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章 主副人格的竞争(一更)
    “你是,沐总有灵力,并且被封印了?”妖月觉得自己有些玄幻。

    沐锦怎么看都是一个平常人啊,但是这突如其来的灵力是什么梗?

    “尊主,我怎么有些不明白呢,沐怎么会有灵力?”

    妖月觉得这是自己穿越到这里之后听过的最玄幻的事情了,没有之一。

    “难道还需要我给你重复几遍,你才觉得我不是在开玩笑!”凤玺剑眉微挑,语气有些玩味。

    “不不不,我自然是非常相信尊主的?”妖月可不敢让那个变态给自己证实。

    “你寻找一个机会给我看看沐沐身上的封印,因为如果封印不能解除,沐锦便不能修炼,即使寿命会比正常人还要长,但是总有一天也会逝去的?”想起那时候,凤玺都觉得自己有些窒息。

    有些东西没有尝试过不知道,一旦尝试了,就会明白那种感觉有多么的折磨人。

    凤玺觉得自己无法容忍沐锦在自己的面前死去,真的做不到无动于衷。

    “尊主放心,如果真的有封印,我一定会竭尽全力解开的!”

    妖月一点都不想这个死变态有时间折磨自己。

    还是放在沐锦身边比较安全,那样很有保障。

    “嗯,这件事情尽早到着手去办!”凤玺完挂断电话。

    而妖月眉头皱起,一直都在沉思沐锦的问题,沐锦的灵力绝对不是偶然。

    沐锦的爸爸是地道的世家子弟,这一点是可以查证的,唯一可以令人意外的就是沐锦那个母亲。

    当初妖月也见过沐锦的母亲几次,那是一个很温和很美的人,其余的,妖月倒是没注意。

    但是这个女的来历一直都是上流社会哪些人津津乐道的。

    据是一个身世神秘的,没有任何人知道她从哪里来的,就是沐家人都不知道。

    所以,封印的事情多少都和沐锦的母亲有关,只是沐锦的母亲为什么会把自己的孩子身上所拥有的强大力量强行封印了呢。

    这一点还是很令人意外的,任由妖月觉得自己脑洞很大,也想不明白。

    有时间还是去见见沐锦吧,就是不知道那个人会不会很自己实话了。

    凤玺放下自己的手机,眼神仔细的打量着自己的周围。

    这里是沐锦的卧室,整栋别墅沐锦气味最浓的也是这里。

    看着周围黑白的格调,装修的很大方,房间里面也整理的一丝不苟。

    凤玺看着那张床,缓缓的走过去,那是沐锦一直睡得,慢慢的躺下来,睡在沐锦之前的位置,眼睛微微眯起。

    深吸一口气,依旧还是沐锦身上所散发的茶花香味,令人心旷神怡。

    “沐沐,等我们解开封印,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永远在一起,谁也不能将我们分开,谁敢来打扰我们,我就杀了他!”

    凤玺手指紧紧的捏着被子,低声呢喃着,眼里有着疯狂。

    但是这种情况没持续多久,凤玺皱起眉头,感受着体内的另外一个人格又开始试图掌控身体的控制权。

    凤玺潋滟的桃花眼里有着笑意,他真的很不舒服这个人现在这样的举动。

    但是即使不承认凤玺也没办法,那个人格现在确实是身体的一部分了。

    以前总觉得时间太无聊了,让这个人陪着自己一起煎熬。

    但是现在遇见沐锦,凤玺只觉得自己的时间不够用,都忘记了自己的身体里面的另外一个副人格。

    邪魅的脸上立刻变得冷酷,眼里全是能够冻死人的寒冰。

    “凤玺,让我出来,你已经控制身体很久了,怎么?这一次该不是是来真的吧!”凤彧自从上一次从回生岛出来之后。

    这具身体一直都是凤玺在掌控,而他作为身体的另外一部分,自然感受得到凤玺那份发自内心的喜悦。

    但是凭什么这个人可以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而自己却要单相思呢?

    不公平,所以他也不会让这个人好过的,很久没见,也不知道千墨过得怎么样了。

    “怎么?你也想要控制身体的?”声音一瞬间变得有些肆意,脸上勾起若有似无的笑意。

    “凤彧,你不过就是我分裂出来的另外一个人格而已,你没资格和我竞争!”如果这个人格控制身体,那么自己也会陷入沉睡的。

    那么就可能很久都见不到沐锦的,凤玺绝对承受不了长时间见不到沐锦。

    不掌握沐锦时时刻刻的消息,他就没有一点安全感。

    “那个和我没关系,你有不在乎的人,我也有我想要追寻的人,凤玺,时间大家公平分配,你想要独占那是不可能的!”凤彧不可能就这样让步。

    想起那个淡然的人,手指紧紧的捏在一起,有时候不堵一把就不会有机会。

    “但是我并不想你控制身体呢,怎么办!”凤玺依旧很淡定,为了沐锦,他也不可能让步。

    “是,如果是平时确实是没办法,但是你别忘记了,上一次的伤似乎还没好,这一次你居然用自己的内丹给别人疗伤,让自己的灵力损失的更加厉害,现在的你,如果强行和我争,胜负那也是未可知的。”

    如果自己非要和这个人竞争的话,凤玺平时对于自己的压迫性是很强,但是不包括现在。

    他总是一步一步在作死,居然敢把自己的内丹拿出来给别人疗伤。

    不过也不奇怪,这个人做事情一直都是随心所欲的,想要做什么别人也不可能阻止。

    并且也很疯狂,从来都不考虑后果,喜欢上沐锦那样的人,也有的是时间去磨。

    “多久!”凤玺桃花眼里有着冷光。

    不是他怕凤彧,而是如果这个人真的强行控制身体,自己现在真的讨不了任何好处。

    原来这么多年,在自己不知道的地方,这个人格已经变得越来越强,而不是当初任由自己掌控的傀儡。

    “三天!还有,请你以后别试图窥探我的私生活,我不会去干涉你,但是也请你做好自己!”凤彧不喜欢这个人去打扰千墨。

    “嗤,别把自己标榜的太高,我也不是谁都会喜欢的!”

    凤玺觉得有些好笑,上千年了,目前为止也有沐锦一个人能够入的了他的眼睛。

    就像妖月的,比沐锦美的未必没有,但是他就是看不上有什么办法,有些人真的是看缘分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