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四百四十六 马皮菇
    “再往前三百里,有一株龙腾木,有一条五阶的蟒蛇妖守护,蟒蛇妖最怕火系法术。”小竹介绍前边路上可以顺路捞到的宝贝。

    进入秘境五天,有小竹一路指点,薛城等人收获颇丰,各种天材地宝收了不少。

    莫坚从刚开始见到原本该坑修士的npc小竹为这些人带路,还指点寻宝的震惊和不可思议到现在的波澜不惊、习以为常。

    平静的外表下隐藏着巨大的心里落差,为什么自己就没有遇到这么友好热情的npc?

    半小时后,几人顺利获得龙腾木一株、完整的五阶蟒蛇尸体一具,继续上路。

    小竹道:“再往前,就出了森林,逐渐到达草原,草原深处,地势逐渐升高,就要开始攀爬南山了。因为南山就相当于在海上的一座岛,你们这些进入秘境的修士会被分割到不同的海滩登陆,但是越向岛中心,修士们遇上的可能性就越大,每次秘境开启,修士们会因为宝物激烈厮杀争夺。你们做好准备了吗?”

    为了得到生机果,为了换取天蚕丝手套,为了将师父从诞龙之地的封印放出来,拼了!

    薛城紧了紧背上的老虎背包,向着秘境深处大步前行。

    树木果然越来越稀疏,逐渐过渡到了草原。

    七月的草原,水草丰茂,成群的牛羊鹿马等野生灵兽在草原上吃草、奔跑。

    如今薛城的队伍一看到灵兽妖兽,都是两眼放光,恨不得立刻宰杀、剥皮、烤肉。

    莫坚道:“薛师傅,我觉得应该先让这位美髯公隐匿一下魔族的气息,若是被正道修士见到,怕是会群起而攻之、杀之后快的。”

    薛城心念一动,将美髯公收入玉扳指魂戒里。

    美髯公消失,戴春和薛言很是不舍,因为两人一路上多亏坐在美髯公肩头,才赶得上薛城的脚步。

    两人几乎是百米冲刺的速度奔跑着来追着薛城的脚步。

    薛城:“要不我将你俩也收起来?”

    两人一想到那个天地一片黄色空间,立刻摇头。在外面有美食吃、有风景看,既增长修为又锻炼身体,才不要去那个什么都没有的空间里发呆。

    草原起初是平原,四人就在草原上奔跑,跑了一段后,戴春和薛言就有些跟不上,气喘吁吁。

    薛城观察,发现他们不光是因为修为低、体力跟不上的缘故,功法固化落后才是主要原因,从资质上来讲,薛言的精灵体质纯净剔透,非常适合修炼。相对于精灵族薛言来说,戴春的资质稍差,水灵根,杂质稍多。

    水灵根也分很多种,就像自然界的水质千差万别一般,戴春的水灵根柔和平静、与世无争。

    薛城对两人道:“我教你们一种呼吸运气的法门,你们跑起来就没有这么累了,要不要学习?”

    “呼呼呼……要,呼……当然要……”

    薛城道:“注意听哦,三神汇于三阳……”

    “呼……薛师傅,咱听不懂文言文,能通俗点吗?”戴春喘气举手。

    薛城天天研究师父给的资料库,各种语言都有,文言文也拽习惯了,思索了一下,改口道:“将心、神、注意力都放到鼻子嘴巴,感受吸入的空气,意识随着空气经肺心,引入人像脉,随着功法运转的路线行走,把自己想象成吸入的气体和能量,在运行的路上遇到阻碍,就想办法克服,佛挡杀佛、鬼当灭鬼,直到同行顺畅,无所障碍。”

    两人一边跑一边按照薛城的法门吐纳呼吸,起初两人依然气喘吁吁,行了十分钟后,薛言的喘息声逐渐小了,脚步变得轻盈,越跑越快,很快就超出大家老远。

    戴春越跑脚步越沉重,几乎要脱力,这可能就是资质的差距。薛城观察了她体内的情况,若是能够坚持下去,这个法门可以疏导她的经脉通畅,天地规则步调一致,调动起身体潜能,她会得到不少好处。

