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二百八十 急需人手
    “对,没错!”燕揽夕舔了舔嘴唇道,为了能够活着,有一天回到族地,他点燃灵珑血脉,却变成了一个跟废人差不多的存在,每时每刻都需要徒弟的冰激凌压制血脉燃烧的灼热。明明来帝都之前,她为他准备了大量的冰激凌,节约点吃的话,能吃好多天的,但他竟然战胜不了口舌之欲,到帝都没几天就吃光了。然后,她遇到危险了,他就只能像一头猪一样在旁边眼睁睁看着她痛苦挣扎,“我是个没用的师父,我是猪,以后你不用叫我师父了,嗯,叫我师猪好了。”

    薛城一愣:师父,您不会是生气了吧?

    燕揽夕看着薛城,郑重地点点头:“我认真的。”

    这个场景有点滑稽,但在场的人竟然没一个觉得可笑,反而觉得很有道理,嗯,必须有道理。

    时永铭:“我是个没用的师弟,每次都是师姐帮我,在师姐最需要的时候,我却怂的跟头猪一般,以后师姐不用叫我师弟了,就叫猪弟好了。”

    薛城嘴角还没来得及抽搐,江雪抱着碗,水濛濛的眼泪中就要溢出来:“是我的愚蠢害您遭受痛苦,您以后不用叫我小雪了,我是小猪。”

    嘉年举手表示:“我是小猪二号。”

    伍凰:“如果可以天天吃到这样的灵珑黑暗料理之男人是猪的话,我愿意做猪师妹。”

    舞墨:“我是舞猪。”

    美髯公:“我是美猪公。”

    厨房门响,儿童状的蛋蛋哆哆嗦嗦出来:“我是猪蛋,我似乎要晋级了师父,借大腿抱抱!”它话音落,金光一闪,化作一根金针扎在燕揽夕的裤管上。

    蛋蛋承受的黑暗料理折磨最强烈,因为它把厨房锅里剩下的糊糊都吃了,得有七八碗,所以现在孩子承受折磨中。

    木寂看了江林一眼对薛城道:“如果你要养猪的话,不会介意多养我一只吧?”

    薛城觉得自己今天收获最大的是,家里到处是这些人碎烂的节操。

    燕揽夕目光冷硬地看向木寂:“滚,去找个地方洗干净,等着挨揍!”他是看在这诅咒让薛城因祸得福的份上,不然说出口的不是挨揍,是挨宰。

    整个屋子里臭气熏天,除了燕揽夕,每个人和鬼身上都是排出来的黑臭杂质腐物。

    木寂起身向着薛城深深一礼,修炼路上受人的恩惠,是大恩情,会记入个人的因果轮回中的。他又向燕揽夕拱手,转身灰溜溜离开。

    虽然从境界上来看,这里的人没有比他境界更高的,两个鬼也不行,但他可没有愚蠢道认为自己境界高就可以碾压这些人,他更加没有愚蠢到,会真的去洗洗等着被揍。

    或许他不是那个凡人气息的师父的对手,但他要藏起来,他们是找不到他的。

    嘉年和江林父子一起离开,两少年步行至小区门口分手,江雪上了江林的车,嘉年打了一辆车,刚上车就接到郭晓萌的电话。

    “嘉年啊,小雪妈妈那边什么情况?”郭晓萌好奇地打听。

    嘉年:“现在没情况了。”

    “可是你们那么多人留在那里一晚上,什么都没发生吗?”

    “你想让我们发生什么?”嘉年语气有点冷,小三的品行果然有问题。从薛城那里出来的路上,江雪告诉嘉年爸爸和郭晓萌离婚的事情,虽然没说父母当年的事情,但嘉年也隐隐猜出郭晓萌小三的身份。

    “没有没有,我只是很关心小雪的情况,怕他再受伤害。”

    “是吗?小雪现在很好,如果没事的话,我先挂了。”

    玩电竞游戏的少年手速都不错,郭晓萌没来得及吱声,对方已经挂线,她再打,对方电话已经把她拉黑。

    郭晓萌气得一脚踢在路边台阶上,鞋跟折了。她倒是想去找木寂问个明白,但没那个胆量啊,那个男人想起来就让她浑身颤抖。

    江林的车上。

    江雪道:“爸爸,我们是去医院吗?”

