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5章 江林
    保安队长将一个大布袋搬到黑风衣男子的面前:“江总,这是那个光头扛着的东西。”

    “打开看看。”黑风衣男子瞥了眼袋子,袋子所用材质似乎是手纺的纯棉布。

    保安队长麻利地解开布袋:“江总,是瓜子,很香的瓜子!”

    黑风衣男子有鼻子,当然闻得见花蜜香的瓜子味道。

    “那光头下井的时候就背着这袋瓜子?”黑风衣男子问道。

    保安队长肯定道:“绝对没有,他们都是空手下去的。我把瓜子倒出来仔细检查。”

    “不用了。”黑风衣又扫了一眼那布袋,有那么一瞬间,他想抓过一把瓜子来吃。

    这瓜子很新鲜,不像是从后龙山中盗出来的文物。

    保安队长从旁边小弟手里接过一个瓷杯和勺子,里边还有没有吃完的一点冰激凌,闻起来让人很有食欲的样子。

    黑风衣男子接过杯子,认真看了看,这杯子更加不是文物,就是很普通的细白瓷杯。只是里面的冰激凌让他再次有了吃一口的冲动。他可以肯定,这杯子的冰激凌是薛城做的。冰激凌中撒发着只有她才能做出的那种味道。

    他将杯子丢给保安,走出工地的临时办公室。

    保安赶紧追过来道:“江总,已经把他们分开关押了,您现在要提审吗?”

    黑风衣男子看了看迷蒙的雾霾中即将破晓的东方,走到一辆挖土机旁道:“去把杨教授请来。”

    保安队长赶紧去提杨教授。

    正用毛巾擦一头冷水的杨教授,觉得自己的一脑袋浆糊。

    他使劲儿理顺自己的回忆,慢慢记起自己被北风集团请来对他们新开发的一个楼盘地基做研究,然后有个伍凤的漂亮女总裁给了自己一笔钱,让自己带几个人进那个楼盘看看。

    他好像是在晚上带着那几个人进了后龙山,然后进了一座半山腰的小庙,然后……他的脑海里记起自己在那小庙里烧香磕头拜起佛来,整整磕了一晚上头,然后磕晕了过去。

    杨教授摸着自己被浇冷水的大头,难怪我特么感觉头好疼,我是脑抽风还是脑进水了,竟然大半夜跑去那小庙磕了一晚上头!

    杨教授觉得这很不可思议,自己会大半夜跑到一个小庙磕头磕了一晚上,但自己的记忆里明明就是这么记着的。

    保安小队长带着杨教授来到一处正待开发的工地。

    杨教授一看到黑风衣男子,腿有点发然,心里很发虚:“江……江总……”

    “杨教授,”黑风衣男子气质清俊冷冽,声音却很柔和儒雅,“能告诉我,昨天晚上发生什么了吗?”

    “昨天晚上……”杨教授使劲儿用毛巾抹了抹头,“江总,我……说出来,您可能不信,我……我带着伍总他们进了后龙山,到达那个半山腰的小庙,然后,然后我就在庙里烧香拜佛,整整拜了一个晚上!”说出来他自己都不信啊。

    江林不是傻子,当然不信杨教授的话,他微微一笑,嘴角稍稍有一点偏向左,原本冷峻的脸上充盈着一丝暖暖的邪意,实足的霸道总裁文味道。“杨教授,你先回去好好休息,等想明白了,我们再谈。”

    保安小队长立刻让手下带着杨教授离开。

    望着江林那修长冷峻的身影,教授心里哭啊,接下来等待他的会是什么?

    保安队长看向老板:“江总……”

    “我们去看看伍总。”江林道。

    保安队长赶紧带路。

    保安小队员见到老总过来,连忙给打开房门。

    江林走进房间,伍凤娇小的身影快如闪电的扑上来抱住他的脖子:“江江,你怎么才来看人家?人家已经等了你好久了哦!”

    她娇柔的声音简直能把人酥化了,她身材娇小,江林身材修长,她抱住他的脖子,脚都沾不到地,就是挂在他身上。

    娇柔美人儿挂在身上,江林依然站的笔直,一动不动。

    “你倒是动一下啊,算了,还是这么没情趣!”伍凤自己挂了一会儿,无聊的放手,从江林身上下来,“要不是为了看看你,人家早走了,一个破板房还能关得住人家。想关得住人家,至少也要是你的心!”

    江林对伍凤的各种娇嗔媚眼没有任何反应,一板一眼道:“伍总,能说明一下,你昨晚跑到我的工地来做什么吗?”

    “当然是来睡你啦,我都不嫌这板房简陋,来呀,江哥哥!”伍凤伸手挽住江林的胳膊。

    江林就是一个比较健康的普通凡人,因为经常健身锻炼,比一般男人有力量,但没有练过内功,更不是修真者,在已经内劲小成的伍凤面前虽然算不上脆弱不堪,但差不多没有还手之力。

    伍凤想要强上他几乎没有大难度,但是,每当伍凤热情如火的扑上来,他就化身硬邦邦的木头,不知道为什么,她一接触他木头一般的身体,浑身的热情就如同即将点燃的干柴上浇了一桶冰冷的冷水,瞬间没有一点感觉。

    越是得不了手,她越是心痒难耐。

    伍凤缠着江林的胳膊,柔腻腻的小手在他的修长的指间绕啊绕,他却一点反应都没有,一板一眼硬邦邦道:“你把薛城拉进后龙山有什么目的?”

    “薛城?呵,你居然知道我师姐叫薛城?你跟她什么关系?”伍凤的八卦之火熊熊燃烧。

    江林的声音依旧没有任何波澜:“她是我前妻。”

    “前妻!?”伍凤放开江林的手,一蹦老高,跳到他正前方,“我看到什么稀罕物种了?师姐那样的女人,你舍得跟她离婚?哇塞塞塞塞塞……你果然是一根超级木头啊。居然放弃师姐那样女孩子,找了个艳俗的小三过日子,你真乃神人!自虐神人!”伍凤跳起来,竖起拇指放在江林的两只眼睛之间。

    伍凤震惊地上窜下跳,江林依然波澜不惊:“薛城是你师姐?她什么时候成了你的师姐?”他的记忆中,薛城就是一个身家清白从农村考入大学的普通女子,与武林世家没有一毛钱关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