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0章 方蓉终结
    ,!

    方蓉知道自己得罪过的人,尤其是女人。

    她陪过的男人,十有**都是有老婆的。

    即便没有,那也得有未婚妻。

    一直以为,在京都的贵妇圈子里,她出席活动的时候,都会尽量避开那些喜好嫉妒的老女人。

    当然,这些人里头,不包括那些没权没势的女人。

    女人一旦报复起来,绝对是很可怕的。

    “你们是谁的人?抓我干什么?”

    三个男人,根本没有要理她的意思。

    一个小新人,还真把自己当女神,跟着郑熊混了一段时间,演了几部小制作,出了点风头,仅此而已。

    半个小时之后,车子停在郑家老宅。

    没错,就是郑熊此刻被困的地方。

    要说郑夫人怎么突然要掀老底,归根结底,还不是因为跟郑熊彻底闹翻。

    两人吵上天,干脆互揭老底吧!

    到了方蓉的事上,郑夫人见他死不承认,一个电话打到自家兄长的办公室,于是乎,就有了在医院门口,公然绑人这事。

    方蓉被带到郑家,看着眼前奢华的宅子,她曾经无数的羡慕,如果能有一天,她当了这里的女主人,该有多好。

    可是她连进来的资格都没有。

    “进去!”男人拉着她的胳膊,生硬的将她拖进院子。

    经过红砖铺成的小道,两边都是刚刚修剪过的草地。

    方蓉被她拉的很疼,想反抗,却只换来更粗暴的对待。

    迈上客厅的一瞬间,她就被头顶的水晶灯吸引了,如果她没猜错,这一盏灯,至少要一万多块。

    还有那沙发,茶几,居然还有冰箱,她一直很羡慕有冰箱的人。

    方蓉只顾着惊叹郑家的摆设,完全忽略了正对面,沙发上坐着的满脸愤怒的老女人。

    “郑熊,你的小情人来了,你还有什么话好说?”郑夫人也有精明的时候,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

    但是在飞之前,是不是应该把旧账好好的算一算。

    钱,房子,车子,股票,一切的一切,她都想占着。

    反正有了钱跟房子,她还有儿子,老公要不要无所谓。

    再说,韩应钦都要收拾他了,郑熊还能有个好?

    郑夫人这是忘了,韩应钦好像也说了,要收拾她跟她娘家的话。

    方蓉收回打量的目光,瞄了郑熊一眼,努力装出柔弱可怜的模样,“郑局长,对不起,我不知道这里是您的家,要是早知道的话,打死我也不敢进来,之前我们就有过约定,绝对不会破坏您的家庭,夫人始终是您的夫人,而我……只是一个见不得光的女人,又怎么敢站到夫人面前。”

    方蓉深谙演戏之道,正牌夫人搁那坐着,这儿还是她的家。

    如果这个时候她表现的太强势,无疑会遭到男人的反感。

    女人,就该以柔克刚。

    郑夫人对于她的话,多多少少还是有点满意,是个识时务,不过怎么看,都只是一个虚伪的贱人。

    “你不用再装模作样,今天让你来,就是为了把事情说开,郑熊跟你有一腿,其实我早就知道,这事要是曝光出来,他的前途早完了,还用等到现在?”

    郑熊听出她的话不对,“什么说开?我都说了,跟她只是逢场作戏,她就是一个夜总会的小姐,想做明星,我找人给了她一点资源,怎么能叫情人?你不要在那胡搅蛮缠,别逼我也揭你的老底,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养小歌星的事!”

    屋子里的两个女人同时惊愕了。

    方蓉只是惊叹,这对夫妻,还真是绝配。

    一个玩女明星,一个玩男明星,那就谁也别说谁。

    郑夫人猛的站起来,双手插腰,“郑熊,当年要不是我娘家拉你一把,你现在还只是一个小科长,永远都爬不上来,再说了,我那是捧角,我们家里人都喜欢,我又没跟他上床,今天咱们好聚好散,你带着你的小情人过,净身出户,我带着我儿子,就这么定了!”

    这才是郑夫人真正的目地。

    郑熊倒了,他就剩一个人了,可能还得坐牢,她才不要守活寡。

    所以,她要离婚,还得让郑熊净身出户,家里所有的东西,都是她跟她儿子的。

    方蓉本来还挺兴奋的,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郑熊就算离了婚,还是有家底的。

    但是听到郑夫人要赶他净身出户,她坐不住了。

    三人开始互吵互撕,基本是方蓉跟郑熊撕郑夫人一个。

    后来,郑夫人火了,叫来外面的保镖。

    于是,互撕变成了单方面群殴。

    再后来,郑熊被人检察机关的带走了。

    他走了,方蓉怎么办?

