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二百七十二 吾已百战死
    薛城护着江雪一路杀过去,地上掉了一路的杏鲍菇,却没时间去拣,好生捶胸顿足!

    从侧殿杀出猎宫主院,薛城发现,这些围攻她根座境和根芽境浊修无法看透隐身符,只是凭声音辨别江雪的位置,围攻江雪。

    薛城将白影水果刀交给儿子,让他用来防身。冲出主院后是一个花园,薛城传音让江雪躲进玫瑰花丛,她自己故意弄出声音,引开敌人。

    眼看她引着一群浊修到了花园东侧,刚要传音给江雪让他从花园西侧逃出去,一把黑亮的浊刀擦着她的耳边飞过。

    一转身,那个试图给江雪传功的根苗境男子双眼灰蒙蒙地盯着她,薛城肯定,浊修这种灰色的眼睛状态能看破她的隐身符。

    她不敢大意,打出一掌九转还魂掌,立刻变幻位置,同时精神力关注江雪周围的情况。却见几个浊修举着一张大网,当头向着江雪藏身之地罩下去。

    薛城回身要去救儿子,根苗境浊修挥手连斩,上二下三,五柄浊刀向着薛城斩来。根苗境浊修所化浊刀,她一掌九转还魂掌只能净化一只浊刀的一半。她一边连连出掌,一边飞快躲闪,避其锋芒。

    心中感叹敌众我寡,太缺帮手,不对,薛城灵光一闪,她随身带着一个帮手呢。美髯公跟着赵如意,她还有一个筑基期鬼修舞墨呢。

    心念一动,薛城将舞墨从玉扳指中放出来,通过契约传音让她去保护江雪。自己先解决这个根苗境浊修。

    舞墨姑娘一现身,裙摆飞扬,阴风阵阵,挥手一卷,浊修们举着的网就被她给卷走了。

    虽说舞墨姑娘从一个野鬼修成筑基鬼修,没有功法,全凭本能吸收引阴气炼化阴力,法术更是一个都不会,但修为摆着这里,筑基期的修为对炼气期,境界上的全面压制,她什么法术都不用,光是一道阴力切过去,就能切掉根座境浊修的脑袋。

    玫瑰花丛的江雪呆住了,眼看一张网就要当头罩下来把自己再次抓住,仙侠剧中白衣白裙飞舞的姑娘凭空出现,卷走捕捉自己的网,瞬间杀退围在玫瑰花丛的敌人。

    姑娘白衣蹁跹,及腰黑发飞舞,每一个动作如同舞蹈一般好看,所有动作行云流水,自带旋律,越看越感觉,她舞蹈的旋律是那么熟悉,明明是自己最喜欢弹的曲子小雨点。

    薛城九转还魂掌配合冰冻术,与根苗境的浊修战斗很快占了上风。只要解决了这个目前出现的,境界最高的浊修,剩下的她和舞墨联手,带江雪冲出去不成问题。

    场面刚有些转机,呯呯呯——枪声连击。

    舞墨身影连连飞舞,白色布片飘飘洒洒落进玫瑰花丛。

    薛城心中诧异,她穿的衣服还真是布料啊,薛城还以为是舞墨以阴力凝聚的衣服呢。

    热武器狙击枪和轻机枪的加入,场面顿时混乱。薛城一边撑开雾纱护罩防御子弹,一边与根苗境浊修斗法斗武,还要不时地出手保护江雪。

    筑基期的境界,身体强度应该能够完全免疫这种程度的凡人热武器,但轰鸣的枪声和热武器子弹摩擦的火花天生对鬼类有压制,舞墨心里很害怕,战斗力大打折扣。

    场面一时混乱,江林和郭晓萌的出现,让场面更加混乱。

    薛城和舞墨护着江雪且占且逃,总算逃出玫瑰园,却听到建筑群中传来郭晓萌的焦虑的声音:“小雪,小雪,你在哪儿呢?郭阿姨来救你了,别怕!小雪小雪……”

    巫修木寂来就来了,他好歹能有超凡的战斗力,你俩凡人闯进来,纯熟添乱!

    呯呯呯——一阵枪声扫射向江林夫妇,木寂挥手轻扬,一条黑色飞绫,护住江林夫妇,挡下热武器的扫射。

    虽然被建筑物阻挡,但薛城精神力看到木寂出手。其实她对巫修的手段很好奇的,想到他们会诅咒、会下蛊,却没想到这么一个帅气的大男人舞着一条黑色飞绫,这不应该是舞墨的法器吗?

