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二百八十七 搞事儿
    大能留下的符文,镇压了蛋蛋不知多少岁月,根据蛋蛋语无伦次的描述,似乎从人类刀耕火种的时期,这符文就落下将蛋蛋镇压。

    它自带隐匿能量和威力的功能,只能肉眼看到符文,却无法感受到一丝能量,连被它镇压的蛋蛋的能量都被隐匿,所以数千上万年的时间里,应该有很多各种类系的修炼者见到过它,但谁都没有怀疑过它镇压着开天斧柄蛋蛋,这种拥有空间能力的神兵,就算只是一个斧柄,对修士来说也是无上宝贝。

    现在大能符文在玫瑰外形掩盖下,挡住了肉眼的视线,薛城自己以精神力扫过,都发觉不了玫瑰点心内部的能量波动,筑基期只比她高一个境界,应该也发现不了的吧。除非他也有魔眼这种燕揽夕师父传授的方法开启的能力。薛城觉得屠仙教应该没有师傅那样特殊的外挂存在,她赌马石诺发觉不了玫瑰内的乾坤。

    盯着玫瑰看了足足五分钟的马石诺动了,他伸出筷子,夹起一朵紫色的玫瑰,放在鼻息闻了闻,然后塞进口中。这玫瑰花很小,刚好一口一个那种大小。

    入口馨香松软,不得不说马家的这位胖厨师长的点心手艺又有巨大长进。马石诺咀嚼了几次,整个人都陶醉在小麦粉、鸡蛋和玫瑰的原本香味融合后形成的那种全新的让人倾倒的香味之中。

    咀嚼了几次后,马石诺发现这玫瑰点心中还有一个美味的布丁,嚼起口感觉非常棒,劲道柔滑,整个口腔都在享受按摩,然后全身都跟着舒爽起来。他从来没有吃过一颗点心能给人带来如此美妙舒畅的全身体验。

    就凭这一朵玫瑰点心,马家这位厨师长的身价估计又要翻好几倍,回头让妈妈给他涨年薪,不然会被别人挖走的。

    马石诺看了看盘子里仅有的两朵玫瑰点心回头问小帮厨:“厨师长怎么不多做些这种玫瑰点心?”

    小帮厨按照薛城交给他点心时的话回道:“厨师长说,没有材料了,这个材料准备起来很复杂,要一个多月准备才能做出几十朵,刚才新娘下轿时的那盘,将材料用得就剩下能做这三朵了。”

    马石诺点点头,如此美味,应该有美味的个性。他心中不禁有些后悔,刚刚那一大盘点心,没有抢几朵来吃。全让伴娘团那几个无关紧要的女孩们吃了,真心暴殄天物。

    马石诺指着剩下的两朵玫瑰对小帮厨道:“你端过去,送到那边,给奶奶和大伯尝尝。”

    马石诺的奶奶,马家浊修第一人,目前修为比马石诺还要高一丁点,大伯,马家的现任掌权者,在国家担任要职,虽然修为才是根芽境,但谋略过人。

    马石诺感觉到在咀嚼这点心时,自己的身体素质有了一点点提升,才不顾桌上其它客人的礼节,让小帮厨将点心直接给马家两位重要人物送过去。礼仪哪有实力重要?

    小帮厨赶忙端着盘子往另外两桌送去,先给奶奶送过去,鹤发童颜的马家奶奶看到玫瑰花后,听了小帮厨的话,回头看了一眼最宠爱的孙子,对一桌宾客道:“我家小石给我开小灶了。”

    亲家长辈忙附和笑道:“少爷的一片孝心,您就赶紧尝尝吧。”

    老奶奶笑呵呵地拿起一朵红色的玫瑰送出口中,然后连连点头:“嗯嗯嗯,真好吃,人越老啊越馋了,呵呵。”老太太很快就发现了玫瑰的特殊作用,能够给身体带来一丝丝的强化,便赶紧打发小帮厨给大儿子送过去。

    马石诺的大伯也顺利将最后一朵黄色玫瑰送入口中。

    薛城意外惊喜,三朵玫瑰将马家三大高手一网打尽,这符文用得值!下面只等三人嚼够了,将封印符文引爆,看效果咯。

    最先咽下去的马石诺,虽然符文布丁嚼着很舒服,但他心里升起越来越想将其咽下去的愿望,不知不觉就咽下去。

    然后老太太和大伯各自咽下了玫瑰和布丁。

    马石诺的黑暗料理力量也最先爆发,都相当于筑基期的浊修了,他竟然感受到了胃绞痛,肠绞痛、全身绞痛……但是,痛着,却无比的舒爽快乐。

    “哥,您怎么样?”旁边的弟弟着急问道。

    马石诺摆摆手:“我很好,这是黑暗料理,带来痛楚,却很爽!以后也让厨师长做给你尝尝!”

