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三百 真是锅
    ,!

    一群尼姑,哦不,一群女子从悬崖上下来,都怪木寂,把薛城也给带顺溜了

    这些曾经的杀手现在个个饿得面黄肌瘦,脸部浮肿。青雅搀扶着一个年龄大一点的女子走上前,冲着薛城就跪拜下去了,后面的二十来个女子跟着跪爬在地上。

    一来是感激,二来是实在没力气站着,站着不如爬着。

    薛城看了下这些极度虚弱,身上生机流逝严重,都有死气缠绕的众女子,也没往起扶她们,就地自己先坐在地上,对众人道:“大家都坐下吧。”

    青雅实在是感动,流着泪道了谢,扶着师父坐下。

    薛城望着改跪爬姿势变为坐姿的众位女杀手,她们除了三个年纪大些,其余都是中青年女子,常年的训练和执行任务,身体矫健,之所以生机流逝、死气缠绕,是因为饿的。

    薛城低头冲着裤管道:“蛋蛋,给众位姐妹发点灵珑松子先充饥。”

    众女子大惊:这姑娘看起来温婉可亲,居然低着头冲着裤裆叫蛋蛋,莫非她(他)其实是个女装大佬!但是,就算是女装大佬,也不该当着人冲裤裆叫蛋蛋啊!

    一听说要发给外人灵珑松子,蛋蛋一百个不愿意,它就分到了十斤,要使劲儿忍着吃,现在居然要给一群毫不相干的女人发,才不要!

    薛城继续冲着裤管道:“乖,给姐姐们发松子,等处理完这边的事情,我再多收集些松子补偿你,发一斤,补偿二斤。”

    一听有补偿,蛋蛋终于被说动,身形在光天化日之下,缓缓凝聚。

    众人神奇地看到,一个五六岁、穿运动衣、梳冲天辫的孝子从模糊到凝实,出现在众人面前。蛋蛋原本的造型是穿红肚兜的,薛城觉得它一年四季穿红肚兜不合时宜,便给它买了几套运动衣让它穿。

    女人对可爱孩子的免疫指数为零,一群女人见到这么一个萌萌哒的小宝贝嘟着小嘴巴不情愿的给自己发松子,都摆手道:“谢谢小宝贝,不用发了,你留着自己吃吧。”

    再说,只要不被那群虫子困在那个山洞,她们的门派有的是吃的,不急于这一会儿功夫与一个孝子抢一把松子吃。

    此言正合蛋蛋的意思,它将掏出来的松子又要塞回兜里,青雅突然道:“师姐,莫非是灵珑松子?”

    薛城道:“没错,你们先补充一下身体损失的元气,那边还有一群男人等着你们处理。完了再去吃东西。”

    青雅赶忙道谢:“多谢师姐!”她知道灵珑点心的妙用,这时候不是推辞的时候。

    蛋蛋在薛城的目光下,再次依依不舍地掏出松子,发给坐在地上的一个个女人。薛城又让它给每人发了一瓶从超市买的苏打水。

    女人与零食是绝配,无论年纪,只吃第一颗松子,老少女人全部被征服,吃完一小把松子,她们的元气完全恢复,虽然还是很饿,应该说更饿了,灵珑点心的开胃效果很好,会让人越吃越想吃。她们身上的死气正在飞速抽离,此消彼长,生机正在蓬勃生长。

    感受到自身变化的女人们看向蛋蛋的目光充满狂热……

    薛城咳嗽一声,看向青雅的师父:“您是青雅的师父吧?”

    青雅赶紧起身为两人介绍:“我师父青叶女侠,师父,这是薛城师姐,她救了我们。当初我被杀手协会欺骗,拿着虚假地资料去杀薛城师姐,她不但没有杀我,还帮我抓住了河笙那个叛徒,我赶回来救你们,发现你们都被杀手协会囚禁起来。无奈下,我向薛城师姐求救,她带着师父、师弟来救了咱们!”

    青叶女侠感动地爬下拜谢,身后的女人们跟着噼里啪啦爬了一地。

    薛城赶紧扳起趴在地上的青叶女侠道:“现在不是感谢流泪的时候,我记得刚才木寂说,你手里有一块阵石是吧?”

