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三百五十 二哥的使命
    ,精彩小说免费!

    “谢谢。”樱乃子向光头哥哥走过去。

    预想中的铁血柔情没有发生,直到她被一巴掌甩进屋子里,才反应过来,他不但没有接受自己的投怀入抱,反而用闪电般的速度和硬邦邦的胳膊将她一巴掌扇飞进屋子里。

    樱乃子是非常生气的,她要投怀送抱的男人,从来没有这样拒绝她的。

    但当她再次走出屋子,见到是自己的保镖从远处抬着一个死人过来,还拎着一把狙击枪。狙击手已经死透了,身上没有伤,是被重物击中头顶,直接敲死的。

    樱乃子再次柔情地走向光头哥哥:“对不起,刚才我误会你了。”

    时永铭完全无视她的娇媚柔情:“走,我送你去公司,尽快拿到我师姐要的东西。”

    樱乃子万分委屈,却没有任何借口拒绝他的要求。

    时永铭以保镖的身份跟在樱乃子身后,走进安田财团的理事会……个屁!

    不但其他继承人要阻止她,理事会的那些老家伙也要阻拦她,提携自己的后辈。

    所以,迈进公司的大门,最艰险的考验才来临。

    一名路过的员工手里端着一杯咖啡,与樱乃子相遇后,员工弯腰向樱乃子行礼,他手中的咖啡杯不小心溅出咖啡,飞向樱乃子的脸。

    啪——

    楼道墙壁上的一张宣传框画如闪电一般挡在樱乃子脸前,咖啡水啪的溅回员工脸上。

    一阵凄厉的叫声响彻整个楼层,男声,员工的脸发出滋滋的声音,五官迅速消失。

    樱乃子一脚恨天高将那员工踹到地板上,继续向前。

    拐过楼道,一声尖叫再次响起,女声。

    一条颜色鲜艳的小蛇缠住了恨天高。

    小蛇张开蛇口向着樱乃子光洁的脚脖子咬去。

    嘎!小蛇咬在一根细棍上,细棍去势不减,顺着它的嘴巴插进它的身体里。

    时永铭手一提,手里的细棍上小蛇被提起来。

    “嗯,师姐的烤蛇肉很好吃,毒蛇肉更妙,蚊子再小也是肉。”他将小蛇收进口袋里。

    电梯门打开,樱乃子带着时永铭、师父,三人走进电梯。

    时永铭感应了一下,电梯中没有任何有毒有害的东西,按说不合理。

    电梯匀速平稳上升。

    一楼、二楼……十楼、二十楼……三十楼……咔……电梯停了,电梯中的灯也黑了下来。

    下一瞬间,电梯以自由落体的速度向下坠去。

    两声高亢的女声尖叫爆发,响彻整个大楼。

    大楼的各个角落里有人笑、有人哭。

    电梯中,时永铭的脚底钻出细软如发丝的枝条,从缝隙中延伸出去,将电梯缠绕起来,他的身上拍了师姐定期都会发一些的飞行符。飞行符的能量开启,电梯极速降落的速度开始下降,越来越慢,直至停止。

    令许多人期待的电梯直摔向地下负四层的巨大声响迟迟没有出现,黑暗的电梯道中,电梯完全违背物理常识地慢慢上升。

    西楚霸王项羽当年都没有搬起坐在子屁股下的椅子,破坏掉电梯的人非常好奇,电梯中的人是如何不用外力,让脚下的电梯上升的?

    黑暗中,樱乃子和英田子拥抱在一起,感受着正在上升的脚底。

    时永铭的声音淡淡响起:“会议室在几楼?”

    “啊……四十八层!”两个女人耳朵里,那一声低沉的男声简直如同天籁。

    电梯终于停下来,没有电,电梯门依然自动打开,那缠绕在门缝里细如发丝的枝条,就是在明朗的地方也需要仔细去看,黑暗中,两个女人更加看不到。她们只顾得用生平最快的速度冲出这地狱的电梯。

    收起枝条,在电梯开始下坠的前一瞬间,时永铭一步迈出电梯。

    楼道中,樱乃子的脸色略显苍白,但气势已经完全回复,她心中暗暗决定,等她掌控了安田家族,一定要让那些人都下地狱。

    樱乃子整了整合身的职业裙装,迈开恨天高,走向会议室。

    楼道原本的杀气,在时二哥的明灿灿的光头照耀下,遁逃地无影无踪。

    咔——

    樱乃子一脚踹开会议室的大门,屋子内,几个老头身体一哆嗦。只有一个老头一脸欣慰:“樱乃子,你来了!”

