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章 “果汁”
    薛城回到农场,时永铭打电话说晚上带师父吃铁锅炖,就她一个人在家,自己不感觉饿,晚饭也不用做了,干点什么事儿呢?

    看到还未洗好的玻璃瓶子,薛城走到餐厅角落里密封的苹果酒,小心的揭开盖子,不让沿槽的水掉进缸里。

    苹果的香甜气息顿时溢满整个屋子。

    薛城疑惑,我这是放了一罐子鲜苹果吗?

    找来一只干净的勺子,小心地舀出一小勺倒进玻璃杯里,酒质粘稠,呈现靓丽的玫瑰红,很是漂亮。就算没酿成酒,也是很漂亮的苹果玫瑰果汁。

    薛城端起杯子,小口一抿,甘甜清冽,竟然感觉中还有苹果的清香和脆甜,然后是玫瑰的香气在口中散开,满口生津,咽下后,喉咙清爽,到胃里却传来一股暖暖的感觉,暖暖的感觉缓缓向身体四肢流淌,舒畅地只想伸个懒腰,找个软软的床睡上一觉。

    酒下肚后,薛城咂咂嘴,柠檬的清酸此时才在口中散开,满口口水,只想再喝。

    她便舀了一小杯,坐在餐桌边,一口一口,喝完了。

    “我酿的或许真的不是酒呢,怎么一点不辣?”薛城记忆中,尝过几种不同类别的酒,无一不是入口辛辣,“但是却这么好喝,就当给新年酿了点果汁好了。”

    薛城又舀出一小杯“苹果汁”喝完,还是很想喝,但总要留一些新年给师父喝。忍了忍,将盖子盖好,再往水槽里加了点水,密封起来。

    肚中的两杯苹果汁暖暖的,暖流从胃里延展开来,流向四肢百骸,甚至连身体中灵力都自动地开始运转起来,天地灵气向着薛城汇聚。

    这种状态当然是修炼了,薛城抬脚出了厨房,步履轻飘飘的。厨房门口围了七只鸡,是被苹果酒的香气引诱来的,冲着薛城唧唧乱叫。

    “你们也想喝苹果汁啊?”薛城靠着厨房的门框问鸡。

    七只鸡仔竟然统一的点着鸡头。

    “可是你们多久没给我下蛋了?特别是小白,你一个冬天一只鸡蛋都没有下,小花小黑她们隔一星期还下一只蛋。”薛城责问。

    雪白的母鸡小白缩着脖子一副我错了的样子,其它鸡仔也噤若寒蝉。

    “好了,看在要过新年的份儿上,我就给你们喝一杯苹果酒,就一杯。”薛城转身回了厨房,摇摇晃晃的,差点撞在厨房和餐厅隔开的玻璃门上。

    拿勺子舀苹果酒的时候,几次勺子都没放进玻璃缸里,薛城口中都囊:“连玻璃缸都成精了吗,居然不让我舀酒,我按住你!”她左手按着酒缸,右手摇摇晃晃,总算舀出了一勺酒倒进杯子里,再费了很大劲儿盖上玻璃缸。

    端起杯子,摇摇晃晃到了门口,再摇晃到鸡仔们吃食的槽里,将一杯酒倒进食槽里。

    七只鸡便开始了抢酒大战。

    薛城打了个酒嗝,身体已经温暖的像泡在温泉里,灵力在经脉中舒缓的运转,天地灵气不断涌向她的身体。这种状态最好修炼,薛城拿着酒杯走向苹果园,步履摇晃。

    半路遇到帮助老爹修剪苹果树的果农夫妇的儿子。这家伙看到薛城一手拿着酒杯,摇摇晃晃,显然是喝醉了,从她身边经过时,闻到清甜的苹果香气,沁人心脾,再看她脸色红润,俏眼迷离,不禁心神荡漾,也不回去了,悄悄跟在她身后返回苹果园。

    薛城发觉果农儿子返了回来,跟着自己向古槐树桩而来,并不在意,走到槐树桩前,纵身跃了上去,往树桩平台上一躺,浓郁的灵气顺着树桩涌入她的体内,这一次,不只灵泉的无属性灵气,连槐树庄内的木属性的灵气也涌进来,被炼化成为薛城的灵力。

    之前有树桩禁止阻隔,她无法吸收树桩内的木属性灵气,此刻不知什么原因,竟然吸收炼化了。体内灵力自动运转修炼,薛城头脑昏昏欲睡,懒得多想,片刻便睡去。

    果农儿子眼见薛城跳上平台醉倒在地,自己却爬不上去,抓头挠耳,美色当前实在难以忍耐,想了想,将远处修剪苹果树用的爬梯背了过来,放在土石堆旁,悄悄爬了上去。

    他一眼看到薛城大字型躺在平台之上,睡姿虽然不雅,但人实在太美,双颊绯红如秋天的苹果,衣领露出的脖颈凝白似雪,诱人的清甜果香随着她的呼吸散发而来。

    平台很高,所以近处下边的人看不到上边,周围又有苹果树簇拥,是以远处的也不好看到平台上边,纵然天色尚未全黑,果农儿子色胆包天,也不管不顾,扑了上去。

    他的身体刚贴近薛城,神魂荡漾的感觉没传来,却一股大力传来,呯的一声,他直接被弹起摔下平台去,骨折声咔咔响,这家伙两眼一黑痛晕了过去。

    薛城的感觉一直在温泉中,吸收着舒爽的灵气,修炼,修炼……

    她恢复五感的时候,耳边充斥着女人和孩子的哭声,睁开眼,看到的是灰蒙蒙的天空和蹲在身边的时永铭。

    看到她睁开眼,他放心的舒口气道:“师姐,你总算醒了。”

    薛城揉了揉眼睛,头脑一片清明,疑惑道:“现在什么时间,谁在哭?”

    “现在是除夕下午。底下是果农老冯儿子冯朝伦的媳妇和女儿在哭。”时永铭道。

    薛城隐约记得昨天旁晚,果农儿子冯朝伦曾经尾随自己来到古槐树庄,她实在困得慌,就睡过去,没想到一觉竟然睡了差不多一天一夜。

    她感觉身体清灵舒爽,不止丹田,全身灵力澎湃充盈,皮肤上一层排出粘液杂质,看来睡了一觉自己的修为大增,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一回头看到师父站在平台另一侧背对着她思索,放低声音对时永铭道:“冯朝伦的老婆和女儿在这里哭什么?”

    时永铭低声道:“今天早上,果农老夫妇发现儿子躺在石土堆下面,身上骨头摔断了几处,人昏迷着,就快被冻死了,赶紧送到医院抢救。冯朝伦醒过来后说,他昨天在苹果园修剪果树,见到你喝得醉醺醺地爬到土石堆上,怕你摔下来,就搬来剪果树的爬梯,想救你下去,爬上来后发现你已经在平台上睡着了,他过来叫醒你,想让你回去睡觉,这里会冻坏的,没想到你一脚把他踹飞,直接摔了下去。我和师父过来,见到你还躺在这里睡,师父不让叫醒你,说你在修炼的关键时刻,要等你自己醒。冯朝伦老婆女儿就过来哭闹……”

    薛城明白了,这是找自己这肇事者要说法的。

    第二更求收藏推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