    青叶神色一紧张,看向薛城。

    薛城道:“你不用紧张,我不是来抢你家的宝贝的。我们来的时候,我们的一位小师妹误入你们的大阵中,请你将我的小师妹先放出来。”

    听闻薛城的话,青叶一惊:“误入阵中?青河道传承以来,的确有弟子和外人误入阵中的情况发生,但一旦进入阵中,就再也出不来了!”

    “出不来?”薛城一惊。

    身后的木铎慌忙道:“那莫离怎么办?”

    “莫离是谁?”青雅问道。经过刚才一系列的变故,她基本确定这位木家的少年就是薛城讲得为她求情的少年了。虽然她有许多爱慕者,但能不顾生死地赶来救她的爱慕者,已经成功引起她的注意。

    木铎愣了下,一时不知该怎么跟心目中的女神解释少女莫离。

    薛城解围道:“莫离就是给木铎解毒的西北莫家少女,因为喜欢木铎,一路从西北追来清濛,帮心上人救心上人的心上人。”

    虽然有点绕口,但当事人一听就明白了,结果就是两人都沉默着红了脸低下头。

    薛城这会儿可没空理会少男少女们的三角恋,看向青叶道:“师太,哦不,女侠,你能如实告诉我,你手中的阵石对大阵有什么实际效用吗?我们需要想个办法救出那位姑娘。”

    青叶为难道:“本来恩人要求,我们应该全力效劳,但外人所谣传的阵石真的不存在,若是有能够打开大阵的阵石,我们青河道曾经误入阵中的弟子也不会再也出不来了。”

    青叶说得非常恳切,薛城都相信她说的是真话了。

    燕揽夕突然将手中的冰激凌杯子交到薛城手上,伸手一招,青叶挽住头发的一根白玉簪子便朝他飞来。

    青叶大惊,不顾一切地飞身向着燕揽夕扑来,薛城一个封印符打出,将青叶束缚住,被困住的青叶依然挣扎着要去冲上去抢回白玉簪。

    燕揽夕扬手将白玉簪扔出,白玉簪笔直地插向大河中央一个流水形成的漩涡。

    青叶尖叫一声,差点晕过去。青雅赶紧将师父扶住,又是掐人中、又是抚胸顺气,青叶总算没闭过气去。

    那边玉簪入水不久,大地开始轰隆隆地震动起来。一干人惊恐地四顾,却发现隔河相望的两座山,青山和河山渐渐变得透明起来。

    “怎么回事?青山要消失了!”

    “河山也要消失了!”

    “我们脚下也变得透明起来!”

    ……

    在一片尖叫和震惊中,两座青翠苍茫的青山和河山变成两座透明如玻璃的琉璃山,山上的能量阵阵波动,形成一道道闪耀的电光。

    河山的能量是自上至下流动,青山的能量相反,自下而上流动。

    两座琉璃山直插云霄,肉眼看不到尽头,显然之前的青山和河山都不及这两座琉璃山的高度。

    能量流动的光芒中,偶尔闪过一个黑点。

    以薛城的眼力细看去,那些黑点居然是一个个干尸,有人形、有动物的。

    在浩瀚无尽的天地之威面前,人的力量实在是太渺小了。在这无尽的力量面前,无论什么样的人,凡人、杀手、巫修、浊修、道修……都是那么渺小,无论人类怎么挣扎抗争,终究修不过天地的力量。

    念及此处,薛城的力量顿时一滞,她心中默然,这是道心遇到阻滞,若是不能克服这阻滞,怕是自己的修为无论怎么修炼,都再难有存进。

    可是,人的力量如此渺小,就算再修炼,就算有进步,在如此天地之威面前,也是根本微不足道。

    在青山上升的能量中,突然出现一个黑点,薛城凝目一看,正是莫离,她正手脚并用的挣扎,企图抓住点东西,奈何根本无法与这巨大威力相抗衡,只能被无形的巨大能量推着向上冲。

    时永铭的槐树枝甩过去,企图从琉璃巨山中救出莫离,但槐树枝刚已接近巨山,就被其中的能量搅为齑粉。

    同时释放牵引术的薛城不但没能捞到莫离,反而受了巨山的反噬,被震得内脏破损,吐出一口鲜血。

    就在众人一筹莫展,以为这个姑娘也会在琉璃巨山中迟早变成干尸时,一个清脆的响指打破死寂,运转的能量循环突然一滞,然后开始缓缓倒转起来,在琉璃巨山中被冲向半空的莫离开始慢慢下降,最终掉入巨山地底深处。

