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二百七十六 在未来的某一天
    “好烫啊!”时永铭汗流浃背地背着师父走向小区门口。

    舞墨飘着跟出来,在时永明耳边道:“奴家知道一个地方,很是阴寒,奴家经常躲在哪里休息。”

    时永铭觉得自己的背都快被烫熟了:“好,你指路,我们快去。”

    “你还是打辆车吧,那个地方在郊县。”舞墨小心道,她也很担心自己随时被这炽热融化了。她觉得这个人身上散发出来的炽热,不仅仅是物理温度的炽热,还能燃烧意识和灵魂。

    时永铭背着燕揽夕在路边等了一会儿,总算拦住一辆车,先将师父背进车里,他抖了抖粘在身上的衣服,咬牙坐在师父身边。

    “师傅,黑龙潭。”时永铭一边抹着脸上的汗珠一边道。

    司机很是不解,背着一个病人,还以为要去医院,去黑龙潭能治病?

    “你真要去黑龙……”司机扭过头打算确认一下,目光落在燕揽夕脸上,呆住了。

    司机被师父迷住了,开不了车怎么破?时永铭伸出俩手遮住燕揽夕的脸道:“师傅快开车,黑龙潭。”

    “黑龙潭,对,黑龙潭。”司机呆呆愣愣地扳过脸,启动汽车。

    时永铭很是担心,这呆头呆脑的司机,能顺利把他们拉到黑龙潭吗?

    显然时永铭低估了的哥的职业素养,的哥虽然被迷得神魂颠倒,单是靠本能,也将两人顺利送到了黑龙潭。

    时永铭背着师父走远,汗流浃背的的哥才抹了一把汗道:“今年的天气热得这么早,简直热得要命!”

    远远尾随时永铭飘荡的舞墨道:没要了你的命,回去庆祝吧。

    舞墨指挥着时永铭,找了一处潭水阴气最重、寒意最浓的地方,将燕揽夕放下。

    燕揽夕坐在潭边,四周气温飞速上升,周围的小花小草小树大树在温度的催促下,开始飞快的生长起来,不过半天时间,茂密如同盛夏。

    潭水温度也在持续上升,寒潭水变成温泉。

    热传递作用下,黑龙潭十八潭水成为十八温泉。

    第二天,有人下潭泡起温泉,泡过之后,神清气爽,原本的腰腿膝盖疼老毛病居然好了。

    黑龙潭成为温泉的消息不胫而走,越来越多的帝都人慕名过来泡温泉,黑龙潭十八潭变成天然澡堂子。景区负责方正在想办法收费,提高景区门票还是单独收温泉费是个问题。提高景区门票,会减少旅游客流量,单独收温泉费太难控制,十八潭水都变成温泉,一个盯不住,人下水了。

    帝都附中小区家里,时永铭回来看师姐的情况。

    师姐的圆脸似乎瘦了点,但还是挺好看哒。

    蜡像姑娘已经恢复行动自如,追着时永铭问天下最俊美哥哥去了哪里。

    叮咚——门铃响了。

    时永铭去开门,门口一、二、三、四、五,一共五个人,四个青壮年男人,只有中间一个是少年。

    时永铭摸摸自己的光头,这队形好熟悉,对了,他们黑涩会去讨债时就是这种队形。师姐欠人多少钱?

    “咳,你们……”时永铭刚刚开口要问对方什么事儿。

    “我妈妈在吗?”少年清澈的眸子中闪烁着泪光和希冀。

    “妈妈?”时永铭摸摸自己的光头,这谁家小蝌蚪来找妈妈了,咱还没结婚呢,哪儿给你找个妈妈?不对,这孩子越看咋越像师姐?眼角、眉梢都是师姐痕迹!对哦,师父说师姐为了……“啊——你是师姐的儿子包惜弱?”时永铭兴奋道。

    “嘎——”江雪当机,包惜弱是什么鬼?妈妈家里怎么住了一个逗比?或者,莫非妈妈已经不在了,这房子不再是妈妈居住,嘉年把房子转租给别人了?一想到这,他的眼泪就扑簌簌往下落。

    “妈妈对不起,都是我太蠢……”江雪少爷越想自己越蠢,居然相信妈妈利用职务便利杀人、居然相信妈妈不孝、居然相信妈妈为了小男朋友不要儿子、居然相信郭晓萌和薛昭……

    时永铭看到哭成海洋的少年,吓一跳:“我没招惹你吧孩子?你要是想要妈妈,要不,回去让你爸再娶一个呗,一个妈妈不够的话,让你爸多娶几个……”

    旁边的江林脸都绿了,你特么再给我说一遍,光头!