    樱乃子冲自家爷爷点点头,径直走到主位坐下,然后一脸上位者的微笑:“各位长辈,我没有迟到吧?”

    董事们忙恭敬道:“没有没有,樱乃子懂事来的非常准时!”

    另外几个老头儿相互看了看,最终点点头。

    “那好,我们开始开会吧。”樱乃子看了看手表。

    一个老头颤巍巍道:“安田樱乃子,在我们开始之前,你应该先把你的保镖赶出去,这里是他们该呆的地方吗?”

    樱乃子冷冷道:“需要我现在立刻报警,调查自从我进入公司大楼后,受到刺杀事件吗?相信日本民众对于安田家族的内斗会非常感兴趣的,我们立刻就可以上头条,连广告费都省下了。”

    老头立刻噤声不语了。

    樱乃子道:“我想,我们今天的第一项议程,应该是选举安田集团的董事长,同时也是我们安田家族的族长!”

    旁边一位冷着脸的老头道:“樱乃子,我们长辈对晚辈的爱护是有原则,忍耐也是有限的。我的任期还没有到……”

    “现在到了。”樱乃子冷冷打断他,扭头看向时永铭,语气柔和的用汉语道:“二哥,帮我把这位老人请出去休息,他太老了,今天要退休。”

    时永铭伸手一指,老头儿不能说话不能动弹,眼睁睁瞅着自己被时二哥一只手拎出会议室。

    樱乃子在阴谋诡计、枪林弹雨的刺杀下安然无恙地坐进会议室,已经让许多人心生畏惧,而这个光头保镖只是一指,就让内劲儿高手的族长一动不能动,有效的震慑了所有人。

    现在,所有人都都没有异议了。

    樱乃子道:“现在,我们来选举安田家族的董事长和族长。近年来,我们家族一指走下坡路,主要原因是因为管理层老年化,老年人怎么可能有朝气呢,所以呢,我们要选出一位年轻有朝气的族长带领我们安田财团再次走向辉煌,我觉得我很符合这个条件,我们举手表决,不同意我成为族长和董事长的请举手。”

    没有一个人敢举手。

    樱乃子身后的时永铭嘴角抽动,他今天真正见识了西方的民主,公开的民主!真公开,如此无耻,让黑涩会的时二哥都有些汗颜。

    接下来的日子,樱乃子在时二哥的威力震慑下,迅速清洗安田家族的势力,掌控了整个安田财团。

    当然,并不是说,时二哥这个华夏黑涩会的威力有多大,能都直接收服一个岛国财团,而是因为,安田财团认为时二哥只是樱乃子的一个手下,属于他们家族继承人樱乃子手中的力量,要选择家族继承人,当然要选择手中更有实力的人来继承,他们也愿意樱乃子成为家族的继承人。

    如果时二哥是以自己的名义跑到安田家族要征服一个家族,显然会遭到安田家族的抱团顽固抵抗。

    而成为家族核心人物的樱乃子,自然有权力知晓家族的最高机密,家族的科研机构对于开天斧的解读,让家族在人工智能和新材料的研发方面取得巨大进展。

    这一进步,将直接给安田财团带来巨大利益,甚至能让他们再现当年领跑机械工业的辉煌。

    这也是为什么大家接受樱乃子成为家族额核心掌舵者的原因,能够从米国人手里截下开天斧,并且让米国人追究不到安田家族头上,他们需要就是这样有能力的领导者。

    安田樱乃子立刻成为安田家族炙手可热的第一人,东京上流社会的新贵。

    但是,无论樱乃子走到哪里,身边都会带着那位光头的英俊男子。

    很多人猜测,那名光头男子不仅仅是樱乃子的保镖,估计必将成为安田家族的驸马。对于这些猜测,时二哥既没有想到,也不在意。他的目标就是要协助、或者监视樱乃子拿到师姐要的东西。

    宋老爹的面馆,轻语一家人再次陷入恐慌之中,薛城一直联系不上,新的比赛迫在眉睫,虽然做面条的手艺提高了很多,但宋老爹没有一点自信战胜山本初中。

    伍凰小婧和赵如意自动肩负起了导师和教练员的工作,除了睡觉,每天都泡在宋老爹的面馆里,品尝宋老爹做出的每一锅面条,当然不是全部吃掉,每一次宋老爹煮熟一锅面条,会先挑出一小点放出来,让他们品尝提意见,其余的挑给顾客们吃。

