐,那个女人死后容轻安才被接回容家。

    那些人对于容轻安自然不会有什么好脸色,一个陪酒女生的,是不是容家的种很难说。

    那时候的容轻安一直饱受折磨,就只有容轻墨对于他还不错。

    就是这一份还不错,最后容轻安亲手挖出自己的心脏给他。

    那时候的容轻安也才十四岁,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勇气会让那个年少的孩子这样毅然决然。

    “没事的,哥哥,我一直都在呢,主要有我在一天,那些人就休想伤害你?”容轻安的眼里血红一片,有着明显的恨意。

    “轻安,我总是欠你要多!”容轻墨闭上眼睛,容轻安一把抱住人。

    “没事的,哥哥?会好的。”把人抱在怀里。

    看着容轻墨刚刚浏览的画面,眼神微微一闪。

    沐锦这边。

    “就是这里!”看着那在郊区荒凉的别墅,沐锦几个人站在门前。

    “啧啧啧,这里阴气好重!”白凤璃忍不住颤抖了一下。

    “你该不会怕鬼吧?”白云暖看着恩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不怕啊!”白凤璃虽然说着不怕,但是身体确实忍不住退后几步。

    “就知道你最胆小了,阿锦在你怕什么,我们阿锦很稳的?”白云暖一点都不怕,反而有些兴奋。

    “走吧,进去看看,这里似乎有些蹊跷啊?”沐锦走上前,推开铁门,花园里面花草全部都枯萎了。

    “这里真的很荒凉。”白凤璃紧紧的挨着沐锦,寻求安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