    短暂的沉默后,身后的平静水面的大河突然水面轰隆,玉簪没入的漩涡,水突然抽空。一个身影从漩涡中心飞出。

    “莫离!”薛城一个牵引术,将飞向半空的莫离缠住,缓缓落下来。

    薛城还没伸手,木铎消瘦的手臂已经抢先接住落下来的少女莫离。

    莫离吓得哇的一声大哭起来,一把抱住木铎,再也不肯松开。

    燕揽夕搓搓打响指打得太用力,有些疼的手指道:“力度尚可,正好用这巨阵的力量给你打一口锅。”说完,金光一闪,呼啦啦一堆材料落在地面上。

    这些材料有的是燕揽夕在帝都时收集的,有的是在河山的山洞里收集的,他在材料中挑挑拣拣,将一块块材料扔进两座琉璃巨山中,巨山中的能量各种流动对冲,材料逐渐分解、融合最终一口锅渐渐成型。

    薛城目瞪口呆地望着这一切,自然之力固然浩大无可匹敌,但是人类何必非要与自然比拼力量。吾虽渺小,却可逍遥天地间,享受这自然神力,何必要匹敌?

    刚刚凝滞的修为,在薛城感悟念头通达的瞬间,节节攀升,直逼练气后期巅峰。

    而另一边,时永铭的气息也在攀升,直接突破到炼气后期。同样的景象,薛城感悟的是享受自然的力量,时永铭感悟的却是规则的力量,人类若是能遵守自然的规则,便能从中受益。

    看样子黑涩会的时二哥在规则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了。

    一口黑亮的、圆圆的炒锅在两座巨大琉璃山中打磨出来,只是这口炒锅没有把,一方面是因为材料缺少,一方面是作为修士的薛城,不需要用手去抓着锅把炒东西,牵引术不需要锅把就可以随便的搬锅。

    燕揽夕手一招,炒锅落入地底,很快从河中的漩涡中飞了出来,落在薛城的面前。

    然后,燕揽夕师父换了个手,打了个响指,两座插入云霄,消磨在无尽天空的琉璃巨山渐渐消失,山体下半部分慢慢凝实,山石树木再次出现,又恢复成两座苍茫的青山。

    燕揽夕悄悄揉了揉有些发疼的手指,心想,徒弟打响指很可爱啊,为什么自己打响指这么疼?会不会看起来很蠢的样子?

    其实在现场张大嘴巴塞得下鸭蛋的观众眼中,这美如谪仙的男子一个响指潇洒似风云流动。

    燕揽夕一招手,一根白玉簪从漩涡中飞出,落在青叶面前。青叶有些呆傻地握住自己用生命守护的白玉簪,莫非师门流传下来的使命是真的!

    薛城默默收起专属于自己的炒锅,看向青叶:“女侠,我们还有件事要与你商量。”

    青叶这才缓过神儿来,收起簪子道:“请讲。”

    薛城看了看青雅道:“我答应救青雅的条件是,她以后归入我们灵珑派,现在你们得救,叛徒和坏人全部落网,青雅是不是应该正式归入我们灵珑派了?”

    青叶愣了一下,扭头看向身边的爱徒。青雅冲师父点点头,眼神中虽然有不舍,但离别的意味更加坚定。

    青叶摸摸青雅的头,叹口气道:“好,既然如此,青雅就正式脱离青河道,归入贵派吧。”

    青雅含泪跪下,向着师父重重磕了三个头,然后起身,来到薛城和燕揽夕身前拜倒在地。

    薛城已经将手上拿着的冰激凌又施了个冰冻术,还给师父。燕揽夕吃了一口冰爽的冰激凌,叼着勺子道:“我不收灵种弟子。”

    旁边的薛城很是无奈,既要人家归入灵珑派,又不肯收人家做弟子,不做弟子,难道做师父吗。

    燕揽夕看了眼嘴角抽搐的薛城,对伏在地上的青雅道:“要不你做我的侍女吧,嗯,还有,你的名字杀气太重,既然归我门下,就弃了这个名字吧,你就叫小婧吧。”

    青雅深深磕了三个头道:“小婧谢过师父,从此只有小婧,再也没有青雅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