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章 两个人的寒冷靠在一起就是微温
    五姑娘看着两人,内心是崩溃的。她是一个喜欢用暴力解决问题的姑娘,有心一拳过去将四爷打晕,因为他的叫声太无耻,但刚才四爷就是伸手碰了薛城一下,变成这样,她很怕怕自己一伸手也被传染了。

    “棉花丝”在给薛城的全身带来灼心之痛后,薛城渐渐感觉到,自己在突破。

    没错,就是在突破!

    她的原本的丹田、经脉、骨肉血甚至皮肤毛发在承载了这些棉花丝后,因为承受不住,引起崩溃的痛,破而后立,为了承受住这些棉花丝,开始发生质的进化。

    比如说以前她的身体、丹田、经脉是草搭建的房子,那么现在,这草房子的材质正向木质进化。

    天地灵力以飙飞机的速度汇聚而来。

    被天地灵力涤荡的四爷打滚地速度慢慢停止下来,痛楚慢慢消失,他感觉自己酸软无力了一个多月的身体在缓缓的回血。

    五姑娘发现自己卡了很久不能进阶的家传内功隐隐有突破的迹象。

    这是发生什么了?

    不管发生什么,不是坏事啊。

    五姑娘不敢大意,急忙打坐运转家传内功心法,迎合身体突破的搏动。

    薛城身体的木房子一寸寸地搭建起来,从日升到日落,再日升、日落……整整持续五天。

    用了一天时间完成突破的五姑娘和解决了身体大问题的四爷很清楚这机缘是薛城带来的,幸好过节不够深,不管付出多大代价,这个善缘要结下。

    两人悄悄离开房屋,守在门外,留薛城自己突破。

    你说还吊在半空中,那怎么可能,一根普通的绳子怎么能捆住要突破至炼气后期的修真者?光是灵气的涤荡就将品质为米国进口塑料垃圾制成的高档绳给震的变成灰灰。

    五天后,薛城捂着窗帘走出房间。绳子都成灰灰了,普通的衣料更加挡不住突破后期的灵气冲击,也早变成灰灰。

    从草房子变成木房子,晋升练气后期,薛城能够感觉到自己更坚固的丹田和经脉中奔腾的灵力,更奇妙的是,她现在可以随意进出那个装着一团棉花的狭小空间,空间和棉花都化成她的一部分,棉花更像是她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眼睛一般,可以化成无形无质却无处不在的细丝释放出体外观察环境物体。

    她无需转身,就可以清晰的知道自己身后的有什么,不用做b超她可以看到物体内部构造。

    有了这个外挂她是不是可以考虑去赌石了?

    她试了多次,棉花细丝如果全方位延展的话,至多能外放五米,如果集中起来朝一个方向的话,可以达到二十米。这是在空气中的距离,若是传进固体中,距离会更短。具体情况,还需要她有空的时候慢慢研究。

    阳光下,捂着窗帘的薛城,脸上的肌肤明亮莹白,撒发生机。子弹伤口什么的,都消散在空气中了。

    四爷和五姑娘呆愣地看着薛城。

    被人这么盯着,捂着窗帘的薛城相当不自在,尴尬地裹了裹窗帘:“咳咳,可不可以先帮我买一套衣服穿?”

    两人缓过神来:

    “女侠,您练完功了吗?”四爷一脸恭敬。

    “恭喜大师成功进阶!”五姑娘毕竟是行家。

    薛城的新衣服以最快的速度送来,穿上衣服的薛城做的第一件事是把四爷和五姑娘倒吊在半空中转圈,没有扒光练沙袋是看在他们买新衣服的份儿上。

    自己失踪好几天,师父情况不知如何,戚薇薇一定又抓狂了吧。

    …………

    时间倒回到薛城被伏击的早晨。

    农场小院,燕揽夕的卧室。

    两个黑影一前一后摸进房间,前边的黑影手握一把明灿灿的匕首,后边的黑影举着一把手枪。

    这俩悲催的家伙因为昨天一时手贱,在群里边抢红包抢得比时永瑞的小队长多,今早儿被小队长以权谋私,指定为第一批进入燕揽夕房间试探品。

    此时的燕揽夕刚刚睡着不久,昨天因为贪嘴,吃了好多灵珑快乐,导致身体热量太高,燥热难当,一直失眠到凌晨三点。

    两人轻手轻脚潜伏到燕揽夕的床边,燕揽夕依然在均匀的呼吸。两人心中窃喜,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今天哥哥儿俩要立一大功了。

    大哥和大嫂们天天在家骂薛城,若是能把薛城的师父给手刃了,不但大哥奖,大嫂们也少不了各种奖励,包括大哥不在时,床上奖励。

    木有危险还能立功的活儿最有爱了,两人抢着举起手里的工具,刀尖和枪口争先恐后,几乎同时落在燕揽夕皮肤上,下一刻,两人懵逼:

    我的匕首呢?

    我的枪呢?

    我明明握着匕首进来的,不带作案工具我进来干神马?难道参观别的男人睡觉?

    我明明举着枪进来的,子弹都上膛了,为什么我的手空空如也?

    我们并没有感觉到有人空手夺白刃夺走我们滴工具啊。

    啊哟不好,难道是有鬼?

    两人撒腿向外奔去,一直奔到小队长潜伏的地方,才感觉冷飕飕的。接着月光相互对望一眼,惊了!

    “你怎么没穿衣服?”两人异口同声问对方。

    面对突然跑到自己面前的两个浑身光的连内裤都没有的家伙,小队长表示没兴趣,若是跑来俩这样的妹子,他也就勉为其难地从了。

    “你们俩是谁?想干什么?”小队长握着手里的枪警惕道。

    “我……我大壮。”“喔……喔喔三强。”两人冷的打颤,“队长,能……能能先给件衣服穿好不啦?”

    队长和他的几个嫡系小弟终于看清了光腚的两人,忍不住爆发大笑。

    “哈哈哈……你们两个真是逗死了,要搞#基脱#光衣服就行了,连头发都替光了,也对哦,剃掉三千烦恼丝,自由自在去搞#基,我哈哈哈哈……”

    “队长,别笑了,先给借件衣服穿行行好咯咯咯……”牙齿打颤中。

    队长的小弟嬉笑道:“穿什么衣服嘛,我记得有一首歌里唱到,两个人的寒冷靠在一起就是微温,你们俩可以抱在一起取暖多有爱啊。来,我给你们拍个照留念!”

    决不能让他们拍到正面,羞耻和寒冷的双重撮合下,两人终于热情地抱在了一起。周围是咔咔咔乱闪的手机闪光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