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章 生机土豆
    师父都饿得要帮厨了,当然得赶忙做吃的。

    薛城一边系围裙,一边问:“师父,你是不是借了老王家一部手机?”

    “是的,在你房间里。我的手机被烫成灰灰了,还有我的屋子里全部东西都没了,我的衣服也没了,地板好像也坏了。时永铭去救我的时候踩到地上很多坑。”燕揽夕想起自己房间的问题。

    “救你?”薛城心中有了猜测。

    “他误以为我房间着火,就去救我,才被烫成那样。”他不知道,除了时永明,还有一群脱毛族,被灵珑灼热退去的毛发,这辈子怕是再也长不出新的毛发,头发可以说是剃了光头,胡子可以说是刚刚刮了胡子,睫毛可以说自己不够天生丽质,没长睫毛,眉毛怎么办?

    难道大男人要一辈子对镜画眉毛?想想那镜头就很有喜感。

    薛城先煮了一锅土豆,还是打算做成灵珑快乐的球形,因为还有什么比球形更能适合孕#育生机。

    这一次她在运转灵珑点心神功的同时,结合刚才从燕揽夕布置的锁灵魂和造生机的阵法中悟到的感悟,一边向锅中煮着的土豆输入灵气,一边让灵气结成生机阵法,灵气运转的时候,生成生机。

    看到生机源源不断的从阵法中生成,薛城心中窃喜,这就成功了,真是太简单了。

    “土豆留不住那么多生机。”燕揽夕的声音从后面幽幽响起。

    然后薛城就看到自己辛苦生成的生机从土豆中缓缓流出,消散在空气中。

    “食材太低阶,你要容纳的生机太多。”燕揽夕今天倒是很闲,居然给她研制提建议。

    其实是他也很迫切想要救时永铭,薛城甜灵根对万物有天然的亲和力,没准真能研制出可以救时永铭的食物。

    薛城再次运转灵珑点心神功,注入灵气,结成生机阵法,生成生机。

    结果与上次一般,土豆能容纳的生机还是那些。

    将煮熟的土豆捞出,薛城自己先尝了一口,细细感受,有灵珑快乐带来的机体每一个细胞的愉悦,这种快乐不会因为吃完土豆而消失,似乎化为勃勃生机,给生命补充了绵长的能量。

    这就是生机,化腐生肌、延续生命。

    但是土豆中蕴含的生机量实在是太稀薄,对于时永铭的作用只怕微乎其微。

    燕揽夕也自力更生,捞出一块土豆,剥了皮,吹了又吹,咬了一块。

    好吃,好几天没有吃到灵珑食品了,感觉像饿了几个世纪一般。

    甜灵根果然是个神奇的存在,生机在她的那个什么神功的转化下,也变得如此柔软有亲和力,或许真的能让时永铭活下去。只是生机的含量实在太少了。

    薛城将煮熟的土豆剥皮捏成圆球,送入烤箱,烤成表皮酥脆。

    外形依然是灵珑快乐的样子,但口感有了变化,酥脆绵软快乐中还有一丝新生的感觉,对,就是新生的感觉。

    但是这绝对不够去救吊着命的时永铭。

    薛城给师父夹了几颗丸子,又给了门口的鸡仔们几颗,自己觉得闷,走出去转悠。

    院子前大片的冬小麦苗正在泛青复苏,阳光照耀下散发勃勃生机。

    薛城走进麦田,掐了一个麦叶拿在手中,青涩的味道和小麦生长的生机撒发出来。

    若是将小麦叶子的融合到灵珑快乐中去,小麦的叶子本来就正在生长,蕴含浓郁生机,若再经过她的灵珑点心神功烹制,会发生什么变化?

    薛城弯腰采了一些小麦的叶子返回厨房。

    燕揽夕举着一只杯子送到她面前,薛城抬手一个冰冻神通,杯子又碎掉,一个杯子状冰块落在燕揽夕手中。

    燕揽夕愉快的啃起冰块,咔咔咔,嗯,这次更好吃,够冰,得有零下二百度。

    薛城放下手中的小麦叶子,收拾碎掉的玻璃杯。以后再用冰冻术给师父做冰块,应该换一个容器。

    将新采的小麦苗洗干净,切碎,与刚才没有用掉的土豆泥搅拌在一起,一边搅拌的同时运起灵珑点心神功,注入灵气、结成生机阵法,生机再次源源生成,融入搅拌的食材中,促进食材发生变化。

    咔咔咔……咔……咔——燕揽夕啃冰块的声音顿了一下,这都可以!仅仅加了一个麦苗,容纳生机的量不但成倍增加,生机的性质也发生了一些改变。

    薛城搅拌均匀,收了功,正要打算将土豆泥搓成丸子,燕揽夕突然开口道:“别动。”

    嘎?薛城的手停在土豆泥上空:“怎么啦师父?”

    燕揽夕一口吞掉手里的冰块,起身端起盛着土豆泥的配料盆,出了厨房。

    薛城赶紧跟上。

    果然,燕揽夕端着土豆泥去了她的房间,走进卧室,抓起一把土豆泥直接朝时永铭的胸前的伤口抹去,一把一把土豆泥糊满时永铭的胸前。

    黄色土豆泥中掺着绿色斑点,薛城脑海中浮现出木乃伊、绿巨人、怪物史莱克……反正没有一个正常人。

    土豆泥相对于时永铭的伤口来说太少,只抹了胸口一层就用完了。

    燕揽夕将盆子给薛城道:“再去做一些。”

    “好哒师父。”薛城端着盆子先跑到麦地去采麦子叶。

    麦子叶若是好用,新品用得上的话,就跟前边这片麦田的承包户谈一下采小麦叶子的价钱。

    七只鸡仔在麦田里游荡,看着薛城采小麦叶子,不时地翻出一只虫子来,吞下虫子,满足地咕咕叫两声,过的再悠闲不能。

    薛城发现自己活得似乎还不如这几只鸡,它们不用下蛋,不用工作,不愁吃住、不用担心坏人构陷、鸡身自由,简直悠闲快乐的不要不要的。

    走进厨房,薛城估计了一下时永铭伤口的面积用量,洗了一堆土豆,用两个锅煮上土豆,然后去看时永铭。

    “师父,有效果吗?”单从表面看,薛城没有发现时永铭的伤口有任何变化。

    燕揽夕点头道:“有效果,不过若单是用这两种药材,想要救活他,怕是需要上百年。”

    上百年,凡人的生命一共才多少年?也就是说时永铭这辈子就这样躺在她床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