    舞墨一身白衣白裙,手中白绫飘飞,想想就很美感。

    可现实是,身穿黑西裤白衬衣的帅哥木寂挥手舞着一条如黑色绸缎的飞绫杀敌斗法,好辣眼睛!不,目前是辣精神力。

    江雪的隐身符效果正在消失,他的身影渐渐凝实。薛城挥手解决掉正要给江雪套麻袋的一个浊修,将一张隐身符塞给儿子:“撕下一角拍在身上。”

    江雪一边接住隐身符,一边挥舞手掌的白影水果刀,将砍向薛城后背的一把浊刀削成两段。一边打斗,他是很惊心的,妈妈这把刀当得起削铁如泥,不但能削断敌人突然释放出来的黑色刀,还能削断手枪和狙击步枪。

    更神奇的是,这把刀不是完全依靠他出手去战斗,当他格挡不及的时候,这把刀会自动飞出御敌,打完后,又会回到他手里让他用来防御!

    江雪刚要撕掉隐身符一角,前面墙角一晃,郭晓萌跑出来。她一眼看到白色校服衬衫上班班血迹的江雪,惊喜心疼地扑过来:“小雪!”

    “小心!”江雪手中白影连连挥舞,当当,挡下两把砍向郭晓萌的浊刀。

    被江雪护在身后,郭晓萌幸福感动地流下泪:“小雪,你不用管阿姨,阿姨能看到你好好活着,已经足够了,你快想办法逃出去!”

    薛城护在火力最猛的后边道:“你们,快逃进那个屋子,等着救援!”让凡人逃进屋子里,她和木寂一人守前门边一人守后门,等着救援,总比这样盲目乱逃,四面受敌要轻松些。

    敌人火力过猛,带着这些凡人逃出去太难了。

    江雪将隐身符撕开一角,拍在郭晓萌身上,推了她一把道:“快进去!”

    郭晓萌身影变得透明,被江雪推了一把,躲开轻机枪的一阵扫射,滚进前边的屋子。而暴露出来的江雪,胳膊上、腰间连中两弹,鲜血喷涌,瞬间染红他的白衬衣。

    “小雪!”亲眼看着养子为救自己中弹的郭晓萌哭着爬起来就要再次冲出去,被身后的江林一把按住。

    “别给小雪再添乱!”江林是被木寂护着从后门进来。

     

    看到儿子为了救郭晓萌居然甘愿自己受伤,薛城的内心很不是滋味,但再难受也要战斗下去,郭晓萌一个普通凡人,居然为了江雪不惧枪声刀光,冲进战斗中来,所以对于江雪,这个女人是付出了真感情的。

    薛城觉得自己的心有些乱、有些烦,一个牵引术卷起江雪,将他从窗户丢进了屋子里。

    自己的后背暴露,中了一记,嗯,浊蛋?

    薛城只觉得一颗圆圆的浊气蛋破开自己的雾纱护罩,打进自己的后背,搅得她灵力混乱,经脉灼痛,她咬牙运转灵力,试图将这颗浊气蛋状的东西排挤出去。

    却发现这东西一进入她的身体,如同种子遇到土壤,立刻膨胀,伸出几根浊气根须,扎进她的血肉经脉中,飞快的生长,很快将她的身体撑的皮开肉绽、血肉模糊!

    薛城一边咬牙忍受在体内扎根生长的浊蛋,一边挥舞灵力之刀,斩杀冲来的浊修。

    舞墨挥舞她残破的白色衣裙,帮薛城挡住一部分要冲进屋子内的浊修和子弹。

    “呵呵,我们屠仙教成立以来,还未曾斩杀过一个修仙者,今天终于要斩杀一个修仙者祭教,让我们名实相符了!”这声音初始响起时,似乎还在几里之外,一句话说到最后,人已经出现在薛城面前,更重要的是,在薛城听来,他的声音自始至终一样大小。

    见到眼前这其貌不扬的男子,薛城目光一凝,相当于筑基期的浊修!

