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四百四十五 再救熟人
    小竹:“我知道前边有片竹林,有一种鹅黄笋,口感非常美味,咱们过去挖一些做菜如何?”

    薛城问道:“顺路吗?我此行的主要目的是找到生机果,若是顺路的话,不妨挖一些,若是绕路就算了。”

    “顺路顺路,非常顺路!”小竹赶紧道,“就在去生机果树的必经之路上。”

    “那还等什么,出发。”薛城背起自己的老虎抱枕背包,当先上路。迎面一只纸飞机飞过来,撞在她身上,化作传音,传入她的耳朵,正是戴晨已进入秘境就给她发出的传讯飞机。

    算算时间,距离他们进入秘境已经过去一天多时间,这纸飞机才飞到她这里,可见这秘境的广阔。

    薛城走在前边,没有发现,身后四位,一位捞一块骨头,边走边舔,化腐朽为神奇的灵珑烤肉,让人、魔、npc变成爱啃骨头的狗。

    不知长了多少年的原始森林,树木遮天蔽日,古藤老树随处可见。

    路上虽然多有妖兽,但薛城和美髯公都没有刻意收敛气息,一二阶的妖兽,老远就四散避开几人。

    经过半日的跋涉,隐隐闻见竹子的香气,竹林就在前边。

    混杂在竹香中有丝丝血腥气息。丛林之中,妖兽之间相互厮杀很常见,关键是,这血腥味是人血的味道。

    薛城计算了一下,这个地方与她登陆的地点是最近的直线距离,按照攻略所讲,每个人的登录地点都会与别人相隔很远,也就是说,竹林里的人从别的地方登陆,已经转到了她的前方。

    看样子自己需要再快点,生机果可不能被人捷足先登了。

    攻略中提到,南山秘境天上地下处处隐藏危机,只有地面是按照越向里妖兽等阶越高的规律出现的,所以一般修士都不敢飞行,而是选择从地上经过。

    难道进入竹林的人敢于飞行?

    薛城释放精神力,小心地探索,感应到前方竹林中的妖兽气息后,立刻收回精神力。

    “小竹,竹林中有强大的妖兽吗?”薛城问npc。

    小竹道:“有十二只四阶花熊。”

    四阶相当于筑基中后期,npc果然不能全信,若是没有美髯公,薛城可没有自信能够对付十二只四阶花熊。

    行至竹林边缘,血腥的气息更加浓烈,还听到了竹林深处传来女修的呼救声。

    同为人族修士,在有能力的情况下,还是要施以援手的,何况戴家来了很多弟子,包括好几位女修。

    薛城当先向着呼救处跑去。

    越向里,竹林越浓密茂盛,从未见过的水桶粗的竹子都出现了。

    “吱吱吱——”“啊——啊——”

    前边传来熊妖愉快的欢呼声和女修的惨叫声。

    薛城脚下加速,御起飞行术,低空擦着地面极速飞行。很快穿过密密的竹林,前方竹林中出现几十只黑白相间的大熊猫,没错,在地球上被誉为国宝的大熊猫在这里被称为花熊,而且是妖兽,几十只熊妖中有十二只四阶,其余的分别有三阶、二阶、一阶的。

    这些大熊猫有的趴在竹竿上,有的蹲坐在地上,里三层外三层,围城一个圈,圈中是一个衣衫不整的女修,六七只大熊猫正围着女修调戏。

    没错,大熊猫在调戏一位为筑基初期的女修。它们围成一个小圈,不时的伸爪子摸一把女修,撕一块衣服。女修尖叫着东躲西藏,却逃不出熊猫们的圈。

    而且这女修薛城认识,当初在诞龙山被戴晨斩杀的刘卫江同行的女修,女修被刘卫江采补过,被薛城点出真相后,女修带着刘卫江的尸体离开。

    除了这名女修外,在不远处还有三名男修,都被竹笋高高的挂在半空中,其中两名男修被竹笋穿破了肚子,顶在半空中,已经死的差不多了。

    第三名男修被竹笋穿透的是肩甲位置,还活着,鲜血顺着竹笋往下流。

    薛城无语:“熊猫们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色了?”大熊猫应该是一种繁殖欲不太强烈的物种,要不然在地球上也不会濒临灭绝,需要人工那个。

