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9章 我家沐沐最美
    自己最近真的就是很低调了,但是似乎还是有人看着自己不顺眼呢,那就不要怪自己不客气。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你真的以为你有那个能力能够从我们手里安全的走出去么?”黑衣人很显然的不会认为这样的人会有什么杀伤力。“那就拭目以待了!”世界上一直都不缺乏那种看不起人的人。但是自己一定会让这些人惊喜的。说完之后白云暖开始动手起来,很牛没有舒展筋骨了,现在还真是有些怀念以前那种肆意妄为的日子。那些人黑衣人也都一哄而上,对于他们而言,现在不是讲究风度的时候,而是必须玩成任务。如果达不到那个人预期的要求,自己跟着所有人都会一起面临那些变态的惩罚的。“就这点身手,谁给你们的勇气来我的这里放肆的!”白云暖的手脚依旧非常的灵活,穿梭在这些黑衣人的身边,动作非常的迅速。以前作为杀手的时候,面对的这些简直就是家常便饭。现在即使不做杀手了,本能保命的东西依旧还是没有忘记。即使这些人人多势众的,但是能力会和经验方面确实不是很老道。很快的,就占据不了上风了,但是白云暖的身上或多或少的依旧还是有一些伤口了。白云暖看着那个看看个领头的黑衣人,用力一把抓住他的脖子。“我与你往日无冤今日无仇的,你为什么要这样谋害我,你到底是谁派来的?”如果是那个人,白云暖看着自己手里呼吸困难的人,一片的肃杀。宁可错杀三千,也不能放弃一个人,白云暖真的一点都不希望回到过去。那样打打杀杀的日子自己是真的厌倦了。现在的生活真的很满意,不在担心受怕自己会什么时候无缘无故就这样死了。黑衣人直直的看着白云暖,就是不打算说,从身体的一边拿出自己的匕首。“在给你一次机会,你到底说不说,你到底是谁的人?”白云暖看着人一副爱理不理的模样还是有些生气的。“去死吧?”抽出自己的匕首吵着白云暖的心脏刺去。白云暖反射性条件的就是退后几步稳住自己的身子。“后会有期。”说完之后黑衣人速递很快的就跑了。“我会随时恭候你的。”白云暖现在合适无所畏惧的,那些人实在是阴魂不散。看着地上刚刚打斗过的痕迹,白云暖想不明白,这个人到底是谁派来的。如果那个人,这得人行为动作之间对于自己的那一份小心翼翼到底是为了什么。她感受的出来,这些人对于自己的没有杀心的。“真是一群奇怪的人。”现在白云暖也是想不用的。抱着自己的鲜花,继续朝着乔家的宅子里去。沐锦从来不知道看一个电影不享受,而是这样的折磨人。这简直就是一个话唠,你不和他说没关系,他有的是时间来和你耗,现在才发现那是一个多么有无奈。“沐沐觉得这个电影怎么样?”沐锦翻了一个白眼,这个口味真心不太适合他。“凤总觉得怎么样?”沐锦直接反问回去,这个让自己说,确实有些难为情,因为真的很难评价。“我觉得还不错啊。很有童真的。”凤玺当然不会说不好,毕竟是自己选择的,说不好那就是在打自己的脸,他当然不会那么傻。“凤总觉得喜欢就好,现在时间也不早了,我们是不是需要去看看工程了?”这个才是自己最主要的目的。“当然了,答应沐沐的一定会做到的,我们这就过去看看,我总不会骗沐沐的?”凤玺说的是实话。除了自己是小白蛇的事情自己对于沐锦有些隐瞒,一直以来,对于沐锦,什么都是光明正大的。自己的身份只是暂时你适合说,等到了两个人关系好到一定程度的。凤玺觉得自己一定会给沐锦坦白的,因为他需要的是沐锦全新全医德接受自己,而不是自己的枕边人是一个什么人的人都不知道。“走吧,去看看,公司哪里的事情还有很多没有处理好。”今天也算自己上班以来第一次这样任性了。“好,沐沐!”凤玺站起来,让沐锦先走,自己跟在后面。“下一次沐沐还会和我出来么?”凤玺看着自己身边的人。沐锦都个子不算好,比起凤玺,确实有些不后看,才到凤玺的下巴。“有时间再说?”以后的事情现在说了也没有用,因为很对事情你说了未必会做到。