    男子微微一笑:“死吧,小小修仙者!”他张口,一颗浊蛋吐出,飞向薛城。

    薛城冰冻术、灵力之刀、九转还魂掌一同打出。最先与浊蛋相遇的灵力之刀在浊蛋腐蚀下,立刻溃散,紧随而来的冰冻术只是让浊蛋的速度顿了一下,浊蛋便穿过九转还魂掌的净化之力,向着薛城飞来。

    薛城忍着体内还在生长撑裂她血肉的、已经发芽生长枝叶浊蛋,旋身躲开浊蛋的第一次攻击。好在这浊蛋在穿过九转还魂掌的净化之力时,消减了三分之一。被净化的那三分之一化做一颗带着淡黄色的杏鲍菇掉落在地上。

    但剩下三分之二大小的浊蛋一击不中,并未随着惯性飞出去,而是一旋,飞了回来,再次追向薛城。

    这还不算相当于筑基期的浊修再次张口吐出一颗浊蛋,疾飞向薛城。

    远处,一栋高楼的楼顶,早上将赵如意掉在树上的小姑娘伍凰,举着望远镜看到薛城血肉模糊的背道:“不好,师姐受伤了,我得去帮忙。”她收起望远镜,往楼梯处奔去,一边望向远处楼群,“这帮武警的动作好慢,我再给他们施点压。”她一边跑一边掏出手机打电话。

    薛城护在身后的屋子里,江雪被薛城牵引术丢进屋子里,摔在地上,腰间弹伤鲜血喷涌,疼得差点晕过去。

    江林脱下衣服,捂住伤口给他止血。

    “小雪,小雪!”郭晓萌哭着搂起江雪,让他躺在自己怀里,“傻孩子,你怎么可以为了救阿姨,连自己的命都不顾?万一你有个……让阿姨怎么活?”

    江雪咬牙忍痛道:“郭……阿姨,这……还你十年的养育……啊……”

    江林按住他的伤口道:“别说话,坚持住,这个位置不在要害,你会没事的!”

    后门,木寂黑色飞绫飞舞,卷住浊刀、子弹的袭击,与三个相当于练气后期的根苗境的浊修交手,还稳占上风。他如黑缎一般的飞绫,时而长、时而短,竟然能伸缩自如。

    薛城被相当于筑基期浊修的浊刀、浊蛋逼得左支右绌,背上的浊蛋不断生长的枝丫,爆的她整个后背血肉模糊,她觉得自己的内脏也在被浊蛋扎根、爆开。

    死了死了死了,这次怕是真的活不了了,师父,怎么还不来,我死了,谁给你做冰激凌?没有冰激凌,你老人家如何压制体内血脉燃烧的灼热?师父……

    原本在江雪手中的白影不知何时消失,带着木纹的光影一闪,已经切入筑基期浊修的背心。

    薛城心中想,这把白影经过师父两次锻造,果然不同凡响,关键时刻与她心意相通,她引开浊修的注意力,白影偷袭,一击必中。

    薛城配合白影,积蓄全身的精气神,连连打出三掌九转还魂掌,掌掌击中浊修,因为她此时所剩灵力已经不多,她是调动全身可以打出的所有能量,打出了三掌,连她周身的好人之光都被调入掌力之中。

    九转还魂掌在好人之光的介入下,发生了变异,白色净化之力带着淡淡的红色。

    浊修的身后嗖嗖嗖爆出三根杏鲍菇,杏鲍菇的颜色也带着一丝丝的淡淡红色,若不仔细看,还发现不了。

    浊修体内原本还充盈的浊气和浊气结界一阵扭曲,他心中大惊,感觉自己的根基发生动摇。远处警笛鸣响,他不敢恋战,用全力压制体内浊气,暂时稳住根基,飞身向远处掠去。

    看到老大逃走,剩下浊修,机灵的跟着撤退,榆木疙瘩的没几下就被舞墨和木寂和突然加进来的伍凰和后来赶到的江林的手下解决。

    薛城全身血肉模糊,不但背部被爆开、内脏碎裂,她觉得浊蛋的枝叶还向着自己的头部生长,她的意识也在模糊,耳边听到越来越近的警笛,终于支撑不住的身躯向前扑到。

    “妈妈,妈妈,妈妈……”江雪撕心裂肺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薛城在儿子的呼喊声中再次清晰了一瞬,不,我不能死,师父还要吃冰激凌,我要活下去!

    “救护车!”

    薛城杂乱的意识中,听到有人喊救护车的打电话声音,有向自己奔来的声音。

    不行,她最后一丝理智告诉自己,她不能上救护车,不能去医院,她如今的样子,医院医生根本救不了她,只会让她死得更快,或许只有师父才能救她。

    师父,师父……薛城似乎感觉到了师父的召唤,用最后一丝力气拍到身上一张飞行符,血肉模糊,滴着鲜血的身体,腾空而起,向着内心感应的方向飞去。

    这样血肉模糊的在天上飞,会吓坏凡人的,她迷迷糊糊又拍了一张隐身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