    老太太和大伯也先后陷入黑暗料理的痛楚之中,明显女人比男人的抗疼痛能力要强,老太太几乎没有什么表现,除了偶尔皱一下眉头,依然与同桌宾客谈笑风生。

    薛城确定三人将东西吃了,即刻引爆封印符文,当然要引爆了,不然他们消化排泄出来,她去哪儿哭呢?

    薛城同时引爆留在符文上的精神力,正在感受痛并病快乐着的马家三支柱,突然感到体内爆发出巨大的冲击,马石诺和奶奶两个相当于筑基期的浊修顿时七窍流血、惨不忍睹,而修为低的大伯直接呯的一声**爆开,一片片碎肉碎骨头鲜血溅了大半个玫瑰园。

    薛城心中惊呼,搞大了,搞大了,她没想到大能的符文威力会如此之大,直接要了一个根苗境浊修的命!这符文在石头上存在了数千上万年,落在薛城手里,又分成许多次打出,弱化了很多,竟然还有如此威力!

    这麻烦大了,怎么收场呢?怎么收场是马家的事,她需要观察另外两个还活着吐血的浊修。

    精神力是不敢用的,马家现场还有高手,薛城开启魔眼,远远的如同一般的宾客一般,张望着。

    马石诺还在吐血,身体被符文造成几乎致命的伤害外,加持了好人之光的不柔化版九转还魂丸精纯的力量,正在肆意净化破坏他修炼体。

    没错,除了净化外,还有破坏,直接将他亲和浊气的根基体质给毁掉。当初燕揽夕让她给净化干净的浊修补一掌,破坏掉浊修相当于修士丹田的浊界,但浊界毁掉可以重修,只是时间长点,难度大点。

    这次亲和浊气的根基体质被毁,薛城预感,马石诺就算不死,从此再也不能修炼浊气。那边老奶奶情况差不多。

    场面虽然一时大乱,但马家毕竟是见过大世面的世家,很快控制住了场面。

    &nbs

    p; 所有人被要求呆在座位上,不准动,若敢乱动,就会被认定为嫌疑犯逮捕。

    不过在大乱的时候,薛城已经给舞墨下了命令,让她找个没人没摄像头的地方化为虚幻状态,然后进入玉扳指。

    薛城想过给自己拍上一张隐身符,溜出马家紫竹苑,但很快就否决了这个念头。以她的观察,根苗境也就是相当于炼气后期的浊修,就可以释放类似修士精神力的东西,她目前掌握的隐身符,还无法对精神力探查免疫。

    马家和屠仙教类似筑基期的浊修都出现了,根苗境的浊修更加不会少,一发生这样的事情,他们一定第一时间就安排能够释放精神力的浊修将紫竹苑封闭起来。

    这个时候自己若是拍隐身符出门,无异于自投罗网。所以她还是混在普通人中,做一个普通人,马家势力再大,也只是帝都世家之一,今天到场的世家弟子很多,他们不能将这么多人都留在这里不让走,排查没有嫌疑,迟早得让离开。

    比较可惜的是,两位相当于筑基期浊修,被九转还魂丸净化出来的杏鲍菇爆出一根又一根,还都是浅粉色的。可惜薛城只能远远望着,不能过去收集。

    马家人很快将两位爆着杏鲍菇的筑基期浊修抬走了。

    宾客们今天大开眼界:

    “我刚才看到了什么?人身上居然飞快的长出杏鲍菇,还是粉色的!”这是一位世家弟子说的,普通宾客这种情况下噤若寒蝉,敢发声的都是有点背景的人。

    另一公子哥笑着调侃:“我之前没有种过菜,今天才知道,杏鲍菇是从人身上长出来的,那么我以前吃的杏鲍菇是从什么人身上长出来的?男人、女人、美女、恐龙?”

