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章 心疼沐沐
    等到巷子里面终于安静了,沈长安看着地上的人,眼里闪过不屑。

    “刚刚不是很嚣张,现在倒是嚣张一个给我看看?”沈长安走上前,看着那直接在地上直不起身子的人。

    “所以,有时候人还是需要安分守己的好,别妄想一些不属于自己的东西,那样会没命的?”用脚踢了踢地上的人,转过身子走出巷子。

    那些黑衣人一直跟在身后,一直都不敢出声。

    看着距离自己不远处的鲜花店,看着那依旧谈笑风生的两个人。

    手指紧紧的捏着,特别是看着白云暖,越看越觉得自己心里很难受。

    “看见没有,哪一家鲜花店的老板,就是左手边哪一个!”沈长安伸出自己的手指指着白云暖的方向。

    “主人,请你吩咐!想要我们怎么做。”其中一个黑衣人走上前,弯下自己的身子,很恭敬。

    “想要你们怎么做!”沈长安的尾音稍微提高。

    哪些人身子一个颤栗,都不敢话,这个人的性格一致就是这样诡异莫测的。

    你永远都不会知道他在想什么,他也不需要你去揣测他在想什么。

    “请主人吩咐!”沈长安给的威压实在是有些强大,让这些人有些受不了。

    “我当然是想要要她死,只有她死了,我才能安心啊!”

    决不能忍受别人和白凤璃这样亲密,除了自己,哪些人都不应该存在。

    “是,主人!”

    “下去吧,记得,做的干净一点,我不希望别人看见一丝痕迹?”沈长安也怕那个人知道,是自己的所作所为。

    所以千方百计的,也不会让白凤璃知道这件事情。

    不然那个人是不可能会原谅自己的。

    但是只要一看见那个人和自己的阿璃姐姐那样亲密,心里就控制不住杀意,总想让那个人消失。

    而白云暖却突然转过头,看着外面。

    “云暖,怎么啦?”白凤璃也跟着她的眼神看过去,很正常啊,没什么令人觉得意外的。

    “我总感觉有人在注视我,但是却又看不见!”白云暖摸摸自己的额头,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你想多了,应该不会!”白云暖现在也算隐藏的不错,不会就这样轻而易举的被找到。

    沐锦是因为有着灵力的波动,但是她确实没有的。

    “也许是我想多了”白云暖倒是没有再去顾忌,有些事情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而躲在一边角落的人呼出一口气,差一点就被发现了,看来警惕性还是很高的。

    “心一点,对方也不简单!”有这样敏锐是洞察力的人绝不可能就这样简单。

    “是,主人!”

    “把事情给我认真的办好了。”完之后转身走了。

    现在先回去过会哪些人了。

    沐锦这边,一连几天,都没有看见白蛇,就有着着急了。

    但是还是没办法,因为根本不知道应该从哪里找。

    看着外面的明月,沐锦一个人在阳台上,想起自己爸爸妈妈在的时候,一家人是真的很热闹。

    而现在就只有自己一个人了,想到这里,沐锦有些失落。

    拿出自己爸爸给自己打造的玉箫,仔细的端详。

    现在也不知道两个人怎么样了,自己是真的很久没去隐世家族了,也没有听到任何关于自己妈妈的消息。

    缓缓的把玉箫放在自己的嘴边,开始吹奏起来。

    夜色清冷,月光照射在沐锦的脸上,就如同度上了一层光辉,映衬着那张绝世的容颜更加的飘渺不真实。

    而她脚边的元宝一直闭着眼睛,没有出声打扰。

    此时正在千里之外凤彧正在办公室里制定训练计划。

    突然捂着自己的胸口,感觉有些尖锐的疼痛。

    “呵呵呵!凤玺,你这种人居然还会疼痛,怎么,想他了?”不用这一定不是自己的感受。

    因为自己对于那个男的没有任何印象,自然谈不上喜欢不喜欢。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人居然心疼了。

    “凤彧,我警告你,乖乖给我安分一点!”眉宇之间的神色已转变,立刻就变得有些邪魅起来。

    “那又怎么样,现在你能拿我怎么样!”现在这个人根本就不能奈何自己。

    “滚,凤彧,你如果不安分的话,可以啊,等我控制身体的时候我就首先去找回生岛的麻烦,不是听那个岛主很美丽么,你那样喜欢,我把那张皮给你扒下来怎么样?”

    凤玺真的很愤怒,这个人这几天一直都在压制自己。

    但是刚刚那些啸声,一定是自己家沐沐的,凤玺真的很怕那个人有什么事情。

    “你……”凤彧眼里全是寒冰。

    “你敢动她一根头发,我让沐锦不得好死,不信你也可以试试!”

    这个人居然敢威胁自己,并且还是拿自己最在乎都认来威胁,简直就是不可原谅。

    “沐沐哪里一定是有事情了,我要赶紧过去!”凤玺感觉那啸声就是属于沐锦的。

    他感受得到出来此时的沐锦心情很不好,甚至悲伤。

    凤玺一点都舍不得那个人受任何一点点的委屈,就是一点点那也是在挖自己的心脏。

    “不行,我现在还有事情!”千墨哪里现在还没有消息,凤彧想等着。

    “不行,可由不得,别在试图挑战我,后果你不会承受得起的!”

    完之后,眼睛神色一换,原本都冷漠不在,反而荡漾着几分魅惑,更加蛊惑人心。

    站起来,一瞬间身影不在。

    凤玺的身影是直接出现在沐锦别墅外面,还没有走进,眉头便紧紧的皱起。

    不对,很不对,这里除了有着属于沐锦的气息,居然还有着属于其他灵兽的味道。

    想在这里凤玺顿时心情就有一些不好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沐锦体内的灵力才引来的。

    抬起脚步,几个瞬移直接来到沐锦的房间门口。

    看了一下还有这一丝缝隙的房门,眼里有着暖意,这一定就是给自己留的。

    白光闪过,凤玺化为原形,速度很快的爬进沐锦的房间里,他是真的很想那个人。

    而同一时间元宝眼里有着惊慌,看着门口的方向眼里有着不可置信。

    凤玺进去之后的第一眼就看见了蹲在自家沐沐身边的白球,眼里有些危险。

    “唧唧!”你想敢什么!这个人也不知道是不是想要伤害自己的主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