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三百六十四 全是首饰
    ,精彩小说免费!

    蹲在地上的老恶棍盘古还没说话,烧烤的摊主老板娘喊道:“帅哥,你可不能带这走大胡子,他欠了咱四串烧烤,要帮咱收拾垃圾抵债的。”

    赵如意嘿嘿一笑:“四串烧烤多少钱?”

    老板娘:“二十块。”

    赵如意酷炫狂拽掏出钱夹子,抽出一张粉红票子给老板娘:“美女,结清古先生的二十块钱,再来八十块钱的烤串。”

    老板娘笑脸相迎,接过接过票子,赶紧招呼老板烤串。

    老恶棍吃完最后一根烤串上的最后一口肉,舍不得扔掉竹签,恋恋不舍地舔着竹签上残留的油汁和味:“我先说明,我可没有钱还你,如果你家有垃圾需要我替你清理的话,就用清理垃圾抵账。”

    薛城分外无语,你一个堂堂上古大神,混得还不如一个穿越者,真不知道盘古是怎么混得这么惨的?

    赵如意:“我家正好有一大筐垃圾需要你倒,如果完成得好,这些还有你的份儿。”他从老板娘手里接过烤好的一袋子烤串扬扬手道。

    老恶棍舔了舔嘴唇,痛快地跟着赵如意走来。

    就这中二智商,如何修炼成为远古大能的?莫非那个年代,灵气浓郁,傻子也能自行修炼?

    薛城等人带着几人找了一家饭店的雅间。

    老恶棍看了看干净的环境忍不住问:“你家的垃圾在哪里?”

    你是有多么热爱垃圾啊!薛城指了指椅子道:“坐下谈谈你怎么混得这么惨?古先生!”

    “难道你认识我?”老恶棍问道,总算智商没有成为负数。

    “盘古,华夏传说中的创世祖神,实际上却是一个为了自己疗伤,将诞龙之地封印起来,使其数千年灵气渐渐枯竭、天道不通,连去幽冥的道路都艰难了许多倍,让这里的人类活不起更死不起,说的就是你这老恶棍吧?”薛城一口气将对方的主要罪状指出来,稍稍有些气虚。

    盘古惊讶道:“我……你……”

    经过一番逼供和烤串的诱供,几人了解到,盘古自我封印后,就在华夏的地底陷入昏迷疗伤的过程,神龙一族的特殊能力,能够塌陷修为疗伤,而且在疗伤过程中会吸收大量的灵气。这种耗费灵气的疗伤过程,让原本与外界完全隔绝的诞龙之地,灵气损耗更快。

    当灵气越来越稀薄,老恶棍的疗伤速度跟着慢了下来,为了能够将伤势痊愈,他的修为更是完全跌落,成为一个实打实的凡人。

    然后,当燕揽夕在清濛山用玉簪钥匙让玉盘封印的阵脚开启后,把沉睡中的盘古吵醒。

    老恶棍醒来,发现自己修为消失,成为彻彻底底的凡人。身无分文、还口出狂言,在凡人世界自然四处碰壁挨揍,被揍得死去活来后,老恶棍终于认清了世界的形势,靠捡垃圾给人清理垃圾,勉强度日。

    因为成为凡人,无法动用精神力,自然也不能与自己的本命法器沟通,他打听到,很多古代的东西都成了收藏品,便经常在古玩街逗留,企图能遇到自己的本命法器开天斧。

    薛城敲着桌子道:“我有几个问题需要问你。”

    老恶棍扔掉手里的竹签,忙从桌上的袋子里抽出一根烤串,便啃边道:“前辈请问。”只要有吃的,莫说是炼气小修士,就算是凡人,也是前辈大爷。

    “你说你们神龙一族有损耗修为自愈法,也就是说,你是龙族对吧?”薛城问道。

    老恶棍啃着肉串的同时不忘挺起胸脯,自豪道:“没错,我是神龙族,我的血脉里流淌着八分之一的神龙血脉,当年我在巅峰修为化神初期时,身体里的神龙血脉已经进化到二分之一,觉醒了八大龙族神通。”

    薛城一脸不信:“那么问题就出在这里,你既然是龙族,修为跌落,应该成为一条凡龙,无法化形为人,你现在怎么成为一个没有修为的凡人?”