    江林一边搂住儿子哭得抖动的肩膀安抚,一边很礼貌地问:“先生,我们想问一下,薛城还住不住在这里?”

    “你们是什么人?”时永铭看到这个帅男人,立刻升起无形的敌意。

    江林指了指自己抱着肩膀的江雪道:“这是薛城的儿子江雪,我是江雪的爸爸。”

    时永铭恍然大悟,难怪自己一看到这个男人就升起浩瀚的敌意:“原来你就是那个渣男前夫!”

    话一出口,时永铭就发现鲁莽了,可是他能怎么办啊?他也很绝望啊。自从融合了那颗笨槐树为本命法器后,他发现自己原本就不怎么灵活的脑袋,更榆木了,不,笨槐木了。

    气氛一时尴尬无比,时永铭摸摸光头道歉道:“对不起啊,我这心直口快的毛病越发严重了。”

    江林嘴角抽搐,你这是道歉吗?

    门内,伍凰快笑死了,继续让这俩男人聊天,会把天聊死的。她打开门道:“我师姐受伤很重,短期内不方便见外人,你们请回吧。”

    哭泣的江雪一喜:“你是说我妈妈还活着?我可不可以看看我妈妈?我想留下来照顾我妈妈,可以吗姐姐?”他眼中满是水濛濛的期许。

    伍凰是谁?专门祸害男人的妖精。旁边那老男人残花不倒、魅力正盛,这小男人同样是祸水级的,对付这种小家伙,最好的办法是将他扼杀在摇篮里,若是让他成长起来,将是广大妇女灾难级大片。

    伍凰一挑下巴:“你自己浑身是伤,是想留下来,让你妈照顾你吧?”

    “不不,”江雪慌忙裹了裹身上盖住伤口的外套,“我……我能看看我妈妈吗?”他想起,眼前的这位姐姐曾经在梅园战斗的最后时段突然出现,出手帮助妈妈。

    “在你妈妈活命和你满足自己看一眼妈妈求心安之间,你选择什么?”伍凰抱胸傲娇道。

    江雪一愣:“当然是妈妈活命。”

    “行了,走吧,等你妈妈活过来,想去看你了,她自己会去看你。”伍凰挥手赶人。

    “妈妈……”江雪有千言万语想要问,最终化作点点头,乖巧地转身,“姐姐再见。”

    “等等,”伍凰道,“我是你妈妈的师妹,你最少该叫我一声阿姨,再敢没大没小姐姐妹妹乱叫,当心我抽你。”

    江雪乖乖道:“是,姨姨。”

    伍凰心中愤愤,最难对付的就是这种乖巧灵珑的家伙,简直无从下手。

    江林微微欠身对时永铭和伍凰道:“多谢两位照顾小城。”

    “拿什么谢呢?要不你开张支票做酬劳?”这种口蜜腹剑的男人,伍凰小姐见多了。

    她以为这男人一定会如所有的男人一般,推三阻四说等薛城伤好了,要多少都行,但剧情推进出乎常理,这男人没有任何推三阻四、拖泥带水,直接道:“好。”然后摸出支票簿,就着墙壁开始填。

    直到五人走进电梯消失,手中拿着一张支票的伍凰还有点迷糊,就这么容易骗到了一千万,这种男人……更可怕!怪物级祸水。

    时永铭探头看了看伍凰手里的支票道:“真的假的?”

    伍凰:“支票本身不假,就是不知道对方账户是否充足,能不能兑出这么多钱?”

    时永铭的槐木脑袋缓过一点神儿来:“对了,我师父什么时候收你当徒弟了?”他记得师父说不认识这个人,她是半路上死皮烂脸跟来的。

    “明天、后天、大后天……反正在未来的某一天,那位天下第一俊美的哥哥一定会收我当徒弟的。”伍凰一脸幸福的畅想,师徒恋神马的,最最幸福令人神往了。

    时永铭伸手抽走伍凰手里的支票:“原来我师父还没收你啊,没有一点关系,你就敢讹我师姐前夫这么大一笔钱,不行,我得替师姐保存着,等师姐醒来处理。”

    伍凰急了,立刻跳起来去时永明手里抢支票。如今时永铭炼气中期境界,又融合了千年槐树精为本命法器,凡人伍凰哪里是他对手,怎么都抢不到支票。

    伍凰大怒,开始耍赖皮,抱住时永铭的胳膊,甚至不惜带球撞人。时永铭终于怕了,将支票还给她。

    她拿到支票得意道:“哼,羡慕本姑娘的收获,你也去骗师姐前夫的钱才算本事,抢师妹的东西算什么好汉,当心师姐醒了我告你状!”