    “是啊,你的伤需要养一段时间,学校的课怎么样?要我请家教到病房为你补课吗?”

    江雪:“不用了爸爸,我的伤已经好了,我明天直接去学校上课就好了。”

    江林:“净瞎说,那么深的伤口,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好了?你的心思我能不明白,你想快一点上学,好去那边住,能天天见到妈妈吧?”

    江雪已经掀起衣服,扯开绷带,露出只留下淡淡疤痕的皮肤。

    “啊——”江林惊了一下,“怎么好得这么快?真的假的?”

    腰部的子弹是那种进入体内会碎裂开的那种,儿子的腰间一大片肉都被爆开,内脏受影响虽然不大,但也有轻度损伤,医生说就算伤口愈合了,也要好几个月慢慢调养。何况这几天,伤口还没有愈合。

    江林的眼都凑到儿子腰间了,仔细端详。儿子对他太重要了,他不知道他是从什么时候,可能从十年前决定与薛城离婚开始吧,他常常会望着儿子的眉梢眼角发呆,幸好,没让他失望,儿子的容貌气韵与他妈妈越来越像,也许宝贝儿子是他走上这条孤独的成功之路唯一的真情寄托吧。

    “你有没有不舒服?我是说,包括身体里边,那些受损的内脏?”江林担忧地问道。

    江雪摇头:“没有,我现在很舒服,感觉体力和精神都很足,前所未有的充足。爸爸,我们不要去医院了,不然没办法跟医生解释我的伤口怎么好得这么快。”

    江林:“好,你若觉得没事,我们就不去医院了,或者,换一家医院去休养也好。”

    “不用,我回家休息一晚,明天就去学校上课,我都落了整整一周的课了。”

    儿子那么想跟妈妈在一起,他实在无法拒绝。但有屠仙教的威胁,儿子的安全更加重要,木寂是不能在指望了,而且如果有机会,他一定要阴他一把,报他敢打自己妻

    子主意的仇。

    江林三教九流混了这么久,身边可不是只有木寂一个拿得出手的高手,江林调兵遣将,安排儿子的生活。他要让儿子平安健康快乐的生活,这是一个做爸爸的最基本的职责。

    ……

    薛城把家里的窗户都打开,屋子腐臭的味道依然吹不干净。舞墨和美髯公被她赶出去用他们鬼类的特殊方法洗澡去了,时永铭和伍凰各自占着一个卫生间洗澡。

    她只好取出黄纸和朱砂画了一张祛味符,祛除屋子里的腐臭味道。

    至于蛋蛋升级,排出的不是腐臭,而是杂质材料,因为它本来就只是一把斧柄嘛。

    薛城也搞不清,为什么斧柄能吃灵珑点心,吃了还会升级。

    屋子里的空气总算恢复干净了,薛城决定继续画点符,实在是太有用,她随身携带的符箓在梅园战斗中用的用、毁的毁,反正是一个不剩。蛋蛋空间里倒是还存着几张,但是蛋蛋太不靠谱了,关键时候用不上啊,真正应急的东西以后不能再存在它哪里。

    薛城如今掌握的符箓有六种。剑符、飞行符、隐身符和加持符等这四种在战斗中应急最有用。

    她调用灵力开始画符,通过画符整理修为、更深刻的了解自己的修为境界从而巩固;调整。

    她自己认识自己的情况的同时,书桌对面的燕揽夕也在盯着薛城分析数据:修为精进许多、精神力增长一大截、对身体和灵力的掌控力更强、身体的纯净度堪比筑基期……这个徒弟自创的灵珑点心神功好生强大,居然将筑基期巫修的诅咒炼化成为食材……或许修真界对甜灵根修士的认知有偏差。

    用了大半天时间花了一堆符箓装进自己的包里备用,看着塞满符箓和随身用品的包包,薛城真心觉得自己很需要一个修真者必备的储物类法器,储物戒指手镯,再不济储物袋也行。虽然现代人腰间挂一个袋子稍有些奇怪,但实用啊,不会像蛋蛋,虽然很自动,但时常不在她身边。