    老恶棍一边啃着烤串,一边感叹道:“这个事情,要从远古神龙族说起。远古四大神龙飞升之后,龙族的后辈修为普遍低下,我们龙族的肉身乃是大补之物,有许多妙用,心怀叵测的各族修士开始偷偷摸摸猎杀龙族,这种风气越演越烈,从偷偷摸摸猎杀逐渐转化为光明正大的猎杀。神龙族与各族猎杀者大战失败后,为了延续龙族血脉,用四大神龙留给家族的秘术,修改天地规则,将整个龙族撤离龙宫,融入人族中。至此,龙族自诞生就与凡人无异,如果不能踏上修真路途,会如同一个普通的凡人,生活一辈子,生老病死。若是能够修炼,在化神之前,与普通人族修炼者无异,一旦化神,就可以恢复神龙之体,觉醒龙族神通。”

    薛城点头了然,原来是这么一回事:“还有,你提到的二分之一血脉、八分之一血脉是什么意思?”

    老恶棍道:“八分之一血脉指的是我的老奶奶是一个纯种龙族,她与凡人的老爷爷结婚,生下我爷爷,我爷爷身上有二分之一的龙族血脉,我爷爷娶了一个纯凡人女子,生下我爸爸,我爸爸身上的血脉只有四分之一神龙血脉了,我爸爸又娶了一个纯凡人女子为妻,生下我,我就剩下八分之一龙族血脉了。”

    时永铭满脸迷惑,已经搞不清这老恶棍说的二分之一、四分之一、八分之一怎么算,看向师姐,却见师姐了然地点点头道:“然后,你经过修炼,可以逐渐让龙族血脉含量越来越高,直至成为一条纯种的龙族?”

    “没错,前辈睿智!”吃人嘴短,老恶棍拿起桌上最后一根烤串。

    薛城道:“你的修为跌落为凡人,难道肉身也跌落回凡人,所以睡醒后,四处滋事被人揍?”

    “是。”老恶棍有点尴尬地摸摸后脑勺。

    薛城:“那么,你一定知道打开玉盘封印的方法吧?”

    老恶棍擦了擦嘴巴,意犹未尽:“当然,擎天玉盘有五大阵脚,每个阵脚一把钥匙,我曾交给五个门派中的弟子分别守护,只要将五把钥匙分别插入大阵之中,就可以开启玉盘封印,恢复诞龙之地在地球上的位置。”

    薛城已知的有三把钥匙,青河道的玉簪,江雪手上的玉镯,江圭当初在太平洋上打开阵脚的戒指,不过那戒指连同那个阵脚已经被燕揽夕的吐出的血的辐射给融化了。

    老恶棍眼睛亮晶晶地盯着江雪手腕上的白玉镯,显然,他认出了这把钥匙。

    江雪道:“你所布下的五个阵脚都分别在什么地方,钥匙分别是什么?”

    “这里横跨长江的一个阵脚,钥匙就是阁下手上这个玉镯,一个在龙宫之上,钥匙是一个白玉戒指、清濛山上有个阵脚,钥匙是白玉簪,还有一个位于诞龙之地的昆仑,钥匙是一条手链,最后一个位于北泯,钥匙是一只项链。”老恶棍一边说,一边盯着薛城手上的玉扳指,“前辈,你手上的玉扳指也是我的东西。”

    薛城赶紧将手缩回来,她可真不想把这东西还给老恶棍。

    老恶棍笑道:“那东西是我在一处遗迹里发现的,除了能收几个魂魄外,没啥用,你不用紧张,我不要了,就送给你了,不过烤串……”他咂吧着嘴,口水都要流出来。

    薛城将菜单扔给他道:“你点菜,我请你吃饭。”

    “成交!”老恶棍痛快地接过菜单将服务员叫进来,开始点菜。

    薛城听他叫出的菜名心道,原来也不是智障,这么快就学会了普通话,认识简化汉字,融入现代社会。

    服务员离开后,时永铭道:“看来我们需要去寻找另外两个钥匙,然后打开玉盘封印”

    赵如意道:“看样子就是集齐五个首饰召唤神龙的梗。”

    几人点头赞同。

    江雪却问道:“如果五个阵脚中有一个损坏了,连钥匙也被融化了,集齐另外四个能不能打开封印?”

