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章 时永铭崩塌的三观
    不,不是的,我爱的还是师姐,只是因为师父长得太好看,又穿着浴袍,我才会被惊艳到了,爱美是每个男人的必然属性。我对师父是崇拜,师父身绝世功法,只是师父还会相信我吗?

    矛盾到痛苦的时永铭在心里给自己找了借口和台阶,走到餐桌前侍奉师父吃饭。

    他努力使劲儿让自己去想师姐,想看师姐,但眼睛真的不由自主去了师父身上,然后,再次痴迷石化。

    “咳,师弟,给师父拿双筷子。”薛城好心点醒。

    时永铭摇了摇浆糊般的头脑,拿起一双筷子双手送到燕揽夕面前。

    燕揽夕伸手接住筷子,然后,一个没控制好,筷子变成了灰灰,普通人的肉眼看来就是突然消失不见,还有就是空气不干净,飘过了一点点灰尘。

    薛城可是清楚看到,燕揽夕手指碰到筷子的刹那,奇高的温度直接把筷子化成灰灰。

    时永铭头脑一瞬清醒:我怎么这么混蛋,筷子都没拿,往师父面前伸哪门子手?

    他额头上的汗哗哗往出冒,往下流。

    薛城深深知道对于一个不会师父所传修仙功法的人,在面对师父是多么的艰难,便好心打发时永铭出去了。

    爬上天台的时永铭一片颓废,只觉得人生无望,一夜之间,知道了这世界上竟然真的有神奇的力量,而自己却失去了师父的信任,师姐心好,没有杀自己,也没有像哥哥那样被控制,但想要师父传这神奇功法是不可能了。

    这已经是够让人绝望的事情了,但更绝望的是,他发现自己有可能性取向还有问题,他就在想别的事情时,满脑子里还是师父拿俊美得让他炽热的影像。

    怎么办?怎么活?

    ……

    “师父,您这灵珑血脉点燃的副作用除了让人着迷、热力控制不好外放把东西化成灰灰,还有别的吗?我早点做准备。”薛城低头不敢看师父,送上一双筷子。她知道师父已经努力收敛了炽热状态,这种情况,自己即使不用运转功法,保持豆脑清醒,也可以不受影响,但是看时永铭和那服务员的状态,凡人只怕无法抵抗。

    燕揽夕接了筷子,这次没有化成灰灰:“不知道,我是我们灵珑族第一个点燃血脉的人。”

    薛城只觉得一阵毛骨悚然,未知的东西总是更加可怕。

    新年第一顿饭,对于大多数华夏人来说,当然是非饺子莫属了。

    但燕揽夕望着眼前各种口味、热气腾腾的饺子,只是捞起了薛城拿来的冰块啃起来。

    薛城一阵心疼,寒冷的新年第一天,吃不下热气腾腾的饺子,却要啃冰块,可怜的孩子!

    燕揽夕啃了半袋冰块后,丢开说了句;“不好吃。”

    薛城忙将拨开凉在盘子里的饺子送到师父面前:“这个牛肉馅的。”

    燕揽夕吃了一个饺子,又开始啃冰块,一边啃一边说难吃。

    吃过早饭,燕揽夕和薛城就要回农场。

    时永铭本意是让师父和师姐来景区高高兴兴过年的,却没想到出了这样的事情,自然也恨不得快走,这个令人伤心绝望之地,他再也不会来了。

    薛城走的时候提着那条白鱼,经过古槐水库时,将它扔进了水库中。在入水的那一刻,那畜生还回头望了一样,薛城当然知道它不是对自己恋恋不舍,它是在看燕揽夕。

    当然了,回去的路上是薛城开车的,师父那炽热的魅力时永铭都挡不住,何况他手下的小弟们,她可不想新年第一天出一场车祸。所已让那些凡人能离师父多远就多远吧。

    古槐农场,说没有变化也有了一些变化,果农夫妇被取消承包资格,冷库的苹果让他们限期搬走。

    薛城想了想,吩咐时永铭的一个小弟,让他告诉管理冷库的人,让他帮自己买果农夫妇几箱苹果留在冷库里。

    燕揽夕一回来就穿着单薄的衣服坐在院中亭子里仰望天空,估计是在思考更好的办法,稳固和收敛体内灵珑血脉燃烧的暴烈温度与能量,还有那迷人的炽热。

    院子里很安静,一只鸡都没有,薛城怕它们被人抓去炖汤了,赶忙去后排留作鸡窝的宿舍看了看,竟然是东倒西歪醉倒了一屋子,还没有酒醒。

    薛城宝贝似的取出一小壶自己年前酿的苹果酒,端进凉亭,招呼时永铭过来喝一杯。

    香甜的果香顿时溢满四野,仿佛置身于丰收的果园中。

    薛城取出三个杯子,倒了三杯酒。

    时永铭望着比大拇指甲大不了多少的杯子惊讶:“这么小的杯子,师姐从哪里买到的?”

    年前置办年货时,薛城买了很多漂亮的器皿。

    “还有比这更小的一套,好看吧?”薛城欣赏着水晶一般透亮的杯子中嫣红的苹果酒,自我陶醉。

    时永铭还是觉得太小:“我觉得给蚂蚁用还可以。”

    “蚂蚁?你若喝一杯能不醉算你狠。”薛城已经见识过自己苹果酒的力道了。

    一直没有说话的燕揽夕咽了一口口水、使劲儿吸了吸鼻子道:“我不能喝这酒,只怕会控制不住烧起来。”

    时永铭以为燕揽夕喝了会发烧,薛城却明白,他意思应该是这酒喝下去可能会引发他体内燃烧的神奇血脉暴躁难以掌控。但看到师父很想喝的样子,她立刻将时永铭就要送到嘴边的杯子一把抢了,酒倒回壶里道:“那我们都别喝了。”

    到了唇边的佳肴飞走,实在让人心痒难耐,时永铭恳求:“师姐,就喝蚂蚁一小杯行吗?”

    薛城坚决地将三个杯子都倒回酒壶,收了杯子:“不行,什么时候师父能喝了,我们再喝。”

    时永铭只能无奈的咽了好几口唾沫,才忍住肚里的馋虫。

    昨天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对他的冲击实在太过巨大,巨大到几乎要颠覆他以前的三观和人生理想。他前半生崇尚武学、沉迷练功,理想是成为武道宗师。

    但是昨天发生事情狠狠扇了他一个大大的响亮耳光:你崇尚的东西,在人家面前简直就是小儿科,不值一提、贻笑大方!

    他还没从这个耳光中缓过神来,又以耳光扇来:他发现自己可能歪了!

    价值观突然崩塌,人也变得委顿而无所事事,喝酒应该是很不错的选择了,但是眼看到口的好酒又跑了,实在是悲剧……

    同学们啊,明天可能会上架,薛雪也不是太确定的说,俺家编辑很高冷,吓得俺也不敢多问,若是上架,薛雪拜托大家赏个订阅啦!还有啦,上架后薛雪就不会在正文嘚瑟了,咱去正文后面的作者的话里边咯,同学们记得有空瞅瞅薛雪在嘚瑟啥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