    现在关键是这姑娘看样子要自暴自弃放弃了,脚步越来越沉重,下一刻就要匍匐在地上的样子。

    薛城闲庭信步地跟在戴春身边思考,有什么办法能让这姑娘有勇气挺下去,挑战极限。

    “戴春,你真给你弟弟晨晨丢脸啊,你弟弟当初以炼气六层的修为挑战筑基修士而不露怯,最后还赢了,你就跑个步都要爬下,你究竟是不是晨晨的姐姐啊,你们有没有血缘关系啊,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差距?”薛城嘴炮、毒舌属性都没有,想了半天,只能从戴晨入手。

    没想到效果奇佳,原本要倒下的戴春足下发力,猛地冲刺而起,愤怒的能量在体内冲撞,身体壁障咔嚓一声打开,她不但步履轻盈,修为也从炼气五层突破至炼气六层,整个人如同兔子一般消失在远方草原上视线的尽头。

    一直在薛城不远处并行的莫坚看到仅仅是一个奔跑时的呼吸法,就让俩小辈一个速度提升到极致,一个不但提升速度,还直接突破了!

    这位薛师傅当真不简单。

    薛城传授奔跑的呼吸法时,用的是声音,所以莫坚也听到了她完整的传授法门。心里痒痒也想试试,奈何君子非礼勿听,即使听了也不能记住,即使记住了也不能去用。他便忍着让自己不去试验那神奇的奔跑呼吸法。

    “不用忍得那么辛苦,你可以试试?”薛城对莫坚道。

    “多谢道友!”莫坚大喜,立刻开始尝试呼吸法。

    以他筑基期的修为,虽然前几天受过重伤,但每天灵珑美食待遇,伤已经好得七七八八,身体素质比以前也有了提升,所以他觉得自己学会这个法门应该很快。

    第一轮没有成功,第二轮又失败了,半小时后,莫坚沮丧地发现,自己还不如两个炼气小孩子。

    薛城心里却在偷着乐,因为她从师父的传功法门里研究出了一个特殊的奇妙的术法方法:目标明确法。

    简单来说就是,当使用这种法门的时候,我的话对谁讲谁才能明白,如果我没打算对你讲,就算你一字不落的听到,也无法领悟我真正的含义。

    莫坚一脸苦恼、备受打击,薛城突然对着他又讲了一遍刚才的法门。

    莫坚发现自己顿时如同醍醐灌顶,心中豁然就亮堂了,只一下就学会了这个法门。

    虽然他是筑基修士,都能飞了,但练习这个法门的时候,他能够感觉自己的经脉更加通透,肌肉骨骼、整个身体的韧性素质在提升,这法门有着良好的炼体功效,对筑基期修士依然有明显效果。

    “多谢薛师傅赐予如此神奇法门,此师恩,莫坚终生难忘。”莫坚跪地行了谢师礼,他很清楚薛师傅是不会收自己为徒的,但传授之实理应以弟子之礼相谢。

    薛城摆手道:“行了,我们快过去看看那俩孩子惹什么麻烦了。”说完当先擦着草地低空飞行,瞬间追到了戴春和薛言处。

    戴春与薛言停在一处地势起伏的山坳里,山坳中聚了几十人,分成两班,正在剧烈争吵,他们中间隔着几米,围着一个长在草地中伞型白色圆球。

    戴春与薛言,所在的一方十几人,有几个面熟的面孔,都是戴家的弟子,对面阵营也有一个熟面孔,正是丢下受伤的师叔不管的高源。

    薛城瞥了莫坚一眼,有这样的师侄他也很无奈好不好?

    莫坚走上前对正指着对方大骂的高源到道:“高源,不得无礼,有事与众道友好好谈!”

    高源扭头看到气色滋润的莫坚,心中诧异小师叔伤势恢复之快,表面却鄙夷道:“我当是谁?原来是见到师侄被熊妖围杀,却见死不救的小师叔!”

    薛城对这女子倒打一耙反咬一口的本领也是醉了。

    莫坚冷冷道:“师兄真是看错你了,品行如此恶劣,竟能骗过学院的多位老师,你真会伪装!”

    高源道:“伪装的是你,你身为大导师的亲传弟子,我等敬你是长辈,没想到你竟然是一个伪君子,贪婪自私,见色忘义,为了那个女人连学院安排的任务都不管,将鹅黄竹笋弓手让人,你等着接受学院纪律的制裁吧!”

