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4章 抓捕慕容
    ,!

    助理觉得他这个问题,实在好笑,人家干都干了,还有什么不敢,“局长,事情已经出了,而且越闹越大,您还是要避一避的好,风口浪尖上,夫人的行事,也最好低调一点,免得横生枝节,今时不同往日,说的大胆些,到了改朝换代的关键时候了。”

    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身在局中的人,眼睛往往像是被迷住一般,朦朦胧胧的看不清楚。

    郑夫人却听的很不爽,“我怎么做事,用得着你来教吗?什么改朝换代,这种话,你怎么能乱说,现在你要做的,是赶紧到韩应钦身边打听情况,我听说那丫头情况不好,万一她死了,那我们的麻烦才大,要是她能痊愈,到时我们送些礼过去,她一个小姑娘,还敢不给郑家面子?”

    郑夫人说的毫不避讳,也丝毫没觉得她的话,有什么不对。

    现在就连助理都听不下去了,“夫人,嘴上留点德,她救了少爷的命,你就算不感激她,也不要诅咒人家!”

    郑夫人从没被下等人这么怼过,当即一拍桌子,怒骂道:“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叫我嘴上留德,从我家滚出去,再不好好办你的事,明天你就不用来上班了!”

    助理把心一横,“那正好,以后你们的工作,自己处理吧!我早就不想干了,麻烦给我半年的工资结清,拖欠工资的事,上面最近查的很严。”

    他算是郑家专用的助理,反正什么事都干,也不算公务员,工资是郑家发的。

    郑夫人看似大手大脚的人,对待佣人却很苛刻。

    或者在她的认知里,佣人就不该拿工资,应该免费给他们打工才是。

    助理走了,打杂事的人没了,佣人在外面窃窃私语,也在担心郑家出事,会波及到自己。

    树倒猢狲散!

    谁留在最后,谁倒霉。

    不过让他们更害怕的是,郑家门外,很快来了一群荷枪实弹的兵,将整座房子团团围住。

    郑熊得到消息跑出来,眉头皱的能夹死苍蝇,“你们是哪里的兵,为什么要堵着我家的门?”

    没有人回答他,站岗的人依然一动不动,甚至连个眼神都没分给他。

    但是当郑熊试图离开时,对方却将他拦下。

    “按照上面的指示,您不能离开!”

    “什么?你们敢软禁我?知道我是谁吗?你们胆子也太大了,我要见你们领导,让他出来跟我说话!”从级别上来说,郑熊的级别,已足够高了。

    他应该跟他们的领导对话,而不是跟一帮兵崽子对质。

    “我们领导不见任何人,这是上面下达的命令,在命令没有撤销之前,我们会一直站在这里,请回吧!”队长模样的军人,看似客气的语气,实则很不客气。

    郑熊当然不是他们的对手,他也深知,京都军qv的人,很早就看不惯他们的做法。

    当**成为一种最常见的官场行态,以气节跟纪律立足的军人,无疑会看不起他们的所做所为。

    郑家的事,暂且不提。

    再来看看慕容家的现状。

    彼时,一队军人冲进来时,慕容正在书房悠闲的看书,还是那副弱不禁风的样子,但他嘴角的微笑,却始终没有放下过。

    当书房的门被人踹开,两个身穿作战服的军人,一前一后,走了进来。

    在他们身后,是一身刺骨冷意的封瑾。

    他也换上了作战服,以军人的身份作战。

    他的车子还停在外面,以两百脉的速度赶来,路上被多少交警追着后面,到了慕容家门外,交警也追来了,不过很快就被持枪的军人拦下。

    看见来人,慕容脸上的笑意更明显了,好像很高兴似的,“什么风把你吹来了,真是难得,算一算,我们至少有十五年没见了吧!”

    封瑾踩着黑色军靴,踩在木质地板上,发出难听的吱呀声。

    他径直走了书桌前,与他面对面,慢慢低下身子,将双手撑在桌面,“慕容,我没功夫跟你闲扯,我现在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她中的到底是什么毒,别跟我扯那些无关紧要的话,也别试图狡辩,直觉告诉我,这件事……是你做的!”

