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二百五十三 有故事的少年
    薛城跟着比自己还要高半头的儿子去服装店换衣服。

    路上江雪道:“妈妈,你做的爆米花真好吃,我的朋友们非常喜欢。其实一开始他们并没有在意爆米花,但偶然吃了一口后,就开始抢了,他们还想要吃呢!”

    “你们喜欢就好,妈妈再做一些给你。”

    “不用了,妈妈你在哪里卖?我告诉他们,让他们自己去买。”儿子还是担心妈妈的生意,同学们(爱ai)吃,但不能总让妈妈白送他们吃,妈妈会赔钱的。

    薛城:“我目前就在你们学校门口的小树林中的石桌上卖。”

    “好的妈妈,给你衣服,我在外面等。”江雪将袋子给了薛城。

    薛城走进试衣间,打开袋子,然后傻了。

    儿子,你确定要让妈妈穿这(套tao)衣服吗?

    袋子中是一(套tao)女款附中的校服,白衬衣搭配藏蓝色的裙子那种。

    薛城记起路上根本没有见到家长去参加音乐会,小雪是要她穿上附中的校服,偷偷混进学校看他演出吗?

    好吧,只要儿子高兴,薛大妈就制服一次啦,何况她如今的外表年龄,穿上也应该没有违和感的。

    以薛城的(身shen)高,穿上校服裙子,刚好到膝盖。如今的天气还有一点凉,年轻的姑娘们不惧这点寒凉,早就丝袜裙子了,年龄大的人会受不了。但薛城的体质如今已经不是普通人了,别说现在的气温,就是大冬天穿裙子t恤也不会冷。

    但是袋子中,江雪细心的准备了一条薄款的黑色打底裤。

    薛城换好衣服,将自己原来的衣服放进袋子里,出了试衣间。

    江雪看到薛城的瞬间,眼睛一亮:“完美!”

    “什么完美?”薛城照着镜子看,她如今的样子混到一群高中生里,确实会被当成同学的吧?

    “妈妈穿上校服很完美!”江雪由衷的称赞,但如今五感敏锐的薛城还是察觉他在掩饰。

    这小家伙,想要利用老妈干什么?

    正常的老妈估计是不会跟着儿子胡闹的,就算想胡闹,保养得再好,也无法真正穿上校服站到高中生里不穿帮,就算没有鱼尾纹,四十岁的女人与高中时的(身shen)材还是有区别的。

    但薛城不是正常的老妈,而且她无论面容还是(身shen)材都不会穿帮,所以,她大胆的跟着儿子混进学校胡闹了。

    “那边是牡丹园,我们学校园林兴趣组的同学培养的牡丹品种很多,五一之后会开花,那边是第一教学楼,后边的是第二教学楼,我们的教室就在哪儿,那边是语音楼、对面的是实验楼……”江雪一边走一边给薛城介绍学校。

    建在皇家园林上的校园,如园林一般漂亮,在这种环境念书一定是一种享受,特别是衣食无忧,不用为生活费和学费发愁的(情qing)况下。

    年轻的校服掩盖不住一颗沧桑的心,薛城觉得,不远处那个女生说的话太对了,她说,与江雪走在一起的女生好漂亮!

    开玩笑了,薛大妈才不是在乎外貌的人,其实她一路都在小心感应师父所说的那个筑基期鬼修藏在哪里。如果可能,她要尽快将它抓获。儿子与筑基期鬼修同在一所学校,实在让人不放心。

    薛城还发现,不时有学生举着手机对着他们拍照,有的稍稍掩饰一下,有的明目张胆、肆无忌惮。

    她小声问道:“小雪,平常你的同学也这么天天拍你吗?”

    江雪睁眼说大瞎话:“噢,他们平时也偶尔拍我,不过今天可能因为我有演出,拍的人就多了。”

    薛城很是想不通这些青(春chun)少年少女们心里想什么,她本来就不是一个很敏感的人,自己青(春chun)少女时代都那么迟钝的一个人,大妈级别了,更加猜不透少年心事。

    管他什么呢,她一个练气后期“大”修士,还能怕这毛头小伙子不成?