    薛言道:“那女子修炼的功法不正经,导致熊猫们才会对它产生非正常念头。”精灵属于直觉敏感、心眼儿少的物种,一眼就看到本质。

    薛城一回头,发现美髯公化作三米高的魔族形态,一边肩膀上坐着薛言、一边坐着戴春、脖子上还骑着一位npc。以他们仨的修为的确追不上薛城的速度,所以美髯公自觉担起了交通工具的职责。

    薛言的提醒下,薛城这才注意道,女修身上散发着一种魅惑之力,应该是她修炼的功法到了某个阶段,魅惑之力自然发散无法收敛。

    大熊猫们受到她的魅惑之力吸引,兴奋地想要跨物种行事。

    既然女修暂时没有生命危险,先救竹笋上的人要紧。

    薛城灵力之刀和牵引术齐发,拦腰切断竹笋,将挂在竹笋上,还有气儿的那名男子救了下来。

    将男子放在地上,施了一个治愈术,先止住他的鲜血,薛城才发现,这男子也是熟人,当初跟着女修和刘卫江的那名冷脸男修。

    男子从疼痛的昏迷中睁开眼:“请救救……高源……”

    “高源是谁?”薛城瞄了眼远处竹笋上死透的两个男修。

    冷脸男修挣扎着看向猫熊们围着的女修:“请救救她……”

    当然了,不救也不行了,猫熊们已经发现了薛城等人,围了过来,嗷嗷地露出獠牙,想要吃人肉干儿,是的,花熊妖喜欢吃人肉干,所以才会把仨男修都穿在竹笋尖上晾着,等晾干了吃,既能磨牙又有嚼劲儿,比竹笋还有味道。

    战吧,薛城放出小白,丢到戴春和薛言身边,护住他们,她则抽出玉龙脉剑刺向伸出一尺长的利爪扑过来的一只三阶猫熊。

    嗖——

    玉龙脉剑滑过,将猫熊一尺长的利爪从根儿上削去。薛城心中腹诽,你们是国宝又不是僵尸,为嘛长出一尺长的指甲?

    失去利爪的猫熊嗷叫一声,张开嘴巴突突突,向着薛城喷出尖利的竹锥。

    薛城一边撑起雾纱护罩,一边举起玉龙脉剑,一招戴家祖传剑法旭日中的长虹贯日,将猫熊从头顶劈下去,劈成两半。

    两招解决了这只猫熊,薛城立刻斩向追杀戴春的一只猫熊。

    戴春在家族比试中进场直接丢掉阵牌就逃出比试场地,可见其多么恐惧战斗。上午硬着头皮与薛言去猎杀妖兽也是因为英勇善战的薛言挡在前边。

    此时被猫熊围攻,没有尖叫掉头逃跑,是下了天大的决心要学会战斗,不能总给晨晨丢脸。

    小白在竹林中穿梭飞舞,不时突然斩杀一只对戴春造成威胁的猫熊。

    薛言银色的小箭在竹林中不时的发出破空之声,每次都有猫熊倒下。

    美髯公则是冲向敌后方,拳打脚踢,将几只四阶猫熊踹到,救出衣衫不整的女修。

    救出女修,不用担心猫熊们暴起撕票,美髯公释放出结丹威压,妖兽们对于强大本能的恐惧,还没死的猫熊撒腿逃窜了。

    薛城望着如飞一般消失的猫熊们道:“憨态可掬的国宝们速度竟然这么快!”

    肩胛处还插着半根竹笋的男修摇摇晃晃爬起来:“多谢薛师傅救命大恩,来日莫坚定然相报!”

    薛城道:“你别乱动,我先帮你治伤。”

    “多谢薛师傅。”

    薛城扶住失血过多,摇摇晃晃的冷脸男修莫坚,伸手去拔他肩胛处的竹笋。

    女修高源叫道:“你想害死我小师叔吗?他已经失血过多,这样会让他直接流干血的!”

    薛城立刻放开拔竹笋的手,救人也要分人,像这种救人还被人误解的事情,她可不干。

    她回头对npc道:“小竹,鹅黄竹笋呢?”

    小竹:“就在你脚下啊。”

    薛城低头,果然看到了一个鹅黄的尖尖。她施了一个移土诀,将周围的土移开,土坑里露出一根两米多长的鹅黄色的竹笋。

    见到这竹笋,高源脱口道:“这分明是我们先找到这里的!”

    莫坚立刻出声阻止:“高源,不得无礼。”他忍着肩甲上竹笋穿透地疼痛拱手道,“恭喜薛师傅找到鹅黄笋!”

