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三百九十三 戴警官
    “不敢,前辈是筑基修士,晚辈自知不是前辈对手。”戴晨恭敬有礼的让人挑不出任何毛病,但依然让听者觉得讽刺意味十足。

    因为筑基修士要挑战炼气修士,怎么都让人听着都是以大欺小、恬不知耻。

    谢顶男子冷笑:“你打什么小心思,老夫能不知道?我要跟你动手,你自然走不过老夫的一根指头。放心,老夫会给你找一个旗鼓相当的对手。”

    说着谢顶男子看向脸色苍白男子:“大哥,把你的灵兽放出来与这小子过招。”

    脸色苍白男子闻言,嘴角露出一丝阴测测的笑意,一拍腰间的灵兽袋,嗷呜一声,一只两米多高的藏獒出现在小店中。

    藏獒凶面獠牙,一出现,蹬了蹬四腿,嗤的喷出一口气,整个屋子顿时被狗腥气淹没。

    女孩子们被呛得直接流出眼泪,但是众人敢怒不敢言,还得恭敬地忍着。

    二阶灵兽!

    部分修士眼中露出羡慕和狂热。收服并缔结一直灵兽何其困难,何况是一只雪山棕藏!

    脸色苍白的修士脸露得意神色,谢顶男子耀武扬威道:“这是我大哥的灵兽雪山棕藏,如今是二阶灵兽,与戴警官修为相当,你若是能打赢我大哥的灵兽,今儿个我们兄弟就不计较你的冒犯之罪,按照这个小店的规矩购买东西。要是输了呢,”谢顶男子眼睛露出狠厉,看了看小店和窗外的山谷小村,“我们兄弟就要好好算算这些人的冒犯之罪!”

    二阶灵兽相当于人类修士的炼气后期,能够释放一个本能神通,而戴晨是炼气中期修士,根本无法外放灵力,所以这明显还是欺负人。

    可是面对两个挑衅的筑基修士,戴晨觉得自己有义务保护诞龙邑的安宁,包括低阶修士、小店和凡人,咬牙道:“好,请前辈言出必行!”

    “当然,我还犯不着在你一个小辈面前食言!”谢顶男脸皮在笑,眼底却没有一丝笑意。

    戴晨拱手道:“前辈,河谷南岸有一片地方,我门去那边领教前辈的灵兽高招可好?”

    河谷北岸是山村凡人,雪山棕藏能发出本能神通,万一伤到凡人、毁了房屋都是戴晨不愿意看到的。

    “好,你爱护生灵,难道我们就不知道爱护了?”谢顶男子道,“还有,戴警官,既然是比斗,超越自己势力的法器就不要用了,比如你的警察配枪。如果你比试的时候用枪,我可是会出手的。”

    “是,前辈。”戴晨拱手。

    众人出了小店,戴晨放出能量车,刚要飞过河,沿河水泥路上急急奔过来一个粗壮的肉球,正是躺在一户村民家的炕上吃着手下和全体村民排队买来的灵珑蘑菇干的闫旭娇。

    闫大小姐老远就喊道:“谁,那个谁插队插我前边了,找揍是吧!”

    两个筑基修士目光一凝,刚要发飙,留尘忙道:“两位前辈,那位是黄州城主的千金闫旭娇大小姐,来诞龙山历练的。”

    两个修士阴测测的脸上立刻露出恭维地笑意:“原来是闫大小姐!失敬失敬!”

    当然不是说这俩人多么敬仰闫旭娇的老爹,而是因为诞龙邑隶属于黄州城,距离这里比白水城要近太多,城主结丹修为,飞到这里花不了多少时间,他们敢对她的女儿不利,那是逃不出结丹大修士的手掌心的。

    闫旭娇已经跑到跟前,一看这俩面生的筑基修士,立刻叉腰指着他们道:“筑基修士怎么了,筑基修士就能插到我前边了吗?在城主府,我爹结丹修士都不敢插我的队!”