    画符抽干了灵力,薛城确定自己身体完全掌控,没有残留一丝诅咒,可以给师父制作冰激凌了。蛋蛋升级中,蛋蛋空间内的杏鲍菇无法取出来做绝世美味冰激凌,但灵珑点心冰激凌一样有帮助师父压制灼热的属性。

    她要出去找一处灵气浓郁的地方修炼恢复灵力,燕揽夕让舞墨和美髯公都跟着薛城去。于公于私、于人于己,这个宝贝徒弟再也不能出问题了。

    伍凰赶忙举手:“我也陪师姐去。”

    燕揽夕没搭理她,反正他是不会收这个倒贴上来的徒弟的。

    对于这一点,伍凰清晰地认识到了,这个心肠冷硬的、视女色为不存在的男人是绝对不会收自己这个徒弟的。

    所以这个大师姐是个突破口,大师姐对她的印象因为梅园助战有了很大改观。伍凰的目标是,缠住大师姐,征服帅师父!

    修炼狂树时永铭已经先一步,出去找一个树林生根开枝散叶修炼去了。

    “师姐、师父为什么不肯收我做徒弟?”路上伍凰分外不解,以自己的资质,以前在家族时候许多长辈抢着做她的指导人,她都懒得搭理他们。现在她好不容易想要拜师了,这师父竟然懒得搭理她。

    薛城知道师父收徒弟最看重资质,资质好的徒弟才有可能对他回家有助力,比如赵如意,一点都不愿意拜师,师父却坚决要收他当徒弟。

    “我也不是太清楚,或许是你的资质达不到师父的要求。”

    伍凰不服:“可是我的资质在我们伍门,是天才级的存在,我姐姐与我的资质相比都相差老远呢。”

    薛城:“你与我们相处这些时间,难道没有看出我们与你家族所修炼的体系是不相同的吗?”

    伍凰抓抓她的俏丽短发:“嗯,是不相同,你们是什么系的修炼者?”她知道五门四派,并不完全是内功的修炼体系,有的修炼的功法就很诡异。

    薛城:“等我力量恢复,帮你查看一下资质,如果你的资质能入我们灵珑派的门,我再告诉你我们属于什么修炼体系。”

    明明近在咫尺,却如同隔了一层雾霾一般,看不透对方属于什么人,伍凰心中实在是麻痒难耐。

    这次修炼,薛城坐在湖边草地上,用了半天加一晚上时间,第二天上午终于灵力饱满的结束修炼。

    这把性格跳脱的伍凰给憋坏了,但为了自己的拜师大计,她愣是忍了下来。看到薛城起身,伍凰赶紧跳过来:“师姐,饿了吧,我叫了外卖,先吃点。”

    炼气期无法辟谷,修炼归修炼,饭还是要吃。薛城很满意伍凰的机灵,如果身边有这么一个有眼色的小师妹很不错的,师父和两个师弟都是男人,灵珑派的家务俗物,都需要薛城处理,如果有个师妹帮忙,她可以减轻不少负担。灵珑派急需女弟子!

    而且经过这次的梅园战斗,薛城深刻认识到个人英雄主义的危害,一个人的力量再大也是弱小的,灵珑派需要招兵买马对付宿敌屠仙教。当下,已有的人手战斗力急需提高。

    舞墨战斗全凭本能,一个法术都不会,若是她会法术的话,以她筑基期的修为,也不会让薛城差点挂掉。

    这样算来,薛城的任务真心不少,给师父收徒弟、写功法、创法术,而且功法和法术还不是自己的修仙系的,舞墨需要的是鬼修系的功法和法术。

    脑筋抽疼的薛城咬牙,为了多一个强力助力,鬼修功法也要写。

    “师姐,您咬牙切齿的,这家外卖不好吃吗?”伍凰可是精心从自己吃过的多家外卖中为师姐挑选的,综合考虑了师姐作为北方人的饮食偏好以及女人养颜的需要。

    “不,很好,我在想别的事情,你别动,我给你查看一下资质。”薛城咬了一口花式馒头,开启魔眼加精神力,扫描伍凰的身体资质。

    嗯,有灵根。目前来看,师父收徒要求最低是灵根的,灵体更佳,伍凰明明有灵根,师父为什么不收她呢?在现世的人群中,灵根是万中无一的资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