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章 别让人看笑话
    “对呀,即使工资再高哪又怎么样,也要有那个命去享受!”

    “也对,我们就看看这一次这个心理老师能够待多久,以前都是多少天来着。”

    “来来来,走过路过别错过,来下赌注,看看这个新老师能够呆多久。”

    “我赌一个星期。”

    “四天。”

    “五天?”每个人对于看热闹都是络绎不绝的,一群人都在凑热闹。

    白凤璃来到的时候看着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场景。

    看了一下自己的手表,现在是上课时间,不看书不要紧,关键你别大吵大闹吧,太没有规矩了。

    “我觉得我能够呆多久你们了不算!”

    哪些人讨论的津津有味的,乍然听到这一道声音觉得有些突兀,全部齐齐的转过头,看着话的人。

    白凤璃的容貌给人的视觉冲击绝对不,看哪些呆若木鸡的人就知道。

    不只是白凤璃,可以整个白家的人长得都很耐看。

    这些人只是惊讶,而有些人就是惊恐了,就比如昨日联手欺负沈长安的那几人。

    “好久不见啊?”显然白凤璃也发现了那几个人存在,正热情的打招呼。

    那几个人全部都低下头,有些羞愧。

    “坐回自己的位置,现在是上课时间,自己不学习,那也不要影响其他人。”白凤璃面带微笑,话的声音很轻柔。

    但是这些人却莫名的不敢反抗,全部都乖巧的回到自己的位置。

    只有一个人,听见白凤璃的声音脸上有着欣喜,那个人就是沈长安。

    看着独自一个人坐在一边的沈长安,这很明显的就是被孤立了。

    白凤璃笑了一下,朝着人眨了一下眼睛,示意他不要话。

    看来有些人的缘分那就是注定的。

    沈长安直直的看着白凤璃,眼睛睁的大大的,眼神很清澈。

    用口型喊道:“姐姐。”

    昨天和这个人分开以后沈长安才发现自己没有要什么联系方式。

    更卡怕的是这个人是骗自己的,其实这个人根本不是和她他一个学校的,内心深处,沈长安一直都很没有安全感。

    然后今天他很早就来了,一直都在学校正门哪里一直等着,直到最后警卫把门关上。

    沈长安也没有等到人,最后只能沮丧的回教室了。

    但是沈长安很明显都的忘记了,学校从来都不是只有一个门,不是还有一个后门么?

    “第一天见面,我首先来做一个自我介绍,让大家认识一下,解接下来,也请大家给我做一个自我介绍,毕竟接下来我们可能会相处很长的一段时间。”

    “班长是谁,把名单给我,缺勤请假的登记了吧!”白凤璃现在保持着她一贯的优雅作风。

    “老师,我就是班长,这里是我们班的学生名单!”一个女孩子站起来,走到白凤璃的面前,但是始终不敢抬头看人。

    “怕什么,我又不会吃人,大家没必要这样紧张!”自己难道有这样可怕?

    那个班长做回自己的位置,不敢发言,是不可怕,可是那周身的气场太有压迫感了。

    这是以前那些老师都不曾拥有的,这气场压迫的他们觉得呼吸都是心翼翼地。

    就好象在森林里,你面对一只正在沉睡的野兽,如果不心翼翼,谁知道什么时候自己不是那道美味的服腹中餐。

    “我叫白凤璃,大家可以叫我白老师,从今以后你们心理学这一块都由我接手,我不管你们以前怎么样,但是请记住,什么地点干什么事情,上课的时候别做和学习无关的?”

    “还有一点,右边的位置怎么回事,全部都挤在左边难道你们不觉得难受!”这些人倒是很有意思,分界线都出来了。

    “老师,那个疯子一旦发疯会杀了我们的,坐在他身边我们没有生命安全的保障。”

    “就是,谁知道那个疯子什么时候会发疯,我们不坐!”

    “老师,请你为我们考虑一下,我们也很怕!”

    这些人一提到做坐回沈长安身边的位置,情绪就有一些激烈,都开始试图反抗。

    也是,在面对关于自己生命安全的时候,是人都是格外自私都的。

    她才不会管自己出口的话会不会伤害到其他人。

    沈长安手指紧紧的捏起,以前不觉得,现在他有些恨这些人。

    为什么要这样,没有那个人不想在自己有好感的人面前保持很好的印象。

    可是,全部都被这些人毁了,他不会让这些人好过点。

    身子有些颤抖,他感觉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了,明明应该冷静的。

    可是听着哪些人叽叽喳喳的不停的着自己,还有白凤璃越来越难看的脸色。

    沈长安有些难受,白凤璃一定就是讨厌自己了。

    “你看看,那个疯子又要发疯了,我们快走!”

    不知道是谁眼尖的看见了沈长安的异样,大声出口。

    听见这道声音,教室里顿时沸腾了,哪些人都想着往外走。

    “站住,你们干什么!”白凤璃觉得,如果沈长安真的有什么问题,也一定就是这些人逼得。

    有时候,人所处的环境很重要。

    白凤璃走到沈长安身边,伸出自己的手,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沈长安陷在自己的臆想里,感觉自己有些狂躁,然后想要出手摧毁一些东西。

    紧接着,感觉有人靠近自己,那身上所散发的淡淡的香味仿佛能够安定人心一样。

    让沈长安渐渐的清醒,然后本能的转过头。

    与白凤璃四目相对,那个人眼里什么都没有,没有自己想象的厌恶和嫌弃。

    没有鄙视和不屑,看到这里沈长安有些开心。

    “姐姐!”想要伸出手去拉白凤璃,又连忙收回去,因为白凤璃之前就过,人多的地方不能亲近。

    “恩,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别让那些想要看你笑话的人得逞,长安,老师相信你是可以的!”没有哪一个人的疾病就是天生的。

    沈长安,有时候的狂躁应该是事出有因。

    “嗯,老师!”沈长安点点头。

    “嗯,坐下,好好听课?了。”完之后走回讲台上,。

    而那些挤在门边的人就这样呆呆的看着一切。

    就这样结束了?就这样简单的结束了?

    以前这个人发疯那可是一群人上才能制服啊。

    现在几句话就搞定了,让这些人觉得有些玄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