    在他说话时,跟随来的两名军人,分别站在他身后五步的距离。

    慕容放下书,笑容优雅从容,“虽然你不让我说,但我还是要说,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乔月出事,我也很难过,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我会尽我所能,但是其他的,我真的能认,你最清楚,这事儿太大。”

    面对他的冷静辩解,封瑾的脸上,却没有丝毫放松的迹象。

    静默了几秒钟,他突然一把掀了笨重的书桌,是真的掀倒,慕容紧急推开轮椅,倒是没被书桌砸到,可见,他的反应很快。

    封瑾越过书桌,揪住他的衣领,将他从轮椅上拎了起来,“我说了,不想听你的废话,既然你不想承认,我不会对你用刑,太低级了,我会送你去一个地方……肯森监狱!”

    慕容脸上的淡定,完全没了,“你不是在开玩笑吧!我没有犯罪,你也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是我做的,凭什么在没有任何审讯审判的情况下,将我关进肯森监狱,你这样做,完全没道理……”

    “我需要跟你讲道理吗?至于证据,总会有的,你以为现在是什么情况?以为我在跟你讲条件?呵!别傻了,即便你现在想说,我也不会信了,”封瑾扔下他,虚拍了下袖口,“听说肯森监狱男监,有不少变态的人很多,你到了那儿,一定能混的很好,不用谢我!”

    慕容脸色慢慢变的扭曲,“封瑾,你这算什么,滥用职权吗?别忘了你是军人,更别忘了你参军的誓言!”

    封瑾本已走到门口,又停下了脚步,“我放过话给你,底线不可以碰,但是你没有听,你认为我的底线可以压榨,我还会隐忍,即便再恨,也会等一个时机,而她,就是我的底线,你触

    不该碰,不管你跟龙啸是什么关系,又或者,你就是他,这一次,你们谁也别想逃走!”

    慕容仍旧保持着倒地的姿势,趴在那,叫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留下的两个军人,将他架起,直接拖走。

    直到坐上车,车子开走,他也没有再说一句话,像是哑巴了一样。

    封瑾开着车,去了总统府邸,在里面待了一个小时,才离开。

    在车上,他接到一个电话。

    慕容逃走了……

    这个消息,并没有让封瑾觉得意外,反而轻松了不少。

    回到医院,穆白已经来了,许久不见,穆白整个人看上去,老沉稳重了许多。

    见到封瑾,他脸色也没怎么好,“烧退了,不过解毒还需要时间,很可能会有后遗症。”

    这一点,才是最让他心痛的。

    才十五岁的小姑娘,怎么能有后遗症,可是毒性蔓延的太快,已经侵入骨髓,只能慢慢调养,或许……还有清除的可能。

    封瑾脱下外套,走到病床边,低头看着小姑娘的脸,的确好了很多,看来他把穆白找来是对的。

    穆白一直潜心研究各类毒素,又专攻生物学,现在还是专职的半个军医,最重要的一点是,他信任穆白。

    “你要尽快查出她会有哪些后遗症,不管用什么方法,都要彻底根除,让他们在这里给你腾一间办公室,以后你就不要走了,我也会把全部重心挪到京都!”

    “明白了!”穆白不会多问,他现在也是军人了,更重要的是,他能理解封瑾的决定,尽管转移的难度很大,也阻挡不了。

    穆白打开门出去了,给他们留下单独相处的空间。

    周医生已经在病房外,等了一个上午,在封少进去之前,穆白就没离开过病房,现在好不容易等到封少回来,想必穆医生,很快就会出来。

    看,他猜对了。

    “穆医生,我想跟你谈谈。”周医生激动的有些过了,让穆白很不适应。

    “周医生,之前要谈的情况,都已经说过了,我很感谢你们的配合,我在你们医院,只负责她一个病人,其他的一概不管,你们是帝国数一数二的大医院,常规病情,不是不能处理,所以,让我帮忙的话,不要说了。”穆白现在哪有心情,给别人治病,他还要分析很多数据,查找很多资料,他已经整整一夜没合眼了。

    穆白从他身边走过去,走出没多远,几个肖士就把周医生围了,兴奋的跟他打听穆白的事。

    帅气英俊,能力又很强,才来一晚上加一个上午,便将棘手的中毒解了。

    周医生只能无奈的打发一群花痴小姑娘。

    在没有真正解药的情况下,能做到这个地步,真的很不容易。

    崔义等人赶到医院,三人脸色都很沉重,全都围在病房外,也不敢擅自进去。

    又过了一会,来了几个军装男人,有老有少,在病房门口又是小声的说话。

    石磊壮着胆子,敲开了门。

    过了几分钟,封瑾才从里面走出来,对军装们点点头,“走吧!石磊,你们留下,守着这里,除了韩局长,谁也不能放进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