    谢顶男子立刻恭维笑道:“是是是,我们并没有插闫大小姐的队,我们只是插在了那位警察的前边,警察不服气,要跟我大哥的灵兽比试。”

    闫旭娇眼睛一亮:“要打架?太好了!一边吃美食一边看打架,我最爱了!快点开始吧。”

    说话间,她从旁边师哥提着的篮子里捞出一包灵珑蘑菇干开始往嘴里塞。

    “戴警官说对面地方宽敞,我们过去看比试。”谢顶男修道。

    “那还愣着干什么?快过去!”闫旭娇立刻从自己的缩小袋中掏出一个布迎风一抖,扩大为一张飞毯,漂浮在离地三尺的半空,她一屁股坐上去,同时不忘招呼师兄提着篮子上来,当先飞到了对面,飞毯落在对岸草地上,她就坐在飞毯上吃着灵珑蘑菇干准备观战。

    戴晨也没指望这位除了吃、是非不分的大小姐帮上什么忙,驾驭能量车飞到河对岸。

    两名筑基修士御剑带着雪山棕藏飞了过去。闫旭娇手下们有办法飞过去的,都过去了,剩下的便跟着凡人一起站在河边眼巴巴望着对岸。

    凡人多是些爷爷奶奶大伯大妈和一些留守儿童以及不能打工的哺乳期大嫂,他们望着河对岸要掐架的修士,既好奇、更多的是害怕,刚刚恐怖的筑基威压还犹在心里身上。

    薛城走向后院精灵蓝萝的房间,将正在闭关勤奋修炼的小屁孩提出房间:“别修炼了,观摩战斗同样重要。”

    蓝萝撅着嘴巴,跟着薛城出门。

    薛城不悦道:“你个小屁孩,我救了,不说知恩图报,还甩着一张我欠你几万块钱的表情给谁看啊?”

    青春叛逆期的熊孩子简直不可理喻,小雪青春叛逆期的时候她不在他身边,不知道江林是怎么教育他的,等她再次见到小雪,他已经是懂事的高中少年了,短短几个月,他经历丧父之痛,接手偌大北风集团,整合集团内斗,将一群心高气傲的手下治得服服帖帖。

    想到江雪,薛城嘴角露出一丝自豪的微笑。其实江雪今年才十六岁,别人家的孩子这个年龄正是青春叛逆期,跟一头小毛驴一般怼天怼地怼父母怼老师呢。

    蓝萝一边走一边偷眼瞧薛城,却发现她嘴角带笑,一脸甜蜜,他不想承认,其实她这样好美。

    “你笑什么呢?”他语气生硬。

    “关你屁事,小屁孩!”薛城分外不喜地瞥了这小屁孩一眼,别家孩子哪里有自己家孩子好?

    走出小院,外面水泥路上,薛诺、留尘、留香正在路边张望对岸,想要过去给警察助威,但修为所限,不会飞,炼气八层的薛诺虽然有可以飞行的精灵羽箭,但不敢用,万一被人族发现,就彻底暴露了。

    薛城放出从留雨荷手里抢来的能量车道:“上车。”

    三人一起回头,惊喜道:“您出关了?”

    薛城当先上车道:“我要再不出关,小店都要被两个病病歪歪的筑基修给砸了。”

    隔河虽然有几十米宽,薛城并未传音入密,自然瞒不过两个筑基修士的听力。

    两人眼睛都瞪圆了,麻蛋,表瞪眼,大妈就是出来收拾你们的。这种人渣若是不收拾了,以后我还开个屁的店!

    能量车稳稳落在河对岸戴晨的车旁边,两辆车停得整整齐齐,前后不差分毫,一看就是强迫症患者的爱好。

    谢顶男子道:“我当是那位高人出关来收拾我们两个病病歪歪的筑基修士了,原来是一个练气七层的蝼蚁!老子不动,站着给你劈,动一动算我输!”

    他已经用精神力将薛城上上下下打量清楚了,别说储物袋空间类法器,连穿得衣服都是普通凡人的衣料。一个练气七层的小修士,别说手无寸铁,就算有法器,在筑基修士的面前也翻不起浪花来。

    男子话落,最吃惊的是戴晨,因为他也感觉到薛城练气七层灵力波动。这才短短几天,从凡人到练气七层,你是吃了炮药的吗,跑这么快?

    戴晨当然怀疑薛城是那个在诞龙山筑基的修士隐藏了修为,但家族的法器不会骗他,他还专门打电话问了管理藏宝阁的族中爷爷,族中爷爷肯定地告诉他,还没有修士能在三棱镜水晶棒下隐匿真形的。

    所以她真的是修为在不到一个月间从零到练气七层,这是怎么样的妖孽啊!

    “你居然练气七层了!”戴晨惊讶。

    废话,不显出练气七层的修为,怎么外放灵力,揍这些宵小之辈?