    老恶棍愕然:“一个损坏了?我只知道需要五个阵脚运转起来,然后,整个大阵会显露出来,再念动解封口诀,就可以开启大阵,如果缺了一个阵脚……呃,我真不知道还能不能打开大阵。”

    江雪:“如果大阵永远打不开,会怎么样?”

    “直到擎天玉盘的能量耗尽,阵法自动解除为之。”

    “按照你的估算,擎天玉盘还能支撑多久,才会能量耗尽?”

    “你们开启阵脚的时候,那个阵脚的光滑亮不亮?”

    薛城道:“如同琉璃一般,光芒四溢。”

    “若是还那么明亮,阵法的能量还能维持至少千年。”

    千年?众人齐齐抽了一口冷气。薛城心道,千年后自己骨头都烂没了吧?

    江雪问老恶棍:“如果修为不回复,你还能活多久?”

    老恶棍道:“从我苏醒后算起,就是凡人的寿命,还有百十来年。”

    “所以我们现在需要齐心协力打开封印,让诞龙之地与外界沟通,灵气恢复,你的修为才有可能恢复?”

    老恶棍点头:“所以我才在古玩街寻找那五把钥匙。你们集齐了几把?”

    江雪道:“目前知道白玉簪还被你的弟子的传人守护在清濛山,玉戒指已经毁了,玉镯在我这里,所以,你需要绘出手链和项链的样子,我们按照图片去寻找那两把钥匙,集齐四把,看看能不能打开封印。”他说着,已经掏出纸笔摊在老恶棍面前。

    老恶棍拿起笔道:“我没绘画天赋,这个……”

    “那也要画,你不画,我们怎么寻找?”江雪瞪着他,若不是需要这家伙画钥匙,他早冲上去揍他个鼻青脸肿了。

    燕揽夕站起身道:“我们现在立刻去昆仑和北泯去看看,你指派的守护弟子还在不在,若是还能找到他们的传人,或许就容易一点。”

    薛城等人跟着师父起身要走。

    老恶棍急道:“可是饭还没吃呢,怎么能走?”

    “你可以留下吃饭。”江雪压着愤怒,老恶棍封印诞龙之地,害得妈妈无法筑基,这笔账迟早要找老恶棍身上算。

    “可我没钱啊,饭馆的打手会揍死我的!”老恶棍哭诉道。

    但没人搭理他,全走了。

    老恶棍害怕了打手的棍棒,赶紧脚底抹油,追上几人。只见他们左拐右拐,进了一条无人小街,放出一个锅,没错,就是一口锅,几人迈进锅里,老恶棍立刻毫不犹豫冲进锅里。好不容易遇到几个道友,以后的口粮就着落在他们身上了。

    至于他们会不会觊觎自己的神龙之身,别开玩笑了,灵气这么稀薄,修炼都不能修,跟别说炼化龙身了。

    小灰锅趁着夜色向西方的昆仑山飞去。

    路上,江雪也不肯放过老恶棍,用手机照明,让他在纸上画后两把钥匙的形状,还要上色附文字说明。

    小灰飞到昆仑时,老恶棍还蹭蹭磨磨没画出个像样子的东西。他本想以给众人指路为筹码,让这个小帅哥别让他再画画了,但那个大帅哥直接就指出了阵脚所在位置。

    小灰锅停在阵脚所在的山脊上,山上寒风阵阵,吹得凡人体质的老恶棍瑟瑟发抖。

    他们搜索了方圆百里,没有找到一个村落。

    第二天.一行人在更外围的村落中打听,没有听到有关阵脚的任何传说。

    看样子,这留下的传承也早就断绝。

    夜里,薛城继续驾驭小灰,载着众人前去北泯。

    几小时后,小灰锅在一处荒无人烟的、寒冷的大洋面前发呆,这里更加不会有传承的弟子守护阵脚了。

    索性,回来的路上,老恶棍在江雪的压榨下,终于画出了两个像模像样的钥匙,一个项链一个手链。

    江雪收好画纸道:“我回去让技术人员三维模拟后,形成更直观的立体图片,再发出去寻找。”

    谁都知道,在全世界范围内,寻找两个首饰,比大海捞针还艰难,至少大海捞针还知道针就在海中。但每个人心里都坚信,哪怕有一线希望,也要付出百倍努力。

    农场,一位身穿便装却掩饰不住英姿飒爽的三十多岁女子等着薛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