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4章 鸡血符
    年轻道士看着薛城离开的背影若有所思,这女子好超脱的气质,莫非刚才是她暗中相助?可是有点太年轻了吧,按照当年师父所说,达到这种程度的法力,没几百年的修为是做不到的。

    话说回来,这都什么年代了,世界上居然还有妖怪!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啊,以后再降妖除魔混吃骗喝得小心啊,不会每次遇到妖怪都有高人在旁边护佑!

    薛城与猴子去买酒菜路上,邀请猴子去薇薇蛋糕店工作。

    将榆底村所有工厂都干了个遍,在家做了两个月无业青年后,猴子是打算找个运输车去当押车,学习开大车的。

    但现在漂亮姐姐邀请,实在不好拒绝,而且妈妈和姐姐都不希望他做大卡车司机,高危行业,他爸爸当年就是大车司机出了车祸死的。所以猴子一口答应薛城,心里想着先去蛋糕店干几天,等妈妈和姐姐从家里闹妖精的情绪中稳定下来,再想办法说服她们,同意自己上大车。

    薛城开车回农场,伍凤和燕揽夕坐在亭子中讨论热播剧和原著那个更精彩。

    燕揽夕看到薛城回来,招手让她过来道:“我们今晚去后龙山探险。”

    “师父,我得陪师弟练功。”薛城当然不想去。

    燕揽夕道:“让他自己练,功法他都掌握了,你就算在身边看着也帮不上忙。”

    薛城怒瞪伍凤一眼,伍凤还她一个鬼脸。

    目的达到,伍凤告辞先回去准备,双方约定晚上十点到龙江花园碰头。

    吃过午饭,薛城打算研究一下年轻道士所画的符箓。

    去附近的一个镇上买了小道士所用的那种黄纸、毛笔和朱砂,将东西在小亭子的石桌上摆好,取了水准备画符。

    “用血液融化朱砂比用水的效果会好。”燕揽夕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薛城忙起身向师父施礼:“谢师父指点,用什么血呢?”自己的血只怕画不了多少张符箓贫血了。

    燕揽夕坐下道:“一般动物的血比用水高出一个品阶,若是用你养的那几只鸡的血,能更高出一个品阶。”

    薛城看了眼卧在麦地边晒太阳的几只鸡仔,要不抓一只放点血试试,作为补偿,可以喂它点灵珑点心吃。

    说干就干,她去厨房取了几块中午做的点心,把几只鸡仔叫道亭子里。

    闻到灵珑点心的味道,鸡仔们跑得贼快,冲进亭子,叽叽咕咕叫师姐。

    抓那只鸡放血呢?薛城几乎没有犹豫,一把抓起那只大公鸡。

    大公鸡惊得挣扎鸣叫。薛城一指头点在鸡头上,它鸡头一歪,晕了过去。

    六只母鸡见状一哄而散,退出亭子,惊恐地望着薛城手里晕厥的大公鸡,小声嘀咕,师姐是不是要把花公鸡给炖汤吃了。

    薛城化出一把灵力之刀,看了看大公鸡,浑身是毛,从哪儿放血呢?

    电视剧里都是从鸡脖子放血,薛城拨开鸡脖子的羽毛,灵力之刀轻轻一划,鸡血汩汩流出。燕揽夕赶紧端过碗,接住鸡血。

    亭子外几只母鸡咯咯乱叫:

    “我们要不要去救花公鸡?”

    “血流出来,都死了,救回来也是死公鸡一只。”

    “可是毕竟朝夕相处,你们忍心看着它被师姐炖着吃了?”

    “不忍心,问题是你们打得过师姐吗?”

    “……”

    放了十毫升的血,薛城一个治愈术,将花公鸡的伤口治好,连疤痕都没有留下。她在鸡头上点了一下,公鸡醒过来。

    薛城将盘子里的几块灵珑点心都给了大公鸡。

    原本以为自己要死了,一睁开眼,师姐竟然给了自己这么多好吃的,大公鸡有些懵,幸福来得太突然,但灵珑点心的美味下,就算懵着也吞掉一块。

    吃掉一块灵珑点心,大公鸡想起自己的伙伴,赶紧招呼母鸡们过来吃。

    但是母鸡们没有一个过来跟它抢灵珑点心,这是花公鸡用自己的血换来的,她们实在是不忍心吃它的血汗食物。

    薛城取了一些朱砂放进鸡血中,搅拌均匀,用毛笔沾了沾,在一张裁好的黄纸上按照年轻道士的方法,运转灵力,画那张加速符。

    灵力运转至笔尖,笔尖隐隐有红色光芒闪耀,薛城控制笔力,慢慢将加速符画出来。

    随着运笔,体内灵力缓缓流入笔尖,因为需要灵力的输出,还要输出均匀,薛城用了半小时才将一张加速符画完。

    燕揽夕好奇地拿过加速符道:“看样子是一张速度加持的符箓,要不,我帮你试试效果?”

    薛城正想找辆自行车贴上试试,师父要亲自当实验者,当然更好。她刚起身去帮师父推自行车,燕揽夕啪的一拍,将加速符拍在他自己身上,然后师父的身影嗖的就窜出去了,一身白衣的燕揽夕在碧绿麦田中忽快忽慢的奔跑,很快就到了麦田的尽头,然后消失不见。

    十分钟后,燕揽夕气喘吁吁地跑了回来,到了亭子边上还停不下,他绕着亭子一边跑一边道:“呼呼……很爽哦……呼呼……”

    看来师父玩得很嗨。

    “师父,难道停不下来吗?”若是一激发,就停不下来,薛城想象出自己开着五菱宏光在文化广场转圈停不下来的场景。

    “……呼呼……符箓级别太低,一次激发后,停不下来,要么用完,要么撕下来浪费掉。”

    燕揽夕显然是不想浪费加速符,所以围着亭子不停的跑。

    “呼呼……别再用鸡血画这种符箓了,太浪费,去找点普通的动物血,一次性用完……呼呼……”

    鸡血溶解的朱砂在慢慢凝固,为了不浪费,薛城决定画几张剑符试试。剑符不会因为能量用不完就一直砍,应该是一剑斩出,鸡血溶解的朱砂威力大,水溶解朱砂的威力小的区别。

    燕揽夕围着亭子又跑了半小时才停下来,腿都软了,直接躺在地上。

    从燕揽夕绕着亭子奔跑,到他躺下休息够时,薛城一共画了两张剑符、一张破邪符。

    燕揽夕一边拿起剑符观察,一边道:“加速符的灵力和运笔都不均匀,忽快忽慢,虽然这感觉很棒,但若是逃跑的时候忽快忽慢就危险了。”

    薛城点头,这个必须改进,办法就是多练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