    “哦,自从不需要再苦练家族做饭秘技,我就可以修炼了,这样的速度还算凑合吧?”薛城淡淡回了戴晨一句。

    何止凑合,简直是东华洲第一人!南轩尊者也没有你这么妖孽!

    戴晨已经不知道怎么接她的话了,感情这四十年来,她没有修炼,而是一直在苦练家族祖传的做饭秘技,这是什么样的变态家长和变态师父才能让孩子这样做?什么样的做饭秘技值得耽误修炼去学……呃,貌似灵珑美食的确值得耽误修为去学习!

    两个筑基修士分外不爽,自打他们筑基以来,还没有炼气修士敢在他们面前如此嚣张的,今天却接二连三受到挑衅,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

    “你们两个蝼蚁,想谈情说爱,等打完去阴间谈吧,老夫这里可没有时间吃你们的狗粮!”脸色苍白男子说话间给他的雪山棕藏下达了攻击指令。

    薛城问戴晨:“修士间的比斗可以杀人杀狗吗?会不会被追究法律责任?”

    “法律?你说律例吗?当然不会,只要不是滥杀无辜,修士间矛盾冲突可以用决斗来解决,生死各有天命。”戴晨快速说道,同时做好准备应对那全身棕色毛都乍起来,仰天喷出一口恶臭的雪山棕藏。

    地球上有钱人养的藏獒可是比穷人的命都值钱,作为一个穷人的薛城对藏獒有着仇富和惹不起的心理矛盾。一听可以随便杀,便大声道:“大胆去战斗吧少年,杀了那条狗!”

    戴晨心中苦笑,那只二阶雪山棕藏无论修为还是身体强度都远远在他之上,他能侥幸不死在狗牙之下就不错了,还想要杀了人家!开什么洲际玩笑?

    就算他能杀了那条狗,也躲不开被那两个筑基修士虐的下场。

    刚才他之所以站出来阻止,一是警察的职业病,二是想着让这俩修士看在白水城戴家的面子上,不再为难薛城的小店。但是现在看来,白水城据此遥远,鞭长莫及,这俩修士并不惧怕戴家的威势。而且还把他逼上了与狗决斗的死胡同。

    薛城捂着鼻子后退,心道,麻蛋,莫非这条狗觉醒的神通技能是喷出臭气吗?真特么令人难以忍受,如果真是这个话,好吧你们赢了,比不要节操,我们甘拜下风!

    留尘等人下车,站在薛城身边观战,对面是两个筑基修士,闫旭娇一伙人在右侧,高矮组合的修士过河后,站在那边也不适合,就站在了左侧河边。

    场地中央,戴晨从缩小袋中取出一把剑,迎风一晃,恢复为一把三尺长的下品法器。

    当然不是戴家穷,没钱给戴少爷配一把上品法器好剑,而是法器品阶越高,启动越需注入更多的灵气,对于尚且不能灵力外放的戴少爷来说,身上戴着品阶越高的剑越没用。

    下品法器是适合炼气后期修士使用的通用法器,他炼气中期修为就能携带下品法器,已经可见家底实力雄厚了。

    两米多高的棕藏举起一只大前爪拍向面前的人类,戴晨身法敏捷地躲开,一套戴家家传武技剑法劈向棕藏。

    一人一狗斗在一处。

    狗皮糙肉厚身形高大,又有修为上的压制,还有时不时喷出的臭气神通,越来越占上风,最终几乎是全面压制戴晨。

    一开始戴晨还仗着身形灵活躲闪之余,偶尔攻击一下,但随着高强度的战斗,他很快灵力耗尽,体能耗尽,眼看左支右拙,要惨死在狗爪之下。

    这时的薛城内心是感动的,眼圈都有些红了。

    因为,当戴晨使出戴家的武技剑法的时候,她的数据库中浮出了戴家武技的全部内容,招数、心法、优点、缺点、克制的方法……

    同时出现的还有关于雪山棕藏的一切介绍、克制方法。

    可能是师父觉得她太笨,来到这个灵气浓郁的世界也未必能筑基,可能还会在炼气期挣扎一段时间,所以连这个世界稍微大一点的家族的武技都给整理出来,克制的方法写的清清楚楚。就算她是个凡人,掌握这些方法,照样可以杀死如今炼气六层的戴晨。

    看看她识海中那三个庞大的数据库中,可以想象师父整理了多少东西,耗费了多少心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