“我觉得沐沐一定会有时间的,时间就像海绵里的水,挤挤总会有的?”凤玺当然不会这样放弃,想方设法的都会把沐锦拐来。因为不主动两个人不可能有关系,更不可能有孩子的,经常联系和见面是很有必要的。毕竟还有一个一直都在观望等待的夏清风不是么?凤玺不是一个会给自己情敌制造机会的人。“凤总还真是自信?”不否认,凤玺各方面的条件都是非常优秀的,但是自己现在的身份真的不适合让两个人有什么过分的举动。再说,沐锦想起了那个一身军装冷酷无情,却会在不经意之间流露出温柔的人。“你在想谁?”身边凤玺的声音幽幽想起,声音有些低沉,更有着一丝不明显的危险。他什么都可以忍受,就是不能忍受沐锦在自己身边的时候还想着别人。刚刚沐锦眼里有这一丝怀恋,那丝怀恋直接就是刺痛了凤玺的眼睛。不能忍受,一点都不能忍受,这个人的眼里除了自己,就不应该有别人出现了,为什么会有别人呢?“没事,想起一个故人?”沐锦回神,看着凤玺,不明白为什么突然之间那么大的火气。“你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不舒服的话那我们今天先不去了?”这个人对自己不错,沐锦也不是什么狼心狗肺的人,懂的知恩图报的。“没事的,就是看着沐沐似乎在想别人,有些吃醋?”凤玺很清晰的表达自己的意图。沐锦嘴角抽了抽,这个的眼神倒是好得很。沐锦不知道,对与司机喜欢的人让你,即使平时的细微之处,那都是非常敏感的。更何况还是凤玺这样一个占有欲非常强大的男人,对于沐锦的喜欢很明显的超过自己了。“没有,对了,有一件事情不知道方便不方便问!”沐锦看着了犹豫了一下还是问出口。“没有什么是不能问得,只要是我知道的一定会回答你的!”凤玺觉得他和沐锦没必要这样见外。“你……是不是还有一个兄弟什么的?”主要是着两个人长的真的就是一模一样,但是真的不是一个人,凤玺的那种妖娆魅惑那是发自骨子里的。但是凤彧不同,那个人非常冷,也非常严肃,这两个人根本就是极端。“没有啊,我们凤家一直都是一代单传?”凤玺都眼睛里面诡异的光芒在流动。沐锦应该不会无缘无故说出这句话,应该看见了什么?或者说,凤彧直接在她面前出现过,想到这里不由自主的捏着自己的手指。那个人到底想要干什么,如果真的敢伤害沐锦,自己就是玉石俱焚,也不会让那个人占到任何便宜的。“沐沐是不是听说了什么或者看见了什么,无论是什么?我都很明确的告诉你,凤家真的就只是一个孩子。”看着凤玺脸上的认真,沐锦感觉这两个人的关系更加神秘了。世界上不会有完全的两片树叶,所以更不可能会有完全长的一模一样的男人。所以,凤玺要么在说谎,要么就是不知道那个人的存在。“走吧,不说这个了?”反正也和自己没关系,就是有时候好奇心真的是非常严重的。“好!”凤玺当然不愿意提起那个人,因为不想让那个人的话题一直围绕着自己和沐锦。自己是自己,那个人是那个人,不能混为一谈,自己和那个人完全就是独立的个体。两个人走出电影院,看着外面的骄阳似火,妖月很识趣的递上太阳伞。“沐沐,走哪里去买一点喝的,这个天气工地上也是非常炎热的?”其实更多的就是凤玺想要说不去了,改天再去。这个天气真的太热了,沐锦细皮嫩肉的,工地那样的地方尘土飞扬的,凤玺舍不得她受苦。“可以!”沐锦点点头,看着给自己打伞,而他却完全暴露在阳光下的人,心里有一丝微微的触动。不是每个人为了别人委屈自己的,凤玺虽然平时做事情让人觉得无法理解。但是似乎对于自己,凤玺一直都是非常用心的,但是现在的自己真的还无法接受这样一段感情。所以有些东西,注定是要辜负的。但是还没走到一边的小卖部,看着自己身边突然停下来的人有些不理解,抬起头眼里有些疑问。“沐沐,你看,我家沐沐如果穿上肯定比那个模特好看。”沐锦顺着凤玺的眼神看过去,看着橱窗里那洁白的婚纱,嘴角微微的勾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