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章 隐隐的敌意(一更)
    沐锦嘴角抽了抽,还有什么是你凤玺想不明白的。

    “这是我的一点心意,希望沐总别拒绝!”的是别拒绝。

    可是凤玺却是直接把花放到沐锦的面前。

    沐锦看着花,“凤总对待女人一直都这样浪漫么,你送我这些,是不是把身份搞错了?”

    自己现在是男人啊,妥妥的男人装扮,这个人的脑子里面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这个和身份没有什么联系吧!我觉得沐总应该会喜欢!”从她别墅里栽种的那些就看得出来她会喜欢。

    “那凤总就来这里有什么事情吧!”看着凤玺那个无赖的模样,沐锦也不打算在和他继续磨蹭下去。

    “当然是有一些事情需要请教啊!”凤玺自来熟的搬来一把椅子,就坐在沐锦的对面,直勾勾的看着人。

    “有什么事情你,我一会儿还有其他的事情需要忙!”沐锦现在就希望这个人能够长话短。

    可是事实证明,完全就是她想多了,这个人压根就不懂得什么是安分。

    话题一直都在绕圈子,但是沐锦也没办法生气,因为人家的都是重点。

    现在沐锦有些佩服这个凤玺了。

    而离约定的时间越来越近,沐锦的眉头微微的皱起,她从来都是一个很守时的人。

    现在这副局面确实有些不好控制。

    凤玺看着沐锦那有些着急的样子,心里有些不舒服,因为那是为别的男人的。

    “沐总,现在也有些晚了,你可能还没吃饭,不如我们一起出去,一边吃饭一边!”想和容轻墨两个人单独呆在一起,那是不可能的。

    别和容轻墨,就是其余的一些无关紧要的男人也不可以,凤玺这个人的独占意识很强。

    认定是自己的,就不可能让别的人沾染。

    “可以,走吧!”沐锦站起来,突然觉得自己解放了,算了,即使把这个人带着,应该也没关系的。

    反正自己也只是去了解一下容轻墨的身体情况。

    “我还有一个朋友要来,凤总应该不介意三个人一起吃饭吧,有什么问题我们吃完后在一起商量!”

    凤玺不是一般人,有些东西还是需要知会一声,那是最基本的礼貌问题。

    “可以的,是沐总的朋友么!我自然是不介意的!”凤玺微微笑道。

    “请吧,凤总!”沐锦站起来。

    “一起!”风玺现在整个人都是容光焕发的。

    他之前还以为沐锦会找一个理由就把自己打发了,但是很明显的,工作对于沐锦而言,那是相当重要的。

    别以为凤玺是傻,想要勾起沐锦心里的好奇心,就得一些她平时在项目上发现不了的问题。

    所以对于项目,凤玺做了很深刻的了解,就是为了和沐锦更加近距离的相处。

    “嗯!”感受着凤玺那有些愉悦的心情,沐锦其实并不理解。

    不过,那也很正常,毕竟她没有喜欢过任何人,自然不会理解那种和自己喜欢的人呆在一起的感觉。

    那是非常美妙的。

    两个人驱车来到沐锦所的位置,哪里早就有人等着了。

    凤玺看着那玻璃后面悠闲喝着茶的人,眼睛微微眯起。

    容轻墨是有一副好相貌,长得很俊秀,并且整个人的气质非常温润,让人感觉很亲切。

    阳光透过玻璃折射在他脸上,感觉就好象度上了一层金光,感觉这个人有些虚无缥缈,不真实。

    也想要一把抓住,看看这其中的究竟。

    可是即使容轻墨在这怎么样优秀凤玺就是看那个人不顺眼,怎么看都觉得不如自己。

    陷在感情世界里的人就是这样,喜欢比较。

    “走吧!”沐锦偏过头看了凤玺一眼,抬脚走进里面。

    沐锦才刚刚走进来,容轻墨仿佛有感觉似的,抬起头,眉宇间笑意浅淡。

    “阿锦,你来了!”容轻墨的脸色苍白,身体也很孱弱,话都是很轻柔的。

    沐锦看见人,脸上扬起一抹不明显的笑意。

    “轻墨,好久不见,进来身子可好!”和这个人虽然交情不错,但是一直都很少见面。

    有些人的感情不会因为时间的原因而慢慢变淡,反而越来越浓厚。

    “阿锦,很久不见!”容轻墨站起来,原本打算走过去的,在看见沐锦身后的人的时候有些意外。

    两个人相处的时候基本上都不会有第三个人在场的。

    因为两个人都比较喜欢安静的环境。

    “这位是?”容轻墨作为容家这一代继承人,因为身体的原因倒是很少出门。

    所以不知道凤玺也很正常。

    “轻墨,这一位是凤玺,风云国际的总裁!”沐锦这个中间人还是首先介绍了。

    “原来是风云国际的总裁,久仰大名!”容轻墨如果刚刚是意外,现在就是惊讶了。

    看着眼前年纪轻轻的男人,想不到会是风云国际那个神秘莫测的幕后总裁。

    同时容轻墨也有一些好奇,这个人为什么会和沐锦在一起。

    沐锦的脾气容轻墨一直都很明白,一直都属于哪一种冷心冷清的。

    “你好!”凤玺看着人朝着自己伸出的手,并不打算搭理,只是点头。

    容轻墨也不觉得尴尬,默默地收回自己的手。

    凤玺看着容轻墨,这个和自己家沐沐一直是好朋友的人,这个人自己也听过。

    毕竟苏城三少之一,有权有钱有实力,即使身体不好,也是无数女人追求的对象。

    但是这个人几乎就没什么绯闻,一直很低调,深居简出的。

    这样的身份背景和自己的沐沐处得来,一点都不奇怪。

    可是……。

    凤玺看着容轻墨浑身上下缠绕的黑气,以及不远处那有些蠢蠢欲动的东西。

    那东西自己进来之前并没有发现,而现在露出这样很明显的波动,难道是因为……。

    看着容轻墨,凤玺的嘴角勾起,有点意思,看来这个人也有些不一样啊。

    “传闻容少一直深居简出,难得见一次,这一次可是占了沐锦的光了!”凤玺走上前,仔仔细细的开始的打量人。

    “凤总想多了,我只是身体不舒服,需要静养!”

    容轻墨笑笑,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这个第一次见面的人对于自己总有着隐隐的敌意。

    “我看容少可不像是静养的人,可能静养的日子比外面还有意思吧?”凤玺似笑非笑的看着人。

    “你什么意思!”容轻墨之前只是觉得,现在很明显的,这个人就是在针对自己。

    可是两个人很明显的就是第一次见面,之前一直没有任何的冲突。

    并且即使是第一次见面,也才打了一个招呼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