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章 有些人姑息不得(一更)
    “那我叫你暖暖,今年多少岁了?”白云暖穿着打扮其实更像高中生。

    “老夫人,我今年二十三了!”只是这张脸比较有欺骗性。

    “长得很水灵的一个姑娘,呵呵!”看着一只手扶着自己,一只手抱着花束的人,老夫人越看越喜欢。

    要是自己也有这样一个贴心的人孙女那就好了。

    “妈在和谁话!”两个人才走进屋子里面,另外一道温润的声音便响起。

    白云暖顺着声音看过去,看着那坐在轮椅上由佣人推过来的人。

    男人大概三十多岁,深邃的轮廓,立体的五官,浑身的气质都很温和,嘴角有着淡淡的笑意,就是那一双眼睛。

    白云暖眼里闪过一抹遗憾,那一双眼睛如果还是好好的,里面一定有着更加令人惊讶的神采。

    可是现实就是这双眼睛漆黑一片,找不到任何神色,非常空洞。

    “墨白,你怎么下来了。”老夫人走上前,关心的看着自己的儿子。

    乔墨白是乔老夫人最的儿子,同样也是他最疼爱的。

    在乔家这一辈人当中,可以乔墨白是最优秀的。

    可能就是因为太优秀,老天都看不不下去了,才让他年纪轻轻就遭此横祸。

    不但废了双腿,就是眼睛都看不见,每一次想到十年前的那场画面,老夫人就不能释怀。

    “妈,我没事,刚刚你和谁话,我好像听见声音了!”

    乔墨白的脸上依旧有着淡淡的笑意,和老夫人的难受不一样,他似乎更加的平静。

    “和一个姑娘,来,暖暖!”老夫人直起身子转过头看着白云暖招手。

    “老夫人!”白云暖走上前,眼神放在乔墨白的身上,没有任何瞧不起,只是很遗憾。

    “这是我的儿子,乔墨白!”老夫人介绍自己的儿子,很自豪。

    “墨白,这孩子叫乔云暖,来送花的!”老夫人转过头开口道。

    “你好?”乔墨白声音低沉有磁性,并且还很温柔,一时间让白云暖有些恍惚。

    所以忽略了乔墨白伸出的手指。

    “暖暖,墨白和你打招呼呢?”乔墨白看不见,老夫人可是看见了。

    这个人没有任何瞧不起自己儿子的地方,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走神了。

    “啊,不好意思,走神了!”白云暖觉得这一位大叔的声音真的太好听了。

    伸出自己的手指,和乔墨白握在一起。

    感受着手里那双手所散发的温度,听着姑娘那有些软糯的声音,乔墨白脸上的笑容更加真诚。

    “暖暖,来,把花给我,你稍等一下,我去把这个月的费用结算给你!”老夫人接过白云暖手里的花束。

    “没事的,什么时候给都一样的,反正我不急的!”

    白云暖有些不好意思,这怎么感觉自己就是专门来收钱的。

    “没事的,姑娘也很不容易,你等着我!”老夫人完朝着楼上走去。

    这里顿时就只剩下白云暖和乔墨白了,云暖感觉有些不自在。

    “你饿不饿,哪里有吃的!”乔墨白仿佛感受到白云暖的不自在,轻声开口。

    “谢谢,我不饿!”才怪啊,只是不熟,真的不好意思。

    “这是从国外空运回来的,虽然味道很不错,但是我们都很少吃甜食!”乔墨白自己推着抡起走到茶几边。

    仿佛就知道这些东西的摆设位置一样,端起点心的盘子递给白云暖。

    白云暖看着那精致的点心,眼神有些离不开。

    “不过就是一个乡野丫头而已,果然一点见识都没有,和一个瞎子也很相处,该不会想要飞上枝头当凤凰吧?”

    宋淑珍走进来看着相处愉快的两个人语气有些阴阳怪气的。

    听到这话乔墨白没生气,仿佛已经习以为常了。

    “大婶,你什么,再别人之前先看看自己好吗!人家眼睛是看不见,但是人家有内涵,你有什么,胸无大脑是不是!”白云暖觉得自己今天和这个人就是不对盘。

    “你这个贱丫头知道什么,看他有钱就想要讨好是不是,也就这点出息,这不过就是一个瞎子,还是一个半残废!”

    宋淑珍看着乔墨白的双腿和眼睛,眼里有着快意。

    老天不会一直都偏爱这个人的,总要它照顾不到的时候。

    白云暖看着人,心里也有一些了然。

    “大婶,你还是积一点口德,留着一点力气省着以后花,因为以后一定会有很大的惊喜等着你!”白云暖有些好笑。

    到时候好戏一定会很精彩的。

    “你这个野丫头是什么呢,会不会话!”宋淑珍听不得别人一句自己的不好。

    “不会,别想疯狗一样在我这里放肆,我没权利和义务容忍你,还有,老夫人马上就下来了?”人多的地方,奇葩总是免不了了。

    白云暖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把欺软怕硬做到极致的。

    “哼,下次再和你算账!”听到老夫人要下来,宋淑珍倒是真的不话了。

    看了乔墨白一眼,眼里全是鄙视和不屑,然后转身上楼。

    看着远去的人,白云暖转过头。

    “大叔啊,既然在乎为什么不出口呢,有些人姑息不得,就得使劲敲打!”看着那很不明显的情绪外泄,白云暖有些为这个不值得。

    “没事,很抱歉,你受委屈了!”这个人可以是最无辜的。

    那些人攻击自己没什么,只是让白云暖也一起被骂,乔墨白就觉得有些生气。

    “不会啊,大叔啊,你等着吧,有些人一定会自作自受的!”白云暖的眼里有着狡黠的笑意。

    她们白家都各自有着自己的传承,只是每一个人的都不一样,而白云暖的传承,那就是预知未来的事情。

    可是很奇怪的,白云暖觉得自己看不到这个人的未来和谁有联系。

    能够让自己看不透的人不是死人,那就是这个人的能力在自己的上面。

    可是很显然的,乔墨白就是一个普通人,他根本不知道什么是传承啊,因为他身上没有一丝的灵力波动。

    “聊什么呢,这样开心。”老夫人走下来,把钱给白云暖。

    看着两个人相处得很愉快的样子很欣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