    时永铭觉得自己与这女人的价值观实在不在同一个世界,给师父收拾了东西,叮嘱舞墨在家照看薛城,他出门去黑龙潭照看师父。

    ……

    郭晓萌最终在离婚协议上签了字,因为她不能让江林起诉离婚,那些材料一旦提交法庭,不但她要面临刑事责任,还会暴露出她的爸爸以权谋私、贪腐的冰山一角,已经退休的爸爸将会晚节不保,父女一同面临牢狱之灾。所以郭家几夜不眠后决定签字协议离婚。

    可恨江林这畜生,事情做得滴水不漏,一切证据都能将他撇的干干净净,分明这些年,他手上沾染了最多的污秽,竟然没有留下一丝痕迹。

    如果能将江林一同拉下水,郭晓萌也就豁出去了,与他对簿公堂,可是这个男人太精于算计了,他的算计只怕从十多年前,他们第一次相遇就开始了。

    郭晓萌含着怒火、怨毒和泪水签下了离婚协议,而且分不到多少财产,因为江林的大部分资产都在他的儿子江雪名下。难怪他老早就将财产逐一转到江雪名下,那时候她还笑着赞同,显得自己更疼爱养子。

    走出律师楼的一刻,郭晓萌真的觉得自己的十多年来就是一个笑话,他们父女替人开疆拓土拉关系、替人养儿子,可笑自己以为养的是一条忠犬,到头来是一条咬主人的饿狼!

    她不甘心,一丝一毫都不甘心,闭上眼,老公柔情似水、儿子乖巧可爱的一幕幕都在脑海里飘荡,这幸福的一切本来应该是自己的,会一直是自己的,都怪那个女人,本来这么多年已经销声匿迹了,为什么还要出现,还要来勾引自己的老公和儿子?

    都是自己当年太心慈手软,放那女人一条活路,早知如此,那时候就该弄死她,果然好人不能做!

    郭晓萌咬牙:“不,我不甘心,薛城,我要杀了你!”

    “真的不甘心吗?”一个幽幽的仿佛来自地狱的声音传进她的脑海。

    “谁?谁?”郭晓萌连连回头,四处寻找,路上行人很多,但没有一个人关注她,偶尔经过一个关注她的男人,也是猥琐地盯着她的胸口看。

    过了好一会儿,就在郭晓萌怀疑刚才是自己的幻觉,要离开时,那个声音再次在她脑海里响起:“如果你想要报仇,就来青海大厦的顶楼来找我。”

    “青海大厦?”这一次,郭晓萌肯定不是自己的幻觉,“你能帮我报仇?你想要什么?”

    但那声音再也没有回答,郭晓萌咬牙,决定去青海大厦见见这个神秘的人。

    失去了江林和江雪,就如同失去了全世界,她只剩下报仇,她要让那个女人死、生不如死的去死。

    郭晓萌拦下一辆出租车钻进去:“青海大厦。”

    电梯门开,郭晓萌踏上青海大厦的顶层,这里不是任何她想象的茶楼、咖啡店、饭馆、娱乐场所,这里是个写字楼的办公区,前面的租户已经退租,新租户还没有出现,一片狼藉。

    她顺着楼道,走进一处办公区,桌椅板凳横七竖八,各种废弃的资料材料……傍晚,将近黄昏,没有照明,这地方就是现成的鬼片取景点。

    郭晓萌觉得自己身上的汗毛都竖起来,她的脑海里开始脑补自己被人洗劫一空,然后先x后x,尸体在后来的多少天才被人发现,自己血淋淋的衣冠不整的身体照片登上了帝都晚报的头条……

    郭晓萌惊慌失措地向电梯口跑去时,那个幽暗的、来自地狱的声音再次响起:“江太太,怎么这就打退堂鼓了?难道你放下了对薛城的怨恨,要与她化干戈为玉帛,要拱手成全他们一家三口团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