    虽然他们收获了马家弟子的一堆白眼,但毫不在意,依然谈笑风生。

    此刻,最悲催的是那位胖胖的厨师长,他老人家正在休息室呼呼大睡,谋杀的罪名从天而降。

    厨师长揉着眼睛一无所知:“什么玫瑰花、什么点心?我没做点心啊,我就犯困睡着了?婚宴开始了吗?快快,我要督促他们做菜!”

    望着如此呆萌无知的厨师长,马家高层面面相觑,除了睡觉,没能从他口里问出一点有用的东西。

    马家的两位初茎期浊修(相当于筑基初期)都重伤昏迷,只能从屠仙教中请初茎期长尊过来给这个胖厨师长搜魂了。

    另一方面,马家的技术人员正调取整个紫竹苑的监控,分析有问题的人员。那些曾经离开玫瑰园的人员,若是去过紫竹苑其它地方都被扣留盘问。其余的宾客,在被一桌桌问话后,只能让其离开。

    马家也没办法啊,宾客中有许多贵宾,自己家出了事情,让人家留下一会儿配合是给你马家面子,但一直不让人离开,马家也承受不起的。毕竟屠仙教还没有能力对抗一个国家。

    一桌桌客人被盘查后,由马家的人带着,送离紫竹苑。

    一切正常,轮到薛城这一桌被带到玫瑰园出口询问,经过技术人员的确认,这桌人进入紫竹苑后都呆在玫瑰园,距离出事的地点也较远,嫌疑基本被排除。

    就在被放行的瞬间,一个浊修多看了薛城一眼,这浊修薛城有印象,梅园大战的时候,混战过,是个根苗境的浊修。

    可能是战斗过的仇恨直觉吧,这浊修突然道:“你留一下。”

    薛城心里咯噔一下,自己可是真正的杀人凶手,经不住查的,就算师父的敛气法门再强大,被高阶浊修用精神力扫描,总能发现端倪的。

    薛城正在犹豫自己是现在趁他们没有确定前,来个措手不及逃窜出去,还是继续假装普通人蒙混。

    逃窜的话就完全暴露了,他们在场人会不遗余力的追赶,若是跑不过他们,免不了大战一场。

    继续蒙混的话,也可能顺利蒙混过去,也可能被带到屠仙教的高阶浊修面前,那样的危险性会成倍增加。

    这一瞬间,薛城非常理解那句生死就在一瞬间的深意,一瞬间做出正确的决定,生;做出错误的决定,死。问题是,什么样的决定是正确的?

    “小薛。”一个男子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叫得很自来熟。

    “哈?”薛城转过身,看到一位外貌五六十岁的男子。一看他,就想到不怒自威这个成语。

    薛城很想问一句,大哥,我们认识吗?但考虑到自己目前的形势,以及人家明显跟自己很熟的表情,衡量了一下自己跟他外表年龄的差距,薛城乖乖地叫了一句:“叔叔。”

    马家弟子略微欠身对男子行礼道:“李将军。”

    男子点点头,对负责盘查的马家弟子道:“这是我家婷婷的好朋友,跟着来玩儿的。”

    薛城这才注意到,李婷就跟在男子身后不远,冲她笑眯眯地招手。

    李婷当然开心了,今天不但渣男小三没有顺利结婚,马家三大支柱瞬间倒塌,族长死翘翘,化身血肉碎渣,另外两个生死不明。她觉得,薛城就是自己的福星,自从她出现,自己的好运就开始了,耳朵被治好,渣男小三被惩罚,真心说不出地舒爽。

    薛城冲着李婷点头笑笑。

    马家弟子犹疑了一下后道:“既然是李将军的后辈,当然不会有问题,请。”

    李婷开心地牵着薛城的手,大摇大摆离开玫瑰园,走出紫竹苑。

    李将军的车已经在门口等候,三人直接上了李将军的车。

    车子平稳行驶入主公路,薛城还能感觉到自己呯呯的心跳。

    李婷笑嘻嘻地抓着薛城的手道:“小城,今天好玩儿吧!”

    薛城摸摸自己的心脏位置道:“我觉得有点惊悚,吓死我了,这样的婚礼还是不要再参加了。”

    坐在副驾驶的李将军回头笑道:“自己搞的事儿,自己还会害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