    这样一想,薛城便昂首(挺ting)(胸xiong)跟着儿子继续在校园瞎逛。

    他们最终来到一个湖泊,湖水碧绿,已经有小荷才露尖尖角。湖的南边是广阔的一片草坪,紧挨着湖边的草坪上搭建了一个临时舞台。

    看样子,音乐会是在这里开了。借助水面的回((荡dang)dang),会让音声更美妙。

    已经有学生排着队在草地上按照方阵坐好。

    江雪带着薛城走到高二7班的方阵,安排她在他的三个伙伴旁边,凳子都给她准备好了。

    江雪对薛城道:“你在这里看演出,我得去准备,有事(情qing)就指派他们三个去做。”说完又冲三个伙伴点点头。

    三人摆手,笑着让他放心去吧。

    江雪冲薛城笑着摆手后,才跑开了。

    薛城问了江雪的伙伴,得知九点音乐会才正式开始,她便说明自己想去学校参观一下。

    少年嘉年主动请缨,带她去参观校园。

    参观校园是幌子,其实薛城主要想找找那个筑基期鬼修隐匿在哪里。

    师父说,鬼魂类以(阴yin)暗能量为食,只要能找到(阴yin)气比较重的地方,就有机会找到那个鬼修。

    对于一所学校来说,古老的建筑往往是比较(爱ai)传出灵异事件的。

    薛城边走边道:“你们学校的建筑很漂亮,看起来都很新,都是近几年才建的吗?”

    少年嘉年自豪地道:“当然不是啦,我们帝都大学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了,帝都大学附中比帝都大学只年轻二十岁,也有快一百年的历史了,还保留着很多有纪念意义的建筑呢。”

    快一百年历史的建筑,难怪能滋养一个筑基期的鬼修!

    “我可以去看看吗?”

    “当然了,”嘉年笑道,“最古老的帝都附中的教室,如今改造成我们手工组的活动室,我带阿姨去看看。嘻嘻,你太年轻了,我能不叫你阿姨吗?”

    薛城道:“你随意。”反正自己又不是人家的亲姨,(爱ai)叫不叫。

    “那我叫你什么呢?江雪叫小雪,要不叫你大雪吧。”

    薛城嘴角一抽:“你还是叫我老薛好了。”

    嘉年嘿嘿笑了两声,也没真管薛城叫大雪或者老薛,继续带她参观校园。

    嘉年所说的教学楼虽然古老,但薛城并没有感觉(阴yin)气森森的样子,又参观了几处古迹,都没有发现(阴yin)气浓到有鬼修出没的样子。

    “嘉年同学,你们学校有没有关于灵异事件的传说啊?”薛城想了想,用比较委婉的语气问道。

    嘉年一听,立刻来的兴致;“阿姨,这个您问我还真问对人了,我还真知道。我跟你说啊,我跟您从什么时候说起呢?对,就从民国时期说起,就是那个民国十三年……”

    嘉年同学碎碎念念、兴高采烈,从民国时期开讲,有正序、有倒叙、中间还有插叙,讲得薛城呵欠连连,终于讲到他的手机响了。

    而且他的手机铃声把他自己吓了一跳,因为他用的是还魂夜的插曲,他哆嗦了一下,才接通了电话:“喂,啊,快开始了吗?我还带着阿姨参观校园呢,好吧,我们这就回去。”嘉年挂了电话道,“阿姨,他们说快要轮到小雪的节目了,咱们回去吧。”

    “好的,”薛城点头,善意地提醒道,“孩子,实在受不了,就不要为难自己了,把铃声换了吧。”

    “啊?啊——”嘉年愣了一下,然后眼圈一红,差点要哭了,“阿姨,我之前谁都没敢告诉过,其实我胆子特别小,我怕被同学们嘲笑胆小鬼,假装胆子很大,还到处搜集鬼故事晚上给别人讲,手机铃声都是《还魂夜》的插曲,其实我很怕的,一到没人的地方,就赶紧将手机调成振动模式,因为我害怕……”

    嘉年的(身shen)高原本与薛城差不多,此刻他抱着(胸xiong)蜷缩着(身shen)体瑟瑟发抖,就比薛城矮了不少,薛城伸手摸了摸他的头道:“孩子别怕,你小时候一定经历过什么事(情qing)吧?不妨说出来,或许我能帮你点什么。”

    嘉年用袖子摸了一把脸,冲薛城点点头,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虽然与这位江雪的妈妈才见过两次面,就下意识地愿意相信她,或许是她笑起来和煦温暖吧。

    薛城道:“我们边走边说。”