    鹅黄笋是炼制凝固丹的重要材料,凝固丹是修士结丹时必须准备的丹药。

    薛城冲她微微点头,挥出灵力之刀,将鹅黄笋从竹根上斩了下来。

    薛城取出戴家给的一堆拜师礼中一只有空间收纳能力玉盒,将鹅黄竹笋装进去收起来。

    全程让高源围观,这女修脸涨得通红,最终一个字也没说出来。为了得到这鹅黄竹,她的师门付出了多大努力,现在却只能眼睁睁看着装入别人的腰包。

    薛城收好鹅黄竹笋,又取出一只储物袋,将地上大小十几只猫熊尸体收起来,妖兽浑身是宝,不捡浪费资源。

    收拾完现场,一根毛都没给高源丢,薛城招呼自己的人手,对男修拱手道:“道友,就此别过。”

    莫坚面露难色:“薛师傅,可否……可否帮在下治伤,大恩感激不尽……”他知道这位薛师傅对于治伤有非凡能力,自己的伤虽然不至于致命,但失血过多,若是以自己和这位师侄的手段,怕是一时半会儿好不起来,自己拖着一个伤病的身体,再加上这个自负且眼高手低的师侄,非死在这南山秘境之中。

    事关性命,他顾不得师侄对薛城三番五次出言不逊,厚着脸皮乞求。

    高源气呼呼道:“小师叔,你的伤我们自己能治得了,何必求那个贱……何必求她?”

    “你闭嘴!”莫坚怒瞪高源,“薛师傅两次救你,你不知感激,还出言不逊,还不快给薛师傅跪下道歉!”

    高源心高气傲,哪里肯给薛城道歉,而且在她看来,薛城的修为还不如她,她能救自己不过是靠着勾结那个结丹期的魔修。自古正邪势不两立,人族就算是死也不能靠魔修救命。

    莫坚叹口气道:“薛师傅,冒犯您了,我这师侄自小被我师兄宠坏了,说话没轻重,请您千万别跟她一般计较,若能出得去南山秘境,在下定然备一份厚礼向您赔罪!”

    薛城道:“厚礼什么的等你活着出去再说吧,你这位师侄这骄横的性格能活到今天还真是个奇迹!”

    “你说谁骄横、说谁活到今天是个奇迹?”高源大怒。

    薛城瞥了她一眼:“说你怎么着?”

    “你……”高源怒极拔剑要与薛城动手。

    啪——

    莫坚忍着穿胸竹笋的疼痛,用尽全身力气,一巴掌扇在她脸上,骂道;“孽畜,还不住口,给薛师傅赔礼道歉!”

    高源捂着火辣辣尖疼的脸颊羞怒地看向莫坚:“小师叔你竟然打我,还要我给那女人赔礼道歉!她也配!”

    说完高源御剑飞走了,连受伤的小师叔也不管了。

    因为用力抽了师侄一巴掌,莫坚的肩甲竹笋的周围又开始鲜血迸流,他疼得一头栽倒晕过去。

    薛城伸手拔出穿透莫坚肩甲的竹笋,翻手连连打出数道封血符,使他没有再次大出血,摸出一粒糖丸塞进他嘴里,又连施两个治愈术,莫坚的伤口肉眼可见地飞速愈合。

    他的经脉丹田并未受到损伤,只是骨肉的伤,这样的伤,灵珑糖丸的效果奇佳,让美髯公背着他走了约莫半日,他被竹笋捅出来的碗口粗的伤口已经愈合的七七八八,莫坚也从昏迷中醒过来。

    “你醒了?”薛城挥舞着烤肉正吃得欢脱。

    美髯公、戴春、薛言围着火堆一人啃一块烤肉,香味让人口水鼓荡。

    躺在火堆旁的草丛里的莫坚抬起头咽下一口口水道:“这……这野外妖兽很多,烤火吃肉简直是给妖兽在黑夜里点起一盏明灯,太危险了!”

    难得有人闻着灵珑烤肉的味道还能想着安全,薛城为他点了个赞,伸手递给他一块烤肉道:“先补补身子,距离秘境关闭还有很多天,吃饱了才能活下去。”

    “吃饱了才能活下去?”莫坚深深质疑这句话对筑基修士的正确性,对于已经可以辟谷的修士来说,吃饭已经不是必须了。

    当他接过烤肉,咬下第一口后,他的人生观就彻底改变了,吃饱了才能活下去的问号改成了感叹号,成为了他的人生信条。修真零食专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