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5章 她还是她吗?
    满脸的胡子,眼袋很重,脊背也有点弯着。

    又穿着松松垮垮的衣服,跟路边捡来的一样。

    周然自己当然也不想弄成这样,可是老爷子说了,他如果想留下,就必须用另一种形象,否则他无可能在京都待下去。

    所以才有了现在的周然。

    周然的事,一直被整个周家诟病唾骂。

    但是有些东西,深入骨子里,已经没法改变了。

    看见女人,就他妈的烦。

    几个演员被骂,只有张灵委屈的直哭,搞的好像谁欺负她似的。

    杜旻不得已,只能过去安慰她,却难免要跟岳良辰面对面。

    “好久不见!”杜旻先打了招呼,却换来岳良辰的漠视,人家直接扭头走人,丝毫不给他面子。

    杜旻有些尴尬,但还是尽职尽责的劝着张灵。

    周然被张灵哭的心烦意乱,正要开骂,一旁的副导演,叫住他,让他过来接电话。

    周然恨恨的瞪了张灵一眼,那意思是,让她等着,等他接完电话,再过来接着骂她。

    周然这一通接的是,天地变色。

    等他再回来时,整个人好像都疯癫了一般。

    “这女人居然也能生死不明,真是老天开眼,既然都这样了,老子还拍什么戏,不拍了,老子要回周家!”周然刚刚接到的电话,就是周文兵告诉他,京都发生的变故。

    但其中最有意义的,应该就是乔月中毒的消息。

    这对于他来说,无疑天上掉馅饼的大好事。

    周文兵还说了,封瑾已经进驻京都,慕容家倒了,老爷子担心,下一个可能就是他们家了。

    所以,现在要早做准备,该出手时,就要出手。

    导演疯了,演员当然也跟着懵逼。

    孟兰兰多嘴问了一句,“导演,好好的,怎么就不拍了?换到明天拍,又得耽误一天呢!”

    “拍个屁,老子要回复仇继承家业,乔月快死了,老子还有什么好怕的,等她出殡的那天,老子一定买鞭炮,放上三天三夜!”周然最近释放的有些彻底,成天骂演员,骂场务,骂导演,骂着骂着,就把本性给骂出来了。

    “什么?你说的是……乔月?她要死了吗?这怎么可能,她之前还是好好的,怎么会突然死了呢!”孟兰兰就是这么听的,周然都已经提到出殡了,就算没死,那也快了吧!

    所以说,以讹传讹就是这么来的。

    等到这话,再进方蓉耳朵里,她想的可多了。

    但是不管怎么样,今天这戏铁定是拍不成了。

    她扔掉剧本,拖着戏服,飞快的拦下周然,“导演,你说的那个人,她现在在哪,是不是就在京都的医院?”

    “你认识她?”周然终于冷静下来,冷冷的反问她。

    “我……我只是见过她一面,听说她出事,所以过来问问,要是有可能的话,我应该去看看她的。”方蓉神色有些不自然。

    周然很讨厌她的做作,“你怎么会有好心,不过已经不重要了,她应该在京都最大的医院,你到那儿一看就知道了,这部戏黄了,你们都散了吧,劳务费到时会有人跟你们结清,记着,千万别来找老子的麻烦!”

    周然讨厌被缠着,他现在迫不及待的想看到乔月的结局,哪怕只是看着她的尸体被抬出来,也足够了。

    方蓉压制着内心的激动,走了回来,估计是太激动的缘故,她脸上的表情非常扭曲。

    孟兰兰自然也听见了,不过她很冷静,“别太冲动,她不会那么轻易死的,你要是非往上撞,等你死的时候,我会去给你上柱香。”

    想想乔月是什么人,她怎么可能轻易的说死就死。

    理智一点吧!

    方蓉把头一抬,“谁说我要往上撞了,我只是想去看看她。”

    杜旻沉着脸走过来,“你把情绪都写在脸上了,乔月是我朋友,你再敢诅咒她,我不会放过你!”

    杜旻突然帮着乔月说话,成功吸引了在场的人。

    岳良辰对他投去诧异的目光。

    张灵本来还在暗自高兴,一代女魔头终于死了,如果真是这样,被她扇的一巴掌,她就不计较了。

    但是听到杜旻为乔月说话,她在心里冷哼了一声,暗骂他是狗腿子。

    方蓉自然不会怕杜旻,“呵,就凭你,也想动我?白日做梦,晴姐,我们走。”

    方蓉火急火燎的赶到京都第一医院,果然看到这里戒备森严,她想上四楼都不行。

    乔月此时身子虚弱的很,端着穆白亲自熬煮,送来的中药,眉头皱的能夹死苍蝇。

    “为什么不能吃西药?这么一大碗,都要喝吗?我只喝一小口,行不行?”小姑娘这是不想喝药。

    穆白站在一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她,面无表情,“不行,快点喝完!”

    乔月端着碗,还是犹豫不决,在穆白逼视下,只得喝了一口。

    可这一口,差点把她苦死了。

    “咳咳,这到底是用什么熬的,太难喝了。”那个古怪的味道,她根本形容不来。

    “你不会想知道里面有什么,但是只有中药,才能慢慢的帮你清除体内的毒素。”穆白扶了下眼镜,明知她喝不下,可还是得让她喝下去。

    乔月苦哈哈的,就是在那磨蹭。

    她不急,穆白心里着急,面上却不动声色,“封瑾临走的时候说过,如果你不喝药,他就会亲自来喂你,还有韩局长,他走的时候,也吩咐了……”

    “行了行了,我喝,我马上就喝。”

    天哪!把他们找来,那还得了。

    穆白的眼中,划过一丝笑意,但是很快就藏起来了,他并不想让乔月看出任何的异样。

    一碗中药,喝的乔月怀疑人生。

    总算喝完了,穆白递给她一个小碗,装的是话梅,“润润嗓子,过一个小时,吃午饭。”

    “吃不下!”乔月靠在床头,心情阴阴的。

    没胃口,没食欲,身上没力气,下床都费劲。

    好像一切都回到原点,那个可以一对十的魔女,难道要彻底消失了吗?

    如果真的是那样,她一定会接受不了。

    她接受不了,像平凡人一样的自己。

    “穆白,不管需要什么样的代价,都要治好我的病!”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