    伍凰会从内劲的运用提建议,她用内劲儿运用的法门教宋老爹溜条,虽然宋老爹不可能练出内劲,但这小方法可以让他将溜条的力气运用的更均匀。

    小婧以杀手精准的眼光对宋老爹的面条外形提出改进意见。

    几乎尝遍全球美食的赵如意则能从味道上给出宋老爹更多的建议。

    三天时间一晃而过,在去比赛之前,一行人坐在宋老爹的面条店吃面条,顺便最后一次给宋老爹提建议。

    伍凰舔舔筷子道:“在没有师姐灵珑点心的日子里,宋老爹的面条是唯一可以带给我一丝欢乐的东西。”

    赵如意和小婧深以为然的点点头。

    即使门口已经张贴了今天暂停营业的告示,还是不断的有客人进来询问做不做面条。

    看着另一桌,陷入赛前综合证以及失去房子的恐慌中的轻语一家人。

    伍凰将筷子从嘴巴里抽出来,敲敲桌子道:“咳,其实宋老爹,我觉得你们一家大可不必如此愁眉苦脸,就算我说你的面条绝对不会输,你也会当成是我在安慰你,好吧,退一步你们想一想,就算输了,以宋老爹如今清汤面的受喜爱程度,你去租一家店面,努力工作,应该用不了太久时间,你们一家就能够挣回一家比这店面还要大的铺子,瞧,这不是又有人来吃面条了吗?”

    玻璃门被从外面推开,两名顾客:“老板,两碗面条,一想到好吃的清汤面,我的口水都要止不住了!”

    当先点餐的客人,拉开一把椅子坐下了。

    轻语起身鞠躬道:“对不起先生,今天我爸爸要去参加东京美食节的比赛,今天无法营业了。”

    客人听闻,一脸遗憾,就要起身离开时,宋老爹突然站起来道:“不,伍凰姑娘说的对,就算赢不了比赛,我努力工作,也会很快挣回一个店面给你母女遮风挡雨。所以,顾客的需要第一,比赛第二,我要做面条到我们出发的前一刻!两位稍等,我很快就可以做出你们的面条!”

    两位要起身离开的顾客虽然不太懂老板话里的意思,但能吃到面条就是最幸福的事情,立刻喜笑颜开地坐了回去。

    伍凰抚了抚自己的短发:我是不是把宋老爹给引导坏了?

    宋老爹一边去拉面,一边吩咐宋妈妈将门口暂停营业的告示改成营业至上午十点半。

    面馆很快有吃面的人排起了队伍,即使轻语告诉排在后面的人,今天上午不可能轮到他们吃面条了,依然没有人愿意离开。

    东京美食节是一家酒店承办的,规格比上次比赛要高了许多,今天是面条专场,来自岛国各个城市和角落的面条高手都来参加比赛。

    小婧敏锐的发现,那位把面条当爱人的山本初中同学今天有点萎靡不振。

    伍凰道:“也许这家伙是故布疑阵,让我们轻敌的,我们绝对不要上他的当。”

    轻语一家深以为然的点点头,气氛更加紧张而沉重。

    小婧无语,好吧,本来是想让宋老爹放松一点紧张的神经的,但结果是让他们一家人更紧张了。

    当宋老爹在小组赛中就将山本初中淘汰出局后,轻语一家人再也没有压抑的脸色了,两天后五年期限就到了,山本初中不可能在两天内再去找宋老爹挑战。

    后面的决赛就显得轻松写意了,宋老爹全程微笑拉面。

    决赛中,唯一能与宋老爹向抗衡的,是一个胖子厨师。他的拉面手法与众不同,他会在他不溜条,他会在案板上摔打出一块与他的身形一般的缩小版的面团。

    然后他会从那团面中往外抽面条,而他的面团,就像一个减肥的胖子,在原有外形不变的基础上,越抽越瘦。

    赵如意拍着自己的肚子,所有所思:“如果我脂肪能像他抽面条那般,抽出来,我是不是就会拥有一个魔鬼的身材?”

    伍凰:“魔鬼的身材我不知道,但皮肤下的脂肪被突然抽走后,你会突然拥有魔鬼的皮肤,无数的、层层叠叠的褶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