    嘉年跟着薛城一边走一边道:“我小时候,就是五岁的时候,外面跟邻居小孩玩儿,玩完了回家,就看到爸爸妈妈都躺在地上,到处是血,”他说到此处,突然抓住薛城的手,好像这样能给他一点温暖和勇气,“我突然看到我妈妈从她自己的(身shen)体上坐起来,她青面獠牙,伸手向我抓来。我吓坏了,吓得连连倒退,她伸手抓在我的腰间,我只感觉腰间一阵火辣辣的疼痛,我妈妈突然被一阵火苗烧成星星点点,我就吓晕过去。后来我醒了后,爸爸妈妈和(身shen)体都被放在屋子里。我吓得再也不敢回屋子里,后来爸爸妈妈被下葬后,我就跟着爷爷(奶nai)(奶nai)。我跟他们讲我看到事(情qing),他们说我被吓傻了,他们都嘲笑我胆小……”

    然后这孩子就把内心的恐惧深深埋在心底,在嘲笑中学会了隐藏自己。

    如果是以前的薛城,一定也会认为嘉年一定是因为父母突然被人杀害在家中,留下了心理(阴yin)影,所以胆小而恐惧,但现在的薛城是个修士。

    “你是不是很容易遇到某些脏东西?”薛城握了握嘉年冰凉颤抖的手。

    折磨了自己十多年的心事在这一刻说出来,而且被人理解,嘉年感动得泪如雨下:“是,经常看到,我(奶nai)(奶nai)家外的街道上有个鬼魂徘回,每次天晚了,我都不敢回家……就去小雪哪里过夜,有时候骗小雪我家有好东西给他看,其实是让小雪送我回家,他或许知道,但从来不揭穿我!”

    儿子是善解人意的暖男,当然不会揭穿你。薛城笑笑:“别怕,我有办法帮你,你以后再也不会胆小了。”

    “真的吗?”嘉年一脸希冀。

    “当然了,我怎么会骗小雪的同学?我得到解决的办法,就让小雪通知你。”

    “谢谢阿姨,谢谢阿姨……”嘉年激动地抽泣。

    回到湖边的音乐会现场,台上正在表面的是一个钢琴演奏四手联弹。在舞台侧面,江雪抱着吉他正做准备。

    薛城这才知道儿子是会弹吉他的。她问(身shen)边的嘉年:“小雪是要表演吉他弹唱吗?”俊美的少年边弹边唱,无论在那个年代都会让少女们疯狂的。

    嘉年:“不,小雪不唱歌,只弹吉他,他最喜欢弹奏舞曲,他唱得歌也很好听,但从来不在弹吉他的时候唱。”

    儿子这些怪癖,她这做妈妈的真的不知道,离婚后,江林和郭晓萌将江雪保护的很好,郭晓萌家境富贵,她要想去探视一次儿子,很多时候连保安那里都过不了,就算费尽千辛万苦见到儿子,还会被儿子推开拒绝相见。

    以后如果有可能,她要与儿子多相处,了解他、弥补他。

    虽然距离舞台还很远,还有音乐在演奏,薛城修士灵敏的耳朵依然能清晰地听到江雪和旁边几个女孩的对话。

    一个清脆的女声:“江雪,我知道你要弹奏的曲目,我最近正好练过这个舞蹈,我帮你伴舞哦。”

    江雪:“谢谢,我真的有伴舞了,不用了。”

    清脆声音的少女不甘心却无奈地拉着同伴离开了。

    但少女们的心是强大的,清脆声音的女孩离开后,一个穿着黄色演出裙子的少女走到舞台侧面:“小雪,你的舞伴呢?”

    江雪:“还没有到。”

    “你马上要上了,她还能来吗?”

    “能。”

    黄裙子女孩悻悻离开。

    第三个少女上前:“江雪,我帮你伴舞吧,我的舞蹈最配你的吉他舞曲了。”

    “谢谢,我有伴舞了。”

    第四个少女……

    正与嘉年一起走向观众席的薛城心里也很好奇,儿子的舞伴会是一位什么样的姑娘,自己要不要包个红包……啊呸,太不纯洁,小雪怎么会早恋呢,小雪是乖孩子。

    江雪在拒绝了第n个姑娘后,看到了嘉年和老妈,一边冲着嘉年招手,一边对姑娘道:“我的舞伴来了,谢谢你。”

    薛城的心突然有点凉凉的,虽然社会越来越开放,人们的观念也在不断更新,同(性xing)恋正在被更多的人接受,但如果这事(情qing)发生在自己儿子(身shen)上,她觉得自己会哭的。

    她扭头看了看(身shen)边的嘉年,十五六岁的少年,男人的特征还没有明显发育出来,长得也算清秀可(爱ai),听说儿子会送他半夜回家,听说他还会去儿子的住处留宿……

    薛城觉得自己好想哭,不行,要哭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