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2章 前世
    ,!

    他是不是真的老了,很多时候,他不愿意大动干戈,有点得过且过的意味。

    放任的后果,就是让京都很多方面,都有了不可挽回的诟病。

    安德烈的反应,也让其他人注意到了苏微寒的出现。

    院长早已被人扶到一边,从韩应钦出现开始,他整个人就像傻了一样,呆呆的看着韩应钦发怒。

    再到苏微寒出现,他已经不知该用什么样的文字,来形容完全崩溃的心情。

    郑夫人身子一直在椅,她顾不得苏微寒,只是紧紧抓着身边秘书的手,“他不是认真的,对吧?他总不能因为一件小事,就要总统开除我老公,他怎么可以……”

    “郑熊的事,我已经让人着手去办了,你儿子可以继续留下治疗,但是你,马上离开,再不要踏进来一步!”苏微寒打破她最后一点念想。

    总统一声令下,过来两个保镖,拖着郑夫人便走。

    原先保护郑夫人的那些人,当然不敢跟总统卫队的人对着干,他们有几条小命也不够陪的。

    郑夫人身子一软,向后面倒去。

    这时,郑成皓也醒了,挣扎着坐起来,“妈,你不要再吵了,总统先生说的没错,当时的情况危险极了,你怎么能把我的救命恩人赶走。”

    苏韵脖子上缠着纱布,自个儿杵着拐棍,一步一瘸的挪到门口,看见父亲,第一句问的却是乔月的情况。

    “爸,不管怎么样,你一定要想办法救乔月,凶手是个变态,乔月拼死跟他对抗了很久,我亲眼看着的……”苏韵说不下去了。

    当时的打斗才惨烈,乔月有多少次被打倒了,又爬起来,他心里最清楚。

    苏微寒脸颊紧绷,“都不要说了,这里是医院,别在这里吵闹。”

    病房门的紧关着,不一会,血液科的医生拿着血液样本出来了,本来就紧张的满头大汗,一开门,抬头望见苏微寒,手里的东西差点掉了。

    “总……总统先生……”

    苏微寒压了下手,“现在不需要客套,她的情况怎么样了?”

    “病人的情况,可能不太好,现在只能确定是动物的毒液,像是蛇毒,但蛇的种类太多,每种蛇,所需要的血清都不一样,唯一的办法,就是先找到毒液样本,我跟韩局长也说了,他已经派人查找。”

    苏微寒心情越发的沉重,“把最近的生物学家调来,紧急调运各家医院的血清,先调,用上了就用,用不下再退回去,另外……把你们这儿的副院长找来,医院的正常工作,需要来人处理,闲杂人等都离开!”

    苏韵跟郑成皓心中的愧疚感,就甭提了,两人急的差点哭了。

    怎么会这样的呢!

    怎么可能!

    苏微寒不敢进去,还是只能在外面等。

    韩应钦出来时,他注意到,韩应钦的眼圈是红的。

    “你,不要太着急,肯定有办法的。”苏微寒感觉自己的安慰,太无力了,可是一时之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

    韩应钦微低着头,双手掐着腰,“到那边聊,别在这里站着,一会要过来专家会诊。”

    “好!”苏微寒挥手,让保镖到楼梯口站岗,以防止不相干的人上来。

    两人并肩站在小阳台上,从这个角度,只看得到茂密的树叶。

    “是我大意了,她这是中了别人的招。”韩应钦的声音里,有着深深的自责。

    “你也别这么想,意外之祸,谁也挡不住,说到底,我最应该感谢她,要不是她,现在被肢解的,就是苏韵了。”苏微寒不自责吗?

    那样一个活蹦乱跳的小姑娘,晚饭的时候还好好的呢,现在就躺那儿昏迷不醒。

    “有烟吗?给我来一根!”韩应钦烦躁的想抽烟。

    “你知道我也不抽烟,不过我可以帮你借。”苏微寒从随从那里,要来了烟跟火柴。

    韩应钦接过,抽出一根。

    “给我也来一根!”苏微寒也不怎么抽烟,但是今天……想陪他一起抽。

    两个加起来一百岁的男人,满身的孤寂,点着烟,燃烧的是各自的忧愁。

    苏微寒吐出烟圈,忽的笑了起来,“你知道吗?原本我很难想像你这样的人,有了下一代,会是怎样的,直到看见你对待乔月,我才恍然明白,原来不管是多么刚强的人,也有柔软的一面,我想……如果我也能有个女儿,也会这般疼爱的吧!”

    女儿跟儿子,还真的不一样。

    儿子让他摸爬滚打,玩疯了,他自己就回来了。

    太调皮了,夹过来打一顿。

    可是女儿,就得小心的呵护,捧在手心里疼。

    真是的,搞的他现在也很想再要个女儿,可惜妻子不在了,又是一把年纪,不折腾了。

    韩应钦苦笑,“唉!我也没想到自己的反应,会如此之大,看见她虚弱的躺在那,又伤的那么重,我这心里……真的是很难过。”

    韩帅的眼圈又红了,这是心疼的。

    苏微寒拍了拍他的肩膀,“她会没事,丫头命硬着呢!你不是还给她安排了任务,她那么要强,一定还等着执行任务。”

    “我没事,你不用总是安慰我,还有一个更难缠的人,还没来,在路上了,等着吧!一场血雨腥风,再所难免,京都的天也该变一变了。”韩应钦仰头长叹。

    苏微寒轻笑道:“我这些年,的确有些故步自封,老了,真的老了。”

    小四接到封瑾的时候,说实话,他甚至不敢看封瑾的脸色。

    封瑾走下飞机,直到坐在车上,一句话都没说。

    只是一个劲的拨打卫星电话。

    而他每打一个电话,小四的心就跟着颤抖。

    他在调集人手,血狼的,衡江军qv的,还有其他向大军区,竟然也已到了他手里,这一点,恐怕连韩应钦都没想到吧!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底牌,封瑾到底亮出多少,谁也不知道。

    封瑾下达的第一命令,是让血狼全体出动,空降浦阳市,突袭龙啸的老巢。

    地方势力再强,根基再深,也别妄想跟正规军队对着干,更何况还是封瑾亲自训练的人。

    血狼几个小队,从不同的方向,攻占了龙啸的好几个据点。

    毒瘤始终要拔,所以这一场仗早晚要打。

    那就打吧!