    她偷偷回头瞄着郑夫人,想要趁她不注意,偷着溜走。

    但是郑夫人此时站了上风,会那么轻易的让她走?

    “把你从郑熊身上搜刮来的东西,全部还回来,一样都不能少,衣服鞋子,珠宝首饰,房子车子,只要是他送的,你都给我吐出来,少一样,老娘敲掉你一颗牙,你们带她回去拿东西,什么时候东西拿回来,你们才能放了她。”

    郑夫人想想就来气,凭什么她陪着郑熊挣来的钱,要落到一个贱人身上,她凭什么?

    凭年轻貌美?

    滚一边去吧!

    惹火了她,就给毁容,看她还怎么勾引别人家的老公。

    或许,到此刻郑夫人还没想过,要把方蓉怎么样。

    但出了郑家的大门,看守方蓉的人,很快就接到了电话。

    只见那人对着电话点了点头,接着便将方蓉带上去,朝着郊外开走了。

    方蓉察觉到方向不对,害怕的询问,可是一扭头,就被人狠狠打了一拳。

    一个小时之后,她被人绑了石头,扔下了一眼望不到边的水库。

    方蓉万万没想到,这一趟郑家之行,竟会是她的末路。

    两个黑衣人办完事,回到车上,给领导打去了电话。

    电话那一头的人,没再说什么,叮嘱他们事情要办的利落。

    “您放心,车子我们会尽快处理掉,现场也不会要目击证人,您要的效果,绝对可以达到。”

    黑衣人刚刚说完,电话就被挂断。

    坐在办公室里的人,又拨通了另一个电话,“五个小时之后,找人到水库打捞尸体,新闻稿也得准备好,一切不能有任何疏漏,这一次,我看他怎么应对!”

    “知道了,您放心,周家的人,肯定很乐意助我们一臂之力。”

    方蓉沉入水底,但她的作用还没有结束。

    五个小时之后,有人趁着夜色,偷是在水库边钓鱼,结果钓上来一具尸体,吓的那人扔了鱼竿,就往回跑,魂都被吓没了。

    十几分钟之后,几辆警车呼啸而来,探照灯把岸边照的像白天。

    方蓉身上穿着的衣服,还是从片场出来的那件。

    只不过现在的她,已经是一具冰冷的尸体。

    五个小时,只够溺死,尸体泡的稍稍有走形。

    结果,就有围观的人认出,她是当红的女明星。

    这下炸了锅。

    一个当红女明星,本来应该是光鲜亮丽,却被绑了石头,沉到了水库里面,如此恶毒的谋杀,怎么可能不引起轰动。

    无论是大报还是小报,都争先恐后的报道这个消息。

    报纸连夜印刷,到了第二天早上,所有摆出去的报纸,被销售一空,火爆的不要不要。

    一个小时之后,一个接一个的爆料,源源不断的汇集到读者手中。

    乔月一直待在病房里,对于外面发生的事,她并不知道。

    只是护士在进来给她量体温时,看她的眼神有点不自然。

    不过她也没多想,因为新一轮的发烧高热,又席卷而来。

    崔义匆忙去叫穆白,一量体温,四十度,而且还有不断攀升的迹象。

    乔月的皮肤滚烫,脸色却苍白,嘴唇干裂。

    穆白用了听诊器,在听了她肺部的情况之后,整个人都不对了。

    “我让护士进来给她擦酒精降温,你们……唉,算了。”穆白是真的着急,心急的像猫抓的一样。

    “为什么不用西药降温?”崔义问道。

    “西药对她不起完全不起作用,只能用物理降温,”穆白不是没试过,但是一点效果都没有,能找到退烧药,都试过了。

    黄箫然提议,“要不还是让封少过来一趟吧!”

    一直闭着眼睛的乔月,努力睁开眼睛,“我没事,不用告诉他,只是发烧而已,又不是没烧过。”

    这时,有人冲了进来。

    “乔月!”

    穆雨彤跟封含玉刚刚赶到,行李都没放下,就跑到医院来了。

    本来是要给她一个惊喜,却没想到,看到的竟是这一幕。

    “你们来啦!”乔月勉强笑了下。

    穆白面无表情的说道:“是我让她们来的,封瑾不在的时候,可以让她们在这儿陪你,男的不方便。”

    穆雨彤看到乔月的模样,简直要哭了。

    她一把推开哥哥,扑到病床上,刚刚摸到乔月的手臂,就被吓了一跳。

    “你身上怎么这样烫,你在发烧?”

    这时,封含玉也挤了过来,“穆白说你病了的时候,我还不信,你那样的身体,怎么会生病,现在看来,病的还不轻,穆白,她要怎样才能降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