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章 大妈有压力
    时永铭摆摆手道:“行了,以后记住,燕师傅是我师父,薛姐是我师姐,对他们要比对我更加恭敬,他们的要求必须做到,一刻都不准怠慢,你赶紧找人,明天一大早就过去收拾那一排宿舍,在找一个设计师,好好设计一下,然后改造装修,用最好的材料,按最高标准装修。”

    “是。”小弟答应一声,就要去办。

    “等等,”时永铭叫住他,“我得先问一声,师父和师姐想要什么样的装修,你先找人准备收拾。”

    小弟答应一声去办。

    时永铭想了想,叫了大彪过来,也不等明天了,带着他去薛城住处,在门口等了多时,才见到黑乎乎的道路尽头,薛城骑着车灯暗淡的电动自行车带着燕揽夕过来了。

    时永铭赶紧跑步过去迎接:“师父、师姐,你们去农场也不说一声,我开车送你们。”

    “不用了,我们骑电动车挺好。”薛城停下车道,“你陪师父先进院子,我去给邻居送电动车,人家都给我打了好几个电话了,生怕我把电动车给人弄丢了。”说着将钥匙丢给时永铭,自己去后面邻居家送车。

    时永铭赶紧接住钥匙开门请燕揽夕进去,到院子里先给师父搬了一把凳子,请师父坐下。

    “师父,您喝饮料还是水?”时永铭恭敬忙前忙后照顾比自己小十几岁的年轻师父。

    燕揽夕淡淡道:“都行。”路上薛城带他在一家小饭店吃了一碗腌肉面,实在是咸得牙疼,这时候倒是想喝东西。

    他上午送来的饮料高档水一箱箱就堆在院子里,薛城都没往屋里搬,直接取了一瓶水拧开,双手送到师父面前。

    燕揽夕一口气喝完一瓶水,时永铭又送过一瓶,他没有再喝,拿着瓶子,仰头透过雾霾仰望星空凝思,好像根本不当旁边有人。

    时永铭打了个手势,大彪赶紧走到跟前,噗通一声跪在地上。

    时永铭道:“师父,这个就是昨天晚上半路打了您的家伙,我给你找到带来了。”

    大彪赶紧左右开弓的扇着自己耳光道:“师父我错了,我昨晚不该喝酒,不该喝完酒发酒疯打您,你处罚我吧!”

    薛城从门外进来正好听见大彪的话,怒道:“你发酒疯怎么不回家去打你爹呢?”

    大彪更加用劲儿打自己的脸,口里叫着我该死该死的话。

    燕揽夕只是手拿水瓶,也不言语。

    薛城挽了挽袖子道:“师父仁慈,不跟你一般见识,我替师父处罚,你昨晚打了师父多少次,几拳几脚,我就打你多少下。我也不沾你便宜,你可以还手,可以防御,可以使出你的全部本事。”

    大彪伏在地上,连连说不敢。

    薛城观他认错的态度和动作,加上穿着打扮、举手投足,怎么看怎么不像一个本分的劳动者,便问道:“你跟时永铭时永瑞兄弟什么关系?”

    “我在时永瑞大哥手下讨生活。”大彪连忙按照商定好的话回道。

    “你打我师父的时候,并不认识他?”

    “小的以前从未见过师父,昨晚喝多了,滥发酒疯,不想冲撞了师父,罪该万死。”说着又伸手打自己的脸。

    薛城心中已经起了疑惑,师父出去吃饭,随便遇到一个人就是时永瑞手下的,这巧合度太高了。就目前掌握的情况,看不出什么破绽,而且就算是时永瑞指示的,他虽然把师父打一顿,但都是皮外伤,没有伤筋动骨,目的是什么?

    弄不清这些,她便暂时按兵不动,对时永铭道:“既然是你们手下的人,就按照你们的规矩,该怎么处罚怎么处罚吧。”

    虽然按兵不动,也不能就此放过这个家伙。师父手无缚鸡之力,自己若是不在,谁想来欺负一下都没事,那还了得!

    大彪咬牙道:“冲撞长辈,初犯切掉一根手指。”

    然后也不用时永铭说话,他自己抽出匕首,切了自己一根手指。

    薛城忍着牙碜看下去,心道,他还真下得去手。虽然她很不想看,也不想这么做,但自己既然走上这条路,以后面临的坏人会更多,必须逼自己对坏人狠下心。

    大彪切掉自己手指后,拿着自己手指走了。时永铭也不敢多打扰,留下自己的车给薛城燕揽夕暂用,也告退了。

    待他们走后,薛城问一直一言不发的燕揽夕道:“师父,你怎么看?”她觉得自己说这话的时候,终于豪气了一把。

    燕揽夕收回看雾霾里的星星的眼,淡然道:“我总是看不懂人类的心思,我不知他们在干什么,但显然,大彪在撒谎,他昨晚没有喝酒的。”说的好像他不是人类似的。

    薛城也猜不透他们有何居心,但这件事记在时氏兄弟头上,待她慢慢理清。

    第二天吃过早饭,薛城没去蛋糕店,先去了师父前天吃饭被揍的那家店。这个点去饭店,人少,好寻衅滋事。

    饭店此时刚刚开门准备午饭材料,薛城走进去,在大厅的散客区坐下。

    做了几十年的温婉良家妇女,第一次干这种无事生非寻衅滋事的事,薛城大妈心理压力山大。

    她努力深呼吸几次,压下如雷心跳,打量四周环境缓解压力。

    这家饭店装修比较上档次,师父吃饭蛮会挑地方的,来路上几家小饭馆,卫生条件很差,师父都没去,越过那几家饭馆找了这家。

    正在拖地的一个服务生看到薛城在散客去坐下,便走过来道:“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薛城赶紧进入角色,傲慢地抬起头道:“你们这是什么地方?”

    服务生不屑道:“我们这是饭店。”

    “饭店是干什么的?”

    服务生好笑,大早晨来了个疯婆子,看这疯婆子穿得也不怎么好,普通的运动衣,国产的运动鞋,估计是早起晨练伤了脑袋,讥讽道:“饭店能干吗,当然是吃饭的地方。”

    “你既然知道这是吃饭的地方,还问我有什么事。”薛城同样一副讥讽他脑子被驴踢了的表情。

    服务生没好气地道:“你是来吃饭的吧?”伸手将邻桌上放着的菜单拿过来,重重扔在薛城面前的桌子上,“请点菜!”心里道,穷婆子看了菜价不被吓走才怪!

    求收藏推荐票,第一更,还有两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