    薛城扶额,真长见识了,厚颜无耻之人,不知道莫坚跳进黄河里面能不能洗清?

    但这总归是人家自己家里的事情,就算黑白颠倒,与薛城关系也不大。现在需要搞清的是戴家弟子与这个女人所在的团伙发生了什么冲突?

    “春春,怎么回事?”薛城冲戴春招手。

    戴春跑到薛城面前愤愤道:“戴旭发现了一个马皮菇,正在等待成熟,那个女修色诱戴旭,想窃取马皮菇,正好被经过的戴炎叔叔遇到,阻止了女子的阴险用心,那女子却反咬一口,说马皮菇是她发现的,戴旭想要劫财劫色!”

    高源捋了捋耳边的一缕长发道:“分明是你们戴家仗着人多势众,觊觎我先发现的马皮菇,在等待马皮菇成熟的时候,觊觎本姑娘的美貌,恰好被我们梅庄学院的弟子见到,要不然,凭我一个弱女子,早被你们戴家吃的骨头都不剩了!”

    薛城扶额,什么马屁股啊,她真心不感兴趣,谁爱摸谁摸,还有斗极品,她真心缺技术。

    她还要去寻找生机果,不想在这些劳什子恩怨上纠缠太多,再说又不关自己的事情。

    薛城一本正经对着戴春道:“春春啊,你在戴家,受谁的照顾最多?”

    戴春不假思索道:“当然是晨晨一家,只有他们将我当一家人看待。”

    薛城闻言,指了指那边十几个戴家弟子道:“所以这些人对你并不好,甚至有些人都不把你当戴家人看?所以,他们之间争风吃醋,根本与你没有多大关系,马屁股什么的,他们喜欢,让他们摸好了,咱们还是接着赶路吧!”

    众人一愣:马屁股是什么鬼?

    戴春:“可是,他们毕竟是我的族人……”

    薛城:“当初你家老祖吃了我的烤肉晕厥后,你把我送出戴家,他们还打算搜魂你来着,你对他们来说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别太自作多情了,咱们上路,没准离晨晨已经近了。”

    关于戴念打算搜魂自己的事情,戴春事后也有耳闻,现在想起来,的确还有些心伤,又看了眼那十几位戴家炼气筑基弟子,又看看对峙的另一方,人数和修为都差不多。势均力敌,就算动手,戴家弟子也不会太吃亏,戴春便点头,转身跟着薛城走了。

    小精灵薛言自然是薛城的死忠粉,三人刚刚走出几步,远处一辆步撵擦着地面飞奔而来。

    高源大喜:“师父!是师父的步撵,师父来了!”说完当先迎着步撵奔过去,躬身跪下,“弟子小源恭迎师父大驾光临!”

    步撵四面垂帘,有隔绝探查的阵法,步撵中一个男子孤傲的声音淡淡响起:“嗯,是小源啊,为师已经去过猫熊森林,鹅黄竹被挖走了,可是你们得手的?”

    提到鹅黄竹笋,高原又气又怒,指着莫坚和薛城道:“我们本来已经找到鹅黄竹的位置,可是都怪小师叔,与那个女人勾结,当时弟子被猫熊妖围攻,小师叔不但不救援弟子,还将鹅黄竹笋拱手让给那女人,两个师兄为了完成任务,都被猫熊妖杀死!”说着,她还流下伤心的泪水。

    薛城看向莫坚,面对那个颠倒黑白恶女,他会怎么破?

    莫坚摇头:“师兄,你不能只听小师侄一面之词,事情另有原因。”

    步撵里的男子:“鹅黄竹笋可是在那女修手里?”

    莫坚点头:“是,可那是……”

    “够了,不管什么过程,结果是你们没有完成任务,枉费学院的重托。”

    高源插嘴道:“对了师父,那女子还勾结魔修,一个结丹魔修与他们在一起,若非那个结丹期的魔修,两位师兄也不会都死了!”说着又悲戚戚地流下泪了。

    若非美髯公救高源,她只怕早沦为猫熊妖们的玩物和美味了,这女人颠倒起是非来竟然如此驾轻就熟!修真零食专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