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章 自带冰激凌神通
    也就是说,薛城又失踪了,戚薇薇一眨不眨地盯着燕揽夕,她要用美男来安慰自己想哭的心。她要一次狠狠看个够,为接下来的五天艰苦卓绝的抗日,不,抗无灵珑点心日子做准备。

    话说,戚薇薇怎么知道五天后薛城才会出现?这道理与抗日神剧主角那“八年抗日战争要开始了”的台词同理。

    农场很快又来访客,时永瑞的大老婆带着儿子、蒋秋的弟弟蒋冬、谷卷国的老婆等等人。他们本来是来求燕揽夕放过在医院哭嚎惨叫的三人,但一见到燕揽夕,差不多将老公、老爹、哥哥忘了,满脑子痴痴迷迷,聚在燕揽夕周围,恨不得去跪舔他的女式拖鞋。

    戚薇薇看着这些脸露痴迷茫然的人,心里好过一些,原来不光自己一个人觉得今天穿女装的燕揽夕格外看好,自己的审美观还是没问题的。

    燕揽夕挥挥手对众人道:“走吧,从哪来回哪里去吧。”

    这些人乖巧听话的起身,连同自己来的时候带的礼物一起走了。他们出了农场,开车到了半路,才渐渐醒悟过来,自己好像有事情还没办。

    五天后的北石市某个独立别墅中。

    在半空中吊着转到呕吐的四爷和五姑娘终于被放下来。

    “说吧,为什么伏击我?”薛城坐在主位沙发中,轻轻抿了一口瓶装矿泉水。

    “呕——”

    “吐——”

    两人脸色苍白,呕吐着。

    薛城默默将刚刚喝的一口水吐到垃圾桶里。

    “女侠,我发誓,我真的只是想请您帮我治病!”四爷颤抖着从地上坐起。

    最烦男人发誓,因为从来不会遵守兑现。“你可以再吊一会儿。”

    四爷吓得一哆嗦,薛城捏了捏手里的瓶子,应该换个房间,看着那两个人的呕吐物真心喝不下水。

    她起身走出屋子:“外面阳光不错,不如出来晒晒太阳。”她坐在院中的长椅上,后面一棵梅树,正开着几枝梅花,前边一个小小水塘,水塘边上几树梅花,花瓣落在水塘中,漂浮在水面。

    一颗花瓣簌簌飘落在薛城的头发上,瞬间冻成冰花瓣,不是天气冷到如此程度,是薛城的身体不自觉的释放精纯的冰寒。

    刚刚突破至炼气后期,对身体澎湃的灵力掌控不够熟练,稍不留意释放出一丝灵力,就化成冰寒。

    四爷五姑娘小心地跟着出来,四爷看了眼五姑娘,小声道:“你说吧,万一我说错话又被吊。”

    五姑娘瞪他一眼,鄙视道:“死道友不死贫道,你怕说错话,难道我不怕?”

    他们再压低声音,薛城也是能清晰听到的,她回头道:“其实我就是想知道,你们为什么要半路伏击我?”

    五姑娘看了眼旁边不争气的四爷,之前还想着帮了他这次忙之后,让他赔自己一晚呢,原来这小子就是一个绣花枕头,白白浪费了风流四爷的名号,睡他的兴趣顿时消失无踪。

    “大师,在下伍凤,伍门华北地区的分部负责人。前天在你进阶的气运影响下,成功达到内劲小成境界。这是伍凤欠您的人情,您但有驱使,只要不对我们伍门不利,伍凤定当全力为您办成。”伍凤躬身抱拳拱手对薛城道。

    薛城忍不住揉了揉耳朵,这五姑娘刚才的话信息量太大,而且有陌生词汇,薛城一时没有听明白,不过她的话里似乎没有说出自己想知道的内容。

    伍凤见薛城一脸懵逼的样子,忙又补充:“我五天前伏击大师,是受郑思委托,擒住您为他治病。郑思就是这位先生,郑家的小少爷,人称风流四爷。”

    薛城观这位五姑娘,虽然身材娇小,声音柔糯,却英姿飒爽、言谈举止干脆利落,心中好感大增,冲她点点头,便转问四爷:“你怎么跟时永瑞勾结到一起的?”

    四爷忙恭敬道:“自从去年喝了大师调的一杯酒后,我……我就病了,浑身酸软无力,一直在寻找大师,请大师给我治病,后来知道大师是戚薇薇小姐的朋友,我就托戚小姐的哥哥臧梦莀求大师给我治病,可是那个臧梦莀说大师不但不肯给我治病,而且最恨的就是我这……这种马,专门要置我于死地。臧梦莀还打听到古槐县那几个虫子也想要对付你,说我们可以借助他们的力量抓到你,所以就……”

    薛城身上的冰寒气息顿时暴增十倍,四周温度跟着骤降,小池塘的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结冰。

    伍凤连连打了好几个冷颤,心中奇怪,自己已经内劲小成,这点寒冷应该能抵御的。

    四爷冷得浑身打颤,牙关咯咯作响。

    薛城看了看自己左手上的三颗美甲,原本深红色的美甲,颜色变得暗淡,预示被控制者身体状况很不好,随时会挂掉。

    直接让他们这么死了,是不是太便宜了?起码得身败名裂吧?薛城想了想,停止对三人生不如死的控制。

    已经从古槐县医院转入北石市省第二医院的时永瑞三人顿时感觉痛苦一轻,下一瞬间,地狱般的痛苦消失的无影无踪,好像这五天以来的痛不欲生根本就是做了一个梦。

    无论在古槐县还是省医院,全身检查都显示三人身体健康,没有任何疾病,省医院还专门组织专家医生对三人的状况进行了会诊,医生们根本理解不了各项检查基本正常的三人,为何在床上打滚惨叫,似乎痛得没法活。他们差一点就给出三人属于精神病系列了。

    这边,四爷见薛城迟迟不说话,以为自己又说错话了,一想到倒吊起来的半空旋转,冷汗涔涔往下落,身体又出在薛城不经意释放的寒气范围,牙关还冷得咯咯作响。

    薛城放下手,抬头看到四爷的矛盾惨状,收敛了一下自己身上外散的寒气。四爷和伍凤顿时觉得气温回升,不再冷得刺骨。

    看样子四爷刚才说的话是真的,薛城在那个狭小空间的时候也听到四姑娘说要抓活的,若不是四姑娘,她怕是已经被时永瑞三人的人给杀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