    秦夏跟周子箫带队,又调集了当地的驻军。

    整个浦阳市,在这一天,进入了战火之中。

    第二个电话,打给了穆白,他去了军医大进修,得到消息的穆白,手边的活全部丢下,找到飞机,就往这边赶。

    第三个电话,打给身在京都的驻军司令。

    京都不是他们这些外地军队,可以随时进入的地方,所以他需要借助京都的军队。

    两人沟通了半个小时,电话那头谈了什么,小四并不清楚,但这事有多难办,他能预想到。

    半个小时之后,封瑾得到了让他满意的答复。

    几分钟之后,由一队特种兵,组成的突击队员,赶往了慕容家的老宅。

    最后,在快到医院之时,他还是另外调来了崔义跟黄萧然,再加上石磊,让他们三人再次回到案发地,查找线索,他不确什么时候能过去,所以这一点很有必要。

    最关键的是,京都的警察局,他一点都不信任。

    小四还未把车子停好,封瑾便打开门,下了车。

    像一阵风似的,刮进了医院大门。

    “来了!”苏微寒熄灭烟头。

    韩应钦看了他一眼,似有所指的说道:“微寒,咱们是多年的朋友,我看着你一步步坐到现在的位子,又过去了许多年,咱们都老了,可是帝国还得延续下去,到了该放手的时候,还是不要迟疑的好!”

    权利有时,像个魔鬼,还是美丽的女妖。

    她吸引着你,不断的想占有她。

    在不断的侵蚀之中,让人迷失本性,慢慢的,便不再记得当初的那个你。

    苏微寒停顿了三秒,微微一笑,“我怎么会迟疑,权利更迭,历史的车轮,总要不断的行进,谁也阻挡不了,古往今来,不都是如此吗?”

    封瑾的脚步声已近,韩应钦也不打算再跟他讨论。

    无论苏微寒是怎样打算,游戏规则都不能更改,他也不允许。

    封瑾走上楼,看见二位将帅,也只是点了下头,便径直去了病房,中间没有丝毫停留的意思。

    打开病房的门的一刻,他甚至害怕了,也迟疑了,那扇门,似有千斤重,他快要推不动了。

    “她现在情况还算稳定,只是一直高烧不退,周医生正在想办法给她降温,但是药物不管用,只能用物理降温,护士正在用酒精给她擦身。”安德烈就蹲在门口。

    封瑾依然保持开门的姿势,他沉默着,周身散发的阴郁,让人无法靠近。

    乔月觉得自己做了好长的梦,她似乎回到雇佣兵的自己,难道乔月的身份,只是一场梦?

    为什么会这样?

    她想问,但是回答她的,只有炮火轰炸,飞溅起的尘土,夹杂着人体的碎肉断肢,打在她的身上,却没有疼痛的感觉。

    放眼望去,硝烟弥漫,只看得到人影晃动。

    她发了狠,咬牙捡起地上的机关枪,抱着它,往前冲。

    机枪的子弹不断的被打出,弹壳也飞出来,有些落在她的脚边,有些飞出很远。

    她甚至能闻到热力之下的火药味道,就是没有任何感觉。

    敌人上来了,他们的阵地就要守不住了。

    身边的同伴,一个接一个的死亡,子弹穿透身体,他便直直的倒下。

    乔月哭着,叫着,打尽了子弹,再次捡起刺刀,朝着敌人刺去。

    她身边倒下的人越来越多,而自己身上的伤口,也越来越多。

    温度好高,她好热,周围都是尸体,还有被炮火焚烧过的泥土,无一不是热的,她快要被烘干了。

    “别怕,我在这里!”

    突然,她感觉到了,手被握住,可是一转头,却对上一双陌生的眼睛,他是谁?

    “维奥?”她想起来了,这个男人,也是雇佣兵,却是费用最高的。

    对方花钱请他们,帮助战争,其他人也都是维奥带来的。

    这个男人,很聪明,也很狡猾。

    让她一直都看不透,因为看不透,所以对他一直有戒心。

    他们虽然同为雇佣兵,也一同参加了别国的内战,但彼此之间,并没有多少战友情意。

    “别害怕,我会带你走。”维奥拉起她,朝着另一个方向跑去。

    乔月只知道耳边的声音在远离,她身在其中,又像离的很远。

    很快,面前出现了几个异服男人。

    维奥停下了,乔月便也停下。

    维奥用对方的语言说了什么,一旁的女人却突然明白了什么。

    “维奥,你出卖我们!”她大声的质问,声音飘忽不定。

    她看向身边的男人,只见原本脸色紧绷的他,慢慢的笑了,“抱歉,你们的命很值钱!”

    下一秒,他举起枪。

    枪声响起,乔月瞪大眼睛,倒了下去。

    背叛!

    同伴的背叛!

    为什么会是他!

    乔月发出狮吼般的叫声,胸口却依旧很闷。

    “呼!”她猛地坐起来,看着眼前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一时之间,脑袋还不是很清醒。

    紧接着,病房的门被推开,封瑾站在那,两人的目光遇上,静默了有几秒。

    周医生打断他们的对视,“哎哎,还记得你叫什么名字吗?认识我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